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击虚假大学,不能坐等“报案”
来源:钱江晚报 2016/05/23 10:26:13 作者:沈彬
字号:AA+

导读: 虚假大学网站当然是一种网络犯罪,其特殊性在于,买家往往不愿意揭穿骗局,不愿意报警,但其社会危害性一目了然。所以,对于野鸡大学的监管和惩罚,应该有管理创新,不能被动、消极。

自2013年以来,民间机构“上大学网”已累计公布5批共400多所虚假大学名单。5月22日新华社对此发出疑问:虚假大学为何年年打年年有?

去年,“上大学网”公布了“210所假大学名单”之后,就有媒体做过跟踪调查,虽然这些上榜的虚假大学链接均被屏蔽了,但有不少大学改头换面,通过更换域名等方式,重出江湖。比如,北京信息管理学院、北京科技师范学院等,被曝光之后,更换了域名,而“北方医科大学”被禁后,“北京医科大学”又出来打擦边球了。民间组织曝光这些虚假大学更像一个西西弗斯的寓言——不断努力,但永远达不到。虚假大学网背后的诈骗分子,如此敢于以身试法、怙恶不悛,根本原因还在于没有受到严厉的惩罚,特别是受到刑事追究。

据新华社的报道,对于虚假大学很多部门“很无奈”:一些地方教育部门表示,虚假大学的本质属于电信诈骗,教育部门难以管理;公安部门则表示,如果没有报案,难以查处。似乎对于虚假大学的惩罚,进入死胡同,只剩下民间机构进行曝光了。真的如此吗?

教育部官方网站于去年5月公布了2015年最新全国高等学校名单(共计2845所),并且声明“除此名单之外的院校均是不正规的冒牌大学”。这等于实施了“白名单制度”。白名单制度有其两面性:从审批的角度来说,白名单是放权;但从打击违法犯罪的角度来说,白名单更像“鸵鸟政策”:我只管这些合法的大学,名单之外的虚假大学跟我无关。

而公安机关认为“受害者”报案后才能立案打击,似乎离现实有很大的差距。因为假大学网站其实是个“灰色产业”:贩卖者卖的就是“假文凭”,购买者图的就是“假学位”,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双方都是心知肚明的。

虚假大学网站当然是一种网络犯罪,其特殊性在于,买家往往不愿意揭穿骗局,不愿意报警,但其社会危害性一目了然。所以,对于野鸡大学的监管和惩罚,应该有管理创新,不能被动、消极。

这让我想起了去年中央12部门联合打击“代孕”的行动。代孕和假大学,有几分相似的地方,都是交易者之间达成了“灰色交易”,鲜有举报的,难以直接取证、打击。结果,去年4月,国家卫计委、中宣部、公安部等12部门联合发布了《关于印发开展打击代孕专项行动工作方案的通知》,通过执法部门信息互通、分兵把守的方式,完成了“迂回执法”:电信部门查处网上代孕广告;工商直接查处代孕的中介机构……最终切断了这个庞大的灰色产业链。

其实,虚假大学的犯罪水平并不高,违法网站上满满都是破绽和犯罪线索,只要教育、公安、网信部门不“等靠要”,通过各部门协作、主动出击,就能实现对虚假大学网站的全盘歼灭。被曝光的400多所虚假大学,就是400多条违法、犯罪线索,执法部门不能以“没人报案”轻轻放过。

原标题:钱江晚报:打击虚假大学,不能坐等“报案”

责编:胡玲莉 (如需版权合作请联系 hezuo@haijiangzx.com 转载请注明来源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