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克文:“中国”的正确打开方式
来源:PKU法治研究中心 2016/04/08 22:56:09 作者:法治研究中心
字号:AA+

导读: 现任美国亚洲协会政治研究所主任陆克文曾任澳大利亚总理,他对于中国有着更切实和深入的了解和交往。而他对中国,有着与主流观点不太相仿的认识。

导言

随着中国进入“大国崛起”时代,中国与世界的关系越来越成为国际政治的焦点问题;而在全球经济放缓、政治问题迭出的大背景之下,中国的治理情形又得到世界的全方位注视。对于中国这一文化传统和政治制度都与西方传统截然不同的大国,西方的态度一直是好奇且防备;同时,唱衰中国的声音也一直未曾平息。

现任美国亚洲协会政治研究所主任陆克文曾任澳大利亚总理,他对于中国有着更切实和深入的了解和交往。而他对中国,有着与主流观点不太相仿的认识。法意今天的推送,就是关于陆克文眼中的中国。

 

陆克文:应按照中国自身逻辑来理解中国

海外的中国问题专家,对于中国发展前景大致可分为乐观派和悲观派,而悲观派又多夹杂着各种意识形态偏见和鼓动,或者各种国家利益的权衡考虑。在这些人中,澳大利亚前总理陆克文可谓别具一格,对于中国的乐观发展前景使得他有别于各种威胁或崩溃论者,十几年的政治锻炼和经历让他熟知政府议题的设置和政策制定过程,这使得他对中国的看法又不似学院派学者那样不切实际。因此他对中国的看法为我们提供了国外学者观察和认识中国的一个样板。在2015年出任美国亚洲协会政策研究所(AsiaSociety Policy Institute, ASPI)主任之后,陆克文就一直致力于建设一个高规格的就亚洲和西方事务进行政策咨询和公共讨论的平台。他在近期访问莫斯科,并试图吸纳俄罗斯学者加入其研究所的专家阵营。在此期间,陆克文接受了俄罗斯《生意人报》(Kommersant)记者MikhailKorostikov的采访,这位著名的中国问题专家谈了自己对中国问题的看法,提及中国经济面临的最大威胁和中国外交政策激烈化的原因。法意特意编译了陆克文对于中国问题的看法,以便给大家提供一个独特的认知中国的维度。

640.webp

△陆克文

在经济方面,陆克文表示:中国的经济已经维持了30年的高速增长,但目前中国经济必须转型,转型的关键是由劳动密集型、低工资、政府基础设施投资和出口驱动的经济模式转向第三产业为主、新兴私营公司占支配地位的,国内消费驱动的经济模式。对于中国经济增长速度减缓,他指出,从历史上看,没有国家可以永远保持两位数经济增长率,尤其是在面对中等收入陷阱之时中国的私人消费增长虽然不及政府预期,但确实在增长;私营公司已经成为中国市场主体,国有公司目前占全国生产力的24%,而这个比例还在下降。从经济总量上看,这个数据不算差,而且如果经济增长率降低过快,中国政府可以通过财政、货币和信用手段弥补增长缺口,中国政府有足够的资金支撑这些手段许多年。在此背景下,中国经济目前面临的最大挑战是:私营企业是否能迅速成长,提供足够工作岗位,以消耗不再受国家财政补贴的国营公司释放出的劳动力。中国目前的失业人口比例还是非常正常的

对于中国股市问题,陆克文指出:虽然近日中国股票市场交易额不断下跌,但股票市场对经济的影响被严重高估了。就中国政府对证监会主席的免职事件看,中国也对当前股票市场的表现不满意,但无论如何,在中国,股票市场对资金的吸引力并不强,不能将股票市场的情况和中国经济情况混淆

面对国外专家对于中国统计数据的质疑,陆克文也发表了他独特看法。他认为,中国的统计数据是可信的。他指出,所有国家都会修饰经济数据,但有些数据是无法修饰的比如用电量——没有企业会对这个数据夸张,否则就得多交钱。中国非常国际化,有许多公司在自己收集数据,可以用于交叉对比。同时,中国自己吃过扭曲数据的亏,毛时代的数据扭曲导致的是大饥荒。中国的数据虽然可能有错,但其实很多发达国家也会在发布之后对统计数据做出调整,比如澳大利亚总会在统计数据发布12个月后根据新的信息对其做出修改。根据各种来源的数据综合判断,中国的增长率大概是略低于6%。

640.webp (1)

△《时代杂志》中国崛起封面

在政治方面,陆克文与西方的一贯思路也有不同观点:西方一直认为中国的一党政治终将导致腐败衰落。但陆克文却指出,腐败在西方也存在,不能认为这是东方政权的特殊性质习近平已经明确表示中共不会放弃政权,因此他也在巩固中共的正当性和经济影响力。因此,中共需要降低腐败程度以重树中共权威,并维护生活水平增长,让中国人不会在中国梦中溺亡对于中国政治体系的特点,陆克文大致发表如下看法:

1、中国的治理系统具有惊人的弹性,领导人和国民的关系是互惠关系江泽民在提出三个代表时表示,企业家可以加入共产党,这在中共1921年建立时是绝不可能的,而他们后来调整了某些明确的标准。因此,中国政治的运作或许和富有的民主国家不同,但有自己的逻辑。

2、对于中共党控制军队最终导致权力滥用的担忧,要考虑中国的“天命”概念。天命要求领导人维护国家团结稳定,以抵御外敌,供养国民。饥荒就是天命的晴雨表之一中国政府也在朝这个方向努力:保持西藏、新疆、台湾是国家的一部分,对周边14国坚持领土主权……他们不想回到朝鲜那种物资短缺状态。这鲜明体现在“中国梦”的含义之中,它一方面传达了中国自1890年长达50年被外国侵略经历之后,中国改革的最重要目标——富强,这一层次的基本概念就是再也不要承受那样的羞辱,另一方面则是个人的生活、教育、经济目标。这个概念将国家理想和公民个人理想结合在了一起。

3、中国政治领导人的历史忧患和政治担当。陆克文指出,没有一个国家不受自己的历史影响,俄罗斯和美国也一样。习近平有比前任们更丰富的世界历史知识。他不仅关注建党以来的历史,关注清王朝为什么覆灭,洋务运动为什么失败等问题。他们见证了苏联解体、阿拉伯之春,颜色革命(注:格鲁吉亚、乌克兰等推翻独裁统治的革命),他们无意步其后尘。

4、中国的政治改革是非线性的,有时波动,有时会逆转,但整体上是在不断完善,因此不能过于苛刻他指出,比起当年中国人甚至连衣服颜色都不能挑选的时代,中国的自由程度已经有难以想象的进步。现在中国有7亿人可以在网络上讨论正在发生的事,北京想要在这样的情况下达成政治的一致性是非常难的。

640.webp (2)

△无处不在的互联网

提及中国的外交政策,陆克文的观点是:中国改革开放总设计师邓小平提出的“不扛旗,不当头”的外交方针已经结束了。转折点是习近平在2014年党中央工作会议的外交政策会议上明确提出的,中国放弃了外交上的被动姿态。中国传统上是内向性的,因此这一转变非常重要。但这并不代表中国有意挑战现有国际体系因为中国在核武器规模上一直与美、俄存在差距,而且中国政府也没有追赶的意图。中国领导人认为做世界经济的独立组成部分比亲自花钱建立世界安全体系要有价值得多。因此中国在自身经济利益的追求方面非常坚持,是强硬的谈判对象中国的合作伙伴不能指望有免费的午餐。去年年末,澳大利亚刚刚与中国在长达十年的自由贸易谈判上达成共识,澳大利亚已经领教了中国贸易代表强悍的谈判风格。

| 文章摘编自Kevin Roud: Xi Jinpingwants to End a posture of passivity,载Asia Society Policy Institute官方网站

原标题:法意编译 | 陆克文:“中国”的正确打开方式

责编:许舒琦 (如需版权合作请联系 hezuo@haijiangzx.com 转载请注明来源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