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多万儿童信息遭泄露,我们该怎么办?
来源:四川在线 2016/04/07 09:00:17 作者:张立
字号:AA+

导读: 二三万元轻松搞定一个城市的儿童信息,如此小儿科,怎不让人感到违法行为成本之低,怎不让人担心儿童的人身安全,怎不令人气愤相关部门和人员失职之恶?

个人信息泄露已不是一个新鲜的话题,频繁的推销电话与垃圾邮件让大多数人见怪不怪。不过,买卖孩子信息的行为你们见过吗?只需花32000元,就能买到济南市20多万条1-5岁的婴幼儿信息,顾客还可以选择买哪个区的。更可怕的是,除了孩子姓名、家长电话,这些关于孩子的信息甚至还能够精确到每个家庭的门牌号!这样的事情就发生在包括济南在内的一些地方。(4月6日 大众网)

二三万元,就能买到济南市20多万1-5岁儿童的个人和家庭信息。这个赚钱之道,到底是谁,通过什么途径建立起来的,恐怕是不少家长最关心的问题。二三万元轻松搞定一个城市的儿童信息,如此小儿科,怎不让人感到违法行为成本之低,怎不让人担心儿童的人身安全,怎不令人气愤相关部门和人员失职之恶?

因为职务关系或业务接触,医院妇产科、儿科、婴幼儿疫苗接种,或者妇婴产品营销店等,都可能掌握婴幼儿、儿童等的个人信息、家庭信息。对于这些因职务之便所掌握的信息,相关职能单位和个人,都应该负有严格保密义务。但在济南,在长沙、南昌、扬州等其他一些城市,儿童信息也成为一些人的摇钱树,成为雁过拔毛的额外收入来源。可见,相关单位履行保密个人信息的义务并没有落实。

造成儿童信息随意被买卖的原因,无外乎职能单位信息管理不严,落实责任不力这几种原因。有的儿童信息资料被随意摆放在医院桌子上,或暴露在电脑桌面上,管理比较混乱。再加上每条信息都可赚上一小笔钱,虽然利微,但却可以积少成多,集腋成裘,谁又会拒绝这样的发财之道呢?

但是,毕竟囿于法律的威慑,贩卖儿童信息的人也担心自己的公务员职业受到影响,故此,其贩卖儿童信息的行为也具有一定的反侦察性。既拒绝媒体记者购买信息在支付宝上的支付,更拒绝记者见面的要求,给查清此案增添了一些难度。

不光是婴幼儿,孕妇,报考某项考试的应试人员,这些人员的信息都被一些商家所觊觎。只要有一个环节出现疏漏,特别是强制性要求提供个人信息的单位,一旦出现信息外泄,就会在“互联网+”的大数据运作下,在行业上下游的钻营中,儿童个人信息被一些人变成赚钱工具。而打开“互联网+”这个口子的人,往往是这些单位中具有“职务便利之人”。

违法行为在进行,打击出售个人信息的行动也已经开始。2016,某银行上海浦东支行原银行副经理杨某出售个人信息,获利37万余元被判拘役6个月。大连法院发布案件判决结果,因非法获取公民个人信息贩卖而获罪的宋某最终获刑二年。这些违法之人的牢狱之灾应该警省一部分利欲熏心者。对于这些被处以刑法的人相比,那些隐藏在后面,仍然逍遥法外的出售个人信息者及相关产业链,才是今后严厉打击行为的重点。

虽然打击出售个人信息已经开始,但可观的利润,必然会使一些人铤而走险。建立健全个人信息保密机制,加强相应职业违法行为的早期发现和预处理,才能把漏洞在信息被售卖前堵塞住。最后依托刑法等相关法律,切实让售卖个人信息者得不偿失,如此才能有效防范和制止售卖儿童个人信息的不法行为。(作者系四川在线新闻观察员)

原标题:贩卖儿童信息怎么如此小儿科?

责编:司舒逸 (如需版权合作请联系 hezuo@haijiangzx.com 转载请注明来源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