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疆在线
刘仰
刘仰曾经从事出版行业,参加过季羡林先生主持的国际文化交流学术会议,现从事电视媒体行业,并涉及文化评论、影评。2008年与宋晓军,王小东,黄纪苏,宋强一起出版影响力很大的书籍《中国不高兴》在全国掀起很大一股阅读热潮。
作者其他文章
(原创)刘仰:山东疫苗案初步处理中不该被忽视的信号
来源:海疆在线 2016/04/22 11:06:33 刘仰
字号:AA+
(原创)刘仰:山东疫苗案初步处理中不该被忽视的信号

导读: 改革本身需要改革,是新的思想解放,对于当今中国是一个真正的挑战。山东疫苗案的初步处理决定,使我们看到了一些可喜的端倪。

(原创)刘仰:山东疫苗案初步处理中不该被忽视的信号

今年2月,山东济南警方破获了一起公安部和国家食药监总局督办的非法经营人用疫苗案件,涉案价值达5.7亿多元,问题疫苗流入24个省市。疫苗与无数民众密切相关,社会舆论对这一案件表示极大的关注,这很正常。但当今中国的现实是,一个事件变成热点后,舆论解读常常形成对立的争吵,有时甚至掩盖了对事件本质应有的认识。

3月28日,国务院批准成立部门联合调查组,并同时成立国务院工作督查组。两周后,4月13日,李克强总理召开国务院常务工作会议,听取案件调查处理情况汇报,决定先行对一批责任人实施问责。媒体的后续报道大多集中于以下数字:各地刑事立案192起,刑事拘留202人;17个省(区、市)共有357名公职人员等被先行问责,予以撤职、降级等处分,下一步还将继续追究违法和渎职行为。

应该说国务院的态度是坚决的,力度也相当大,速度也很快。媒体集中于上述数字的报道也顺理成章。然而,4月13日国务院常务工作会议上透露出的另一些信息更加重要,其中关键是决定对现行《疫苗流通和预防接种管理条例》进行修订。虽然法律或管理条例的修订还需要时间来走程序,但《管理条例》的修订原则在此次会议上已基本明确,即:二类疫苗比照一类疫苗,全部纳入政府机构统一采购,不再允许药品批发企业经营疫苗,接种机构不得向疫苗生产企业直接购买二类疫苗,基层疾控机构的经费不足由国家提供经费保障,不再允许以经营二类疫苗的方式实现补贴差额。

我国的一类疫苗是指政府免费向公民提供,公民应当按政府规定受种的疫苗,主要是针对儿童的11种疫苗。二类疫苗是指公民自费并自愿受种的其他疫苗,山东疫苗案共涉及二类疫苗25种。4月13日国务院会议的决定用通俗的方式解读也许更容易理解。一类疫苗属于政府管理的公共事业,二类疫苗属于医疗市场的范围。两者的关系仿佛是改革开放初期曾经普遍存在的“双轨制”,这个“双轨制”该朝什么方向发展,长期没有解决。在市场化舆论主导下,一类疫苗是否也会转向市场化,并非没有可能,山东疫苗案被破获后爆发的舆情,背后实际上就隐含着这种假设和推力。某些舆论突出中国疫苗领域存在的严重问题,强调政府的监管,实际上就是重复“政府不能身兼裁判员和运动员”的老调,暗含着将政府监管和市场经营分开的预设结论,对于医疗改革的方向给出了他们所希望的明确的未来展望。然而,国务院会议的决定透露的信号是:疫苗领域的将实行更加彻底的政府管理,市场化方向被扭转。虽然修改后的《管理条例》在具体细节方面还没有清晰,但对疫苗领域市场化的否定是清晰的。

在短短两周时间内确定了这一精神和原则,可以想象背后有着严肃的思考、交锋和勇气。例如,目前国内从事疫苗批发的医药企业共有1000多家,新的规定和原则将使得这些医药企业的经营范围受限,利润受损,是否会因此导致部分企业关门、部分人员失业,会不会带来一系列社会问题,是需要严肃面对的。由此我们能够感受到国务院在这个问题上兑现了曾经的豪言:改革需要有壮士断腕的勇气。我们对这一勇气表示赞赏。这一对医疗市场化的反思及扭转,未来是否会扩大到整个医疗领域,是否会成为下一步整个医疗改革的原则,值得深入持续的观察和期待。

当今中国社会面临很多棘手的问题,这是有目共睹的。不同的舆论立场在承认问题、面对问题这一点上其实没多少差别,分歧在于如何解决问题。这也是我多次提出的看法:面对当今中国,改不改不是问题,如何改才是问题。我们应该认识到,当今中国社会的很多问题都是伴随着快速发展而产生的新问题,其中有一些是改革本身所带来的。中国的改革开放已经历了将近四十年,在深化改革的同时,我们应该保持清醒的头脑,更加清晰地认识到:有的必须改,有的不能改,而只能与时俱进地加以完善。我们不能保证所有的改革都是正确的,改革也可能会有失误。将改错的再改回来也是改革,也是深化改革,它甚至需要更大的勇气。山东疫苗案的初步处理决定事实上体现了这一精神。

在更广阔的视野中,我们还应该看到,中国近几十年来的快速发展大大超出了全世界无数政治家、理论家、观察家的预期,甚至超出了无数中国人、中国改革者自己的预期。中国的现状以及保持发展的势头,毫无疑问在全世界都没有先例。因此,国内外的无数专家学者基于以往的经验,尤其是基于西方以往的理论来分析探讨中国的改革和未来,实际上都有隔靴搔痒的尴尬和纸上谈兵的滑稽。我们应该坚信,全世界没有一种现成的理论和经验可以照搬到中国。削中国现实的足,适西方理论的履,很可能是对中国的阉割,很可能会阻碍中国的进一步发展。中国的改革只能是立足中国现实,冷静地吸收、借鉴别人有益的经验和惨痛的教训,创造性地找到解决新问题的新办法。当今中国提倡创新,其实,改革本身也需要创新,需要改革观念、改革理论的创新,需要改革手段、改革方向的创新。拘泥于固定理论、固定模式的改革,不是当今以及未来中国需要的改革。中国梦的实现在人类历史上没有先例和参照,因此,要实现中国梦就必须创新,尤其是思想、观念、理论、制度、手段的创新。改革本身需要改革,是新的思想解放,对于当今中国是一个真正的挑战。山东疫苗案的初步处理决定,使我们看到了一些可喜的端倪。

版权声明:凡海疆在线拥有版权或使用权的作品均标注有版权声明,如需转载请点击获取合法授权,未经本网授权不得擅自转载使用。
责编:许舒琦 (如需版权合作请联系 hezuo@haijiangzx.com 转载请注明来源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