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共和党最怕的不是希拉里,而是谷歌!
来源:长安剑微信公众号 2016/06/21 14:56:52 作者:长安剑
字号:AA+

导读: 总部在加州这样传统民主党州的Google,与民主党千丝万缕的关系,已是路人皆知。公开报道称,2012 年美国大选,谷歌公司连同其高管团队向奥巴马总统赞助了 80 万美元,而对其竞争对手罗姆尼仅仅捐赠了 3.7 千美元。

在专门介绍计算机发展历程的《图灵大教堂》一书中,作者乔治·戴森断言:Facebook决定了我们是谁,Amazon决定了我们想要什么,Google决定了我们怎么想。

现在,他似乎又多了一个例证。

近日,美国独立媒体SourceFed爆出消息,直指谷歌搜索服务的联想词功能,有偏向民主党总统竞选人希拉里的嫌疑。虽然谷歌公司迅速对此事予以否认,但仍然在美国社会舆论中引发了一场广泛的“撕架”。

目前看,你质疑我反驳。有人说这是现实版纸牌屋,有人说这一切都是阴谋论,各不相让。这个“架”最终结果如何,长安君无法判断。长安君(微信ID:changan-j)今天只給小伙伴们盘(ba)点(gua)一下,那些年,谷歌和美国大选的那些事儿。

并非第一次被质疑“操纵大选”

今年播出的《纸牌屋》,主线正是围绕2016美国总统大选,在平行时空的剧情中,也涉及到了某虚构的搜索引擎有意隐瞒搜索结果,操纵大选的桥段。

现实比影剧更精彩:近日,独立媒体SourceFed爆料说,在谷歌搜索栏输入有关“Hillary Clinton crimes”(希拉里+犯罪)的关键词时,弹出的是“希拉里刑事改革法案”这类对希拉里来说较为积极的自动联想词,但“希拉里刑事改革法案”却并非谷歌的搜索热词。此外,在雅虎和bing等其他搜索引擎中搜索同样的的关键词,出来的结果都与希拉里犯罪有关。而她的竞争对手特朗普,却被指没有这个待遇。

但,这并不是第一次有人质疑谷歌操纵选举,谷歌通过搜索服务支持希拉里,也算不上是什么爆炸性新闻。美国《赫芬顿邮报》、“媒介”网站等媒体,之前就曾爆出过类似“发现”。

2015年8月,美国行为研究与技术学会的高级研究心理学家Robert Epstein就指出,谷歌实际上已经具备了操纵2016年总统大选的能力。简单说来,它能够决定某条新闻的搜索排名,进而“潜移默化”地影响着网民的选择。

谷歌被质疑参与政治并非个例,类似的事情在社交媒体巨头“脸书”也有发生。

美网站Gizmodo爆料,脸谱网出于政治目的,故意改变“热门话题”列表,抵制保守派的观点。该报道引起不少美国公众、尤其是共和党人对脸谱网的批评。但脸谱网否认干预热门话题选择结果,称列表由计算机选择生成,网站只是删除了一些重复话题和垃圾

这些“撕架”,注定很难有定论。跟互联网公司争论,很容易陷入“你说政治,它跟你讲技术”的路数。总之,一言难尽。

但有一点是确定的:在每个人都更倾向于依靠搜索引擎获取信息的当下,搜索行业的权力,已经到了难以想象的程度,它决定着我们的所见、所闻,引导者我们的所思、所感,影响着我们的所言、所行。

当然,一切要看证据。当谷歌说他没有这么做的时候,政府和民众只能当做他们确实没有,因为并没有直接和充足的证据;但是当他真的这么干了,政府和民众或许,也只能看着这一切的发生。

“不作恶”,真的吗?

在整个世界上,“谷歌(google/googling)”几乎是网络搜索的同义词,独占了90%世界网络搜索引擎市场。作为全球搜索引擎老大,其创始人曾说过一句备受追捧的话:“不作恶(Do not be evil)”。

但是随着谷歌业务的不断扩张,这一口号受到了越来越多质疑。苹果的前任掌门乔布斯就曾直言不讳,称谷歌的这一条是扯淡。回顾谷歌的一些行事,“不作恶”的谷歌因为违反有关国家的法律法规,曾遭受过严厉的惩罚。

近期,欧盟对谷歌罚款30亿欧元,理由是谷歌滥用其搜索引擎和安卓操作系统的市场主导地位,将自己的产品排列在其他产品之前。韩国、印度等国也对谷歌的垄断行为进行了调查。

谷歌还被向美国10个州支付了1700万美元罚款,原因是它在未经批准的情况下利用苹果Safari浏览器在用户们的电脑上安装了跟踪cookie。

此外,谷歌至少已经利用影响力为美国情报部门监控全世界的隐私和情报,目前加拿大、澳大利亚、挪威、英国、德国等国已经要求美国严禁谷歌的这一行为。

回到它正在面临的指责上来:

最近,美国科学家在《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刊》上发布了一个惊人结论:研究表明,在控制民众观点及信仰、进而控制大选结果这一点上,谷歌(微博)是历史上最强大的公司。谷歌的搜索算法能影响20%尚未下定决心的摇摆选民,在特定年龄段的人群中,甚至能左右80%犹豫选民的决定。

无论谷歌会不会真的通过搜索操纵选举和政局,它毫无疑问已经拥有了从方方面面介入并影响民众的生活的能力。有句话,细思恐极:

“当我意识到人们更相信网络上的东西而不是真相的时候,我发现我拥有了能让人们相信几乎所有事情的能力。”

这句话,不仅适用于谷歌,也适用于所有搜索引擎。

谷歌与美国大选的一些陈年旧事

那么问题来了:当一个全球霸主级的搜索引擎,与美国大选相碰撞,会发生什么呢?

先看几则旧闻:

8年前,奥巴马竞选总统时,谷歌也面临类似指责。因为当时搜索奥巴马的竞争对手佩琳,排名靠前的多是绯闻和其他不良信息,搜奥巴马,则全是正面信息。

4年前,奥巴马寻求连任。《华尔街日报》在测试后认为,谷歌的搜索结果对候选人不公平。因为当你直接Google“奥巴马”时,会返回完整的个人简历和新闻信息。而挑战他的米特.罗姆尼,返回的只是普通搜索页面,当中甚至包括一种名为罗姆尼的绵羊。

面对“自带政治倾向”的质疑,谷歌只是回应用户关掉默认的个性化推荐就好了,关于搜索的准确性,他们也会继续优化。而近日的指控,似乎显示谷歌8年来仍在“优化中”。

长安君认为,即使没有政治倾向,科技公司也没动力帮你消除成见。所以指望用搜索引擎,去获取一个价值平衡的世界,无异于缘木求鱼。更何况,谷歌与民主党的亲密关系,实在已是“公开的秘密”。

总部在加州这样传统民主党州的Google,与民主党千丝万缕的关系,已是路人皆知。公开报道称,2012 年美国大选,谷歌公司连同其高管团队向奥巴马总统赞助了 80 万美元,而对其竞争对手罗姆尼仅仅捐赠了 3.7 千美元。英国《贝尔法斯特电讯报》称,谷歌前首席执行官施密特曾经是奥巴马竞选团队经济顾问、现在是美国防部创新委员会的负责人。在奥巴马政府,首席技术官梅甘?史密斯、美国专利局局长米歇尔?李等,也都来自谷歌。 2015 年,由马里兰大学及其他成员组成的调查小组显示,谷歌的搜索结果一贯地偏向于民主党候选人

如今,同为民主党候选人的希拉里,有媒体曝光其竞选团队的首席技术官,斯蒂芬妮?汉农同样来自谷歌。

可见,无论是“有操纵嫌疑”的民主党,还是“阴谋论”的共和党,他们之间的驴象党争,才是这个桥段背后大戏的“正主”。

难怪有媒体直呼:共和党最怕的不是希拉里,是谷歌。

所以,长安君今天为什么一直跟谷歌“过不去”?

长安君从来不接广告,也无意通过“踩”谷歌而褒扬谁。只想通过谷歌与美国大选之间的纠葛,表达三个观点:

观点一:作为绝大多数人获取信息的入口,搜索引擎所展现的世界,绝没有你想象中纯粹。或是为广告,或是为政治,或是兼而有之。指望通过搜索引擎来获取“准确全面的信息”和“中性的价值观”,而试图省去思考的麻烦,已几乎不可能。如果不想成为“被操纵思想而不自知”的一员,最重要的一点千万别丢——思辨能力。

观点二:不要相信“不作恶”口号,在法律面前,别奢谈自律。百度因“竞价排名”,正在付出声誉和实际的代价。而谷歌也曾在高利润的医疗推广上一路收割7年,被人钓鱼执法,罚款5亿多美元后才彻底放弃。趋利天性使然,没有谁是纯洁无暇的天使。如果“不作恶”口号真的能约束现实行为,那么,还要法律干什么?

观点三:搜索引擎为了钱,可恨;为了总统大位,可以。这种双重标准,难免让人联想"窃钩者诛,窃国者侯"。最近百度卷入“魏则西事件“,经历了一场舆论危机。其实,细心的人不难发现在这场似乎千夫所指的舆论攻击中,不难看到竞争对手水军的痕迹。当然,长安君无意为百度辩护,某种意义上,百度是咎由自取,为自己的傲慢和狭隘付出了代价。我们想说的是,同样用竞价排名挣钱的谷歌,还在世界上最重要的一场竞选中涉嫌不公正、不道德地影响选民的投票意愿,还有脸那么高调地自夸“不作恶“吗?当然,洗地者已经上岗,请自便!

最后,送给谷歌及其拥趸们三个字——“不做恶!”

原标题:媒体:共和党最怕的不是希拉里,而是谷歌!

责编:胡玲莉 (如需版权合作请联系 hezuo@haijiangzx.com 转载请注明来源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