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援三问吴建民:战场上得不到谈判桌更别想
来源: 一号哨位 2016/04/13 09:45:05 作者:大军猫综合
字号:AA+

导读: 任何一个国家都不愿意有战争,(霸权主义者除外)我们不是好战分子,但是作为军人应尽的义务就是保家卫国。正如罗援所言,“军人不言战、不谋战、不敢战,留着军人干什么?

罗援三问吴建民:战场上得不到谈判桌更别想

最近中国外交学院网站消息,3月30日,外交部外交政策咨询委员会委员、外交学院前院长吴建民做了题为《准确认识今天的世界》的主题讲座。他在讲座中称,宣扬战争论的罗援犯了时代性的错误。他说:他和罗援曾在凤凰卫视上有一场辩论,他问罗,你是不是要打仗?罗不敢回答。事实真是如吴建民所说的罗不敢回答吗?

请回放2014年7月20日,当天晚上的凤凰卫视中文台的“寰宇大战略”节目,“外交大博弈”。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当时吴问罗,你是不是要打仗?罗援的回答是;我们反对一切侵略战争和非正义的战争,但是支持一切反侵略战争和正义战争。同时罗援反问吴建民,大使先生,马列主义的战争观是否已经过时了?吴建民无言以对(一次无言)。吴建民在演讲中说,罗援犯了时代性的错误。而当时在节目中,罗援反问吴建民,大使先生,小平同志在1978年、1984年指挥打了两次边境反击作战,依您的说法,是不是小平同志也犯了时代性的错误?吴建民再次无言以答(二次无言)。当时吴建民被问得恼羞成怒,竟然没有一点外交官的风度,站起来用手直指罗援,声嘶力竭地说;谁高举战争的旗帜,谁就会碰得头破血流。罗援回答说:这句话你应该去与平均4年打一仗的美国人去说,而不应该与30年没有打过仗的中国军人说。吴建民又一次无言以答(三次无言)。

吴建民说,和平与发展是时代的主题,因此所有争端应该以和平谈判的方式来解决。罗援回答说,请记住小平同志在说“当代的时代主题是和平与发展”之后,紧接的一句话是,到目前为止,这两个问题一个也没有解决。罗援反问:我们1988年在南海夺回来的6个岛礁,有哪个岛礁是纯粹通过谈判给谈回来的?现在已经被别人吞进肚子里的岛礁,如果你想纯粹通过谈判让人家给你吐出来,可能吗?我们必须争取和,准备打。两手都要准备。当时吴建民更是无言以对(四次无言),这就是回顾当年的电视节目真相。这个节目播出后引来了热烈的网评,纷纷指责吴建民有失外交官风度,斯文扫地,声嘶力竭咆哮电视台。还有网评:“罗援大战吴建民,太让人出气!罗援有儒将水平和风度”等。

罗援三问吴建民:战场上得不到谈判桌更别想

难道外交策略真是就像吴建民所说的,“所有争端都只能以和平谈判来解决”吗?但是我清楚地记得外交部副部长,资深女外交家傅莹,到国防大学作报告时的讲话:“我要讲一个意思,就是你们军人在战场上拿不到的东西,不要指望我们这些外交官能用嘴巴给你们拿回来。”我们老一辈的将军外交家们更是直言不讳,“战场上得不到的东西,谈判桌上也不可能得到。”回顾战例,50年代抗美援朝战争,就是用武力打得让美国坐到谈判桌上的。因此说,外交和军事是一致的,文武之道,一张一弛,都是维护国家利益不可分割的两只手。罗吴辩论后,许多外交部的老大使纷纷说,吴建民根本就不能代表外交部,他以权威自居,以给中央领导当过翻译自吹,其实凡是在外交部工作过的老同志都知道他“文革”中那段不值得炫耀的历史。一些外交学院的学生也跟帖,以有这样的院长而为耻。

罗援三问吴建民:战场上得不到谈判桌更别想

罗吴辩论后,罗援认为这是认识理念问题,是纯学术上的辩论,当军科主办香山论坛时,征求罗援的意见,罗援还推荐请吴建民作主持人,曾有人问罗援,你怎么这么大度,不计前嫌,请吴建民出山?罗援回答,那是君子之辩嘛,何必耿耿于怀?但是吴建民却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心胸狭隘,不惜余力地在讲话、讲课中指名道姓地攻击罗援。从“外交博弈”节目上,他与罗援的表现和直至目前的所为,都反映出他既没有涵养风度也没有胸怀人品。

他最爱摆出他做过领导人的翻译来说事,最爱以资深外交家的姿态凌驾在媒体公众面前,正如《环球时报》的胡锡进所回应他的:“吴大使代表了中国旧外交家的思维方式,只有他们懂外交,应当由他们完全主导外交,吴大使是外交圈子里典型的“鸽派”,但是他对国内媒体上的“民族主义”很“鹰”“其意为很硬、很恨。如果用吴大使针对中国军人狠劲儿的十分之一,哪怕是百分之一,来针对不断挑衅中国的外敌,恐怕他也不会遭到这么多的非议。我们只能理解吴大使在国外多年,已同化的没有了民族慨念。因此他说:“世界和平的愿望大于战争的愿望”,他大唱“和平经”。难道他看不见世界上发生的各处战争?他看不见战争造成的成千上万的难民?连现在每日新闻报道的叙利亚、土耳其的战争也能熟视无睹?自美国重点转移亚太以来,我国周边局势恶化,东海、南海、台海及朝鲜半岛风起云涌,美国与周边小国频频军演,不断地派飞机、航母、军舰,在我国领空、领海周边航行挑衅,这些他也能视而不见?他竟然说“美国这些行动不主要是针对中国”,迂腐至此、昏庸至此!愧对“外交政策咨询委员会委员”的称号,有辱“外交学院院长”的殊荣。这就是他的“鸵鸟式”的大局观,以此大局观授课育人,只能培养出缺钙的、只会爬行的、近视的软体动物。

因此,我们千万别让吴建民这样的“泛和平主义”者所蛊惑,中国近代史、世界近代史多次演绎过“泛和平主义”误国殃民的悲剧。我们培养的是为祖国和民族的利益而服务的外交家。我们敬爱的周总理才是这方面的典范,他在共和国成立之初就为外交部制定了一系列的外交政策,周总理处处以国家和民族的利益为宗旨,灵活运用外交的软硬两手。在当年没有几个国家承认新中国的时候,争取到许多国家来与我们建交。他运筹帷幄、纵横捭阖,推动了万隆会议胜利召开,团结了大多数新兴力量的国家,以后又用小球推动了大球,展开了我们的灵活外交。但是在国家民族利益的原则问题上,他针锋相对,寸步不让。他与第一世界大国的对话都充满了机智和幽默,不亢不卑、斗智斗勇。周总理以他的聪敏机智的人格魅力和谦和友善的外交风度,为祖国为民族争得了荣誉,赢得各国领袖和人民的敬重。他去世时联合国都为他下半旗哀悼。吴建民等人与周恩来等老一代外交家的能力水平、道德情操相比,相差何止十万八千里!与王毅、傅莹等新一代外交家相比,也不在一个档次上。我们的外交新秀们应该好好学习周总理的外交风范,批判“泛和平主义”和“和平麻痹思想”,不当“洋奴”和“买办”,抵制抛弃民族精神的思潮,争当为了国家、为了民族尽心尽责的优秀外交家。

任何一个国家都不愿意有战争,(霸权主义者除外)我们不是好战分子,但是作为军人应尽的义务就是保家卫国。正如罗援所言,“军人不言战、不谋战、不敢战,留着军人干什么?”只要国家一天没有统一,只要国家的周边一天存在着不安全的因素,只要我们的政权一天存在着被外敌颠覆的危险,我们就要按照习主席的指示:“军队要能打仗,打胜仗!”时刻做好准备,一旦祖国需要就能召之即来,来之能战,战之必胜。正因为我们有强大国防,正因为我们有能打仗、打胜仗的强大军队,才能保证国家的经济发展,人民的生活安宁。

延伸阅读 吴建民发文谈南海,被网友痛斥汉奸

罗援三问吴建民:战场上得不到谈判桌更别想

近日,被主流媒体称为“资深外交官”的前驻法大使吴建民批评《环球时报》经常刊发极端文章、总编辑胡锡进搞不清楚状况。胡锡进随后强烈反击,认为吴建民是典型鸽派。不过随后,吴建民又给环球时报投稿谈南海问题,胡锡进还是“宽宏大量”,给他发表了。

吴建民在文中再次展现了他的“鸽派风范”,认为南海局势被媒体夸大了,其实没那么紧张。还暗示说,中国从来没有认为“九段线内是中国的领海”,遭到网友们的愤怒斥责,大骂其为“卖国贼、汉奸”。有网友说,吴是地地道道的投降派,说他是鸽派是对中国外交官的污辱。

吴建民:南海问题要沉住气、全面看、有信心

在不久前的博鳌论坛上,举行了第三届南海分论坛,主题是《凝聚共识、加深互信、促进合作》。来自亚洲、北美、欧洲、澳洲四大洲的13个国家、100余名代表出席,这是我第一次出席并主持博鳌论坛框架内的南海分论坛。我认真听取了各国代表在会上的发言,会下我与中方和外方代表进行了深入的交流。我觉得在南海问题上,我们要沉住气、全面看、有信心。

南海紧张局势被夸大

沉住气就是我们在处理南海问题时要抓住问题的本质,不要盲目地跟着西方媒体跑。

近几年来国际主流媒体对南海问题做了大量的报道,炒得沸沸扬扬。好像南海问题已经到了剑拔弩张、一触即发,战争迫在眉睫的地步。有的甚至声称“南海是全球最危险的地区”。然而,在南海分论坛上,各国代表的共识是:这些媒体夸大了南海的紧张局势。

的确,南海各声索国之间存在着严重的分歧,各国也采取了一些相互防范的措施,域外国家的介入增加了南海问题的复杂性,也存在着一定的风险。但是,本地区的紧张与中东地区正在进行的热战是不可相提并论的。

有一位域外学者尖锐地指出:美国的媒体歪曲了中国政府的立场,说中国认为九段线内是中国的领海,中国政府从来没有说过这样的话。这位学者还对美国媒体明确阐述了这一观点,但是他的观点没有被报道。

什么是南海问题的本质?南海问题是历史遗留下来的领土争端,是在亚洲崛起的大背景下发生的。战后国际关系一个突出特点就是亚洲的崛起。亚洲的崛起正在拉动国际关系的重心从大西洋向太平洋转移,这是国际关系几百年来最引人注目的变化,但这个变化的过程远未完成。亚洲在崛起的过程中各国关系必定有一个调整和相互适应的过程,领土争端可能会冒出来。邓小平同志早在1984年就预见了这一点,提出了:主权归我、搁置争议、共同开发的方针。小平同志提出的方针依然是我国政府处理南海问题的指导方针,而且在亚洲,乃至国际上赞成这个方针的人正在多起来。

把南海问题放到全局里看

全面看,首先就要把亚洲放在世界全局中来看。在南海论坛上与会代表一致指出,亚洲是全球经济中最有活力、增长最快的地区。2015年亚洲对全球经济增长的贡献高达44%。在世界经济复苏乏力、面临各种难题的今天,亚洲的增长对全球经济来说变得更为重要。

和平与稳定是亚洲增长的前提。世界上没有一个大国、没有一个国家集团要把挑起南海地区的战争作为自己的政策目标,亚洲的增长大家都需要,挑起战争那不是自己跟自己过不去吗?

全面看的第二层含义:南海问题是声索国之间的一个问题,而不是它们之间关系的全局。毋庸讳言,各声索国的分歧是很严重的,各方立场大相径庭。然而,南海问题放在声索国之间关系的全局中来看,这只是局部而不是全局。各声索国之间有共同利益,也有分歧。但毫无疑问,共同利益远远大于分歧。

就拿中国与菲律宾的关系为例,南海问题是在2010年后逐渐突出的。2010年中菲贸易额为277亿美元,2015年上升到430亿美元。尽管两国之间在南海问题上存在严重分歧,是什么力量使两国贸易额增长这么快?那就是共同利益。

全面看的第三层含义是:尽管在南海问题上各方的立场迥异,但是大家都赞成和平解决。和平解决争端,这是出席南海论坛各国代表的又一共识。

全面看的第四层含义是,各方的立场不能看成是一成不变的。菲律宾想通过国际法院仲裁的办法来解决与我的争端,仲裁要双方接受才行,如果有一方不接受,仲裁是不起作用的。历史上国际仲裁不起作用的案例屡见不鲜。出席南海分论坛的东盟国家代表对我说:今年菲律宾会进行总统大选,阿基诺三世不能连任,新政府是否采取上一届政府的立场还需要观察。

南海问题一定会妥善解决

有信心是指我们要相信南海问题最终是一定会得到妥善处理的。这是因为:首先,时代主题变了。时代的主题已经从“战争与革命”演变为“和平与发展”。时代主题既反映了一个时代所面临的主要矛盾,又指出了解决矛盾的路径。历史上,战争曾经是威力无比的,国与国之间的争端,如果通过外交途径解决不了,那就诉诸武力。但进入新世纪后,美国等发动了三场战争:阿富汗、伊拉克、利比亚。这三场战争不仅没有解决任何问题,而且把中东和北非打乱了,使这个地区陷入了长期的、无休止的动荡和冲突之中。

战争解决不了问题,什么能解决问题?和平与发展能解决问题。中国30多年的大发展,与国际社会合作的大进步不就是有力的例证吗?

第二,中美都不想打。中国目前面临的发展机遇是1840年鸦片战争以来的第一次,保持发展的势头是中国21世纪最大的利益。中国的国防战略是防御性的,不是进攻性的。独立自主和平外交政策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来一贯的外交政策。邓小平曾经指出:除非发生大规模的外敌入侵,中国将一心一意搞建设。实事求是地看,尽管我们面临着一些威胁和挑战,但不存在外敌大规模入侵中国的可能性。不想打,是我们的和平发展战略所决定的。

美国想打吗?我看也不想。给中国制造一些麻烦,美国是愿意干的,但与中国在南海打一场战争,美国没有这个打算。美国连一个阿富汗都解决不了,怎么可能要打中国?

第三,共同利益使然。决定国家之间关系走向的是共同利益的多寡。今天,不管是中美之间也好,中国与东盟国家之间关系也好,中国与本地区其他国家之间的关系也好,共同利益都在发展。

尽管中美之间存在着这样那样的分歧和摩擦,但中美之间的共同利益在发展,这是毋庸置疑的。3月31日习近平主席和奥巴马总统在华盛顿会晤,双方达成一系列共识就是有力例证。中美之间的共同利益在发展,正在各个领域、各个层面形成利益共同体,这就使两国关系的基础变得越来越牢固。这也是中美两国不会落入修昔底德陷阱的根本原因。

综上所述,尽管处理好南海问题会有曲折、困难和挑战,但这个问题最终是会得到妥善处理的。这是本地区各国之间共同利益的需要,也是亚洲、世界的和平、稳定与繁荣的需要。

原标题:罗援三问吴建民:战场上得不到谈判桌更别想

责编:许舒琦 (如需版权合作请联系 hezuo@haijiangzx.com 转载请注明来源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