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割线
插队是我们这一代中学生的必然出路
来源:北京知青网 2016/04/15 10:21:15 作者:云游天下
字号:AA+

导读: 百鸟齐飞翔。从马圈里拉出枣红马,心里就跟喝了蜜一样别提多么高兴了。我学着电影中骑手的样子,拍着马脖子跟马说,“我要学骑马,你好好驮着我呀”。

蓝蓝天上白云飘,

白云下面马儿跑,

挥动鞭子响四方

百鸟齐飞翔。

这美丽动听的歌声当年拨动了多少人的心弦。

我选择到内蒙古插队的一个潜意识就是受到这歌声的召唤,想象着蓝天白云挥鞭纵马,耳边呼呼生风的情景是多么的惬意,那时就梦想着哪一天能扬鞭跃马。

1967年北京一批中学生到内蒙牧区插队。68年5月这些知青代表返回北京做报告。这个报告首先把我的同学郭感动了,他一个劲地动员我一起去牧区插队。那时候,已经看出插队是我们这一代中学生的必然出路。去牧区有肉吃,生活不太苦,而且离北京还不算太远。最重要的是有马骑,这个能让我实现梦想的想法确实让我心动。于是我接受了他的鼓动,报名准备去牧区插队。

但是,梦想往往难以成真。就在我们打点行装准备去牧区之际,在其他几个要好同学到内蒙农村插队的鼓动下,最终没有去成内蒙古阿巴嘎旗,而去了武川县。

来到黑脑包这个小村后,看到队里养了十几匹马,而且队里有人经常骑马出去办公事,想骑马的愿望越来越强烈。我多次找到队长李德虎要求骑骑马,李德虎嘴上答应着等地里完了活,马也闲下来了可以让你们骑骑。

到了11月份,地里的各子(一捆捆小麦当地成为各子)终于拉完了。一天天上下起小雪来,下雪不能套马碾场了。我想正是机会,跑到李德虎家里找到他,要求“学骑马”,并打着旗号以后给队里出去办事好骑马,经过一通的缠磨,在加上他老伴和儿子在一边说好话。他终于同意让我学骑马。他带着我来到队里的牲口棚,跟饲养员高金宝说,“把那匹枣红马让他牵走,他要学学骑马,以后出门给队里办事方便”。高金宝四十岁,个子不高,脸膛黑嗷嗷的,是村里的一个光棍。他为人比较和气,跟我们知青关系还比较好。

高金宝解下枣红马的缰绳,从马圈里拉出枣红马。高金宝说“别跑的太快了,那样把马累着会生病的”。高金宝边叮嘱着边把缰绳交到我的手里。

“攥紧了,松开马跑了就不让骑了”,高金宝吓唬着我。

“没问题,马跑不了,我不会骑着马快跑的”,我高兴地回答着。

从马圈里拉出枣红马,心里就跟喝了蜜一样别提多么高兴了。

牵着马沿着通向村后的路,走出村子。一边走我一边打量着枣红马,全身棕红的,黑油油的马鬃长长的,披撒在脖子的一边。肚子吃的圆圆,圆圆的屁股崛起着是那么的可爱。我看着马,马也瞪大眼睛打量着我。它可能心想这个“知青”不让我在圈里好好吃草,下着小雪把我拉到村外面干什么。

我学着电影中骑手的样子,拍着马脖子跟马说,“我要学骑马,你好好驮着我呀”。

枣红马没有戴鞍子。刚才李队长还说,你学骑马别戴鞍子,骑戴鞍子的马摔下来会出危险,就光背骑吧。插队后,就多次听说有的知青骑马脚被套到蹬里拖死的故事,真是挺吓人的。

到了村外,看看没有人了。我左手拉住缰绳,双手扶住马背,使劲往上一窜想把右脚撇过去,骑在马背上。就在我刚要一窜的时候,枣红马先往前一窜,把我带着向前一个趔趄。这是枣红马欺负我是个生手,不会上马,它不想让我骑。

后山的十一月天气已经很冷了,穿着厚厚的毛裤,身体显得十分笨拙。连试了几次都没有骑上去,弄得身上都出汗了。急的我直骂,可是骂也无济于事。正着急没有办法的时候,忽然看到前面有个一尺多高的土台,我赶紧把马拉到土台旁边,我站在土台上,左手牵着缰绳一扶马背,右腿一迈就起到马背上。枣红马似乎看出来我的目的,但也无计可施了,低着头,打着响鼻。哈哈,枣红马我终于骑上你啦!

我拉着缰绳,骑着马缓步向前走。天上还稀稀落落地飘着一片片的雪花,但是在我的心里这些雪花就像片片白云一般。骑在马上,我想起夏波阳那些哥萨克骑兵纵马飞驰让我敬佩的场面。我学着骑兵们用鞋后跟(骑兵是用马刺)轻轻地磕着马的肚子,没有马鞭子,用右手拍打着马屁股,我十分得意,我终于成了马的主人。

马走在崎岖不平的路上,一上一下磨着屁股。虽然我穿着厚厚的棉裤,但是仍然感觉到被马脊梁磨着火辣辣的。走着走着,我双脚一使劲夹了一下马肚子,马圪垯圪垯地小跑了起来。这匹枣红马可能干活太多了不会跑了,它跑起来一颠一颠铲的屁股更疼。我拉了一下缰绳,让马对着前面的一个小山包,用鞋跟使劲磕了一下马肚子。马很聪明明白了我的意思,立刻向小山包奔跑起来。我弯下腰,左手虚拉住缰绳,右手抓住马鬃,两条腿使劲夹着马肚子,马的两条后腿一使劲,两条前腿腾空向前一跃。随着两条前腿的落地,后腿收回来,落到地上,再进行下一次发力。这时只觉得耳边生风,好不痛快。我正在得意之际,马突然向侧面一转,不向山包上而向山坡下跑去了。马向上跑的时候是昂着头,我可以揪住马鬃以控制重心。但是马向下跑低着头,由于没有马鞍,无法向后仰身子,我感觉到整个身子再向前沿着马脖子向前向下出溜,我的两条腿根本夹不住那圆圆的马肚子。正感觉大事不好时,噗通一下我就从马背上摔下去了,右半个身子首先沾了地。左手也松开了,马缰绳从手中溜出。尽管穿着厚厚的棉衣裤,这一下还是摔得生疼。如果是夏天非得把半身皮肤擦破了不可。待我爬起来的时候,枣红马早就跑到很远,昂着头得意地向村子方向跑去。

我拍打着身上的土,看到右手的绒手套划出一个洞,裤子的右腿也划破了,帽子被抛出去好远。向前走了几步,捡起帽子一瘸一拐地一身狼狈地向村子的方向走去。

我这时才真正体会到“白云下面马儿跑”并不是那么惬意。

原标题:第一次骑马

责编:房凯元 (如需版权合作请联系 hezuo@haijiangzx.com 转载请注明来源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