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述历史,留住海南珍贵记忆
来源:海南日报 2016/05/09 14:13:47 作者:刘梦晓 陈蔚林
字号:AA+

导读: 口述历史的方式,正是抢救历史人文、充实海南文化版图的重要手段。

2000年蔡葩采访了末代格格——爱觉新罗·恒荣。图为格格年轻时的照片。

《有多少优雅可以重现》

《黎族文身口述档案》

■ 本报记者 刘梦晓 陈蔚林

近几年,口述历史在中国逐渐引起了人们的关注——图书出版界出现了“图说史大出风头,口述史一枝独秀”的新格局,各出版社以发行“口述历史”书刊为时尚,电视台、网站也纷纷以口述历史为名,推出各种各样的口述历史影像,受到观众追捧。在国家“一带一路”战略背景下,海南的文化正呈现多元化。而口述历史的方式,正是抢救历史人文、充实海南文化版图的重要手段。

“对于历史,抢救比研究更重要”

4月22日,海南出版社与知和行书局为世界读书日而举办的“我是作者”读书沙龙上,海南日报资深记者蔡葩与听众分享了她的阅读与从事口述历史工作的经历。

作为海南文化与南洋文化的挖掘者和写作者,蔡葩从事口述历史工作已经十几年。

说起与口述历史的结缘,蔡葩说,这源于2000年时海南媒体报道的一则报道——海南有一位隐居的末代格格。“我从不起眼的消息中发现口述历史线索,判断格格背后的历史价值:一位末代格格,嫁给海南人,而这个海南人正是孙中山总统府中文秘书,他们的婚姻是宋庆龄促成的。关键是,格格的手中存有孙中山先生亲手书写的一幅对联……这些元素构成了一个多么丰富的口述历史题材。于是,2000年12月,经多方寻访,我终于在海口和平南建山里一座低矮的平房里,找到年已96岁的格格。”蔡葩说。她不仅看到了一个王朝衰落之时山河动摇、皇家子弟的命运起伏,还看到一百年来中国历史的变迁与个人的命运是如此紧紧相连。

2002年,《海南日报》开辟了《似水流年》专栏,蔡葩成为该专栏的主要作者,从《海口名媛吴玉琴》、《文化大师陈序经》到《五层楼的海上旧梦》、《繁花凋落黎明前》等等,蔡葩在为栏目写作的同时,系统记录被访者更为丰富的人生,借此机会开始自己的口述历史工作。

“在我的阅读经历里,冯骥才先生的一句话对我有着长久的效力。他说,对于历史,抢救比研究更重要。”蔡葩说。从2002年开始,她陆续完成了一些口述历史工作,也出版了一些口述历史作品集——《有多少优雅可以重现》《风从南洋来》等。今年,她的新著《骑楼之约》《民国男生女生》也即将与读者见面。

口口相传留住非物质文化瑰宝

作为一名学者型的口述历史工作者,海南师范大学文学院副院长王献军从事的是民族史方向的学术研究。2001年,刚来到海南的王献军在一次偶然中接触了黎族文身,专业的敏锐度让他察觉,黎族文身应当有许多的故事可以挖掘。

“黎族文身对大家来说是一个很神秘的部分,但是我翻阅了很多资料,发现在书本上只能找到三千来字去介绍黎族文身”,王献军想,黎族妇女文身的原因及象征意义,包含了黎族人民的情感和生活习惯在内,只是外人所知甚少罢了。

王献军决定通过用口述历史的方法来完成:“让纹过身的黎族妇女去描述所经历的种种。”

之后经过近10年筹划,王献军的口述历史工作于2010年展开。当时王献军带着几名研究生和一名黎语翻译,9次奔赴海南黎区进行调查。期间经历诸多艰险,但他们从未放弃口述历史的调查工作。

到目前,王献军的口述历史形成了调研报告《海南黎族文身口述史研究》,即将出版作品《海南岛黎族的敦煌壁画——黎族文身》和已经出版了的简装版《黎族文身》和精装版《黎族文身》CD碟片,通过文字和影像等不同的形式,展现成果。其中,9次采访包含了406名文身女性的口述资料,整理出的字数达到31万字,大大地丰富了黎族文身的文字、图片、影像资料。

此外,口述历史在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上也有着重要的作用。在今年第二届海南文化产业博览会上,海南省非物质文化遗产展览就展出了儋州调声、崖州民歌、海南八音器乐、琼剧、黎族“三月三”节等近30个海南省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

这些项目中,出现了不少代表性的传承人,如儋州调声代表性传承人唐宝山、黎族民歌代表性传承人王妚大、临高人偶戏代表性传承人王春荣等等,正是通过口口相传的方式,继承着这些精彩绝伦的文化瑰宝。而传承人们以精湛的表演赢得了认可,形成的作品也被记录下来,这也保障了这些非物质文化遗产不至于流失。

“时间等不起”的口述历史

网友“夜泊2009”是一名民间口述历史工作者,他的真实名字是林芳华,是一名年轻的海员。出生于乐东佛罗的他从小对传统古建筑即感兴趣,在关注古建筑的历史价值之余,一直致力于对本土历史文物、古迹古建、民间人物故事和传统技艺的挖掘和整理,也渐渐地迷上了古建筑主人背后的故事。

2013年,“夜泊2009”在乐东黎族自治县发现了黄埔学子的踪迹,这让他对这些戎马一生的英雄故事着了迷。但几番寻找,“夜泊2009”发现乐东籍黄埔老人都已去世。

“我的口述历史工作做得太晚了,”在蔡葩和“夜泊2009”交流的过程中,常能感受到他们的这股着急而又略带自责的情绪。据“夜泊2009”的调查,距今最近的一名乐东籍黄埔学子吉承灏老人于2013年去世,那是在他开展口述历史工作之前,如果对乐东黄埔学子的事情发现的能再早一些,“我就能听到老人亲口讲述那段海南青年热血澎湃、英勇壮烈、救国图存的英雄往事,可惜,现在已经不能了。”

对于昔日黄埔学子的生活和经历,“夜泊2009”如今只能向他们的后人了解,对他们的口述进行实录,希望能从他们的口中知道更多的历史真相;那些历经种种风云依然保存完好的物品也佐证着那些曾经发生过的事情。经过采访和收集,去年年底,“夜泊2009”整理出了48位乐东籍黄埔学子的资料,其中有一部分照片。

在王献军教授看来,口述历史可以“详史之略、补史之缺、匡史之谬、续史之遗、辩史之正误,”对一些鲜为人知的事情与很多史学界有争议的问题也做了解答,可现实的情况正如“夜泊2009”所担心的那样,时间等不起,生命等不起,口述对象的生命在消逝。

在4月22日晚上的读书沙龙上,蔡葩对海南的口述历史充满了热情的展望。她认为,口述历史是一项重大的系统文化工程,期待更多有志者的加入:“我们对自己所生活的时代负有历史责任,记录我们的时代,传播我们的声音,不要辜负历史给予我们的良好机遇!”

相关链接

口述历史

口述历史在英文中叫Oral History,或者称History by Word of mouth。这个术语最初由美国人乔·古尔德于1942年提出,1948年被美国现代口述史学的奠基人、哥伦比亚大学的阿兰·内文斯教授加以运用并推广,在欧美很热门,出版了很多有影响的著作。可以说,是内文斯教授发明了这个名词,但口述历史的做法古今中外都有,比如《史记》和《马可波罗游记》。而且,就哥伦比亚大学来讲,口述史出成果最多最有影响力的是华人著名学者唐德刚先生(已故),他的《胡适口述自传》《李宗仁回忆录》等成为口述历史的经典著作,对口述历史的发展有很大的贡献。

责编:陶尔阳 (如需版权合作请联系 hezuo@haijiangzx.com 转载请注明来源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