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坚:不陪美玩亚洲“修昔底德”游戏,拒跳陷阱!
来源:环球之音 2016/04/11 09:26:46 作者:王坚
字号:AA+

导读: 中国要有足够的自信,大声讲出自己的东方话语,有所作为地构筑中华文化的话语权,不能总跟在西方人后面唯唯诺诺传播、解说“达尓文主义”,达尔文的《进化论》实质就是弱肉强食理论,“胜者为制,是禽兽也”

最近,“修昔底德”陷阱一词突然在中美学者专家圈火爆起来,但凡谈论“修昔底德”陷阱,注定是引领世界政治经济时髦话题之风尚。中美两个大国,一个是新兴崛起的中国和一个是守成保业的美国之间,此消彼长竞斗所引致的讨论,狼烟四起,如火如荼。所谓“修昔底德”陷阱,讲述的是一个新崛起的大国必然要挑战现存大国,而现存大国也必然会回应这种威胁,这样战争变得不可避免。此说法源自古希腊著名历史学家修昔底德,他认为,当一个崛起的大国与既有的统治霸主竞争时,双方面临的危险多数以战争告终。

公元前5世纪,古雅典的迅速崛起震动了伯罗奔尼撒半岛的老牌陆地强权城邦斯巴达。恐惧迫使斯巴达人做出反应。威胁和反威胁催生了竞争,接着是对抗,最终 酿成冲突。长达30年的战争最终毁了这两个城邦,两城邦国家均遭毁灭。历史的经验显示,竞争霸权是世界政治的“常态”现象,合作则是“非常态”;两个大国 之间的战争是“常态”,和平则是“非常态”。自公元1500年以来,一个新崛起的大国挑战现存大国的案例一共有15例,其中发生战争的就有11例,占比 70%以上。其中最显著的就是日本和德国。

日本崛起之后,即刻就想挑战欧洲殖民地在亚洲建立起来的或者正在建立的政治经济秩序, 确立以日本为中心的“亚洲共荣”秩序,最终爆发了日本以反对西方列强为名而侵略亚洲其它国家的野蛮战争,最终日本战败,被赶回日本列岛。德国统一之后取代 了英国成为欧洲最大的经济体。1914年和1939年两次世界大战,德国的侵略行为和英国的激烈反应导致了大战爆发。结果是英徳两国双双跌入陷阱衰落让 位,直接成全美国登上世界霸主巅峰。

美国做了70多年世界老大,期间强压住德国和日本经济的轮番挑战,又有计划地折分、瓦解掉前 苏联联邦体国家,碎片化老对手前苏联拿下冷战。今天,现存的守成大国遇上个新对手强势复兴的中国,2010年中国取代日本正式成为GDP世界老二,且每年 以令美国恐惧不堪的速度和力度全面接近、赶超美国,保守估计中国经济总量有望在2030年前后超过美国成为世界第一。美国感受恐惧和担扰的第一反应即是 “重返亚洲”“再平衡亚洲”,把美海军60%的军力布署在亚洲中国的周围,实质就是急忙赶过来补洞,“再平衡”对冲中国。

历史 上,大国兴衰更替过程中的战争多于和平,这促使人们对中美两大国之间的关系相对悲观,生怕处理不好,会导致两国之间的最终冲突。而中美两大国之间的冲突很 自然会演变成国际冲突。这些年来,西方尤其是美国盛行的各种“遏制”或“围堵”中国的理论,其背后深层次的诱因就是对中国崛起的担忧。不仅美国担扰,甚至 周边国家像日本,印度,和许多小国家也在担心中国的崛起,是否对它们各自的国家利益甚至安全构成直接的挑战。

出于对中国崛起的恐 惧。亚洲的一些国家选择站在美国这一边,另外一些国家也在静观其变,小心等待选边。这种情形,就几乎和修昔底德当年所观察到的希腊周边其它国家的行为极其 相类似:雅典和斯巴达,双方都竭尽全力来备战;同时希腊文化圈体系中的其他国家,不是参加了这一边,就是参加了那一边;即使那些当时还没有准备好选边、站 队的国家,也在准备选边、站队,紧张气氛日趋加剧。

美国和亚洲一些国家对中国的恐惧已俨然成为事实,或正在酝酿,逐步形成事实, 其行为已经淸楚地表明美国人和其部分盟友已经主动跳入、陷进了修昔底德陷阱之中,而此时的中国如何行动?如何反应?就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亚太地区的和平与 战争前途,以及整个人类世界的和平与战争前程。如果中国的行为类似美国一样紧张兮兮,激烈反应陷入陷阱,战争就难以避免,只是选择开战时间的时机问题。可 是,中国毕竟是东方的大国,中国有中国的独特反应,拒绝跟随美国人的节拍起舞。首先不参与挖掘陷阱;其次拒绝跳入陷阱;最后就是往陷阱里注水,营造浮力救 他人逃出陷阱。

西方人主导人类世界话语权500多年以来,绝大多数国家和民族已经被完全“西化”,基本上被西方那一套说教给彻底忽悠了,笃信人类的基本行为模式就如同动物世界里的动物一般,大欺小强欺弱,弱肉强食适者生存。“修昔底德”陷阱则完全是在此理论背景下衍生讲述出来的故事,糊弄贬低人类智商。毫无疑问,如果竞斗的双方如同丛林中的动物一样思维和行为,斗争的任何一方都决意一战定胜负,惨烈的嘶咬交战不可避免,最终结果只能是一家赢,一家输;还是两家全输,第三方得益获利。

相反,中国人从来就不是西方人想象中的那般动物低级智商,根本就没有相信过西方人那套“丛林法则”适用于社会学领域的荒唐说教。国人从骨子里笃信自然规律“道”,笃信“水”的聪明智慧,自信人类应该且能够具备有与一般动物不同的高级智慧。一 般动植物大多只关心满足性欲繁殖后代,以及满足其自身生存生活需要的物质占有欲望,固守着地盘独享天赋,不容他人染指,否则殊死拼命竞斗撕杀。西方人学习 动植物知识,学多学偏了方向,误以为人类行为会完全吻合低级物种思维定势,岂不知中国人不同于西方人样,是学习“水”智慧长大的一群人,以尊重、合作、共 享、多赢理念待人接物处事,赢取天下人心。

美国前任国务卿基辛格博士在其2014年所著作《世界秩序》一书中这样写道:美国主政 下的“当今世界秩序正处在一个关键的转折点。从历史上看,世界的不同区域曾经有着各自的秩序规则-欧洲的均势均衡秩序观,中东的伊斯兰教观,亚洲多样化文 化起源下形成的不同秩序观,以及美国“代表全人类”的世界观。在全球事务上,每个区域各行其道,结果导致了国际局势的紧张和冲突,因此真正意义上的“世界秩序”从未存在。”换句话说,中国人有自己的伦理道德和世界观,从未在文化和信仰上诚服过你西方人。

基辛格博士又说:“二战后的几十年来,经济实力和民族自信心都增强的美国开始承担起国际领导者的责任,并为国际秩序增添了一个新的维度。从1948年到 世纪之交在人类的历史长河中只是一个小小片段,人们在这一时期初步建立了以美国理想主义、传统的欧洲国家理念和权力平衡为主的全球秩序。但世界上还有很多 地区从未认同西方的秩序概念,只是勉强默认而已。这些持保留意见者如今不再选择沉默,乌克兰危机以及南海问题便是证明。”给你西方人默认,未必就是同意欣 赏,只是表示给你时间去证明西方秩序概念成立与否。可惜,西方人失败了,那些持保留意见者中国和俄罗斯,以及许多深受美欧强权欺凌的国家和民族看不惯西方 秩序,决意对西方秩序说“不”。

对美国的重返亚洲,搅局亚太经济政治合作发展,中国的愤怒不满,甚至反击是可以理解的,但显然没 有恐惧到和美国人一样陷入修昔底德陷阱,实际上也不可能像美国和其盟国一般集体开挖陷阱,捆绑在一起主动下跳。中国淡定到连工兵铲锹,都不会准备一把递给 西方人,形成下挖合力,不参与挖掘陷阱。同时,中国向西向南挺进,以经济先导“一带一路”,互联互通合作共赢东南亚、南亚、西亚、中东、非洲,甚至直接触 及、融入美国传统势力范围的欧洲地区,形成合力打造亚非欧三大洲陆权地緣政经板块;挺进深耕南美洲国家,加强经贸合作,投资兴办实业,开辟第二战场。

你打你的,我打我的,打得赢就打,打不赢就走。当然,中国人在自家门口和海外经济利益点沿线强硬回击外族挑衅持剑侍卫,增强军力和战争准备力度,扎紧篱 笆手拎打狗棍,严防美国霸权主义者单边军事冒险,以战争姿态和超限能力强力迎击制止战争,不让战争挑起者有半点心存侥幸取胜心理,占小便宜捞取利益的邪 念,直白告诉对手你没有赢我的机会,弄砸事你反而会亏本赔钱。不陪美国人玩亚洲“修昔底德”游戏,拒绝跳入陷阱。

中国在亚洲区域 和国际空间的快速拓展,引发起美国人莫名的恐惧,也导致亚洲一些国家的过度担忧,这不难理解。美国人最为惊恐担心的,是中国真的会像当年美国把英国赶出美 洲那样把美国赶出亚洲?也就是人们所常议论的中国版的“门罗条约”亚洲再现。现实情况是中国并没有这样的现实意图。相反,中国是在积极地倡导对美国建立新 型的大国关系,不对抗不冲突,互相尊重,合作共赢。同时,热诚实行“亲诚惠容的周边外交”政策,广交世界上一切爱好和平的各国朋友。中国自身的强力崛起无 损美国在亚洲的利益,也无损本区域内其他国家的利益。找伙伴拉伙伴,结交好伙伴做大经济蛋糕,往陷阱里注水,营造浮力救他人逃出陷阱。

“修昔底德”陷阱,在中国人这里不管用。战争有战争的逻辑,经济有经济的主张和思维。开启战争的结果,双方不是你死就是我死,两个人中必有一人以死作代 价,是你死我活的极端关系。或者你我双方都不死不活,活也活不好,死也死不掉,赖活着凑合度日,双双失败双输收场;携手发展经济的结果则完全不同,多方参 与平等相待,没人强迫强逼你做自己不乐意的事,参加游戏与否全由你自己拿主意,参加方各自发挥特长做大利益蛋糕,共同分享获利多赢。至于经济利益蛋糕能分 多分少,自然取决于你贡献了多少和聪明程度,最终结果肯定是多赢,皆大欢喜。

中国人自古以来就明白天底下有大学问,跟对老师得益 的是学生。人类社会的进化繁衍依靠四轮驱动,对内讲效率和公平,是一对车轮;对外讲发展与和平,是另一对车轮。四轮同步同方向驱动联动,社会整体平衡包 容,和谐融合发展,国家强盛人民富庶。四个轮子“效率、公平、发展、和平”中的任何一个车轮出状况、拖后腿,社会综合发展成效则会大打折扣,会遭遇大阻 力。国人主要是从自然界两大系统中学习知识获取智慧,师从生物链(食物链)系统,向动植物学习“效率和发展”的知识,提高生存技能技巧;同时师从水循环系 统,向“水”讨教“公平与和平”的大智慧。而非像西方人那样,仅仅局限在生物链(食物链)系统中,一味学习、模仿动植物。

正是基于这个根本原因,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接受《世界邮报》专访中,针对中国迅速崛起后,会不会对美国、日本等旧霸权国家产生事实上的威胁时强调说:我们都应该努力避免陷入“修昔底德陷阱”,强国只能追求霸权的主张不适用于中国,中国没有实施这种行动的基因。中国的崛起复兴不可避免,但中国不愿意与竞争对手发生冲突;因为在当今全球化态势下中国事实上已经深深融入全球事务,合则两利斗则俱伤,中美两个大国经济利益事实上已经血脉相连。中国崛起有益人类世界大家庭,不愿意也不会威胁到当今世界任何一个强国和大国,中国没有追求霸权的基因。

大自然中的水,是中国人的求学老师,水直接开启中国人智慧灵感。“上善若水,水善利万物而不争”,最高境界的善行,就像水的品性一样,上善至善完美;水 善于滋润万物而不与万物相争名利。自然界中,水创造了世间一切生物,不仅是创造生物那么简单,还供养滋润万物,全心全意无私地奉献心力,服务万物而从不与 万物争名夺利,更不去追求霸权。因此,水是万事万物的统领者,引领整个生物种群繁衍进化,没有任何东西有资格,有能力可以与水相提并论。国人学水,领悟到 人世间经济的功能,如同自然界水的功能一样不可或缺,他们专注经济建设,服务大众像水那样滋润万物。“处下不争,故天下莫能与之争。”

中国要有足够的自信,大声讲出自己的东方话语,有所作为地构筑中华文化的话语权,不能总跟在西方人后面唯唯诺诺传播、解说“达尓文主义”,达尔文的《进化论》实质就是弱肉强食理论,“胜者为制,是禽兽也”(《列子》)。以 强凌弱不是人类的文化,而是禽兽的文化。如果人没有了文化道德,就同动植物没有两样。动植物的世界是弱肉强食,这是自然的法则,所以“胜者为制”。西方人 的那一套话语理论“为鸡狗禽兽矣,而欲人之尊己,不可得也”,假如西方达尔文的《进化论》思想主导人类世界,人比野兽还不如,还要悲惨。

当然,想要打算说服西方人从本质认识看懂中国文化和中国人并不容易。想要在中美之间确立一个新型大国关系不是没有可能,但也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轻松容易就可办到。毕竟,中西方行走的文化进化道路不同,两者的世界观和价值观差异巨大。西方人看世界的概念中,一个新崛起的大国必然要挑战现存大国,而现存大 国必然会回应这种威胁,这样战争就会变得不可避免,在西方人的知识认知中,这几乎是国际关系的“铁律”。因此,中国该如何同现存既得利益者和平共处合作共赢,是中国寻求建立新型大国关系的核心要义所在,也是中国作为“王道”大国所应当承担的国际责任。

原标题:王坚:不陪美玩亚洲“修昔底德”游戏,拒跳陷阱!

责编:谭莹莹 (如需版权合作请联系 hezuo@haijiangzx.com 转载请注明来源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