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割线
我们的友情仍然扎根在我心里
来源:知青网 2016/03/29 10:00:06
字号:AA+

导读: 有人说:“有一把雨伞撑了很久,雨停了还不肯收。张汝琴是我团保卫股的干事,年龄比我大一岁,我总是亲昵地叫她张姐。转年,由于受不了桃花的诱惑,我选择了半日空闲,相约了张姐,前往桃林。

有人说:“有一把雨伞撑了很久,雨停了还不肯收。有一束花闻了很久,枯萎了也舍不得丢。有一种友情,绵延到永远,即使青丝变白发,地老天荒也能在心底萦绕。”我和张汝琴战友的情结,成了我心中不能磨灭的美好记忆。

在我的影集里,至今仍然小心翼翼的保留有十来张在团部桃花园里的照片。照片上有我,有我的好战友姐姐——张汝琴,还有好几张我俩在桃花园里的合影。

张汝琴是我团保卫股的干事,年龄比我大一岁,我总是亲昵地叫她张姐。她人长得很漂亮,一米65的个子,瓜子脸,一双丹凤眼,两道弯弯细细的眉毛,一天到晚笑眯眯的,好像她整天没有愁事。闲暇时她经常到我军务股串门,因为我俩都是来自天津的知青,可能是因为“身在千里外,他乡遇故知”的缘故吧。她的办公室在机关三楼,我的办公室在二楼。因为团部办公楼是木制结构,上下楼梯时地板发出吱吱呀呀的声响。时间长了,我就能轻易地分辨出她下楼时的脚步声。只要她下楼快走到我的办公室时,我就喜盈盈告诉周股长:“我张姐来了。”没有几秒钟,门开了,张汝琴笑眯眯的说:“我来了。”于是周股长和我立马站起来迎接。她经常这样高高兴兴来,高高兴兴走。

我们团的果园里有苹果树、梨树、桃树......我记不清还有什么果树。每当果树开花时,我们俩就相约到果园里赏花。桃花是春天的信使,千姿百态的桃花开得率真,开得优雅,开得义无返顾。它的艳丽装扮春天,给人铭心的记忆。一切都是心醉的颜色,透过桃花骄艳的花瓣,嗅着花儿送来的淡淡花香,沁人肺腑,惬意舒畅。几只蜜蜂在花间穿梭采蜜。嘤嘤嗡嗡的,飞过来飞过去。怒放的桃花,撑远了我的天空,展一身粉红,浮艳不骄,奢华不求。难怪唐寅在《桃花诗》中说,“清醒只在花前坐,酒醉还来花下眠,半醒半梦日复日,让人流连忘返。花开花落年复年。”桃花不但装扮自己,更装扮了我们的心情,令人陶醉,让人流连忘返。

转年,由于受不了桃花的诱惑,我选择了半日空闲,相约了张姐,前往桃林。我们傍着桃花,时依时偎,在桃林间拍照留影。其中有一颗很大的桃树,我俩交换着爬到树杈上,在桃花中间留下了珍贵的照片,留下了我们快乐的身影,春光灿烂的笑容。桃园里不时传来我俩银铃般的笑声。 

照片是照好了,胶卷也冲洗好了,找了两个照相馆,都没有洗成照片。一问照相馆服务员才知道原因,由于受“左”的思想的影响,照相馆的领导硬说我们在桃花树杈上的照片属于“破坏绿化”,不能加印。怎么还有这种事呢?我们也没破坏呀,只是和桃花树留个影。我挺着急,张姐就要上学去了,这照片更显得珍贵,谁知道以后我们再什么时候见面啊?我和照相馆的服务员说尽好话,她也无动于衷。后来还是在天津的一家照相馆才把照片加印出来,就这样留下了很多桃园里漂亮的照片。

至今,我们的友情仍然扎根在我心里,仍是一曲甜蜜的旋律,是一份永远温馨的美丽。后来听说,张姐和一位担任副连长的知青帅哥恋爱结婚,生活幸福美满。我好羡慕她!

原标题:抹不掉的记忆:桃园友谊

责编:房凯元 (如需版权合作请联系 hezuo@haijiangzx.com 转载请注明来源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