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情报学派将成为国家安全理论建设的生力军
来源:环球视野 2016/06/02 07:01:01 作者:赵冰峰
字号:AA+

导读: 习近平总书记在2016年5月17日的哲学社会科学工作座谈会上强调,我们要坚持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不忘本来吸收外来,与时俱进面向未来,构建全方位、全领域、全要素的哲学社会科学体系。这为我国哲学社会科学的发展吹响了集结的号角,更为我国国家安全理论的发展提供了战略机遇,比如,近几年逐步兴盛起来的中国情报学派,可能会成为中国国家安全理论建设的生力军。

112244_5599f4847f240.jpg

题记

习近平总书记在2016年5月17日的哲学社会科学工作座谈会上强调,我们要坚持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不忘本来吸收外来,与时俱进面向未来,构建全方位、全领域、全要素的哲学社会科学体系。这为我国哲学社会科学的发展吹响了集结的号角,更为我国国家安全理论的发展提供了战略机遇,比如,近几年逐步兴盛起来的中国情报学派,可能会成为中国国家安全理论建设的生力军。

缘起与勃兴

纵观全部人类历史,情报思想的大爆发可能只发生在两个时期,第一个是中国的春秋战国时期,产生了以《孙子兵法》、《鬼谷子》等为代表的经典情报理论;第二个是现代的二战与冷战时期,在人民民主发展路径上产生了以毛泽东思想为代表的人民情报理论,在资本主义发展路径上产生了以中央情报局为代表的美国安全情报理论。这两次情报思想的爆发都集中在人类前所未有的超规模的国家冲突高潮时期。然后这种历史并未终结,随着中国的国家崛起和民族复兴,以美国为首的少数霸权国家正在掀起新一轮的全球性冲突。作为一种国家战略的回应,中国正在群体性地再次复兴起一批情报学家,形成了可称之为中国情报学派的学术力量,充当起国家安全斗争的理论先锋。

在二战时期的国共第二次合作期间,国民党于1941年发动了皖南事变,促使中共中央设立中央调查局,并在其下将中社部与军委总参谋部一部分合并设立中央情报部,统筹军事、政治、社会、安全等情报工作,从而建立了人类历史上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现代国家情报体系。与传统侦察保卫型情报体系不同,新设的人民统战型国家情报体系,注重情报侦察与信息调查工作相结合,对敌统战和文宣工作相结合,并将人民群众作为情报力量的重要来源,在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中发挥了伟大的作用。但是这种适用于人民战争环境下的国家情报体系并没有随着新中国的诞生而延续下来,尤其是改革开放后,中国实行和平发展战略,情报工作和情报理论研究日趋衰退,最典型的是发生在上世纪90年代初期的科技情报改名运动,标志着国家科技情报力量彻底进入市场经济体系,导致情报研究和情报教育进入“黎明静悄悄”的状态。

1999年,以美国为首的北约发动科索沃战争,随后炸毁我驻南联盟大使馆,引起国际轰动。随后我国军事斗争和国家战略开始调整,例如与《1998年中国的国防》白皮书对世界安全形势持乐观评估相比,《2000年中国的国防》明显强调了美国的“新干涉主义”、新“炮舰政策”和新经济殖民主义,并指出其严重损害了他国主权与利益,威胁他国安全。2001年,解放军外国语学院的重点科研项目成果之一《<武经七书>军事情报思想研究》出版,标志着以张晓军将军为代表的一批军事情报学家开始走上历史舞台,继而掀起了一股全面重建中国情报理论体系的浪潮。

学派是具有某种共同学术主张的学者网络群体。人类大规模的学派兴起于中国春秋战国时期的诸子百家,《孙子兵法》就出自其兵家代表人物孙武之手。2001年以来的中国情报学界从军事情报、安全情报、经济情报、科技情报等领域分别出现了一批具有相似学术特征的研究团队和代表人物,他们(1)面对同一的国家命题,即中国情报学术如何服务于国家崛起;(2)遵循相同的研究路径,即融合中国古代与现代情报思想和美国安全情报理论;(3)拥有共同的学术目的,即重建中国情报理论;(4)秉持一致的学术传统,即师承《孙子兵法》;(5)提出类似的学术逻辑,即“认知对手、提出谋略”。这个研究群体虽然分属不同的学术机构,但因其具有共同的学术主张,逐步从独立的学术研究走向日常的学术交流,开展了较为一致的学术研究活动,特别是从2013年开始,一批情报学家围绕《情报杂志》开展深度的学术交流,极大地促进了中国情报学派的学者联络与学术聚合,逐步形成了独具风格的学术群体特征。因其特别强调中国传统情报思想的传承和为中国国家提供谋略参考,故而将这个学术群体称之为中国情报学派。

中国情报学派大致可分为军事、安全、经济和科技四大类学者群体,学术机构包括军事方面的解放军外国语学院和解放军国际关系学院,安全方面的南京大学和中国人民公安大学,经济方面的北京大学和上海图书馆,科技方面的中国科学技术信息研究所和中国科学院文献情报中心。学派在军事、安全、经济、科技等情报研究方面都有代表性人物,其代表作包括《<武经七书>军事情报思想研究》、《美国军事情报理论研究》、《国家安全与情报丛书》、《中国情报工作和情报学研究》、《中国秘密战》、《情报论》等。

中国特质

尽管兴起时间不长,中国情报学派仍然具有十分鲜明的中国特质。它们以军事、政治、公安、经济、管理等与情报的交叉学科为重点,强调历史视野与国家视野,将人类的情报历史拉深到所有古代战争,在理论视角上与《孙子兵法》保持一致,同时注重研究情报活动对国家和社会的实质性影响,突出军事斗争、安全斗争、经济竞争和科技竞争的特殊性,并且在理论建构上,深度融合中国情报经典思想与美、欧、日等当代发达国家的情报实践,从而保持了学术研究的时代性与自主性。总体而言,中国情报学派深度融合了中国古代兵家的情报思想和美国安全与军事情报理论,既具有中国特色,又兼备美国风格;在坚持中国古代“慎战”“仁义”思想的同时,吸收美国务实、精准、高效的情报工作方法;一方面重视中国古代的谋略传统,另一方面注重美国学者的技术与分析逻辑方法;在学术成果上,形成了包括情报历史理论、知己知彼理论、情报研究理论、情报实践理论、因敌变化思想、谋略思想、保密与预警理论、情报治理理论、情报与创新等庞大的理论体系。

但是,我们也不得不指出,与美国的情报理论研究水平相比,中国情报学派的研究还存在很大不足,比如:(1)基础理论单薄,对核心概念缺乏系统的逻辑论证,无法对本质性问题、重大现实问题展开全面的学理阐述,比如情报侦察、情报行动、情报策略、情报治理、情报控制、情报立法等等;(2)理论研究视野尚不开阔,大部分研究范围局限于部门情报范畴,缺少跨越军事、安全、政治、外交、经济、科技、新闻等的融合理论,研究内容缺乏与意识形态、公共外交、社会化、传播、软实力、学术战等的深度互动;(3)在情报本质的认识上,依然固守情报静态观念,将情报作为特定的信息或报告,忽视或轻视了情报的社会矛盾与冲突属性,在整合微观与宏观的情报规律、整合不同部门的情报规律时,逻辑生硬冲突、论证论述困难;(4)学术结构上严重依赖美国情报理论,以引进为主自主创新为辅,在课题设立、问题假设、逻辑推导、实证研究等方面缺乏独立性,在结合中国国情方面明显不足,不重视中西方国家体制差异与情报伦理传统,导致引进的理论对现实问题的解释力较差、指导能力较弱;(5)学术研究力量各自为战,部门隔阂严重,缺乏联合研究机制。因此,中国情报学派的未来发展道路并不平坦,除了学派自身需要积极努力以外,国家也应及时介入,加大扶持力度,强化学术领导。

世界意义

在当代世界的国家安全与情报理论领域,围绕民族国家形成了三大学派。一是美国的安全情报学派,他们由国家安全与情报机构的学者型官员和著名高校的专家型学者构成,具有注重学术开放精神、科学与历史相结合、重视情报民主监督、偏好技术情报等几大特性,其理论成果异常丰富,为美国的世界霸权巩固奠定理论基础。第二大学派是法国情报学派,他们多由公共安全、经济、科技、信息等领域的学者和专家组成,并在1998-2010年之间形成一波理论研究小高潮。但该学派在安全、军事、外交等研究方面存在明显的理论缺失,正反映了法国在欧洲安全格局中的国家地位。而世界第三大情报学派则在中国已初步形成,其学术结构、理论格局、国家使命等都颇为强大,可以凭借深厚的情报历史文化传统和强大的社会主义国家制度优势,在世界情报理论界形成比较强大的学术凝聚能力和国家安全理论服务能力。

未来使命

人类进入21世纪以后,世界形势正在发生自苏联解体以来最严重的变化,全球格局逐步进入类似于中国春秋战国时期的大国竞合状态,这为中国情报学派的崛起提供了历史机遇。2014年1月,中共中央正式设立国家安全委员会,随后确立了总体国家安全观,为中国情报学派的发展提出了国家命题。如何在新的历史时期,突破美国以美元、信息、传媒和军事构筑的世界霸权体系,实现中国倡导的和平、发展、合作、共赢的世界新秩序,是中国情报学派的理论命题。因此可以预测,中国情报学派未来至少应解决情报部门理论的统一化、情报工作与部门工作的融合化、情报参与国家治理的制度化三大问题,即(1)通过跨领域的学术交流和联合研究项目,统一军事、安全、公安、经济、科技等部门情报思想,形成融通古今中外的服务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情报理论创新体系;(2)通过情报智库建设、情报高等教育体系建设,解决当代中国情报工作实践中情报与统一战线的结合、情报与外交的结合、情报与经济的结合、情报与科技的结合、情报与反恐的结合、情报与网络治理的结合等重大理论建设与组织建设问题;(3)构建中国国家情报理论体系,参与国家情报与安全制度建设、法制建设与机构建设,承接国家重大理论项目、参与国家情报立法、参与国家“一带一路”体系,全面服务于国家安全与发展的现代化治理。

可以说,中国情报学派只有在这些关涉自身命运与国家命运问题的解决过程中,通过完善理论进而纠正混乱的学科设置成为中国情报学科教育的正统,通过成功实践进而获得社会认可成为中国情报应用的主流,通过服务于治理进而形成国家制度成为中国国家安全体系的核心,唯有如此才能成就自身的历史地位。同时,我们也深信,中国情报学派凭借自身与国家的共同努力,一定能够成为国家安全理论建设的生力军,为国家安全治理和国家发展建设提供强大的智力支撑,为民族复兴做出应有的贡献。

注:本文基本思想已发表于国家核心期刊《情报杂志》2016年第4期。作者为独立情报学者,《情报杂志》编委。

原标题:中国情报学派将成为国家安全理论建设的生力军

责编:许舒琦 (如需版权合作请联系 hezuo@haijiangzx.com 转载请注明来源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