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怀醉:当前我国网络舆论战在维护国家安全中的战略运用
来源:察网 2016/06/12 07:01:01 作者:张怀醉
字号:AA+

导读: 舆论战不仅是军事斗争战略的一个重要方面,而且是维护国家安全、国家主权和核心利益、坚守意识形态阵地的重要战略手段。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从来没有放弃对不符合美国国家利益和政治价值观的国家进行和平演变、颜色革命的意识形态斗争。当然,中国是美国和平演变最主要的对象,没有之一。

 

\" style=

一、网络舆论战的基本介绍

舆论战不仅是军事斗争战略的一个重要方面,而且是维护国家安全、国家主权和核心利益、坚守意识形态阵地的重要战略手段。

那么什么是舆论战呢?舆论战,是敌对双方依据传播学、心理学原理,利用电视、广播、网络、报刊等大众传媒,有计划、有目的地向受众传递经过选择有利于己方的信息,从而影响受众的认知、情感、意志和行为,引导社会舆论、影响民意归属。

舆论战主要是通过抹黑敌对方政府和军队、打击敌方民众的抵抗意志,使其虚无化,失去斗志,转而不再支持甚至反对政府和军队的军事战争行为,从而敌方政府和军队陷于孤立无援、四面楚歌,最终丧失抵抗意志。

按理讲,冷战结束以后,世界进入一个以和平与发展为主题的局势,没有大的敌对战争行动。然而,世界各国正在争取和平的努力并不代表和平已经到来。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从来没有放弃对不符合美国国家利益和政治价值观的国家进行和平演变、颜色革命的意识形态斗争。当然,中国是美国和平演变最主要的对象,没有之一。

美国进行意识形态渗透的最主要的方式,是美国政府通过向其国内的非政府组织(NGO)提供资金,由这些隐蔽性好的组织出面,资助和平演变对象国的“维护人权和促进民主运动”。

这些非政府组织最主要的有美国国家民主管理基金会(NEG)和福特基金会等。它们打着推进“人权和民主化”的旗号,资助和平演变对象国的学者、律师、教师等学术研究活动,实际上对其洗脑,促进这些知识分子接受西方资产阶级民主宪政价值观,成为所谓的公共知识分子(简称公知);然后通过对这些公知继续资助,令其在该国内宣扬西方西产阶级意识形态,引导民众接受,并离间该国政府和民众的感情,通过对社会冲突事件、尤其是涉警事件、涉及政府事件的炒作,煽动人民群众的反政府情绪;最后待时机成熟,借助一个大的社会事件,由著名的公知、民运领袖带领不明真相的群众走上街头游行示威,终于爆发街头革命,以期推翻现政权、组建亲西方的所谓“民主”政府。美国进行颜色革命,比较成功的有乌克兰、格鲁吉亚。而在伊拉克、利比亚,并不成功,最终还是靠美国的军事行动取得成功的。

当然美国并不仅仅支持和暗中资助“维护人权和促进民主运动”,凡是与中国政权敌对、闹分裂的,它都支持。

2016年5月17日,日本《朝日新闻》披露,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向中国的有关“民主和人权”问题的团体提供总额高达9652万美元的资金支持。这份清单显示,这9652万美元被给予中国境内约103家团体,其中有关西藏问题的团体获得约625万美元,有关新疆问题的团体获得约556万美元。它们都进行所谓民主和人权活动,其中包括“世维会”等被中国认定为“疆独”组织的团体。

新时期,网络新媒体在人民群众生活交往中运用得越来越广泛。据统计,我国现在大约有6.8亿网民。那么,网络新媒体就成了舆论战的新阵地。

二、我国网络舆论战的当前形势

1、我国网络舆论战的双方:

一方是有美国及其非政府组织暗中资助的公知大V、民主人士及公知粉丝、一些台独、港独、疆独、藏独分子;另一方是我国党和政府有关部门、爱国网友(包括帝吧战队、自称自干五、被公知污蔑为五毛党的爱国者)。

与具有高度组织性的公知们相对的,是党和政府、爱国网民。

2、我国网络舆论战的当前形势

国际意识形态斗争的复杂性和长期性,决定了我国网络舆论战是一场持久战。这场持久战划分三个阶段:战略防御阶段、战略相持阶段、战略反攻阶段。

战略防御阶段。境外的非政府组织由于具有对网络新媒体的敏锐嗅觉,它们指导国内公知占领新的舆论阵地。最早是占据各大论坛、博客及社会事件、政治事件的评论位置,现在则是利用微博、微信、QQ等网络新媒体形式进行全方位地渗透。

美国培养的这些政治代理人,不但有资金经费的支持,还有娴熟的业务指导、严密的组织协同。每当公知领袖对一个社会热点冲突事件炒作时,一支网络水军在后面推波助澜,迅速引起广泛关注、舆论轰动。

国内的公知在西方的暗中支持下,四面出击,利用一切可用的网络媒体,如留言板、QQ等进行抹黑党和政府的宣传,宣扬西方民主价值观和新自由主义经济学,否定公有制、否定社会主义道路,为了取得社会轰动效应,不惜造谣传谣、歪曲事件。

党和政府在防范美国和平演变、意识形态渗透方面是高度警惕的。但在网络迅猛发展的新形势下,有些跟不上节奏,反应较为迟钝,面对公知们组织严密的舆论攻势显得被动消极,回击无力且不够系统,往往各地党组织和地方政府单打独斗地回击。

广大爱国网民在最初的网络舆论斗争中往往是散兵游勇、也是单打独斗,不能凝聚成有统一行动的战斗组织,经不起公知们的群起围攻,最后往往溃败。许多人在意识形态的斗争中,战斗意志被摧垮而消沉下去。王宝强、黄安就是较好的例子。

战略相持阶段。经过长期的斗争锻炼,一批有号召力的爱国舆论领袖成长起来了,在天涯、猫扑、中华军事、铁血军事等论坛、在新浪、凤凰等博客、微博上站稳脚跟。各级党组织和政府开始将网络舆论宣传作为维护国家安全、坚守意识形态阵地的重要战略手段,建立起专职网宣机构。专职的舆情分析师也在为各级政府提供网络舆论形势分析。

公知和爱国网民之间互有攻守。公知依然会寻找各种社会热点冲突事件加以炒作,在打着维权、公平、法治的幌子,诋毁谩骂党和政府,离间党和人民的关系,将国家利益和人民的利益对立起来,在人民潜意识里种植下对政府不满的种子。

爱国网民在一些正能量的舆论领袖带领下,积极揭露公知的险恶用心和不可告人的目的,揭露事情、事件的真相。这时的行动效果已经显现,不像战略防御阶段的揭露行为很快淹没在公知的炒作谩骂声中。

爱国网民不但破坏了公知的阴谋炒作,而且还能发起一定程度的反击,对公知的一贯崇洋媚外做法进行批驳。总的来说,主要还是防守反击的策略。比如,薛蛮子利用网络卖淫犯罪被法律制裁;锋锐律师事务所七名律师勾结境外反政府机构以“维权”为幌子,进行颠覆国家政权活动,被依法惩处;任志强与党中央唱反调,妄议中央,长期一贯发表反党反政府言论,被党纪处分。这些事件表明,我国网络舆论战处于战略相持阶段的后期,即战略反攻的前夕。

这个阶段,公知大V顽固据守论坛、博客、QQ空间里,而抢占微博、微信等网络新媒体平台。一些公知大V依托各种基金会、协会、科研机构以召开学术会议、座谈会、讲座为名,继续进行反党反政府宣传。

爱国网民则紧追不放,舆论争论异常激烈。

战略反攻阶段。党和国家在网络舆论领域的立法逐渐完善;网络舆论安全战略制定并部署实施;在实践方面,这时形成了以党和政府文宣部门为引领,爱国舆论领袖跟进,广大爱国网民踊跃支持声援的局面。一批公知大V、西方价值观的吹鼓手被党纪和国家法律惩处制裁,他们的公知粉、追随者也树倒猢狲散,其中许多人意识清醒了,意识到被忽悠了。

三、我国党和政府维护国家网络舆论安全的立法工作

各国在对互联网进行必要的管理和控制方面已达成共识。据统计,目前,世界上已有90多个国家制定了专门的法律保护网络安全。

我国党和政府已经重视维护国家网络舆论安全的立法工作。

2015年6月第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五次会议初审了《中华人民共和国网络安全法(草案)》后,7月6日,中国人大网将《中华人民共和国网络安全法(草案)》全文公布,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这意味着我国网络空间进入“法治时代”。

然而,要完善网络舆论安全立法工作,尤其是制定一些实施细则,还需要很长时间。

美国互联网监管体系主要包括立法、司法和行政三大领域和联邦与州两个层次。美国相继通过了《2001年爱国者法案》、《2002年国土安全法》、《2002年联邦信息安全管理法》、《2010年网络安全法案》、《2010年网络安全加强法案》等。这些法规多达130多部。

四、我国党和政府维护国家网络舆论安全的战略和实践工作

习近平总书记在2013年全国宣传思想工作会议上提出了“互联网是意识形态斗争的主阵地”的新论述,正是着眼于网络时代的新特点。

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

1、改进防火墙技术。我国的网络技术还非常落后,境外西方势力利用这一点对我国进行意识形态渗透活动。因此,防火墙的存在是必要的。国内的公知大V也常常在这个上面攻击政府,我们称他们为推墙党,就源于此。不但我国有,西方发达国家都设置了防火墙。不要忘了斯诺登了,他已经说明了。

2、加强网络舆论严密监管工作。这也是向西方学习。有网友分析,墙外的互联网舆论场,就是由美国主导的舆论场,而美国的网络就是由白宫网络指挥办公室严密控制的,任何人只要发布敏感信息都可能被查,去年就有很多人因为上网辱骂奥巴马,威胁对付美国政府而在半个小时内就被FBI上门带走。有一位叫周小平的中国网友,翻墙到美国facebook和推特发布过一组照片,就是模仿美国抹黑中国的方式:“将一个美国穷人大哭的照片和希拉里大笑的照片放在一起”,结果不到十分钟就被删除了,当他再登陆的时候,连账号也被注销了。所以,墙外的“自由”就是:只许美国放火,不许网友点灯。

在这方面,我国的网络舆论监管工作做得非常不细致。对于妄议中央大政方针、诋毁国家政策的言论疏于监管,这些言论的散布流毒,会严重威胁国家安全、社会稳定。

西方各国都在大规模地建设专业网军,大规模雇佣五毛。仅2014年美国防预算案表明,奥巴马政府将以更多投入进行“网络军备竞赛”。用于网络安全事务的拨款增加8亿美元,而网络司令部也打算5倍扩编,由900人增至4900人。

而我国官方的网管网军数量极少,专业素质参差不起,工作量极大。因此,要招收一批素质高、三观正的网管网军队伍。

3、提高党员的党性、政治思想素质。党员同志不能犯原则性错误,在网络舆论中,要坚定阶级立场、政治方向、理想信念。要严肃党纪,该处分处分、该开除就开除。

4、要增强各级党组织和政府在处理社会突发热点事件中的舆论引导能力。要及时公布事件的真相,调查工作进展状况,实现人民群众的知情权,堵塞公知大V们造谣传谣、炒作事件的漏洞。

5、提高各级党组织和政府的执法规范化水平,建立法治国家,提高党和政府治国理政能力,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长期以来,我国存在一些野蛮执法、粗暴执法、违法违规执法的弊端,这给了公知大V们借机诋毁、攻击党和政府的借口。如果对他们稍加约束,他们就嗷嗷地叫嚣侵犯公民言论自由权利。他们还诡辩称给政府提出“批评和建议”。

6、加强对党媒的网络舆论指导、引导工作。坚持党媒姓党的办媒体原则。不要相信公知大V们关于西方媒体自由开放的谎言。上面已经举出例子戳穿了这种谎言。资媒姓资,西方资本控制下的媒体只能为资本说话,为资产阶级说话。

国防大学教授戴旭将军认为:发生在意识形态主阵地上的网络舆论斗争,其本质是敌对势力与我党、我国争夺人心的生死博弈。

这个阵地的重要性并不比军事、政治、经济阵地小。每一名党员,每个爱国群众都负有坚守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阵地的责任。

原标题:张怀醉:当前我国网络舆论战在维护国家安全中的战略运用

责编:谭莹莹 (如需版权合作请联系 hezuo@haijiangzx.com 转载请注明来源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