分割线
时光的流转拾起记忆的碎片
来源:知青网 2016/03/23 10:10:36 作者:宋颖 更多
字号:AA+

导读: 拾起记忆的碎片并不需要任何的拼接只要轻轻的展开四十多年前的一个场景就会即刻复原在我的眼前。如果是在夏季天黑的要晚些,一定要当天返回连队的话也是务必在天黑之前到达才行。

拾起记忆的碎片并不需要任何的拼接只要轻轻的展开四十多年前的一个场景就会即刻复原在我的眼前。

即是在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四十九团七连的一个风雪夜里我值班站岗并负责当天连部直属班男战士夜间巡逻值班的叫岗任务(按连队规定从晚九点钟至凌晨六点钟每两个小时换一个人)当时具体是哪个时间段我记不清楚了,这两个小时是我和连里的通讯员小喻当班,在我们按照常规对连里的小学校麥场、马号、牛舍、鸡舍、猪舍、家属区及营房附近等重要场所巡视后已被数九隆冬的刺骨寒风吹的身体似乎没有了温度,完成了任务我们赶紧快步返回了连部的办公室,当时连部办公室是在男战士营房的东头每间宿舍之间的隔墙均是用红砖砌成的火墙(是冬季取暖用的)据说当地冬季三九天时夜里最低气温可达到零下四十多度呢,所以于大爷每天晚上都将火炉盖子烧的通红,火墙也是烫的,小喻随手拿个四条腿的木凳背靠着火墙坐下,闭上双眼,估计他可能没有几分钟的功夫就睡着了,我仍然是坐在办公桌前两只胳膊弯曲的抱着头在桌子上自然的合上了早已困倦的双眼,但是心里却在强制自己千万不要睡着,因为生怕误了叫岗时间,大约过了二十多分钟后我突然闻到了一股烧东西的味道,便下意识的抬起头环视了一下办公室的四周,发现小喻靠在火墙的后背在冒着浓烟,便立刻跑过去将其推开叫醒,当时只见他的后背就像背了个火球似的,情急之下我们想快速解开棉袄的扣子将其迅速脱掉,可是还没等小喻完全脱下棉衣时只见后背的火团就自然脱落在地,一时间火星四溅,我们两人扑打了一会儿后才找到了点水泼了上去总算将其彻底熄灭了,这时候才觉得我们被满屋的浓烟呛得不仅咳嗽而且泪流满面的成了泪人,只好敞开房门任凭寒风吹的浓烟散尽人凄冷啊!这时候也到了小喻下岗的时间,小喻跑回宿舍我与下一班岗的战友继续巡逻去了。

十二只狍子与我面面相观

时间大约是在一九七〇年夏天的一天傍晚时分,当时我是四十九团七连的文书兼军械员,由于工作的原因每个月我都要去团部开几次会议,或是填报一些表格及取回一些相关的文件等。有时候会议要在傍晚才结束,如果你所在的连队与团部的距离较远在天黑之前徒步不能够赶回去又搭不到顺路的马车或是搭伴同行的话为了大家的安全团里的有关部门就要安排你留宿,但是每次回不去的人多半是投奔自己的同学或者是战友了。记得有一年正值隆冬数九时我也曾在原七连的战友邢秀梅那里寄宿过一夜呢,与她共享那由仓库改造成的团部照相馆的宿舍,四面是银白色厚厚的冰霜雪壁,超级寒冷的程度使我们只好穿着棉衣棉裤戴上棉帽及口罩,为了增加厚度两个人合盖两床棉被子,被窝里放上两个热水袋后便要立即钻进去,早晨起床时每个人的口罩上面均结满一层厚厚的白霜与额前面的碎发相连几乎看不清楚人的眼睛,那冻人的一夜如今每每想起时仍然历历在目。

如果是在夏季天黑的要晚些,一定要当天返回连队的话也是务必在天黑之前到达才行。而且要在团里的领导与连队通话落实确认在连队有人前来接应后才准许你出发,这次我就属于这种情况,还记得出发前团里的张参谋对我说:“你的时间不宽余一个人回去一定注意安全要以最快的速度赶路才行,千万别耽误时间太阳说落就落了。”

就这样我信心满满的出发了,抬眼看看西边只见那大大的太阳尚有一定高度的挂在已被晚霞染红的半边天上将放射出的耀眼光芒撒向大地的万物与空间,如那金色的海洋泛起的浪花闪烁着金子般的波光在荡漾,此时虽然我已被这眼前美不盛收的自然景观所深深的吸引,而且觉得时间尚早在天黑以前达到连队是没有问题的,但是由于临行前张参谋叮嘱的话提醒着我却丝毫不敢放慢自己前进的脚步,同时强制自己转过头去看看南行的大路,快速走着走着没有多久眼见余辉短暂的光芒使天色顿时暗淡了许多,张参谋的那句“太阳说落就落”的话得到了验证,这使我还要将脚步加快的紧迫感更强了,一颗紧张不安的心带着我半走半跑的超过了六连时脑子里马上出现的下一个目标便是越过眼前这片白华林带了,只要超过去就胜利在望了,想到这里转头望望路右边的白桦林,刹时间我被这突然跳到面前的动物惊呆了,惊慌失措的我不知道怎么停止的脚步,与眼前这全然不知道是什么的生灵面面相观地窘在那里,屏住呼吸的同时用惊魂未定的目光往它们的后面扫了一眼,哎呀!竟然是一只不短的队伍呢!吓的我赶快将眼光转回原位,只见离我最近的两只只有一步之遥的距离,它们是排头,竟然不动声色的睁着灵动的大眼睛看着我,其实我刚刚往后一瞥的瞬间就已经感觉到了它们是所有的目光都在注视着我呢,这让我原本忐忑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儿,十分不安的在心里念着天那!我该怎么办!这么多只象鹿又无角的大眼睛如刚刚出水的仙客洁净整齐排成一队目不转睛的盯着我看到底是什么意思呀?就在我们面面相关不知所措约两分钟左右的时间时远处传来几声清脆响亮的甩鞭子的声音,是这响彻耳际的声音打破了我们的僵局,眼看着一只只小生灵立刻跳动起灵敏又轻巧的四肢,只见整个队伍都动起来了,它们在头一只的带领下仍然保持着原有的队形及相当的距离开始全速前进了,倾刻间让我紧绷的神经立刻松了下来,惊恐的心也随之平静了许多,眼前的一幕甚至让我感到了惊奇,两只眼睛紧紧的盯住它们一只只箭一般的带着一股风从我的身边飞驰而过,等到最后一只跳到我的眼前时我好奇的心理油然而生,急着转身朝它们远去的方向数了一下,整整是十二只啊!它们脚下踏过的高高的青蒿倒向两边变成了一条清晰可见的小路,在它们急速向前奔跑时每一只翘起的尾巴下面都有一团雪白的毛球像风车一样快速的转动着在黄昏的暮色中十分的显眼好看极了,我有些激动的目送着它们直到完全消失在小山岗的丛林之中。

由于我全神投入的关注着这只队伍的离去,根本没有意识到早已停在前面六连的一辆马车,直到车老板高声地告诉我说:“别害怕那是狍子”时我才如梦方醒般的顺口应了声那是狍子,敢走,有人接我,便急匆匆的往前赶路了,可是当时的我神情仍是有些恍惚,车老板似乎又说了些什么我竟然听不清楚,只觉得两条腿像灌了铅似得软软的直往下沉无论如何也走不快了,这时侯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仍未见到前来接迎我的人,心中未免又有些紧张起来,但是心里却一直在想这么清爽、美丽充满灵性的动物人们为什么称它为傻狍子呢?它到底傻在哪里呢?是不是因为它们单纯好奇的眼神定睛下来稍稍有些呆滞?是不是它们对外界的任何事物没有丝毫的戒备心理及恶意的攻击性?那么它们到底是靠什么活命呢?这不是与我们人类的善良、质朴又不乏好奇心的天性是一样的吗?还没来得及确定答案时前来接迎我的人到了,可能是机务排的一个战友,由于当时心神不定的原因,现在想想很是抱歉!因为我已记不清楚他的模样是谁,还有当时也没能问候一声那位替我解围的好心车老板儿,然而四十多年时光的流转并没有带走我对你们的感激之情,在这里我由衷的向你们道一声谢谢了我的好战友!

原标题:拾起记忆的碎片

责编:房凯元 (如需版权合作请联系 hezuo@haijiangzx.com 转载请注明来源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