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统遭弹劾,巴西政治危机透视
来源:瞭望 2016/04/18 09:46:42 作者:孙岩峰
字号:AA+

导读: 巴西众议院特别委员会4月11日以38票支持、27票反对,通过了对总统迪尔玛·罗塞夫的弹劾报告。无论罗塞夫能否保住政权,巴西都将在一段时间内进入混乱复杂局面。

无论罗塞夫能否保住政权,巴西都将在一段时间内进入混乱复杂局面

巴西众议院特别委员会4月11日以38票支持、27票反对,通过了对总统迪尔玛·罗塞夫的弹劾报告。跨过这一关键门槛后,该“弹劾案”按计划在17日提交众议院全体会议讨论并投票。这意味着,罗塞夫以及执政的左翼劳工党的政治生命正经历12年来最严重挑战,巴西这个曾欣欣向荣的新兴大国正面临本世纪以来最严重的考验。

无奈坐上“政治审判席”

罗塞夫总统出身于保加利亚移民家庭,年幼时家庭富裕,接受过良好教育。20世纪60年代,罗塞夫深受全球青年运动和左翼思想影响,曾加入巴西反军事独裁政府的城市游击队,被判处过3年监禁,后提前出狱。这一经历对于罗塞夫坚毅顽强性格的养成,以及从武装暴动到科学救国的世界观转变,起到转折性的作用。出狱后,罗塞夫进入大学经济学专业学习,之后成为南里约格兰德州闻名遐迩的“技术官僚”。

正是因为这一性格特质和专业背景,罗塞夫受到2002年刚刚上台的左翼总统卢拉青睐。不久,罗塞夫就被任命为矿产和能源部长,后担任内阁首席部长(总统民事办公厅主任),最终变成卢拉的政治“衣钵传人”,2010年代表劳工党竞选总统成功,并于2014年连任。

罗塞夫从一个女游击队员到技术官员再到国家领袖的华丽转身,许多人认为这算是一个美好的结局。但是罗塞夫自2015年初第二任执政开始以来,几乎没有过一天好日子。

上任之初,政府紧缩财政政策就遭到执政联盟和反对派的一致阻挠,施政受阻,声望大降。反对派抓住机会,利用巴西石油公司弊案和财政造假案作为敲打罗塞夫政府和执政党的工具。

2014年,巴西最大企业、国家控股的巴西石油公司(巴油),被媒体曝光以虚报工程报价、获得高额不法收入,并与政府高官进行“权钱交易”,随后司法部门发起代号“洗车行动”的大型调查行动,在20多轮调查过程中,包括现任参众议长、前总统卢拉以及众多议员和前部长、若干家巴西最大企业高管在内的政商高层近200人被调查,涉案金额100多亿美元,被称为“巴西历史最大规模贪腐丑闻”。

难不单行,与此同时,联邦审计法院称罗塞夫政府2013~2014年财政报告中将“公共银行资金列为政府收入”,“人为降低”公共赤字,违反《财政责任法》,属“财政造假”行为,罗塞夫政府要承担政治责任。

在尚无直接证据证明罗塞夫与巴油案有牵连的情况下,2015年7月反对派以财政造假案向众议院提交弹劾请求。以这样的理由发起弹劾,虽名义正确但不合常理,因为“人为粉饰”财政报告,罗塞夫政府不是第一个,不管以前卡多佐政府还是诸多地方政府,均有先例。因此,劳工党并未放在心上,而且执政联盟名义上在众议院513席中掌300多席,在参议院81席中拥50余席,若以实力相拼,反对派绝无胜算可能。

但是不久两根致命稻草压向看上去坚不可摧的执政联盟。

一是“巴油弊案”逐渐发酵,从劳工党和总统府外围向核心层蔓延。随着劳工党“财务总管”、卢拉在企业界的密友,以及多名议员的被捕,乃至主动招供,越来越多的信息指向劳工党高层对巴油案不仅知情,而且利用“赃款”收买盟友、支付竞选费用和购置资产。最致命的是去年11月劳工党参议院党团主席阿马拉尔被捕后的证词,称卢拉和罗塞夫不仅涉案,而且还企图干预司法调查,包庇巴油案相关嫌犯。有此爆料,掌握在反对派手中的巴西主要媒体,火力大开,劳工党及罗卢二人政治声望以及支持率直线下跌,今年年初罗塞夫民调支持率只剩8%,是巴西自上个世纪80年代以来支持率最低的总统。

二是未能处理好与掌握“弹劾钥匙”的众议长库尼亚的关系。库尼亚也被控涉嫌巴油案,而且还被指证收受贿赂,在国会主导通过多项税收优惠法律,为韩国等多家参与奥运会的跨国公司谋利。但是库尼亚虽属与劳工党结盟的民主运动党,但与劳工党关系不佳,甚至认为自己被调查是罗塞夫政府的借机报复,在试图与劳工党私下谈判不成的情况下,孤注一掷于2015年12月启动对罗塞夫弹劾程序。联邦最高法院随后以程序不合法为由“喊停”。

但在反对派尤其是舆论高压下,最高法院在今年3月被迫“开绿灯”。在库尼亚的力推下,众议院于3月17日按照党派在国会席位比例,成立由65位议员组成的特委会,负责弹劾案初审,库尼亚的盟友阿兰特斯被选为弹劾报告人。特委会打破国会会议“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常规,开启“一周五天连续开会”的加班节奏。4月6日,阿兰特斯提交报告,建议继续弹劾。最终于11日晚在特委会投票通过。这意味着对罗塞夫的弹劾进入实质阶段,罗的政权保卫战也由此进入关键阶段。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

外界认为,巴油弊案和财政造假案只是罗塞夫被弹劾的导火索,其实罗塞夫执政早已危机重重。

扭转经济不力打破执政光环。左翼自2002年卢拉上台后,至今已连续14年执政,巴西经济曾达到10.5%的年增长率,成为金砖国家、G20的“新星”。但巴西经济长期依靠国内消费和铁矿砂、大豆、石油出口,生产成本高、通胀高、福利高、税收高,畸形的产业结构、脆弱的经济增长模式加上高昂的“巴西成本”,被20世纪头十年大宗产品繁荣所掩盖,左翼政府一直不愿或者无力进行改革。

2014以来,巴西的消费、出口、投资“三驾马车”纷纷失速,创近年最低。2014年经济增长率为0.15%,2015年为下跌3.8%,今年预计会继续下滑3.7%,恐将形成“1930年以来第一次出现连续两年衰退”。通胀、汇率、失业率状况也均为近年来最差。惠誉、标普、穆迪三个评级机构均将巴信用等级由稳定下调为负面。巴西工业联合会、农牧业联合会、圣保罗州工业联合会等重量级经济团体,都对罗塞夫政府表达了强烈不满。

经济形势恶化导致社会不满日益加剧。左翼执政期间,巴西社会发展突飞猛进,大约3600万人摆脱贫困成为“新中产”。日益增加的中产阶层对于教育、交通、治安、医疗条件的需求随之增加,左翼政府庞大的社会开支则大多用于直接补贴中下层民众,无力提供更多的公共资源。特别是新兴中产阶层对政治参与热情增加,对腐败和社会不公强烈不满。2013年巴西爆发百万人游行示威,首次提出罗塞夫下台的口号,被认为是占巴西人口54%的中产阶层对左翼政府的“严重警告”。

之后,随着经济持续衰退,尤其是物价上涨、就业困难,中产阶层特别是“新中产”担心生活水平下降或者重新“返贫”,更加不满罗塞夫政府治理无能,要求“换帅”逐渐成为这个阶层的共识。今年3月,巴爆发遍及337个城市、360万人参加的“巴史上最大规模反政府游行”,支持对罗弹劾的民众达到68%。

执政联盟大分裂摧垮执政基础。随着众议长库尼亚与劳工党“公开反目”以及罗塞夫政治声望下降,多个政党纷纷考虑另觅他路。作为国会最大政党的民主运动党3月底公开宣布与执政联盟决裂,并要求党籍部长脱离罗塞夫政府。4月11日,社交媒体上爆出现任副总统、民主运动党主席特梅尔“预演”就职演说,被外界解读成该党认定罗塞夫被弹劾下台“已成定局”,开始做接班准备。其他中小政党在评估形势之后,也纷纷宣布支持弹劾,执政联盟在众议院中目前仅剩下100多张“铁票”。

难有结局的结局

根据巴西法律规定,弹劾总统共有若干门槛:在众议长启动程序以及特委会初审通过后,众议院将举行全体投票,如果支持弹劾的票数超过三分之二赞成(超过342票),弹劾案将递交参院认可。若参院过半票数同意启动弹劾,总统将被迫离职180天,由副总统代职。之后将由参院再次全体投票终审,如获总计81席中三分之二赞成(超过54票),总统将被剥夺公职,副总统接任。

按照朝野实力对比,若众院批准弹劾,参院通过弹劾概率颇大。这就意味着,执政联盟需要在众院进行有效阻拦。

无论罗塞夫能否保住政权,巴西都将在一段时间内进入复杂局面。若罗塞夫下台,继任的副总统特梅尔仍将面临诸多困难。特梅尔本人也已被指控参与财政造假和涉嫌巴油弊案,同样面临弹劾威胁。而下台的劳工党为避免反对派政治清算,必将展开报复性反击,巴西政坛还将面临新一轮政治搏斗。与此同时,最大反对党社会民主党已经提出今年10月提前举行大选,让2014年大选惜败的内维斯“提前”东山再起。

外界认为,倘若能在众院投票中“逃过一劫”,巴西政坛也不会一片安宁。反对派已表示此次弹劾未成功会发起新一轮弹劾。而提前进入“跛脚”状态的劳工党政府很难在国会通过重要法案,恐无力继续推动任何重大经济和政治改革。巴政治纷争恐将一直持续到2018年总统大选。

政治动荡必然影响经济。金融分析师最新预测,巴西除今年经济将衰退3.77%之外,通胀率为7.14%,失业率为9%。IMF则警告,巴西围绕“弹劾案”的政治动荡已引发长时间经济衰退,并可能拖累未来两年拉美地区的经济增长。甚至有经济学家预测,巴经济衰退将持续到2018年大选,到2020年巴西人均GDP可能会下降至2010年水平。

原标题:巴西政治危机透视

责编:邢美杰 (如需版权合作请联系 hezuo@haijiangzx.com 转载请注明来源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