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割线
抗美援朝战争中,他击落了“三料王牌”飞行员
来源:环球视野 2016/06/07 11:08:57 作者:肖邦振
字号:AA+

导读: 志愿军空军飞行员蒋道平沉着机智、勇敢顽强,空战8次,先后击落敌F-86飞机5架、击伤2架,成为志愿军空军击落、击伤该型号战斗机最多的飞行员,荣立特等功、一等功各一次,荣获“二级英雄”称号。特别是在1953年4月12日的空战中,他击落了美空军“首席三料王牌飞行员”麦克康奈尔所驾驶的F-86型飞机,震惊了当时美国国会。

击落击伤F-86最多的志愿军飞行员——蒋道平

抗美援朝战争中,志愿军空军飞行员蒋道平沉着机智、勇敢顽强,空战8次,先后击落敌F-86飞机5架、击伤2架,成为志愿军空军击落、击伤该型号战斗机最多的飞行员,荣立特等功、一等功各一次,荣获“二级英雄”称号。特别是在1953年4月12日的空战中,他击落了美空军“首席三料王牌飞行员”麦克康奈尔所驾驶的F-86型飞机,震惊了当时美国国会。

1950年8月,蒋道平被选中到空军第3航校学飞行,毕业后分配到上海空2师6团3大队任飞行员。蒋道平回忆说:“刚从野战军调空军时,得知李汉击落了敌机,非常高兴,但一点不懂是怎么击落敌机的,就是想尽快学会飞行能上天打仗。”

尽快学会飞行上天打仗

1952年12月,蒋道平调空15师45团2中队,改装米格-15比斯后赴朝空战。他刚分配到这个中队时,李世英和宋义春已参加过1951年1月至5月的实战锻炼,两人驾驶技术好,均发现过敌机并开过炮,蒋道平却是新飞行员。

1953年1月17日,在空战中,李世英发现敌机两架,由左前方迎面而来,李世英估计可能与敌机对头,即左转弯,见敌机从下面向左后方飞去,当即右转弯追敌,将敌机击伤。空战中,蒋道平感到双方飞机都是将近上千公里的时速,加起来相对速度就更大,一看那飞机“呜”地就过去了。由此,他脑子里有了一些感性认识,开始考虑自己遇到情况怎么打。

一次空战中,蒋道平驾机随编队升空后,突然冲过来12架F86战斗机。当蒋道平回过头去监视身后敌机的时候,一下子与飞行编队拉开了距离。“注意你的僚机!”经李世英及时提醒,长机宋义春一看蒋道平已经偏到左边去了,心里十分着急。“我来向你编队!”宋义春迅速靠近蒋道平,可蒋道平的飞机忽拉一下又侧远了。这时,敌机突然接近蒋道平的长机宋义春,并且已经开炮了。

宋义春为寻找蒋道平编队而受到攻击,这件事在蒋道平的心里产生了极大的内疚和不安。当他着陆后,没有看到长机宋义春回来,便捂住帽子坐在飞机座舱里,呼吸急促,眼泪都流出来了,静静地关注着无线电里的声音。

“469,你在哪里?”指挥所多次呼叫都没有回音。蒋道平在飞机里坐不住了,他更加忧虑起来:“要是宋义春为找我编队牺牲……”

“我在……上空!”无线电里终于等来了一个很远但又非常熟悉的声音。

蒋道平马上闪亮着眼睛,欣喜地喊出:“469,宋义春仍在飞行!”

宋义春回来后,蒋道平紧紧地握住他的手,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晚上,蒋道平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他想着当天的空战,想着自己为什么编不好队,直到深夜才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为此,蒋道平向大队政委周野山汇报自己的思想时说:“我好几次在激烈的战斗中掉了队,叫同志们在进攻敌人的时候还要替我担心。我一个人掉了队,要影响整个战斗,这次我的长机多危险呀!”

从此以后,蒋道平更加严格要求自己,特别是在地面主动找战友练习编队,在空中随时注意长机的一举一动,经过多次演练,蒋道平不但解决了编队的问题,而且还提高了射击技术。

首次击落美国空军F86战斗机

1953年1月22日下午3点钟,空15师45团出动了16架飞机,蒋道平为第4中队16号僚机。起飞以后,按照空联司指挥所的指挥飞到清川江上空,空战的部队返航。其任务是掩护前面参与空战的部队返航。

当前面飞机着陆以后,空联司即命令最后一个中队着陆,就在蒋道平操纵飞机缓缓地降到700米,正准备放起落架进入着陆航线时,从无线电里却传来指挥员的紧急呼叫:“注意,机场上空有F86战斗机!”

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蒋道平保持应有的镇静和警惕,他刚把飞机改平,准备战斗时,飞机已经抖动起来了。原来隐藏在山背后的敌机已经窜过来,有一架已经咬住蒋道平的飞机并开了火。

蒋道平回头一看是一架F-86,对他这个新飞行员来说是从来没有遇到过的情况,他想起了老飞行员传授的经验:当敌人在你的后面怎么摆脱呢?就是要把飞机拉起来,叫做上升侧滑。蒋道平蹬舵把飞机拉起来的一瞬间,“唰”的一声,一架F86战斗机一下子居然冲到自己的前面去了。

蒋道平一看敌机是花颜色的,像老虎皮,当时头皮都发胀,敌机这么近啊。蒋道平看到敌飞行员也很紧张,因为跑到自己前面去了,胆怯了。这时,蒋道平把机头对准敌机,按下炮钮,也就打了27发炮弹吧,敌机当场就被他打翻掉在山沟里了。

“后面还有两架,注意抢占高度!”正当蒋道平看到这架敌机坠毁在机场旁边的山沟里冒烟时,塔台指挥员及时提醒。“明白!”蒋道平后面的两架敌机见到同伴已被击落,便在远远的距离就向蒋道平发射了足有半分钟的炮弹。蒋道平看到飞机的四周都是火花,飞机发动机被打坏,机身多处负伤,连飞机上的无线电也被打坏发射不出去,只能听到地面的呼叫代号470,便选择就近的大堡机场着陆了。

飞机落地以后,地勤人员检查飞机发现一共有50多处弹洞,发动机虽然被打了,好在还没有停止转动。

这次在机场上空的战斗,地面同志看得非常清楚。因此,蒋道平刚一落地就被大家包围起来了。“小伙子多机灵,打得真狠啊!”“一个人与四架敌机格斗,真勇敢!”“第一次战斗就打下一架‘佩刀’式,真行!”在场的同志们争先恐后地称赞蒋道平。

在空战中成长为英雄

1953年1月31日中午,飞行员们正在机场就餐,突然警报铃声响了,飞行员放下饭碗,跑步上飞机。

带队长机樊玉祥率全团起飞,直飞朝鲜清川江上空,在预定的地点没有发现敌机。按空联司指示向270度西海岸飞行,蒋道平驾机转弯时却发现后方有一架白色的不明飞机,不断摇晃机翼,表示是自己的飞机。蒋道平仔细一看,原来这是一架被我米格飞机打昏了找不到长机的敌机。他机警地靠上去,敌人果然等待蒋道平前去编队。

就在蒋道平操纵飞机靠近正好达到射击距离的时候,那架敌机才发现情况不妙妄图逃窜,可蒋道平已经按下了炮钮,猛烈的炮弹击中敌机,不一会儿敌机就冒着烟栽下去了。蒋道平仍不放心,追上去又补了几炮,直到敌机在空中爆炸成碎片了。蒋道平来不及向长机报告,便加大油门切半径追赶机群编队。

3月13日,蒋道平与长机宋义春跟随团长樊玉祥和领航主任于云爽等4人编队从清川江返航,正往北飞时,发现大约两三公里远的地方有两个黑点,一时还判断不清楚是敌机还是友机。蒋道平立即报告团长:“461,在你的左后方发现有两个目标!”过了一会儿,蒋道平看清楚了是两架F86战斗机,直接窜到团长后面并咬住了团长的飞机。

情况非常危急,按蒋道平的判断,敌人应该开炮了,便呼喊团长的代号让他尽快摆脱,可团长并没有动静(那时空中无线电仅一个频率,打起仗来像闹市一样嗡嗡响,据说团长听到了报告,但没有看到敌机)。蒋道平立即报告长机:“我攻击你掩护!”说完驾驶飞机扑过去,蒋道平想尽快轰跑敌机,刚对准敌机便立即开了炮。果然,敌人听到炮声马上左转脱离开了团长。这时候,蒋道平已经跟上去了,瞄准敌机再次开炮,一架F-86战斗机当场掉了下来。

“要不是你,我今天能不能回来都很难说!”4人编队落地后,一向不爱言语的团长樊玉祥居然当面称赞蒋道平。

4月12日早晨7点55分,天气晴朗,稍有点云。蒋道平随团长樊玉祥率领的12架战斗机编队,按空联司指示飞向龟城、清川江地区上空,其作战任务是保卫水丰发电站、鸭绿江大桥。

按照地面指挥所告诉的航向、高度,编队飞到龟城附近上空以后,蒋道平搜索敌情时,由于没有注意团飞行编队转弯,转眼一看,自己又形成了单机,也就是在这个瞬间,他却发现了敌机,而且是头对头地飞。

这时,蒋道平看到美国空军机群有30多架,比较庞大,编成纵队,采用4架一批,一批接着一批飞过来。敌人可能有自己的目的,要赶到某一个地方去,半路上它也不会和你纠缠。

当时,蒋道平脑子一想,应该想办法插进去,敌人虽然很多,但是一批与一批之间有间隔,蒋道平立即插到了敌机群中间。他看着敌机一批一批过,其中有两架飞机与后面的编队距离比较大,他就抓住时机转弯,把这两架敌机咬住了。

因为蒋道平是单机一架,敌机可能做梦也想象不到被跟踪上了。但是蒋道平咬住敌机以后,由于距离太远,不能轻易开炮。这时候他脑子想,敌机向北飞肯定到时候要转弯的,只要一转弯,我就可以切半径开火。这样一想,蒋道平就始终潜伏在敌机后面,等待攻击的时机。飞了一段时间以后,果然敌机开始转弯了,蒋道平立刻切半径赶上去,前面两架敌机仍然没有注意后面的他。蒋道平切进去后看到射击距离已经够得着了,便先向后面的飞机开炮。

这一开炮,对方终于发现了蒋道平。这两架敌机先是在一起编队飞行,攻击的炮声一响敌僚机逃之天天了,蒋道平便趁机跟上去,距离敌长机越来越近了,立即开炮将其击落。

蒋道平只是看见炮弹打在敌人机身上,敌机掉了下去,因他一拉飞机就返航了,也没法看清楚那架敌机到底掉哪去了。这就是蒋道平击落的第4架美国空军F-86的情况。

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司令部

蒋道平同志:

您好!

您给空军党委《关于恳请空军党委确认我击落美国“三料”王牌飞行员康奈尔的报告》收悉。遵照空军首长指示,我们对此进行了深入调查论证。美出版的《朝鲜战争中的美国空军》等有关资料记载,1953年4月12日,第51联队险些又损失一名王牌飞行员:麦克康奈尔上尉曾从他的被击伤的飞机中跳伞落入黄海,幸亏第三航空救援大队的一架直升机立即抢救了他。根据已掌握的史料和有关老同志回忆,经空军党委常委研究,同意确认您在抗美援朝战争期间,曾于1953年4月12日,在北朝鲜龟城附近空战中,击落了美国空军第51联队16中队王牌飞行员约瑟夫麦克康奈尔驾驶的飞机。

藉此机会,对您在抗美援朝战争和空军建设中创立的功勋和做出的贡献,表示崇高的敬意。

二OO-年十月二十九日

48年后证实麦克康奈尔为蒋道平击落

1961年,美国官方出版的《朝鲜战争中的美国空军(1950-1953)》-书披露:“1953年4月12日,第51联队险些又损失一名王牌飞行员:麦克康奈尔上尉,他曾从被击伤的飞机中跳伞落人黄海,幸亏第3航空救援大队的一架直升机立即抢救了他。”

麦克康奈尔是谁?

据美国空军史记载,这位名叫约瑟夫·麦克康奈尔的飞行员,曾是美国空军第5航空队第51联队第16中队上尉小队长,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参加美国陆军航空兵。麦克康奈尔参战已经飞行上千小时,他驾驶F-86战斗机击落过16架米格战斗机,成为朝鲜战争中击落飞机最多的美国飞行员,以他爱妻名字命名的座机叫“美丽布奇”,俨然成为“米格杀手”。但在4月12日的那次空战中,麦克康奈尔在朝鲜上空被击落。

根据飞行员在空战中所击落作战对方的飞机数量,美国空军授予飞行员不同的称号:击落5—10架的被认定为“王牌飞行员”,10-15架为“双料王牌飞行员”,15架以上成为“三料王牌飞行员”。而在各类“王牌”中首先创造该纪录的飞行员则被称为“首席王牌飞行员”、“首席双料王牌飞行员”、“首席三料王牌飞行员”。

1953年6月1日,美国空军为保持士气下达命令,授权远东空军司令把在战斗中已经产生的“王牌飞行员”送回国内。于是,已执行106次战斗任务的“首席三料王牌飞行员”麦克康奈尔回到了美国本土。归国后,麦克康奈尔成为美国家喻户晓的著名人物,好莱坞还以他的名字拍摄了故事片电影《麦克康奈尔传记》。可惜,这位“首席三料王牌飞行员”最终没能摆脱命运的安排。1955年,在一次测试新研制F-86H型飞机超速性能时,麦克康奈尔因飞机失去控制坠地身亡。

那么,当年击落麦克康奈尔的人又是谁呢?

1992年年初,丹东改建“抗美援朝纪念馆”,空军第一航空学院沈自力副教授和几个同志参加了布展工作。在翻阅厚厚的历史资料时,沈自力惊喜地发现1953年4月12日当天,蒋道平曾击落1架F86战斗机,击落麦克康奈尔的人会不会是他呢?

经有关部门研究并请示空军党委最后认定:蒋道平在朝鲜龟城附近的空战中,击落了美国空军王牌飞行员约瑟夫·麦克康奈尔的飞机。2001年10月29日,空军原司令部专门给蒋道平发去公函:“藉此机会,对您在抗美援朝战争和空军建设中创立的功勋和做出的贡献,表示崇高的敬意。”

那时,美国空军飞行员在朝鲜“米格走廊”中遇到困难,通常是飞临黄海,以取得美国海上航空救护队的救援。美国空军一份后勤资料记载了麦克康奈尔的获救过程,麦克康奈尔就是驾驶受伤的飞机逃命到黄海上空跳伞,6分钟后由直升机救援,由此得以重获新生的。“我当时光着身子,浑身湿漉漉的。”麦克康奈尔曾对家人这样描述那时的情景。1953年4月24日,麦克康奈尔驾驶“美丽布奇2号”再次重返战场。

当年蒋道平击落麦克康奈尔后,“一拉起就返航了”,同击落其他几架敌机一样并未在意那一击有什么不同寻常。特别是那时部队缺乏信息情报资料,详情无法核证。

谈起往事,蒋道平十分感慨:“我们那一代人很简单,心中想的就是保家卫国,为人民服务,没有什么别的念头。我击落敌机5架,击伤2架的最高物质奖励就是一支钢笔,一个笔记本,但我觉得很光荣。这在当时都很自然……那时我感到更光荣的是,能参加1953年10月1日国庆4周年志愿军观礼团,受到毛泽东主席的接见。”

 

原标题:抗美援朝战争中,他击落了“三料王牌”飞行员

责编:谭莹莹 (如需版权合作请联系 hezuo@haijiangzx.com 转载请注明来源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