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割线
古代神话砥砺当代“追梦”精神
来源:解放日报 2016/05/11 10:42:29 作者:胡中行
字号:AA+

导读: 神话实际上就是中华民族的童年之梦。

中国梦,是朴实无华的梦,是催人奋发的梦。我认为,在中国传统文化中,只有古代神话与之最为契合。为什么?因为神话实际上就是我们中华民族的童年之梦。而童年是最纯洁无瑕的,所以我要提出“神话无糟粕”的观念。后来的诸子百家,乃至于各种传统思想文化,都是良莠并存的。取其精华,去其糟粕,是我们必须要做的工作。而神话中的每一个人物,每一个故事,都是一股正能量。我们可以放心地从中吸取营养,以利于我们实现伟大的梦想。

大家都知道,“神话”一词,源自希腊语,意为“远古时代关于神的故事”。马克思曾经说过,神话是人类童年的产物。如果用这样的定义来衡量,那么要把《封神演义》、《西游记》等古代神魔小说当做神话,显然是不合适的。但是,由于“神话”是外来的而不是我们民族文化中所固有的概念,因此,我们在具体使用这个概念时并不是很严格。新版《辞海》在做了如同上述的严格释义之后,写道:“历代创作中,模拟神话,假借传说中的神来反映或讽喻现实的作品,通常也称神话。”可见在我国,神话有着狭义和广义的区别。

今天我想说的,当然是严格意义上的中国古代神话。此类神话“绝不是纯意识和心理的活动,而是客观现实和生活斗争的反映。”(游国恩《中国文学史》)从中我们可以深切地体会到我们的祖先与天奋斗与地奋斗的伟大精神。比如《精卫填海》:“又北二百里,曰发鸠之山,其上多柘木(桑树),有鸟焉,其状如乌,文首(头有花纹),白喙(白色的嘴),赤足(红色的爪),名曰精卫,其鸣自詨(自己叫自己)。是炎帝之少女,名曰女娃。女娃游于东海,溺而不返,故为精卫,常衔西山之木石,以堙(填塞)于东海。漳水出焉,东流注于河。”(《山海经》)这则神话在复仇的表象背后,体现的是一种坚韧不拔、百折不回的可贵品性。而这种品性,在实现中国人梦想的进程中是多么的重要。

再比如《嫦娥奔月》,这则神话讲得十分简略,给人留下了丰富的想象空间。对嫦娥的评价,也经历了漫长的由贬到褒的过程。我国把自己制造的探月卫星叫做“嫦娥X号”,可说是对嫦娥这位神话人物的彻底平反。把嫦娥尊为探月的先驱,既贴切又意义深远。因为大胆探索,正是这则神话的基本精神,而这种精神也正是当代中国发展强大所不可或缺的。

又比如《羿射九日》,这则神话显得与众不同。与崇拜太阳的习惯心理相反,羿射九日反映的却是对太阳的厌恶。这种心理又是在怎样的现实基础上产生的呢?“在我国古代有些部族或氏族,因生活于干旱的西部地区,长期受炎热之苦而把太阳当做恶神或反对者之神。”(朱天顺 《中国古代宗教初探》)这种解释是有道理的,因为后羿在神统上是属于黄帝一系,而黄帝族正是由我国西北地区“入主”中原的。所以说,西北地区炎热干旱的气候就是产生这则神话的客观条件。有趣的是,羿射九日而不是射十日,终于没有使天下变得漆黑一团,可见我们的祖先即使在创作神话时,也没有离开客观现实的基本点。可以说,我国的西北地区是中华民族的发祥之地,历史上最强大的朝代西汉盛唐,便是植根于此的。

有种观点认为,我国神话的数量远远不如希腊罗马印度埃及那么多,这是否意味着我们的祖先缺乏想象力,不会做梦?

对此种说法不能苟同。我认为恰恰相反,中华民族的初民们所创造出来的美丽神话,绝不亚于世界上的任何民族。理由是:首先,中华民族有着悠久的历史,它是由成千上万个氏族、部落和部落联盟融合而成的,这种融合,伴随着惊心动魄的斗争。激烈动荡的社会生活,正是神话产生的重要条件,西方的《荷马史诗》不正是在特洛伊战场的废墟上产生的吗?其次,这种民族大融合,既是政治的,更是文化的。而文化的大融合又必然使神话焕发出更为纷繁夺目的光彩。再则,我国地域宽广,有着黄河长江两位“母亲”,自然条件复杂多样,这又导致了人们同自然界斗争方式的多样性,从而也为神话的丰富提供了土壤。

当然,我国神话丧失严重是一个事实,其原因是应该探讨的。在这个问题上,我赞成茅盾和鲁迅的说法。茅盾在《中国神话研究初探》中说:“神话的历史化,固然也保存了相当的神话;但神话的历史化太早,便容易使得神话僵化。中国北部的神话,大概在商周之交已经历史化得很完备,神话的色彩大半褪落……至于诱引‘神代诗人’产生的大事件,在武王伐纣以后,便几乎没有。”鲁迅则在他的《中国小说史略》 中说道:“中国神话之所以仅存零星者,其故(原因)殆(大概)尤(更)在神鬼之不别。天神地祗人鬼,古者虽若有辨,而人鬼亦得为神祗。人神淆杂,则原始信仰无由(无法)蜕尽;原始信仰存则类于传说之言日出不已(层出不穷),而旧有者于是僵化,新出者亦更无光焰也。”

神话的大量亡佚,是一件十分令人遗憾的事情。现在的人们很难看懂屈原的《天问》,原因就在于屈原提出的一百七十多个问题,就包含着大量亡佚的神话。

尽管如此,我国那些硕果仅存的神话故事,仍然散发着奇光异彩。那种浪漫主义的精神,那种新奇奔放的想象,那种勇敢面对现实人生的态度,那种强烈要求改变现状、追求美好生活的信念,永远地激励着我们炎黄子孙怀抱着梦想,去追求美好灿烂的未来。

原标题:古代神话砥砺当代“追梦”精神

责编:房凯元 (如需版权合作请联系 hezuo@haijiangzx.com 转载请注明来源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