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割线
特级英雄曹玉海血染朝鲜 被美军称“钢铁营长”
来源:新华网 2016/05/24 10:29:49
字号:AA+

导读: 通过这次调查访问,家乡的人民才比较具体地了解了曹玉海烈士的辉煌战功和动人事迹。一营在曹玉海的带领下,苦战七天七夜,用生命和鲜血打退了敌人几十次进攻,守住了三五○点三高地。

曹玉海1923年出生于山东省莒南县涝坡乡东店头村一个贫苦农民的家庭。在那暗无天日的旧社会里,曹玉海一家也象千千万万的劳动人民一样,受尽剥削、压迫和欺侮。6岁时,父亲因天灾歉收交不起租子,被地主毒打死去。曹玉海9岁时就给地主放猪。在一次日伪军扫荡中,祖父被日本鬼子用刺刀挑死,不久,祖母和母亲又在贫病交加中相继去世。父母亡故后,由其哥嫂抚养,不久,哥哥因积劳成疾,无钱医治而死,一家人的日子就更艰难了。

1943年1月,八路军山纵二旅驻扎莒南一带。曹玉海就毅然参军,走上了抗日战斗前线。参军不久,在一次反扫荡战斗中负了重伤,被部队安排送回家养伤。这年秋天,起义后归八路军建制的东北军111师在他家乡驻扎,曹玉海坚决要求重返前线打鬼子,经地方政府和部队批准就加入了万毅同志领导的新111师。1944年2月,他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国仇家恨,点燃了他心头杀敌的怒火。在战场他表现了敢打敢拼的大无畏精神。因战绩突出,多次受到表扬和嘉奖。在坚守龙古山和重罗山阻击战中,因作战勇敢,被滨海军区授予战斗英雄称号。1945年8月,曹玉海所在部队,遵照党中央、毛主席的指示挺进东北,投入了解放东北的战场。

从1943年离家参军,投身到革命战争中,曹玉海同志就义无反顾地走上了杀敌报国,马革裹尸的不归之路。此一去,就永久告别了家乡的父老乡亲,再也没有回来。

三人在三十八军逗留了三天,因部队正有拉练任务,不便多耽搁时间,就起程返回了,临别时,军史馆的同志赠送了一些有关曹玉海烈士的书籍资料。

在这儿,三人发现了曹玉海烈士在家乡无人知晓的原因了。原来,曹玉海烈士的档案和纪念宣传资料上都写着他是“山东省莒县老沟乡东甸沟村草甸子人”因为那时部队战士来自五湖四海、山南海北,口音不同,加之当时识字的人少,记录者文化所限,就记错了。部队首长说,我们向各地发信,至今还有30多个烈士的家乡没有联系上。莒南县原属莒县,1941年后从莒县析出。当时属战争年代,只有根据地少数党政干部知道,当地一般老百姓并不知道新设置的莒南县,仍习惯称自己是莒县人。建国后,莒南县的称呼才逐渐被广大老百姓所熟悉。信寄到了莒县,那里更没有老沟乡草甸子村了,这就是部队与地方失去联系的原因所在。

曹玉海同志所在部队是罗荣桓将军指挥下的一支能征惯战的部队。1945年秋奉命从山东根据地渡海开赴东北。这支在山东战场上久经锻炼的部队,当时尽管衣着破烂,生活条件十分艰苦,但却有着坚强的斗志和强大的战斗力。曹玉海同志在沈阳东山嘴子、奉吉线上清原、山城镇、梅河口、海龙、东丰、通化等地,在同国民党收编的日伪武装战斗中,奋勇杀敌,为建立民主政权立下了战功。在着名的四平血战中,他在消灭敌伪武装“铁石”部队五千余人的战斗中,负伤不下火线,十分英勇顽强。

正当四平市民欢庆解放时,蒋介石在美帝支持下,海运国民党王牌部队欲夺回四平这一战略要地。曹玉海所在56团与兄弟部队一起保卫四平,从4月14日至5月18日,冒着敌人飞机、大炮猛烈轰击,打退敌人无数次进攻,曹玉海几次负伤,送下阵地包扎后,又立即重返前线,英勇战斗,打垮了敌人的进攻。他被军部评为战斗英雄、保卫四平十勇士之一,由军长梁兴初、政委刘西元签发了嘉奖令和立功喜报。

在东北战场,他还参加了1947年夏、秋、冬季的三大攻势,又参加了三打四平和最后攻占四平恶战,参加了辽沈战役的黑山阻击战、辽西会战,直至解放沈阳。随后入关,参加了天津战役,又南下中原,参加了渡江战役,这时曹玉海已担任营长职务。

1945年进入东北到1948年,他先后在战斗中立功7次,其中立大功三次,获奖章五枚,并数次被评为战斗英雄或战斗模范。1949年6月,部队溯江西进,在宜昌战役中再次负了重伤,部队安排他到后方医院治疗。伤愈后,组织上决定他转业到武汉监狱任监狱长。

朝鲜战场上歼敌最多的一个营

三师作为全军后卫,于1950年10月25日出国,雄赳赳,气昂昂,跨过鸭绿江,踏上抗美援朝战争前线。这时,我四十军一一八师和一二0师已在温井与敌展开了激战。我军入朝后,大都在山林里露营,过着夜行昼宿的日子。三师过江后就是在风雪中吃了第一顿饭。11月1日,穿过已成为一片废墟的熙川市,2日到达檀峰地界,与敌伪六师十九联队打了一个漂亮的遭遇战。此战,曹玉海营消灭了敌人一个营的兵力,曹玉海带领四连消灭了敌人一个机枪连。342团入朝第一战,首战告捷,消灭了敌一个联队,抓了几百名俘虏,缴获了大量枪支弹药,还活捉了五个美军顾问,这是我军第一次俘虏美军军官,还从敌人手中解救了五名朝鲜人民军女战士。

在朝鲜战场上,我军与敌进行了五次战役。曹玉海参加了前四次战役。

第一次战役,朝北反击战中,他指挥四连配合一营俘敌美军顾问和伪官兵400多人。在第一次战役结束前几天,他率二营守卫月峰山,连续打退敌人进攻,有力地配合了大部队的战略转移。曹玉海带领的二营守在月峰山,他们采取灵活机动的战术,白天守卫阵地,晚上曹玉海亲自率领战士主动出击,利用敌人害怕近战夜战的特点,先后多次偷袭敌人阵地,把正在唱歌、跳舞的鬼子兵打死了不少。11月14日,二营利用下雪天深入敌后龙凤里,消灭了一百多名李承晚伪军,俘虏十几人。

第二次战役时,曹玉海调任九团一营营长。三师在占领戛日岭后,继续沿公路攻击前进。28日22时进抵价川附近的阳站。阳站是价川北面的障碍,有土耳其旅的一个加强营和工兵连驻守,企图阻挡我军前进,以掩护西线美军撤退。师首长决定拿下阳站,九团担任主攻,团长孙洪道把突击任务交给了一营,曹玉海接受这一光荣任务后,说了一声:“请首长放心!”很快就带领部队投入了战斗。土耳其旅在美军和它帮凶中是战斗力最强的一支部队。一营展开后,受到敌强烈炮火阻击,我猛攻未克。因此战关系重大,此时,江拥辉副军长和翟仲禹师长亲临前线指挥,曹玉海及时调整战斗布署,采取灵活战术,猛冲猛打,经过几次反复冲杀,先后夺下了敌两处炮兵阵地,又发动猛烈进攻,一举占领了阳站,取得了阳站战斗的胜利。此战消灭了土耳其旅一个加强营600余人,缴获大宗武器弹药及其他物资,保证了我军胜利前进。

第三次战役是突破三八线。曹玉海带领一营担任突击任务,以顽强的斗志和灵活的战术,突破了敌人苦心经营的号称“钢铁防线”的阵地,深入敌人腹地40公里。这次战斗是在1951年元旦前夜发起的,将士们纷纷表示决心,一定要打一个漂亮仗,向祖国人民拜年,向祖国献礼。战斗前,曹玉海多次反穿棉衣(白色在外),在雪地里爬向敌人阵地前沿勘察地形。元旦前夕,气温下降到零下20℃,在风雪交加中,指战员们反穿棉衣,迅速赶到汉雄川江边。因浮桥未架好,一营指战员们便跳进河里,泅渡过江,向敌人发起猛攻。此战歼灭美军330余人,获各种火炮40余门,轻重机枪20余挺,汽车36辆。

坚守三五○点三高地的七天七夜

第四次战役,从1月26日开始,激战至2月4日晚,九团接到师部命令由阳平渡江,急行军于5日2时赶到指定位置,接替二团在京安里一线的防务,也就是作家魏巍在他着名的报告文学《谁是最可爱的人》中写的那个壮烈的松骨峰战斗刚过后的阵地。曹玉海率领的一营守卫京安里以北,主阵地在三五○点三高地,并立即投入了战斗。

这次守卫战意义特别重大,三五○点三高地的安危,直接关系到三十八军防御阵地的稳定,关乎整个朝鲜战局的进展。因为志愿军总部的战略部署是:先让三十八军在西线死死咬住敌人的主力,其他军的兄弟部队则从东线悄悄插入敌人背后,包围敌人,截断敌人退路,大规模地消灭敌人。如果这个阵地被敌冲破,那么敌人就会象潮水般地向前逃去,使我军失去消灭敌军主力的战机。因此,这次战斗的胜负就有着非同寻常的意义。副军长江拥辉亲自把曹玉海叫去谈话,说明决心坚守三五○点三高地的重大意义,曹玉海坚定地表示:“我们营还没打过败仗呢,请首长放心,我们保证完成任务!”

这是一场异常残酷的战斗。敌人为了打开生路,已是狗急跳墙般的疯狂,倾尽全力与我军争夺。曹玉海所率一营的对手是十几倍于我装备精良的美军精锐部队。三五○点三高地突出在最前沿,三面临敌,形势极为险恶。他和教导员方新七昼夜不眠不休,顽强抵抗,打垮了敌人多次疯狂进攻。同时,他还组织小分队机动出击,并炸桥破袭,把敌人打得狼狈不堪。他还利用山背屯兵,建造野战工事,适时向敌反击,打得机动顽强,重创了敌人,使敌人未能前进半步。经过连日苦战,部队伤亡严重,弹药不足。2月11日,号称美国王牌军的美骑一师发动疯狂进攻,坦克炮、火炮、飞机对我阵地狂轰滥炸了一天,山上被炸成一片焦土。曹玉海意识到明天将是一场更加残烈的血战。晚上,他在前沿召集了党员、骨干会议,带领党员宣誓:“为了保卫祖国,保卫朝鲜人民,誓与阵地共存亡!”

1951年2月12日拂晓,美骑一师的一个团,在24架飞机、52辆坦克、50门大炮的配合下,向一营主阵地三五○点三高地发动了疯狂进攻。曹玉海亲自指挥三连坚守阵地。当时,部队伤亡严重,全连只剩下53人,弹药奇缺,后方又送不上来。敌人的进攻一次比一次凶狠,曹玉海同战士们一连打退敌人六次进攻。敌人被打倒一片又一片,我方也在急剧减员,在敌人第七次攻击时,曹玉海带头冲向敌人。激战中,敌人的两发子弹打中了他的头部和胸部,曹玉海壮烈牺牲,时年28岁。

剩下的指战员们高呼着“为营长报仇!”的口号,扑向敌人。

八班长沈德恩左眼负伤,右臂和左腿被打断,仍坚持不下火线,直至战死。

一班长涂金头部负重伤,血流满面,仍继续向敌射击,最后仅用一只胳膊把冲锋枪顶在胸前,战斗到牺牲。

卫生员孙殿金三次负伤,右腿被炸断,他冒着炮火爬着包扎伤员,却不肯为自己包扎,直至牺牲。

炮手傅国良一连打出百余发炮弹,敌人恨透了他,集中炮火轰击他在的地方。一发重炮弹落在他身边,把他的六○炮打飞了,炮盘被炸碎了,烟尘把他埋了。他挣扎着爬起来,找着炮筒,用手扶着继续射击,炮筒打红了,他的手烫起了一个个血泡,仍不停地射击。

教导员方新子弹打完了,便抱起一颗六○炮弹,引着火扑向敌群。在敌人的惊呼和哀嚎中,与敌同归于尽,牺牲时年仅27岁。

终于打退了敌人的进攻。我方阵地上也只剩下两个人了。当晚,七团七连和师警卫连接下了三五○点三高地。

一营在曹玉海的带领下,苦战七天七夜,用生命和鲜血打退了敌人几十次进攻,守住了三五○点三高地。此战歼灭美军680余人,创造了辉煌的战绩。一营消灭美军的数目在我全军营级建制上是数第一位的。一营的英雄事迹震撼了汉江南岸整个战场,也激励了全军将士的战斗精神。战后,一营被志愿军总部授予“抗美援朝英雄营”的光荣称号,荣记集体一等功一次,并授予“攻守兼备”奖旗一面。

三连也由志愿军总部记特等功一次,授予二级战斗英雄连光荣称号。应该说,他们是当之无愧的。

他给人民留下了永久的缅怀

原标题:特级英雄曹玉海血染朝鲜 被美军称“钢铁营长”(3)

责编:房凯元 (如需版权合作请联系 hezuo@haijiangzx.com 转载请注明来源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