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割线
抗战文化 吹响冲锋号
来源:网易新闻 2016/06/02 11:06:13
字号:AA+

导读: 1937年“七七”卢沟桥事变后,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成都迅速汇集起强大的宣传大军,为积极抗战反对投降,激励和鼓舞抗战士气,发挥了巨大的作用。1938年8月,王大化、张漾兮、张凡夫、王朝闻等筹备成立“中华全国木刻界抗敌协会成都分会”,在成都举办了三次抗战木刻展和义卖。

1937年“七七”卢沟桥事变后,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成都迅速汇集起强大的宣传大军,为积极抗战反对投降,激励和鼓舞抗战士气,发挥了巨大的作用。由此而形成的“抗战文化”是中国抗日战争极其重要的组成部分。

成都的抗战文化宣传活动蓬勃开展,文艺社团和抗战报刊活跃一时,堪称全国之冠;话剧、美术、歌咏等文艺形式,共同发出奋起抗敌的强音,对挽救国家的危亡,有着不可泯灭的贡献,影响深远。

车耀先 努力餐

和抗日救亡刊物

车耀先(1894—1946年)是大邑县灌口场人,早年在川军任团长,打仗时腿受过伤,被人戏称车瘸子。他1928年参加中国共产党,这年岁末与友人集股在祠堂街开设了一家新型书店“我们的书店”,还在皇城坝三桥南街开了家“新的面店”,1929年5月30日更名“努力餐”。1930年夏,努力餐迁到祠堂街172号。车老板性格爽快,曾笑呵呵地对人说:我这是遵循孙中山的遗嘱“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吃饭是为了革命。

抗战前成都流传有“要想到延安,去找车耀先”的暗语,中共地下党员只要喊声暗号:“来一菜一汤!”餐馆会为其提供免费餐饭。

1931年至1939年,车耀先与朋友先后发起组织过不少文化教育类社团,如成都国语研究社、四川注音符号促进会、成都市中华基督教改进会、大声周刊社、中苏文化协会成都市分会。车耀先与朋友们还先后主编、出版过《注音报》《改进》《语言》《大声》《大生》《图存》《中国与苏联》等报刊。

1937年1月17日,车耀先创办《大声周刊》。餐馆楼上的小屋,是周刊的编辑部。3月上旬的一天,四川大学学生韩天石、王广义在这间小屋,向车耀先汇报成都抗日救亡运动开展的情况。

1937年3月14日,车耀先等利用旧关系,借用川康绥靖公署顾问黄慕颜的黄氏家庙“什方堂”,成都零散的救亡文化社团民先、海燕社、星芒社、力文社、群力社……在这里成立了“成都各界救国联合会”。韩天石(1938年后任中共成都市委书记)、康乃尔、周海文、蒋桂锐、甘道生等20多人组成“执委会”。

《大声周刊》经常刊登毛泽东等中共人士的文章,公开宣传中共和八路军。《大声周刊》1937年1月17日创刊不久即被查封,后更名《大生》,又被查封。抗战爆发前3天,又用《图存》的名义出刊。到1938年8月13日停刊,共出刊61期。

抗战报刊

描绘战士英姿 控诉日军暴行

抗战爆发后,成都各种文艺社团和抗战报刊,如雨后春笋般问世。

1937年8月,四川大学陈思龄创办《金箭》文学月刊,刊物宗旨声称:“变成前线战场的血旗,及发动后方民众的警号!”其后,周文、沙汀、任钧等左翼文化人合办《战旗》《战潮》。青年学生办了《火炬半月刊》《战时学生旬刊》。此外,还有《星芒周报》《救亡周刊》《通俗文艺》《抗日先锋》《抗敌周刊》《群众周刊》《惊蛰半月刊》《文艺后防》《大众壁报》《戏剧战线》《文艺创作》《新时代》《抗战星期刊》……这些刊物的编辑和撰稿人,很多人是中共党员。

1938年3月,“中华全国文艺界抗敌协会”(简称“文协”)在武汉成立。1939年1月14日,成都文化界最重要的组织“文协成都分会”,在文协总会领导人老舍和冯玉祥将军来成都之机成立。选出周文(中共地下党在川康文艺界的负责人、后任重庆《新华日报》副社长)和熊佛西、叶麟、李劼人、陈翔鹤、谢文炳、罗念生、萧军等10人为理事和候补理事。“文协”成都分会是包括文学、戏剧、音乐、美术四种门类的统一战线的群众组织。

崇德里南接红石柱横街,北止中东大街。1925年,商人王崇德在此买下大量地皮建屋,故取名崇德里。抗战后著名作家李劼人在这里创办嘉乐纸厂成都办事处,“文协成都分会”就长驻此处。1939年2月16日,崇德里开始出版会刊《笔阵》,叶圣陶、牧野任主编,李劼人、萧军也参加具体办刊。《笔阵》成为抗战时期中国最有影响的文艺刊物之一。

演艺界

激发民众 共赴国难

1937年“七七”卢沟桥事变当天下午,天明歌咏团在西丁字街成立,团员们激愤地走上街头游行高唱……这是全省乃至全国行动最快的群众性抗日救亡团体,由中共党员陈克琴、陈伯林负责。

成都各界紧急行动,产生了许多宣传组织,著名的有群力剧社、成都戏剧抗敌协会、天明歌咏团、工人宣传团、工人晨呼队、星芒乡村宣传团、旅外剧队、抗敌剧团、四川漫画社……

学校内影响较大的组织前后有四川大学剧艺社、戏剧研究会;华西协合大学天竺剧社、华西坝五大学战时服务团、燕京大学海燕剧团;协进中学宣传队;成都小学教师力生歌咏团;中小学“战时儿童歌咏团”……

1937年8月26日,四川省各界抗敌后援会(简称“省抗”)的抗敌歌咏团成立。“省抗”是中共党员韩天石等同国民党四川党部共同组织的,但基本上由中共人士掌握。

成都少城公园(现人民公园)内的市立民众教育馆,是开展各种抗日宣传的重要阵地:宣传讲演、歌咏活动、戏剧、绘画、抗战体育比赛……天天不断。街头剧、话剧等也迅速出现在成都大街小巷,演出《放下你的鞭子》《古城的怒吼》《九一八以来》《打鬼子去》……

9月1日至6日,以“省抗”为首组织的“抗敌话剧宣传周”,在大光明电影院内演出章泯、尤意、夏衍等编辑的大型话剧《保卫卢沟桥》。仅9月1日就有三四千人到场观看,剧场无法容纳。

成都文化演艺界从抗战一开始,就以“激发民众,共赴国难”为响亮口号,成都市各影院、剧场热烈响应,仅1939年11月为前方抗战将士义演,献金达958.8万元之多。

明星赴川

成都成为话剧中心

抗战爆发后,四川成为中国电影业的中枢。

上海“影人剧团”全团36人,有谢添、陈白尘等24位电影界男名人;10位女影星结义为10姐妹,“大姐”吴茵29岁,白杨是“九妹”。1937年11月,影人剧团风尘仆仆到成都,在当时最豪华的总府路智育电影院(现为王府井百货大厦)献演《卢沟桥之战》等四个抗日话剧,盛况空前。

1938年2月13日,成都举行“国际反侵略周文化日”活动。午后三时在祠堂街开大会,会后,赵丹、章曼等演出《放下你的鞭子》;顾而已、白杨等演出《我们大家一条心》。晚七时开始举行万人火炬大游行……成都新闻界赞颂这次活动“揭开了救亡高潮的序幕!”

1935年在山西太原成立的西北影业公司,1938年迁到成都灯笼街92号,先后完成了《华北是我们的》等抗战纪录片,还有故事片《风雪太行山》(谢添主演),冼星海谱写的《在太行山上》随着影片风靡海内外,成为著名抗日歌曲。

抗战期间胶片奇缺,大批影人转向话剧舞台。抗战8年间,来成都演出的剧团有40多个,演出话剧160多个。著名导演有应云卫、贺孟斧、熊佛西、沈浮等;著名演员有白杨、赵丹、舒绣文、施超、谢添等。当时成都发行的专门报道、评论话剧的刊物达十多种,成都成了中国话剧活动的中心。

绘画、雕塑

抗战美术绚丽多姿

抗战爆发,徐悲鸿等不少外省美术家来到成都。成都美术社团“群雄并起”:成都美协、四川美协、四川漫画社、成都抗战木刻分会、现代美术会……

抗战版画、漫画在成都尤为兴盛。四川漫画社在“七七事变”后很快成立,重要人员有张漾兮、谢趣生、乐以钧、苗渤然、车辐等17人。抗战爆发不久,张漾兮等就在成都街头展出了3幅集体创作的大型彩色抗日宣传画。第一幅《日寇到处无净土》,悬挂在总府街商业场口;第二幅《有力出力、有钱出钱》,号召后方同胞支援抗战,悬挂在少城公园门口;第三幅《平型关大捷》摆在春熙路孙中山铜像前。成千上万的市民驻足观看,宣传效果极好。

成都籍版画家张漾兮画作水平高、数量多、影响大。谢趣生则探索出“诗配画”的新形式,如《劝夫从军》配诗:“你不当兵不嫁你,留你一世打单身”“谁说好铁不打钉?好男就是要当兵;这回若是逃兵役,羞死你的祖先人!”语言通俗诙谐,图画生动。

徐悲鸿画了《国殇》《山鬼》《祭青海》《湘君》等画,寄寓呼吁抗战的赤子之心。1938年10月,他在印度等国举行画展,所得金额约10万元,归国后全部捐出用于抗日救亡。

张大千二哥张善子画有《苏武牧羊》《精忠报国》《文天祥正气歌图》等。1938年底,张善子带着他和张大千的作品80余幅,赴欧美各国展出,宣传抗日救亡,募得款项100余万元,全部捐给抗战事业……成都国画界以此为楷模,产生了大量抗战题材的国画作品。

1938年8月,王大化、张漾兮、张凡夫、王朝闻等筹备成立“中华全国木刻界抗敌协会成都分会”,在成都举办了三次抗战木刻展和义卖。

成都抗战时期的纪念碑雕塑,则成为中国现代雕塑的重要里程碑。

1939年初,雕塑家王朝闻创作泥塑《汪精卫和陈璧君》汉奸夫妇跪像。后来泥塑翻铸为铁像,长期陈列于少城公园民教馆前,任人唾骂。

雕塑家刘开渠夫妇也在1938年底迁居成都。抗战时期成都市区共立了10座铜像。

原标题:抗战文化 吹响冲锋号

责编:房凯元 (如需版权合作请联系 hezuo@haijiangzx.com 转载请注明来源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