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割线
三八线上的雄鹰——方子翼
来源:红歌会网 2016/06/16 14:11:46 作者:丁琦 喻林源
字号:AA+

导读: 方子翼率空4师自1950年12月入朝参战,到1953年7月朝鲜停战,历时两年零8个月,参与抗美援朝战争的全过程,为抗美援朝战争的胜利立下了不朽的战功,他荣获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二级国旗勋章和二级自由独立勋章。1955年9月,被授予少将军衔。

方子翼(1917-2015),金寨县果子园乡人。1917年1月出生,1930年参加红军,1933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土地革命时期,历任班长、排长、共青团书记、红30军88师师部书记和师政治部政工股股长、89师师部书记和师政治部青年股股长、30军政治部青年科科长。1938年受党委派,进入新疆督办公署航空队第3期飞行班学习。解放战争时期,被朱德任命为“八路军总部航空队”队长,尔后率队开赴东北,任东北民主联军航空学校飞行训练科长、飞行教育主任等职,主管全校的飞行训练。1949年11月,受命组建第三驱逐航校,担任校长。1950年11月组建空4师,并出任师长,参加抗美援朝战争。

(一)

方子翼是人民空军第一支航空兵部队空军第4师的第一任师长。空军第4师的前身是空军第4混成旅,于1950年6月19日在南京组建。按中央军委的原意,这支部队是用以配合陆军解放沿海岛屿和台湾。随着抗美援朝战争的爆发,中央军委为了加强东北地区的防空,遂令空军第4混成旅旅部暨第10驱逐团由上海移防东北,10月将部队改编为空军第4驱逐旅,11月将旅改为师,师长方子翼、政委李世安、副师长袁彬、参谋长王香雄。空4师辖10团、12团,全师2000余人。中央对这支即将参战的人民空军极为关注。11月30日,解放军总司令朱德在空军司令员刘亚楼陪同下,冒着严寒乘坐专列亲赴辽阳视察,为率先出征的空4师送行。1950年12月3日,刘亚楼主持制定的既勇敢大胆又谨慎求实的空军作战方针获得毛泽东批准。翌日,方子翼便接到了刘亚楼签署的作战命令,要空4师以大队为单位轮番进驻安东(今丹东),进行实战锻炼,并确定从28大队开始。

在空军作战命令下达之际,作为“世界空军强国”的美国在朝鲜战场上已投入了16个联(大)队,各型作战飞机1300余架(不包括英国、澳大利亚、南方联邦及南朝鲜投入的飞机)。美军飞行员大都是参加过第二次世界大战,不仅能应付多种复杂气候条件,而且实战经验十分丰富。而新中国空军组建时间不长,通过速成训练有两支部队勉强能上阵,作战飞机少不说,飞行员的平均飞行时间也少(不足100小时),有的改装喷气式训练刚放单飞。最关键的是,这些数量极少的航空兵部队从没上过阵,更甭说指挥员会不会指挥了。可以说,方子翼是肩挑泰山般的重担走上战场的。

12月15日,方子翼率28大队率先出征,飞抵安东浪头,与奉命参战的苏联第50歼击航空师驻扎在同一个机场。方子翼与苏军师长巴什盖维奇少将协商拟定了28大队实战锻炼计划。

28大队有飞机10架,飞行员10名,分成两个中队,每中队4架飞机、1架备用。进驻浪头机场后,大队每天都要有战斗出动,每次也都跟苏联友军向敌机方向冲去,但均因友军不尽心带领和无线电网络不畅等原因,每当苏联空军飞机突然加速出击时,混合编队的中国飞行员便被甩在后面,眼前只是云海茫茫,不要说敌机,就连友军的影子也找不到,只好扫兴返航。如此10多次,仍未打上一仗。为了改变现状,方子翼想要脱离友军掩护,单独干一仗,可又担心无线电不畅,指挥失灵,导致空战失利。于是方子翼决定将这种情况向刘亚楼司令员汇报。

1951年1月2日,方子翼在安东前线接到刘亚楼司令员的复电。复电指出如果单独作战,一定要在敌少我多的有利条件下进行,力争让每个飞行员空战锻炼2至3次。刘亚楼如此果断地定下了单独作战的决心,给了方子翼极大的鼓舞。在下定决心后,方子翼与28大队长李汉研究了一个作战方案:在形式上仍与友军按协同计划出动,到了空中,当地面通报敌我距离30公里和敌我关系位置时,空中编队自动取正高度差500~1000米,并向敌机方向严密搜索,区分好攻击和掩护梯队,发现敌机后,打一次攻击即退出战斗,不要恋战。就这样,一仗一仗地打,定能取得经验,逐步提高,学会空战。

(二)

1951年1月5日,第一次按照方子翼的方案执行了。大队长李汉率一个中队随苏军4架飞机出战。待到达作战空域,方子翼向李汉通告敌机位置,直接下达攻击命令。李汉率中队迅速向敌机发起攻击。苏联友军师长巴什盖维奇见状大惊失色,马上要方子翼下令中国飞行员退出战斗,以免误伤。方子翼并未理睬,继续指挥李汉攻击。美机见我方飞机猛扑过来,迅速逃入黄海去了,友我双方均未接敌。此次虽未有什么收获,但总算跟敌机照上了面,做了许多战斗动作,得到了锻炼,增强了信心,方子翼为此感到高兴。

1月21日上午,雷达发现美军数批约20架F-84型飞机,正沿平壤、新安州一线轰炸铁路交通线,企图阻止志愿军后方运输。方子翼当即命令李汉率另7架飞机起飞,跟随友军8架飞机迎敌。由于没有足够的心理准备,28大队一开始都显得有点手忙脚乱,2号和4号机均未及时出动。战场上时间就是战机,方子翼果断地改变战斗序列,以3号机顶替2号机位置,以5号机顶替4号机位置,以6架飞机编队升空出击。虽然出师不利,但是28大队飞行员熟悉战场地形,对空战动作也已基本掌握,所以进入战区后大家都镇静下来。李汉率机群升高到3000米,飞临新安州上空时,方子翼即发出“在左前方30公里处发现敌机正在向清川江铁桥发起攻击”的通报,遂令机群出击作战。在距敌400米时,李汉用固定光环瞄准,三炮齐发,将美国空军的一架战斗轰炸机F-84击落,首开空战胜利的纪录。

28大队,在初次空战胜利的鼓舞下,情绪更高,信心更大。在1月23日和29日又打了两次胜利的空战。

23日,美国空军出动了20多架F-80掩护20多架F-84偷袭新义州机场,友军和28大队都出动反击。当28大队起飞时,有10多架F-80战斗机窜到浪头机场上空封锁跑道,压制起飞。方子翼遂令飞行员强行起飞,坚决反击。编队尚未集合就将敌机击退,乘胜追击到新义州上空,与友军一起同数十架敌机展开激烈的空战。空战打了半个小时,虽未击落敌机,但却取得了反封锁和大规模空战的经验。这对于第二次空战的28大队来说,无疑是一场大胜利。

29日,28大队又打了一次胜利的空战。当日下午,雷达发现在新安州、清川江桥地区有敌机活动,方子翼令28大队出动打击。李汉率8机起飞,编队飞过定州后发现敌机在攻击地面目标。李汉率队利用阳光隐蔽接敌,迅速发起攻击,击落F-84一架,在追击敌机的过程中,李汉又击伤F-84一架。

28大队10天打了几次胜仗,揭开了空战之幕,为参战的后续部队鼓舞了士气,提供了宝贵的作战经验。在友军的配合下,方子翼指挥28大队及随后奉命进驻安东的29、30大队,频频向清川江以南地区出击,迫使美机的活动退到平壤以南,美军完全掌握制空权的局面被打破了。

(三)

空4师为了让12团早日进入实战锻炼,命令10团于1951年2月2日转回辽阳基地休整。12团继第10团之后,于1951年2月3日全团进驻安东进行首次实战锻炼。这个团的飞行员全是新手,无论在航空理论还是飞行技术方面的基础都很薄弱,与10团存在较大差异。

2月8日,12团在完成地面教育和战区航行后,开始担负战斗值班任务。前两天的战斗出动都很顺利,但在10日和12日的战斗出动中,接连发生两次严重的飞行事故。10日的战斗出动,飞行员纪正清在返航途中掉队迷航,燃料耗尽,在野外迫降未成,机毁人亡;12日上午第3大队副大队长曲广文不听指挥,强行起飞,加上飞行员的驾驶技术和航行技术不熟练,在编队紧急盘旋上升中,多架飞机相撞,造成一个中队机毁人亡。

在这次事故后,方子翼与12团领导进行了讨论和总结,并将情况上报了空军首长。为了使部队深刻认识事故的原因,吸取血的教训,遵照空军首长的指示,方子翼在12团召开了一系列会议,对部队进行了深入教育。随后由于天气变化,训练受限,空军首长遂命12团于3月2日转回辽阳整训。随着12团转回辽阳整训,空4师结束了在朝第一次作战。

1951年6月,朝鲜战争地面战线稳在“三八线”附近,并出现了停战谈判的转机。美军为在谈判中占据有利的地位,准备发动夏季攻势。志愿军也积极准备反击敌人进攻,准备反击战役。空军首长按照“志司”和军委要求,空军部队时刻准备支援前线作战。

7月上旬,空4师12团再次进驻安东进行实战锻炼。7月9日,12团开始战斗值班,以大队为单位协同友军打小机群。当日上午,团长赵大海率8机协同友军到安州以南打击敌机,编队飞过安州,未发现敌机,方子翼遂令赵大海返航。在返航途中,赵发现在清川江口有一群B-29轰炸机正向黄海飞去,赵未向上级报告,擅自率队掉头冲向敌机群。因为准备不充分和缺乏经验,很快被敌机发现,赵大海的飞机被4架B-29集中火力击中,赵大海跳伞坠海牺牲。12团再次遭受重大挫折。

7月份,安东地区己是雨季,中旬以后更是阴雨连绵,部队既不能作战,又不能训练。空军首长令方子翼率12团速回辽阳,抓紧训练,提高技术,消化经验,待雨季过后再进驻安东作战。8月4日,方子翼率12团返回辽阳,结束了第二次作战。

(四)

1951年7月10日,朝鲜停战谈判开始,但美方并无诚意,一面进行谈判,一面加紧备战。他们的陆军在“三八线”抢筑三道防线;海军在元山以东海面集中3艘航空母舰;空军则增加兵力、改善装备,陆续在朝鲜战场上投入了20个空军联(大)队、1500多架飞机,以更先进的F-86E型飞机替换了F-86A型飞机,以F-84E型飞机替换了F-51型飞机,美军司令李奇微令其空军在谈判期间必须充分发挥空中威力。美国空军的基本战略是“封锁交通、孤立战场”,在朝鲜战争期间,美国空军对朝鲜北部的交通运输线进行了6次大规模的空中封锁战役。“绞杀战”是第5次,时间最长、规模最大、破坏最严重。为了更好地实行“绞杀战”的计划,美远东空军司令威兰决定以大部兵力尽最大可能对志愿军交通运输线进行空中封锁。从8月中旬起,美军一面以陆军发动了所谓“有限目标”的“夏季攻势”和“秋季攻势”,一面以空中力量在空中对朝鲜北部的铁路系统进行封锁。集中大量的轰炸机和战斗轰炸机趁朝鲜北部特大洪患之机。增加了飞机每天的活动次数、出动数量,对以新安州为中心,南至战线,北至鸭绿江的铁路干线、桥梁、枢纽进行狂轰滥炸。这时,志愿军再三要求空军入朝作战。当时,毛泽东主席指示,空军入朝作战只能“逐步前进”。为了支援陆军作战,空军一面在清川江以北的院里、泰川、南市加紧修建机场,一面令空4师再赴安东一线作战,协同友军反“绞杀战”,掩护志愿军后方的交通运输线,掩护修建机场。1951年9月12日,方子翼率10团和12团第三次进驻安东一线进行作战。

9月25日,大规模的激烈空战开始进入高潮,全师出动4个团次编队,下午的空战打得最激烈。友军出动110多架飞机到安州地区作战,12团出动20架飞机进行协同作战。编队飞到宣川和安州地区上空,与敌20多架F-86型飞机遭遇。这虽然是12团第二次与F-86交锋,但却是第一次打大编队空战。由于驾驶技术不高,缺乏大编队作战的经验,最后形成了单机作战的不利局面。但是,战斗员们不畏强敌,个个英勇拼搏。新飞行员刘涌新,只身与敌6架F-86型飞机搏斗,击落敌机1架后被敌击落,低空跳伞,壮烈牺牲。刘涌新是人民空军第一个击落F-86型飞机的飞行员。12团第1大队大队长李永泰被4架敌机围攻,飞机的多个部位中弹,但他以异乎寻常的沉着和毅力,驾驶着中弹30多发、负伤56处的飞机脱离战场,安全降落在出发的机场。

9月26日,空军首长来电对空4师这次空战作了高度评价:4师的飞行员都是新手,就敢参加双方200多架飞机的激烈空战,必须承认是个胜利;对李永泰同志之飞机中弹30余发安全返回基地,应加以特别表扬。10月2日,毛主席看了空军呈送的关于空4师的战报后,也欣然提笔给予嘉勉:“空4师奋勇作战,甚好甚慰”。毛主席的嘉勉,极大地鼓舞了部队的战斗意志。

9月26、27日,又连续进行了两天激烈的空战,美国空军连连受挫,第5航空队惊呼:“这3天的战斗是历史上最长最大的喷气机战役……。”并说:志愿军空军“严重地阻碍着联合国军的空中封锁铁路线活动”,“战斗轰炸机除了扔掉炸弹四处逃命之外,别无其他办法。”美方因而被迫决定“战斗轰炸机以后不在‘米格走廊’内进行封锁交通线的活动,只能对清川江与平壤之间地区的铁路线实施攻击。”

9月底,美军发现清川江以北新修的机场后,非常恐慌,每日出动100至600架次的大机群,轰炸铁路和机场。方子翼指挥空4师协同友军积极抗击,在10月2至16日的半个月中,为掩护机场和交通运输线,出动了20个师编队,在新安州南北广大地区,单独或协同友军,与敌大机群进行了8次大规模的激烈空战。其中2日、5日、10日、16日的空战规模最大,双方都出动近200架次的大机群。由于对敌情逐渐熟悉和战斗动作日益熟练,所以空战打得比较顺手,尤其是5日和10日两仗打得最好,不仅分别取得了5:1和6:0的战果,而且保持了双机、4机协同和集中一空域作战。

空4师自1951年9月12日至10月19日在安东作战的38天中,单独和协同友军战斗出动29次,计508架次,进行空战10次。其中与近200架敌机的空战8次。这一阶段的作战,取得了击落敌机20架、击伤敌机10架的战果,协同友军将空中战线推到了清川江以南,掩护了志愿军后方的交通运输线,取得了大规模空战的宝贵经验。当然,自己也付出了较大的代价,被敌机击落飞机14架,击伤4架。

空军首长遵照毛主席关于“争取时间,使更多的部队参加实战锻炼”的指示,于10月12日决定空3师进行实战锻炼,方子翼率空4师于1951年10月20日转驻沈阳北陵机场总结经验。

(五)

1952年初,美国空军在其“绞杀战”失败以后,为恢复平壤以北地区的“空中优势”,继续对中朝方面施加“军事压力”,以便在停战谈判中得到便宜,特从国内调来一批参加过二战、有丰富空战经验的校官飞行员和新式航空装备,并从1月份开始以“饱和轰炸”代替“绞杀战”。此时,志愿军空军的新部队第6、12、15、17师进驻安东地区进行实战锻炼。同时友军进行换防,也调来一批新部队,其中也有大量的新飞行员进行实战锻炼。因此友军的老部队无力照顾志愿军空军的新部队。为了保证志愿军新部队的实践锻炼顺利进行,空军首长命令方子翼率空4师于1月16日再进驻安东进行第四次作战,同时掩护平壤以北的交通运输线。为了加强战区引导指挥,空4师副师长夏伯勋到朝鲜博川设立了辅助指挥所,对志愿军飞机进行辅助引导。

空4师进驻安东完成带领新飞行员战区航行后,于1月30日开始单独作战,带新飞行员打小机群。从2月3日开始,协同友军打大机群,至2月9日的1周内,同F-86型飞机进行了5次空战,击落敌机3架。在这个阶段中,不仅要反击敌人打大仗,同时还要带领新部队打小仗。方子翼要求空4师带领新部队的原则是:热心带领,认真掩护,保证让兄弟部队打上仗、打胜仗;决不让兄弟部队受损失、吃大亏。在这个原则之下,新部队得到了一定的实践锻炼,但仍有部分新飞行员缺乏技术、经验,4师在2月中旬的一周内,连续发生3架飞机高空停车而迫降的情况。

2月10日晨,我雷达发现平壤以北有10余批100多架F-86型敌机在铁路线上空活动。友军起飞4个团的兵力,在南市、龟城、宣川地区与敌机群空战。中朝空军联合司令部指挥所令方子翼的空4师起飞两个团到军隅里打战斗轰炸机。7时30分,空4师两个团共起飞36架,10团由团长阮济舟领队,飞至大馆洞上空,与敌阻击机群空战;12团由团长李国治领队,飞至龟城地区上空,也与敌阻击机群空战。12团编队过江后即与10团失去目视联系,同时,由张积慧率领的12团第3大队又与团编队失去目视联系,在追赶中张积慧在泰川上空发现尾后有敌机偷袭,随即向左侧滑上升,当敌机冲前时即俯冲追逐,追至博川附近将敌机击落,在脱离攻击中又将另一架敌机击落,但同时自己的飞机也被敌机击中,张积慧跳伞,落于博川郡青龙面三光里。

2月15日晚,空军首长向中朝空军联合司令部和空4师发来的电报说:根据美国合众社华盛顿2月12日报道的消息,得知美国的“空中英雄”戴维斯于2月10日在朝鲜北部上空被击落,令空4师“即速用一切办法查明,戴维斯是被我空4师击落或被友军击落或被高射炮击落的。”经空联司核对,10日上午,只有第12团的部队在清川江地区上空作战。空4师接到指示后,即于2月16日和18日连派两个调查小组赴实地调查,在博川郡青龙面三光里北面二里处山坡上找到了戴维斯的飞机残骸,机型F-86E,机号307。它与张积慧的飞机残骸相距很近,距张积慧伞降点地点仅500米。戴维斯的尸体还在其飞机座舱里,在戴的身上找到了他的飞行帽、手枪、血型牌和飞机护照。根据张积慧和戴维斯俩人飞机落地的时间和地点,证实戴维斯是被张积慧击毙的。

乔治·阿·戴维斯,是美国空军第4联队第334中队的少校中队长,他有3000多小时的飞行阅历,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战斗飞行266次,被美国空军当局誉为“百战不倦’“特别勇敢善战”的“空中英雄”。他自1951年8月来朝后到被击毙,执行作战任务60次,是朝鲜战场上成绩最好的“王牌驾驶员”。戴维斯被击毙,在美国掀起了轩然大波,戴的妻子向美国当局提出抗议,并以她丈夫生前信件内容揭露了美国当局所极力掩盖的中国空军富有战斗力的事实真相。美国国会部分人员也为戴维斯被击毙大发雷霆。美国远东空军司令威兰被迫于2月13日发表特别声明,哀叹戴维斯被击毙“是一个悲惨的损失”,“是对美国远东空军的一大打击”,“给在朝鲜的美国喷气机飞行员带来了一片暗淡的气氛”。

击毙戴维斯具有重大意义,对敌军是一大打击,对我军是一大鼓舞。空军和总政治部均对这一胜利给予了高度评价。空军首长于2月23日向空军部队发电指出:张积慧同志这种英勇善战的精神,表明了共产党的空中英雄比美军的所谓“空中英雄”高超一倍。总政治部将张积慧的事迹通报了全军,给张积慧记“特等功”。空军于1952年12月授予张积慧“一级战斗英雄”荣誉称号。

空4师在这一阶段的作战中,本着“热心带领、负责掩护”的要求,先后带领空12、15、17师进行实战锻炼。为了打好仗,方子翼率领指战员们自发开展了战前“出情况、想办法、订方案”的献计献策活动和战后“评指挥、评动作、评纪律”的三评活动,这些活动对提高部队的战术素质、作战能力和组织纪律性,起到了很好的作用。

方子翼指挥空4师第四次作战,从1952年1月16日至5月30日,在4个半月的作战中,共战斗出动193次,计793架次,空战20次,击落敌机17架、击伤10架,击毙了戴维斯。自己被敌击落、击伤6架,战斗事故损失2架。完成了掩护交通运输线和带领新部队作战的任务后,奉命于1952年5月30日转回辽阳基地休整。

(六)

第四次作战结束时,刘亚楼司令员对方子翼说:空4师大小仗都打了不少,每次都较好地完成了任务,有较多的经验和体会,战斗力有很大提高。现在准备将4师转回辽阳,齐装、满员、全训以后,调至全国中心位置—武汉地区驻防,作为空军战略预备队,以便向各个方向机动,今后如无特殊需要,不再调赴安东一线作战。

按照指示,方子翼率空4师转回辽阳后,一面担负二线防空和支援一线作战,一面进行繁重的飞行训练。由于美军在其“绞杀战”失败后改变战略,将空军活动从阻滞、切断交通运输线转为有选择地摧毁目标,将F-84 G和F-86型飞机增加到4个联队,既增加了对地攻击力量,又增加了对空战斗力量,并在清川江—鸭绿江之间用F-86设置三道“阻击屏幕”,阻击米格的反击活动。6月23日,美国空军为实现其“有选择地摧毁重要目标”的计划,偷袭了拉古哨等水力发电系统,而且又想故伎重演,准备在朝鲜半岛的蜂腰部位再施两栖登陆作战。中央军委决定空军加强作战(空军称为“加打一番”)。志愿军空军除继续掩护朝鲜交通运输线外,还要加强保卫朝鲜一、二线工业重要目标和西海岸的陆军防御阵地,空军作战开始由战术性掩护交通运输线转为战役性防空作战。美军于1953年夏初投入大量轰炸机和战斗机,对北朝鲜的水利灌溉系统进行了长时间的摧毁性的轰炸,给北朝鲜人民生命财产安全造成巨大损失。中朝空军联合司令部首长两次致电空军首长,要求空4师再赴安东作战,因战场形势的变化,空军首长在部署“加打一番”的计划时,又令空4师于1953年3月以前再进安东作战。方子翼与师党委研究决定加强技术和战术训练,以新的姿态再上前线。1953年3月31日,方子翼率空4师进驻大孤山机场,第5次参战。

侵朝美国空军自4月起,采取了所谓“对铁路目标进行一系列短促而猛烈的突击”行动,攻击铁路干线、桥梁和枢纽以及矿山、工厂、电站、水库等目标,特别对清川江和大宁江铁桥进行所谓“空中包围”。志愿军空军为保卫拉古哨电厂、鸭绿江桥、清川江桥、西海岸阵地等重要目标,采取提前起飞,小编队连续出动,超气象(云量10、云高1000米以下)、超技术(团以下各种编队穿云)作战,伸到清川江以南,重点打击敌F-86型战机。

4月17日上午,方子翼令第10团团长邹炎率8架战机起飞,编队直插博川,与敌30余架F-86型战机遭遇。在混战中,虽击落、击伤敌机3架,但自己也被击落3架,战绩不够理想。经过总结,接受了教训,注意了集中兵力,密切协同,故24日和30日,第12团两次战斗打得都比较好。

5月份,敌人利用复杂气象,对朝鲜北部的水力发电系统、水利灌溉系统、军事防御系统和军队补给系统进行大规模的轰炸破坏。空4师协同友军和兄弟部队抗击敌人的轰炸活动,采取小编队连续出动,频繁突破敌F-86型战机的阻击屏障,深入到平壤一线打击敌人。7日,第10团团长邹炎率12架战机到泰川打敌轰炸机,与敌20多架F-86型敌机遭遇。由于指挥得当,协同较好,新飞行员陶伟紧追1架F-86型敌机,在格斗中将飞机倒扣过来瞄准,在120米的抵近距离上将敌机击落。26日午后,第12团团长陈亮率12架战机到龟城协同友军作战,与30余架F-86型敌机激战,击落敌机4架。新飞行员任峰打得顽强,置身被4架敌机围攻,在格斗中两次坠入螺旋(飞机失速的一种状态)状态下,英勇反击敌人,击落敌机1架。

6月份,战区雨季来临,天气变坏,经常是云量10、云高500—1000米。敌人利用这种复杂气象条件加强活动,敌机经常侵入到铁山、南市、义州区域轰炸。方子翼指挥空4师两个团,于13日、19日两次在铁山半岛和南市地区与近200架企图轰炸鸭绿江桥及新义州的敌机展开激烈的空战,打退了敌机的进攻,保卫了江桥。

7月份,敌人继续利用复杂气象频繁袭击鸭绿江以南的目标。第12团于16日在铁山上空空战,击落敌机1架。19日,空4师协同兄弟部队在新义州南面与200余架敌机进行空战,击落敌机3架。这是空4师在抗美援朝战争停战前的最后一次空战,也是空4师第五次作战中的最后一次空战。方子翼指挥空4师第五次作战,历时4个月,空战30余次,击落、击伤敌机28架。

(七)

方子翼率空4师在1950年12月21日首次进驻安东参加抗美援朝作战时,部队刚组建起来不到两个月。飞行员的技术水平,指挥员的指挥水平,部队的战术水平都很差,在任务紧、负担重的情况下,部队遵循“从实战中锻炼,在战斗中成长”的方针,采取“边打、边建、边训”和“以战代训”的方式,同作战经验丰富、战术水平很高的敌人交手,向敌人学习,摸索经验,提高自己。由不会打空战到学会打空战,由学会打小仗到学会打大仗,由只会在昼间条件下作战到学会在昼间复杂气象条件和夜间条件下作战,由参加战术性作战到参加战役性作战,几经挫折,逐渐成熟起来。到1953年7月27日抗美援朝战争停战为止,全师战斗出动约4058架次,空战约914架次,有43名飞行员在空战中获得战果,总共击落、击伤敌机88架(击落64架,击伤24架),其中70%是F-86型飞机。我方飞机被击落55架,击伤25架。全师涌现出了一大批英雄、模范和功臣,有1424人立功受奖。全师有10个单位荣立一等功,有587人荣获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授予的勋章和奖章。最主要的是,在战争中锻炼培养了一大批空勤人员和地勤人员、指挥干部和专业干部,积累了宝贵的作战经验,这些对日后人民空军的建设和发展,都具有极为重要的意义。

方子翼率空4师自1950年12月入朝参战,到1953年7月朝鲜停战,历时两年零8个月,参与抗美援朝战争的全过程,为抗美援朝战争的胜利立下了不朽的战功,他荣获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二级国旗勋章和二级自由独立勋章。1955年9月,被授予少将军衔。2015年3月17日在北京逝世。

原标题:三八线上的雄鹰——方子翼

责编:谭莹莹 (如需版权合作请联系 hezuo@haijiangzx.com 转载请注明来源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