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割线
患者家属讲述:患者曾在武警二院“传达室”输液
来源:京华时报 2016/05/05 09:23:50 作者:聂辉武红利韩天博韩林君
字号:AA+

导读: 昨天,武警北京总队第二医院在院门外贴出通告称,该院停止一切对外服务。记者实地探访发现,武警二院生物诊疗中心与该院其他科室存在明显的不同,该院肿瘤科位于医院的西区,而生物诊疗中心则位于东区住院部一层。

昨天,武警北京总队第二医院在院门外贴出通告称,该院停止一切对外服务。京华时报记者潘之望摄

魏则西病逝一事引发社会关注,医院科室外包问题也再次引起社会议论。昨天,一些曾在武警二院生物诊疗中心就诊的患者及家属在接受京华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在就诊过程中,他们曾被带到卫生条件不达标的简陋房间治疗,甚至在住院过程中都没有见过给自己治病的医生。而记者探访调查发现,医院外包科室十分隐秘,相关信息很难通过官方网站查询,患者在就医过程中难辨医院是否外包,无法获知医院科室的具体情况。专家称,国家虽多次明令禁止医院外包,但由于监管力度不足,难以起到实际效果。

患者讲述

花6.5万在简陋房间输液

患者家属王先生告诉记者,他妹妹在被确诊为卵巢癌三期后,他通过百度搜索决定带妹妹前往武警二院治疗。2014年7月,王先生和妹妹首次前往武警二院,很顺利地挂上了肿瘤科一位郭姓专家的号。王先生说,郭大夫查看过妹妹的病历及检验报告后,向他们推荐了生物诊疗中心的生物免疫疗法,并保证采用该疗法复发率极低。“医生跟我们说,放疗、化疗不要做了,坚持做这个能保证5年内不复发。”王先生说,当时妹妹听到医生这样保证,就如同抓住了救命稻草,“此前在大医院从来没有医生敢打这种包票的。”

王先生说,随后他按照郭大夫的要求,缴纳了65000元,这些钱可以让妹妹进行10次名为“血液回输”的治疗。不过,令王先生意外的是,“血液回输”的地点是在该院大门旁一个类似“传达室”的小屋。王先生回忆称,当时护士从医院里拎着一个小塑料箱子来到屋内,“箱子里是保鲜存放的要回输的自体免疫试剂。我不满意的是,花了这么多钱,却在如此简陋的地方输液,连一般的卫生环境都达不到。”王先生告诉记者,当时他向郭大夫提出相关疑虑后,郭医生解释称,医院空间有限,临时为该科室协调出小屋进行治疗,以后会做调整。

王先生被郭大夫说服后,安排妹妹完成了后续的治疗。但是,次年其妹妹就被检测出癌症全面复发。

住院只能通过电话联系医生

河南的患者刘女士目前仍在北京武警二院细胞肿瘤中心接受生物免疫治疗,她告诉记者,自己患有乳腺癌,“只有两年的期限了”。

刘女士称,今年4月中旬,她通过百度搜索了解到武警总队第二医院生物免疫疗法;4月22日,她来到该医院,医生为她做了常规的身体检查,“医生连我的检验单、病历都没看,只是通过我自己的介绍了解了我的病情。”

刘女士称,4月29日,她住院接受治疗。但生物诊疗中心并没有病房,所有的病人都住在其他科室的病房里。她被安排到7层的病房内,该病房包括她共4名患者,“其他三个人都是带着呼吸机的病人”。而和自己一样接受生物免疫疗法的病人之间互相不接触,每次回输治疗都是护士将药剂拿到患者所在的病房。病人无法当面向医生询问自己的情况,只能通过电话和大夫联系。

魏则西事件曝光后,当日接诊的大夫全部失联,“到一层科室里看不到人,打电话也没人接,问护士都说不知道。”

知情者说

正规科室一般不“打包票”

一名曾在一家民营医院供职的张女士告诉记者,一般来说,民营医院会夸耀自己采用治疗方法的好处,基本不说治疗风险,还会夸张患者的病情,劝说患者尽快采用自己的方法进行治疗。而公立医院往往会向患者把治疗风险强调清楚,因为公立医院的资源相对紧张,也不会急于让患者接受特定的治疗方案。张女士在这家民营医院待了几个月以后觉得这么赚钱昧良心,就离开了。她奉劝自己的亲戚朋友,有条件一定要到公立医院去就诊。

张女士说,她当时供职的是肝病科,经过和该科室的“主任”接触,她发现该名“主任”是福建人,并没有正规的医师资质,和患者讲解病情时,基本都是照着相关医疗器械的说明书背诵。“主任”向外宣称,对于目前国际上都无法完全治愈的乙肝,可以采用先进的疗法完全治愈。患者来到医院以后,就会有导诊台的大夫负责接待,做完一系列检查以后就告诉患者,情况很严重,需要立即治疗,不能耽误。

张女士介绍,在患者治疗期间,医院通过更改患者的检查报告、歪曲解读报告等手段,哄骗患者治疗达到了很好的效果。这种治疗方法花费不菲,一次就需要两三千元,一个月要做四次才算是一个疗程。还有一种治疗方法更简单,说是用一种射线照患者的患处,就可以达到治病的效果。其实根本不是什么射线,就是普通灯泡发出的光,但是普通患者很难分辨出这其中的差别。

外包科室医生也穿“白大褂”

据医疗系统内部人士郑女士介绍,解放军某总医院激光整形美容中心是一个外包科室,其中的大夫既有军籍也有非军籍,既有该院烧伤整形科的正规医生,也有所谓合作公司外聘的医护人员。“这些人中,包括个别军籍医生,执业医师证上的执业地点与都不在某总医院,却都穿着白大褂,戴着该院正规的胸牌,外人根本无法分辨。”

记者探访

患者难辨外包科室

近日,记者检索各医院被曝光外包科室的信息发现,网站信息主要介绍科室的专家技术能力,除个别网友曝光涉事科室存在外包情况以外,官方介绍时并未提及科室外包或合作情况。

记者实地探访发现,武警二院生物诊疗中心与该院其他科室存在明显的不同,该院肿瘤科位于医院的西区,而生物诊疗中心则位于东区住院部一层。生物诊疗中心有明显的独立分诊台,写着“生物诊疗中心”。记者通过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官方网站查询,无法查询该中心的医院执业登记情况,也很难查询到该中心部分医生的职业资质。

据了解,2006年10月,卫生部曾发布关于全面推行医院院务公开的指导意见。意见提出,医院应向社会公开卫生技术人员依法执业注册基本情况,或提供查询服务。同时,意见还要求医院工作人员上岗应佩戴有本人姓名、职务或职称的标牌。但据部分在该医院就诊的患者介绍,患者在就诊过程中从未见到过医院介绍该科室的实际情况,甚至有医生在治疗过程中也未见佩戴姓名、职务的标牌。

专家说法

科室信息应公开

2015年6月11日,国务院办公厅曾印发《关于促进社会办医加快发展的若干政策措施》,要求严肃查处租借执业证照开设医疗机构和出租承包科室等行为,严惩经查实的恶性医疗事故、骗取医保资金、虚假广告宣传、过度医疗、推诿患者等行为。同时,还提出建立健全医疗机构及其从业人员信用记录,依法推进信息公开并纳入国家统一的信用信息共享交换平台,对严重违规失信者依法采取一定期限内行业禁入等惩戒措施。

北京大学第一医院整形外科主任医师温冰称,虽然相关部门出台了一系列法规政策禁止医院科室外包,但是由于违法成本较低,相关部门在执行政策法规时力度不足,难以起到实质性的效果。由于部分医院发展压力大,吸收社会资金进入医院运营,导致部分科室出现了外包情况。作为普通的患者,虽然可以通过卫生监督管理部门的官方系统查询医院和医生的资质,但若要解决患者难辨医院部分科室是否外包的问题,仍需要相关部门加强监管,公开经过严格审核的医院科室信息,引导患者到正规医院就诊。

京华时报记者聂辉武红利韩天博韩林君

原标题:患者家属讲述:患者曾在武警二院“传达室”输液

责编:海时孝 (如需版权合作请联系 hezuo@haijiangzx.com 转载请注明来源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