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疆在线
罗援
罗援,四川省广元市苍溪县人,罗青长之子。少将军衔,军事科学院世界军事研究部副部长、研究员、博士生导师、中国军事科学学会常务理事兼国际军事分会会长。第十一届全国政协委员。出生于1950年。全国政协委员、军事科学学会副秘书长、中国战略文化促进会常务副会长。
作者其他文章
罗援:“金融战”并非空穴来风
来源:作者博客 2016/03/31 08:07:00 罗援
字号:AA+
罗援:“金融战”并非空穴来风

导读: 金融战已经打响,这是不以人们的意志为转移的。金融战既是现代高科技战争的支撑和后盾,又是现代高科技战争的重要组成部分。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要求军队要“能打仗、打胜仗”,我认为,不研究金融是不可能打仗的,不研究金融战是不可能打胜仗的。金融不是万能的,但不研究金融是万万不能的。

罗援:“金融战”并非空穴来风

最近,工商行副行长张红力博士推出了一本力著《金融与国家安全》,开卷有益,读后获益良多,特将学习心得附录于后,就教于各位网友。

金融者,钱也。但金融又不等同于钱。钱是死的,金融是活的,金融是通过钱的发行、流通和回笼,贷款的发放和收回,存款的存入和提取,汇兑的往来等经济活动,实现价值和利润的等效流通。通过这种流通,钱可以创造财富,钱也可以使鬼推磨,钱可以操控某些人的灵魂,钱也可以影响军队战斗力的生成,以至影响国家兴衰,这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了,但钱能够亲自参与战争,在“兵不血刃”中拼个你死我活,则是张红力博士在其新著《金融与国家安全》中给我们描绘的场景。

金融是战争的起因和动力。

人为钱死,鸟为食亡。虽然说的过于直白了一点,但也道出了一些战争的动因。克劳塞维茨讲过,战争是政治的继续。何谓政治?其实就是利益,其中包括国家利益、阶级利益、政治集团的利益。对于美国而言,国家利益无非是两项:一是意识形态。美国人认为美国的社会制度和价值观是世界上最好的,因此,美国要把它推销到全世界。别的国家如果不接受,它就对其进行“和平演变”,再不成,就以战争来打开大门;二是物质利益。美国人认为美利坚民族是世界上最优秀的民族,应该享受世界上最美好的东西,世界上所有的财富都应该源源不断地流向美国,别的国家倘若不同意,它就以炮舰政策让你“门户开放”,以战争来攫取。而这两者都以美元为枢纽。我列举几组数据,就可以让大家明了,“为什么过去20年间,美国是世界上唯一连打过四场对外战争的国家?”第一组数据,打伊拉克战争之前,一桶石油38美元,打完了之后接近150美元,等于一场战争把美元的需求打高了近三倍。第二组数据是,科索沃战争爆发前,欧元与美元的汇率是1欧元兑换1.07美元,经72天的狂轰滥炸,两者汇率倒置,变为0.82美元兑换1欧元,欧元跌幅达30%。第三组数据是,科索沃战争爆发之前,大约有7000多亿热钱在欧洲上空游荡,战争一打响,7000多亿热钱中有4000多亿立刻从欧洲抽逃,其中2000多亿去了美国,另外2000多亿则去了香港,其目标国很可能是中国大陆。于是,美国人用5枚精确制导炸弹,“误炸”了中国驻南联盟大使馆,造成中国投资环境并不稳定、安全存在隐患的假象。结果,一个星期之后,滞留香港的2000多亿热钱从香港抽逃,又去了美国,4000多亿热钱全部流到了美国。由此可见,美国发动的战争与美元之间的内在关系。

金融是战争的后盾和支撑。

现代战争的成本越来越昂贵,现代战争往往被冠以“高科技战争”的头衔,高科技战争其实就是资金密集、技术密集的战争,必须以大量的资金投入为先导。据美国国会技术评估办公室《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扩散:风险评估》报告的统计,一个国家预期需投入2亿美元才能制造一枚小型核弹。作为核武器大国,美国1940—1996年核武器制造及维护等相关成本总计达6万亿美元。据媒体报道,近年来美国每年在核武器上的支出为230亿美元,也就是说,美国的核大国地位是用金钱堆出来的。现代高科技战争的其他构成要素也不是“省油的灯”,比如信息网络技术、纳米技术、临近空间技术、高超声速技术等无一不是以大量的资金投入为支撑,都是“吞金兽”。也就是说,如果没有资金,或者资金链断了,“现代化”就会退回到“原始化”。这一方面说明了金融的重要性,另一方面又说明了金融的脆弱性。这就为我们打“金融战”提供了可行的思路。

金融是战争的手段和工具。

在大不列颠“日不落帝国”建立的过程中,金融发挥了重要的作用。当时,由于连年的战争给英国政府的财政造成了巨大的压力。1694年英国成立了英格兰银行,它发放和筹集的战争信贷极大地支持了英国在欧洲大陆的军事活动。同一时期,英国的对手法国,无论是国土面积还是国家经济实力,都比英国要大要强,但其在筹措军费方面遇到了困难,这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战争的胜利方是英国。由此,在西方军事理论界形成了这么两个观点,一是由于战争对金融的依赖性,因此,战争胜负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谁的“钱袋子”大;二是由于金融的流动性和可筹集性,因此,“战争中,获胜的一方往往拥有最后一个金币”。由于金融的这两个属性,也就决定了打金融战的两个思路,一是把对方的“钱袋子”打小,使对方囊中羞涩,“巧妇难为无米之炊”;二是,打断对方的资金链,使对方的资金流动不起来,特别是在关键的时刻不能朝关键的地方流动。传统的金融战往往是通过贸易保护主义政策限制国际贸易、打击目标国实体经济。常用手段是采取高额关税、配额限制、技术壁垒、反倾销调查等。现代金融战的手段则与网络技术相挂钩,通过货币政策及跨境资本流动、货币汇率、金融制裁等各种各样的方式和手段,给目标国或目标组织实体经济、金融市场造成较大的冲击,甚至使其陷入严重的经济、金融、政治等多重危机。当前,常态化的工具就是金融制裁。

在国际反恐斗争中金融反恐已经成为新战场。

恐怖主义赖以生存和发展的就是金融,融资是恐怖分子全球网络的“主动脉”,资金链是恐怖活动的“生命线”。金融反恐,就是通过各国金融系统和机构的运作,切断恐怖组织、恐怖分子的“主动脉”和“生命线”,使恐怖活动处于瘫痪状态。为此,联合国于1999年12月9日通过了《制止向恐怖主义提供资助的国际公约》,随后,成立了国际“反洗钱金融行动特别工作组”等金融反恐组织,这些组织有权利冻结和没收恐怖分子的资产等。美国在“9·11”事件后不久,就通过了《爱国者法案》,扩大和加强了财政部、司法部、联邦调查局和中央情报局等政府机关对国内外金融活动的监督、检查和控制的权利,详细规定了金融机构的客户识别、业务禁止、情报收集和报告等义务,以加强对涉恐资金流向的识别和监控。这些金融反恐措施的实施,虽然不能彻底根除国际恐怖主义,但无疑将给国际恐怖主义造成重大打击,使恐怖气焰有所收敛。

当前,金融战已经打响,这是不以人们的意志为转移的。金融战既是现代高科技战争的支撑和后盾,又是现代高科技战争的重要组成部分。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要求军队要“能打仗、打胜仗”,我认为,不研究金融是不可能打仗的,不研究金融战是不可能打胜仗的。金融不是万能的,但不研究金融是万万不能的。我想这可能就是张红力博士和他的写作团队通过《金融与国家安全》这本书给我们的启迪。

原标题:“金融战”并非空穴来风

责编:司舒逸 (如需版权合作请联系 hezuo@haijiangzx.com 转载请注明来源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