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割线
一级战斗英雄倪祥明
来源:中国军网 2016/05/25 10:05:42 作者:梁春仁
字号:AA+

导读: 倪祥明來到哨位上看一遍,又回到四班的洞口,鼓起勇氣,對班長說︰“班長,在堅守老禿山的戰斗中,請組織考驗我,看我的實際行動。”倪祥明一听王義傷了手掌,急忙從地上揀起一條子彈帶,給王義包扎著傷口說︰“你下去吧。

倪祥明,1925年5月5日生于河南省杞縣泥溝鄉聶寨村的一戶貧苦農民家庭。倪祥明5歲時,母親病故;7歲時,父親外出做工,從此杳無音訊。他只好到姐姐的婆家度日。16歲那年,倪祥明被國民黨抓了壯丁。他數次逃跑,被追回去數次,受到毒打。他在國民黨軍隊熬煎八九年,終于在1949年秋天被解放,參加了人民解放軍。

1950年10月,倪祥明參加了志願軍,被分配到某部七連開赴朝鮮中部的無名高地,與美軍作戰。

1951年,初夏的一天晚飯後,上弦月懸掛在西邊的天際,地上夏蟲唧唧,蛙聲一片。夜色中,倪祥明帶領兩名戰士從無名高地上走下來,如離弦箭一樣,向美軍陣地後主摸去。倪祥明三人深一腳淺一腳地翻山越嶺,向北繞了一個大圈子,天亮之前才來到預定地點。

天亮之後,倪祥明三人正在觀察美軍的通訊電線,謀劃著如何破壞美軍的“耳朵”。突然,一只蒼鷹閃電一樣從天而降,雙爪抓住一只野兔,慢慢飛上天空。這下糟了,恰巧被遠處過來的美軍巡邏隊看見,一邊向蒼鷹開槍,一邊“嘰哩哇啦”地呼喊著向倪祥明潛伏的地點跑來。倪祥明的心一下子提到嗓子眼,對王義、葛方明低沉地說︰“只要敵人不到眼前,就不要開槍。”

美軍的喊聲越來越近了,在離倪祥明10米開外處停下來。若在平時,只要眼一掃就會發現他們。但是,這幾個美軍的注意力都集中到空中的蒼鷹抓野兔上,絲毫沒察覺眼皮下的對手。王義的雙手端著卡賓槍,要不是倪祥明提醒,早就按捺不住開了槍。一只甲殼蟲爬到倪祥明的脖子里,尖尖的爪子抓得他頓時癢得鑽心。他咬著牙,縮著脖子,雙手抓住草,以此克制難忍的刺激。蒼鷹在空中盤旋一會兒向南飛去。美軍追趕一程,看著蒼鷹越飛越高,越飛越遠,才悻悻地回到巡邏線上。

趁美軍離去的空隙,倪祥明三個草草吃點干糧,又躺在草叢中,耐心等著天黑。整個下午,雖然沒發生意外,三人卻不敢有丁點兒大意,生怕被美軍發覺,影響破壞美軍通訊線路的戰斗任務完成。

難捱的時光終于過去了,夜色籠罩著群山。夏蟲又唱起歌兒。倪祥明等人待美軍巡邏過去,不約而同離開土坎,爬到電話線處,立即動手,各剪30多米,將電線盤卷起來,迅速離開現場。

倪祥明三人滿懷勝利後的心情正在返回的路上行走,後面傳來美軍“叭、叭”的槍聲。倪祥明三人不由地停下來,回頭看熱鬧,只見十幾個美軍的手電光柱在山坡上晃來晃去,叫罵聲、喝斥聲混雜在一起。望著美軍驚慌的忙亂,三個人會心地笑了。低聲唱著“雄赳赳,氣昂昂……”的歌兒返回無名高地。

倪祥明在朝鮮前線一年多的日子里,除了打仗,經常帶著幾個戰友到美軍後方去活動。趁美軍不注意,扔過去幾顆手榴彈就走,嚇得美軍一夜睡不好覺。不打仗時常常到村里幫朝鮮群眾做農活。時間一長,山下的群眾一提起倪祥明就伸大拇指。

1952年7月下旬的一天早晨,天陰沉沉的,高點兒的山峰都淹沒在烏雲里了。這時,美軍的飛機又向朝鮮黃海北道漣川郡的老禿山狂轟濫炸起來,山上大石頭炸成了小石頭,小石頭炸成了砂礫,硬土炸成了齊膝深的干土面兒。敵機一走,從山腰的坑道里涌出來12個志願軍戰士,揮舞鋼鍬,修築工事。

上午10點左右下起雨來,班長劉佐才來到倪祥明跟前說︰“副班長,回坑道休息一下吧。”

“班長,下著雨,鬼子不會來扔炸彈了,雨水和成泥,好裝麻袋修工事呀!”

劉佐才一听有道理,又指揮戰士們修起工事來。為了把工事修得更好,中午,他們吃點干糧又連續干起來。

天漸漸黑下來,倪祥明與全班的戰友們回到坑道,因為沒火,晚飯是涼水泡干糧。大伙兒都累得筋疲力盡,吃過飯後,就互相擠著在濕漉漉的坑道里入睡了。

倪祥明卻睡意全無,感到渾身燥熱,陣陣清涼的夜風吹進洞里,也減輕不了他的悶熱。外面又下起淅淅瀝瀝的小雨,倪祥明看見班長坐在洞口?望,心里涌起一陣熱流。他想起幾天前,自己向黨支部遞交的入黨申請書,自己也應該像班長那樣吃苦在前啊!于是,他來到洞口,輕聲說︰“班長,讓我來守洞口,你睡一會兒吧。”

“我已眯過一會兒,你去睡吧。”

倪祥明無奈,又爬到另一洞口,小聲說︰“排長,讓我來守一會兒洞口。”

“不行,快去睡。”二排長石林河的話不容置疑。

倪祥明來到哨位上看一遍,又回到四班的洞口,鼓起勇氣,對班長說︰“班長,在堅守老禿山的戰斗中,請組織考驗我,看我的實際行動。”

“好、好、好。”支部委員、班長劉佐才連連說好。

清涼的海風從西邊不時吹來,驅走了洞中的熱氣,听著戰友們的鼾聲,倪祥明感到肩上的責任重大,對班長說︰“班長,反正睡不著,咱去查查哨吧!”

二人來到哨位上,側起耳朵迸住呼吸注視著黑黝黝的山谷。忽然,他們听到山下傳來石頭的踫擊聲,夾雜著鐵器的叮當聲。二人不放心,班長抽出一顆手榴彈,向山下擲去。在手榴彈爆炸的火光中,他們看見了黑壓壓的美軍在向山上爬。

“敵人上來了!”

二排長听到倪祥明的喊聲,連忙率領洞中的戰士,分三個組進入工事。頃刻,自動槍、手榴彈一起對著爬上來的美軍猛打。20多米外漆黑的山坡上,閃著手榴彈爆炸的火光。美軍倒下一批,又吆喝著爬上來一批。看來美軍決意要佔領老禿山,在四班的手榴彈的爆炸聲中,仍拼命往老禿山上沖。排長一看美軍來到工事前,縱身跳出交通溝,抱著兩束冒著青煙的手榴彈撲向美軍。

倪祥明看見戰友王義、葛方明等人都受了傷,頓時怒火萬丈,他像頭咆哮的雄獅,端著自動槍掃向美軍。美軍在他的彈雨中倒下一批又一批。忽然,手中的槍不響了,他忙奔到子彈箱跟前,一摸,沒子彈了。倪祥明頭皮一麻,兩眼暈眩起來。他鎮定一下,扔下自動槍,把手榴彈箱拉到跟前。登時,一顆又一顆手榴彈從他手中飛向山下,炸得美軍鬼哭狼嗥。

美軍不甘心,分成兩股,打著槍拼命地往倪祥明的工事前爬上來。倪祥明怒目注視著美軍,叉開雙腿,把一顆又一顆手榴彈向兩邊的美軍輪番投去……

就在這時候,主陣地的火力支援開始了,美軍像受驚的羊群潰退下去。

趁這個空隙,倪祥明縱身跳到王義的工事里,著急地問︰“打得怎麼樣?”

王義仄歪著身子躺在工事里,心情沉重地說︰“葛方明的腳被炸傷了,排長和傅顯宗都犧牲了。”

倪祥明十分吃驚︰“他們犧牲了?”

“你傷在哪里?”

“手掌被子彈打穿了。”

倪祥明一听王義傷了手掌,急忙從地上揀起一條子彈帶,給王義包扎著傷口說︰“你下去吧。”

“副班長,我一定堅守住陣地,消滅來犯的鬼子。”

二人正說話,不遠處響起手榴彈的爆炸聲,倪祥明站起來一看,20米開外的吳永珍小組在前沿陣地反擊美軍。他急忙對王義說︰“你在這兒守住,我去看看。”

吳永珍小組的陣地上,不停地響著手榴彈的爆炸聲。倪祥明跑到跟前,看見美軍摸進了工事,連忙向敵人甩去兩顆手榴彈。不等硝煙散盡,他跳進工事,大聲喊︰“人呢,在哪里?”

“在這里。”周元德、宋成久同時回答。

“吳永珍呢?”

“犧牲了。”

美軍越來越多,團團圍住老禿山,一個勁兒地往山頂涌,輕重機槍、手榴彈像狂風暴雨似的傾瀉過來。滾滾的硝煙淹沒了老禿山。倪祥明讓宋成久把吳永珍背到坑道里,領著周元德鑽進突出在山坡前面的地堡里。

這時,一群美軍已經沖到地堡前,倪祥明忙用自動槍射擊,然而沒有子彈了,只得鑽出地堡用手榴彈打擊美軍。

美軍像波浪似的洶涌而來,倪祥明二人將手榴彈一顆又一顆擲入敵群,敵人死傷慘重。

倪祥明二人已不知打退敵人多少次進攻了,直到一箱箱手榴彈打光,才知道情況嚴重了。二人一合計,決定撤進坑道進行抵抗。

坑道里躺滿了傷員,葛方明、王義都負了重傷,一動也不能動。班長頭上受了重傷,昏昏沉沉地躺在地鋪上。

倪祥明來不久多想,把坑道里的手榴彈都收集起來,與周元德、宋成久來到了坑道口。

三人剛到洞口,同時看見不遠處的交通溝里有五條黑影,向洞口走來。倪祥明來不及吩咐周元德二人,揚起手榴彈,縱身一躍,撲向美軍。

美軍一看只有倪祥明一個人,嚎叫著撲上來。倪祥明一閃身,後退一步,舉起手榴彈對準前面一個美國兵的腦袋狠勁砸下去,美國兵仰面栽倒了。但是,另外四個美軍一齊撲上來,兩個抓住他的左右手,兩個抱住他的腿,五個人在地上扭打成一團。

周元德忙叫宋成久守住洞口,自己奔向廝打的地方。他用手榴彈對準壓在倪祥明身上的美軍的腦袋猛擊,美軍怪叫一聲松開了手。

坑道口的叮當聲,衣服的撕裂聲,美軍的慘叫聲,把劉佐才從昏迷中驚醒過來。他竭力想掙扎著坐起來,然而身子仿佛不是自己的。突然,他听到倪祥明的高喊聲︰“班長!我跟敵人拼上了!”劉佐才意識到將要發生什麼事,咬緊牙關,一點一點往坑道口爬。與此同時,高亢的呼聲傳進洞里︰

“共產黨萬歲!”

“毛主席萬歲!”

老禿山上雷鳴電閃般的槍聲停止了,燃燒的大火熄滅了,滾滾的煙霧消散了。戰友們打開手電筒,看見倪祥明和周元德安詳地躺在布滿碎石彈片的交通溝沿上,他們的身下,各壓著一個血肉模糊的美軍尸體。離他們不遠處,橫挺著三個美軍的尸體,呲牙咧嘴的,顯得猙獰而丑惡。

1952年9月5日,倪祥明被志願軍某師追認為中國共產黨黨員;9月19日,中國人民志願軍領導機關為他追記特等功,同時授予“一級戰斗英雄”的光榮稱號。

原标题:倪祥明

责编:房凯元 (如需版权合作请联系 hezuo@haijiangzx.com 转载请注明来源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