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割线
何为苟且?哪里又是“诗和远方”?
来源:光明网 2016/03/29 11:15:39 作者:聂昱冰
字号:AA+

导读: “苟且”这种态度本身就是对生活的一种怠慢,生活落到我们手里,不是为了在我们手中慢慢枯萎成“苟且”,而是为了遇到一个真正聪慧的、真正懂得它的人,把它变成诗歌中永远吟唱的“远在天边的那片绿色田野、花的海洋,还有美丽的姑娘”。

三月已告罄,伴着蓝天上如纱的白色薄云和一树树春花。

每一种花都开得那么迫不及待,那么热闹,更反衬出人生的寂寥、匆匆流逝的年华。于是人心也跟着躁动起来,“疏是枝条艳是花,春妆儿女竞奢华”,人成了节气的俘虏,枝头的花瞬息万变,人这一辈子的风光与落寞也就在脑海中一遍遍闪转而过,然后心头就浮现出一个疑问:“真得就甘心这么过一辈子吗?”

在这个时候,不知是谁,特别应景儿地喊出了一句:“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还应该有诗和远方。”这句话恰到好处地砸在了每一颗躁动不安的心上。人们突然发现,原来自己每天过得日子,不过是在苟且,在遥远的地方,一定有一群和自己各方面都差不多的人,却过着诗一样的生活。

其实这种梦并不新鲜,好像每个人小时候都抬头仰望着星空幻想过:天上住着一群神仙,那里到处都是奇花异草、玉宇琼阁。可是奶奶打碎了我的幻想:“神仙小时候也得学习!要是织女不会织布,牛郎会要她吗?”稍大一些看《天仙配》,织女用自己织出的布,替牛郎赎了身,两个人终于过上了幸福的生活。心中不禁对奶奶的话深以为然,原来,老人们早已洞察了幸福的真相——再美丽的爱情也得有物质做基础,所以同理,再浪漫的诗与远方,也一定是依靠着现实生活中的“苟且”才能存活,就像花永远都离不开根和茎为它输送养料。

换言之,每个人都在承受着自己生活中的“苟且”,同时也是他人眼中的“诗与远方”。

所以,有人说:“所谓旅行,就是离开自己待腻了的地方,到别人待腻了的地方去住几天”。后来我又加了一句发到了微博上:“所谓情人,就是暂时离开自己看腻了的人,去找别人看腻了的人待会儿”。然后我就被留言群殴了:“没事儿瞎说什么实话?不知道大家伙都不想听吗?”

我终于弄懂了,原来这其中的道理谁都明白,但就是故意不捅破这层窗纸,因为需要这一层似透明又不透明的白纸,朦胧了梦中的世界,诗意了窗外的生活,让人能有机会幻想。

人们依靠着这些“幻想”,一天天捱过眼前或乏味或残酷或暗淡的生活。以梦为马、为每天平淡的日子加上一件五光十色的“幻想的衣裳”、经常对自己说一句:“生活距离梦想再远,我也不会放弃对梦想的渴望。”这都没什么,而且还很励志。可千万别真地认为,自己就是在苟且,别人的生活都是诗和远方。

用放大镜看自己的不幸,身边人说话声稍微大一点,也像是在生活中掀起了一场雷霆风暴;隔着窗纸眺望别人的身影,每天的忙碌都像是在舞蹈。

一句被各种鸡汤炖烂了的话:“世上只有一种英雄主义,就是认清生活真相之后,依然热爱生活。”真正的浪漫,不是念念不忘远方的诗与田野,而是有信心把自己眼前的生活,过成他人眼中最动人的“远方”。

曾经感动亿万人的“爱情天路”,只不过是一对贫寒的老夫妇一辈子的相濡以沫。我们都说希望老了能活得像塔莎奶奶那样,可老奶奶那如诗如画的生活,全部都是来自于琐碎的日常。

住在深山中的老夫妻,和住在乡下小屋子里的老奶奶,好像比我们这些人,更有资格说自己是在苟且,是在忍受生活。

所以,“苟且”这种态度本身就是对生活的一种怠慢,生活落到我们手里,不是为了在我们手中慢慢枯萎成“苟且”,而是为了遇到一个真正聪慧的、真正懂得它的人,把它变成诗歌中永远吟唱的“远在天边的那片绿色田野、花的海洋,还有美丽的姑娘”。

原标题:何为苟且?哪里又是“诗和远方”?

责编:杨琳 (如需版权合作请联系 hezuo@haijiangzx.com 转载请注明来源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