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疆在线
彭光谦
1968年至1986年先后在济南军区、武汉军区、广州军区任职,1987年后至今在军事科学院军事科学院战略研究部研究员从事战略研究,80年代中期调军事科学院,从事国际战略与军事战略问题研究。90年代中期应邀访美,以高级研究员身份在美国战略思想库大西洋理事会从事客座研究。90年代以来多次参加中美、中日、中德军事磋商和安全对话。北京《三略观察》国际管理顾问有限公司高级顾问,三略科学管理研究院, 资深研究员《三略观察网》高级时事评论员。
作者其他文章
和平发展的权利要靠硬实力保卫
来源:环球时报 2016/04/06 08:45:48 彭光谦
字号:AA+
和平发展的权利要靠硬实力保卫

导读: 我们是社会主义国家,我们绝不以倚强凌弱甚至战争手段对外扩张,绝不以战争手段掠夺他国战略资源,不以战争方式解决领土和海洋权益争端,但是我们不能排除自卫的可能性。我们决不能轻易卷入世界性、集团性、阵营性战争,但我们必须掌握一定的战略反击能力,慑止针对中国的大规模战争,确保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历史进程不被外界干扰所中断。

和平发展的权利要靠硬实力保卫

近日,有学者提到“如何准确理解时代的主题”“战争与和平的关系”“软实力与硬实力”等话题,学界讨论比较热烈。笔者认为,走和平发展的道路,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是我们的基本国策,也是我们对世界的庄严承诺。它是由中华五千年“和为贵”的优秀文化传统决定的,也是中国社会主义公平、正义、和谐价值观的本质确定。

但是能不能实现和平发展,不完全取决于我们单方面的善良愿望。当今世界霸权主义、强权政治、冷战思维仍然存在,甚至有所发展。战争仍然是垄断资本战略扩张的重要手段。领土主权与权益争端、民族与宗教矛盾、地缘与资源争夺不时引发战争与军事冲突。核扩散(横向扩散与纵向扩散)日益加剧,始终是高悬于人类社会头顶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海洋、太空、网络三大战略空间的竞争日趋激化,严重威胁世界和平与安全。国际恐怖主义、民族分裂主义、宗教极端主义三大邪恶势力日益暴力化、军事化,传统安全与非传统安全界限日趋模糊。

1992年邓小平同志在著名的南方讲话中明白地指出:“世界和平与发展这两大问题,至今一个也没有解决。”他说,假若世界就这么下去,不可避免地会出现“炮火连天,弹痕遍地”的局面。24年过去了,战争威胁不但没有减少,反而增加了。看看今天强权主义者的战略轰炸机肆无忌惮地飞临中国领海上空,航空母舰开进了中国南海海域,就知道战争之神其实一直在刀尖上跳舞。他们之所以不敢造次,不是因为良善与慈悲,而是因为我们手里毕竟还攥着一根“打狗棍”。残酷的现实告诉我们,狼外婆从未远离我们,它一直就蹲在我们家门口。

我们比任何人都渴望和平,比任何人都讨厌战争。但你不愿意走近战争,战争却偏偏不时地要亲吻你。你热爱和平,和平女神却往往可望而不可即。和平发展不是无矛盾、无冲突发展。和平之路不总是鲜花铺满的林荫大道,更多的是充满荆棘的崎岖小路。和平没人恩赐,和平难以乞求。和平发展不是单相思,和平发展更不是以牺牲国家主权与安全为代价 。在世界战争根源仍然存在,战争威胁远未解除的今天,我们不能自己麻痹自己,陷入危险的和平幻想之中。我们当然也需要不断增强软实力,但是和平发展的机遇往往需要靠硬实力来争取,和平发展的权利也要靠硬实力来保卫。我们的准备越充分,硬实力越强大,和平发展的可能性和把握就越大。这就是和平的辩证法。没有硬实力作保障,软实力往往只能是空谈。

当然,我们是社会主义国家,我们绝不以倚强凌弱甚至战争手段对外扩张,绝不以战争手段掠夺他国战略资源,不以战争方式解决领土和海洋权益争端,但是我们不能排除自卫的可能性。我们决不能轻易卷入世界性、集团性、阵营性战争,但我们必须掌握一定的战略反击能力,慑止针对中国的大规模战争,确保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历史进程不被外界干扰所中断。所有这些都不能寄托在和平的主观愿望上,而是以清醒的头脑、扎扎实实的斗争准备和可信的战略能力为前提和依据的。

原标题:彭光谦:和平发展的权利要靠硬实力保卫

责编:许舒琦 (如需版权合作请联系 hezuo@haijiangzx.com 转载请注明来源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