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惕沾军就“热炒”成为网上“上甘岭”
来源:解放军报 2016/06/22 10:32:12 作者:姜兴华
字号:AA+

导读: 我们不能不警醒:这是一场没有刀光剑影却杀机重重的网上舆论战。我们唯有像在有形的军事场上一样,站在坚决维护国家主权、安全、发展利益的高度,在无形的网络舆论战场上,当好意识形态领域尖兵,打好主动仗。

2016年“5.1”前后,有关云南大批青年逃兵役的网文和铺天盖地的跟帖评论,再一次让涉军谣言堂而皇之进入公众视野。

“扎耳眼刺纹身故意答偏题”,是所谓“云南大批青年逃兵役”之说标题中的主要字眼。事实是,此前,《中国国防报》报道了云南出台依法兵役登记新规定和该省红河州依法处罚3名拒服兵役者的做法,发表了《依法服兵役岂容“自我淘汰”》言论,呼吁广大优秀适龄青年踊跃报名参军。

然而,部分媒体在整合或转载上述稿件时,断章取义,如将言论中可能有青年“自我淘汰”“体检前扎耳眼、纹身,心理测试时故意答偏”等写进标题。其中一篇《云南大批青年逃兵役:扎耳眼刺纹身故意答偏题》的稿件,误导了大量不明真相的网友跟帖评论。

而就在此间,云南的做法得到上级相关部门充分肯定,全国一些省市也正准备借鉴云南的做法。这不能不让人叩问:涉军谣言何以能堂而皇之进入公众视野?

尽管此事后来随着真相的还原平息了,但一个不争的事实是,“云南大批青年逃兵役”之说,罔顾了事实,混淆了视听,给兵员征集工作造成了负面影响。

显然,在新媒体超常规的发展过程中,在商业网站和自媒体与主流媒体争夺受众过程中,在别有用心的人发泄“仇军”情绪过程中,在国际敌对势力肆意对我军丑化妖魔化的过程中,借助互联网力量和钻网络管理制度的空子,涉军谣言成了某些人眼中的“香饽饽”。

真实性是新闻的灵魂和生命。兵员征集是一项事关国防和军队建设大局的基础性工作,也是一项严肃的政治任务。炒作者无论出于任何目的,都有悖社会责任,与马克思主义新闻观背道而驰。

近年来,类似的涉军谣言屡见不鲜。一些不明真相的网民被蛊惑后往往跟风炒作,三人成虎,众口铄金。在人人都可能是传播者的今天,这不能不引起我们高度重视。

这里,我们就先对近年来网上涉军有害信息传播的情况,特别是敌对势力和别有用心人的恶意炒作表现出的五个“炒”,作一个简单梳理——

其一,质疑攻击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

其二,歪曲抹黑党和军队的光荣历史;

其三,渲染诋毁我军正常的军力发展;

其四,恶意炒作涉军事件和军事事故;

其五,擅自散布涉军谣言和涉密信息。

为了进一步了解近年来网上涉军有害信息传播的情况,再简略对这这五个“炒”,作进一步说明。

第一,质疑攻击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主要表现在:大肆攻击党对军队绝对领导的根本原则和制度,恶意挑拨党、国家和军队的关系,妄图对我拔根去魂。逢中必反,逢美必捧,逢军必炒,已经成为互联网上攻击党、社会主义和中国军队类言论的典型特征。当前网络上存在着利用“言论自由”的权利形成攻击党、社会主义和中国军队的一股力量,其中针对中国军队的攻击,把“质疑攻击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放在首位。特别是西方敌对势力打着“宪政民主”“公器公用”等旗号,鼓吹“军队非党化、非政治化”和“军队国家化”等错误政治观点,大力培植“凿船党”“推墙党”,千方百计采取公开宣扬、内外策应、围攻打压等形式和手段,用军队国家属性否定军队政治属性。值得注意的是,他们常常打着学术思想讨论的幌子,善于利用社群化、裂变式的网络新媒体,通过夸大其词、制造谣言等方式,引发“蝴蝶效应”,掀起“质疑攻击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的舆论热潮。一些“意见领袖”在这个问题调门很高、彼此互动密切,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舆论走向,误导了受众,蒙骗了一些不明真相者。

第二,歪曲抹黑党和军队的光荣历史。主要表现在:大肆宣扬历史虚无主义,诋毁丑化党和军队领导人,恶意歪曲解读党史军史,极力污蔑革命英烈,热衷为反面人物和已有历史定论的事件翻案。“歪曲抹黑党和军队的光荣历史”网络舆情在近些年的中国互联网上层出不穷,事件不同、内容不同、对象不同,但本质都是妄图搞乱人民的传统价值观、文化历史观、革命实践观,割裂我党我军红色基因血脉,导致中国思想混乱、人心动荡、社会秩序崩溃,进而打断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进程。比如,2015年借纪念抗战胜利70周年贬损我党我军中流砥柱作用等。再如,近年对雷锋、邱少云、黄继光、狼牙山五壮士等革命英雄的攻击抹黑。其中一个明显的特点是,一些攻击抹黑者打着“还原历史”“揭秘真相”的旗号,把“道听途说”编造成“见证人访谈”,将“想象推测”杜撰成“历史考证”等,让一些受众误以为“原来如此”。加上一些“意见领袖”发起或参与的这类话题往往会形成舆论风暴,能够迅速号召大批拥趸及不明真相的群众参与其中、推波助澜,使受众的认知朝着他们主导的方向发展,严惩损害了我党我军在抗战中的中流砥柱形象,给雷锋、邱少云、黄继光、狼牙山五壮士等革命英雄在群众中心目中的美好形象蒙上了阴影。

第三,渲染诋毁我军正常的军力发展。主要表现在:西方敌对势力极力鼓噪“中国军事威胁论”,攻击我国防经费增长、武器装备发展、新型作战力量建设,尤其是每年的两会前后,这种声音一直不止。日本首相安倍晋三第二次执政以来,为了给其扩充军备铺路、修宪解禁集体自卫权提供“依据”和构筑反华包围圈提供借口,日本版的“中国威胁论”更是 “曲不离口”:杜撰“阴谋”,篡改历史,把日本民众对战争的恐惧转嫁为对中国的恐惧;恶人先告诉,把狂妄挑衅中国说成“被挑衅”,激起国内民众对中国的仇视;扰乱视听,甚至炮制谣言,把中国塑造成“战争”“威胁”的代名词。有媒体专家将其归纳为“安倍炒作‘中国威胁论’的三支剑”。西方敌对势力还大肆鼓吹“中国军队无能论”“中国军队腐败论”,想方设法裹挟民意“唱衰”我军,以“中国军人软蛋”“打不了胜仗”“烂透了”“没救了”等言行诋毁我军。在他们那里,反腐败、维权和对腐败事件的揭露实际已经变成了丑化人民军队、妖魔共产党、动摇共产党执政基础的政治工具。他们还采取种种手段在境内寻找“代言人”,通过借题发挥,大肆起哄,为其破坏军队建设发展充当传声筒、放大器。

第四,恶意炒作涉军事件和军事事故。主要表现在:一些偶然发生的军地军民纠纷、复转军人维权事件、军事训练和非战争军事行动中的事故等,也被一些别有用心的人在网上恶意炒作,以此来污蔑中国军队、中国军人,打压我军心士气。这些炒作,有一些是敌对势力是为了蛊惑民心、动摇军心面,还有一些是网站为了吸引眼球、赚取流量。但都有一些显著特点,如有的以偏概全、搞标题党,有的乱贴标签、推波助澜,还有的甚至罔顾事实、搞选择性报道。如,近年曾一度持续发酵的“某军人打空姐”“军车是用来拉老婆的吗”等炒作,都获多获少具有上述特点,给军人形象造成了较大影响。如上所述的“云南大批青年逃兵役”亦然。

第五,擅自散布涉军谣言和涉密信息。主要表现在:敌对势力和一些别有用心的人通过炮制传播涉军谣言混淆视听、散布涉密信息来实现不可告人的目的。如,通过境外杜撰、境内呼应,网上发布、水军流转,擅自散布 “解放军改革全盘照搬美军” “军演导致航班延误”等涉军谣言,通过违规发布原创军事信息、上传不该公开的军事装备照片和军演频频等,擅自散布涉密信息。

纵观上述五个方面的涉军有害信息发现,在参与者方面,除了国内普通民众之外,还有国外敌对势力及其代言人,他们积极利用国内开放式网络舆论平台进行政治活动;在话题内容方面,对中国近代史及其英雄人物的评价,对改革开放前后两个30年、党和政府重大改革方案的评价,对社会道德状况的评价,对军队性质宗旨、指挥体制、军事战略、军事行动、人事变动、军人形象的评价等,都成为了涉军有害信息的重要话题;在传播方式方面,既采取境外编辑发布、境内倒灌扩散,又采取网上煽动炒作、网下聚集行动;在表现形式方面,既有打着理论探讨旗号鼓噪,又有充满戾气的谩骂攻讦;在传播技术方面,既利用社交新平台、网络新手段,又向军队人员实施点对点、群对群传播;在传播对象方面,既针对普通民众,又把青年官兵作为重点。

当前网上经常出现的攻击军队腐败、军队无能、粗暴打兵等方面的言论,虽然不排除网民的善意批评,但有时过于激进、以偏概全,直接损害了军队形象。长此以往,就会把军队越描越黑。累积起来,这些“外伤”就会引发“内伤”。近些年部分地区征兵难,与一些家长和青年学生受网上负面舆论的影响不无关系。人民都不信任支持军队了,军队就成了无源之水、无本之木,就谈不上强军打仗了。

一支军队的信念、形象、士气比生命都重要,世界上没有哪一支人心涣散、士气低迷的军队能打胜仗。网上有害信息即使不直接涉及军队,但只要是攻击党的领导、攻击社会主义制度、攻击民族文化等方面的言论,都会对青年官兵“洗脑”“惑心”,颠覆是非观价值观。那些直接抹黑攻击军队的负面信息,像恶搞革命英雄,贬损军队作用,质疑军人价值,拿军营训练生活开涮等等,都会使官兵的自尊心受到伤害,造成自我认知混乱。如果是非颠倒、荣辱混乱,军人没有自豪感,当国家面临重大危机时容易造成灾难性后果。

应该采说,军队这些年的建设成就是有目共睹的,少数腐败分子代表不了广大官兵,发展中的问题不能否定主流成绩,我们舆论的出发点不能搞错,道理不能说偏,否则就会帮倒忙、起反作用。还有像那些擅自散布军事秘密、曝光敏感军事行动、妄测军队改革等言行,都可能暴露我战略意图,还会被对手利用,从而打乱军队建设步伐,干扰军事斗争准备。

现实就是这样严酷:由于我们面对的既有国内“秦火火”、周禄宝等“网络推手”“网络大谣”,更有像美国等西方国家这样依托强大军事实施舆论威慑、利用先进媒介和专业人才,垄断着世界大部分地区近90%的新闻信息传播,甚至还采用非法手段控制传播权的强敌,重大涉军敏感舆情多发频发。据有关部门调查统计显示,2008年以来,涉军网络敏感问题舆情一直呈上升趋势,其中负面信息增长尤为明显。

如果说八卦娱乐新闻伤害的是当事人,满足了某些人的欲望,那么炒作涉军新闻,尤其是故意编造涉军谣言,炮制反动言论,误导的是广大受众,威胁的是国防和军队建设,甚至直接损害到国家核心利益。其最终目的是妄图搞垮人民军队,进而搞垮我们党、搞乱我们国家。

即便在一度标榜“新闻自由”的美等西方国家,新闻也必须服从国家利益,服从于资本主义国家的政治制度和经济制度。“9·11”事件后,当时美国的媒体几乎是 “一面倒”的“反恐”报道,“美国之音”仅仅因播出了4分钟采访拉登和阿富汗塔利班领导人的节目,台长便被免职,政府削减了几百万美元的经费,以示惩罚。持续发酵的斯诺登“泄密”事件因损害到“国家安全”,美国的媒体也十分克制。

马克思有句名言:“‘思想'一旦离开利益,就一定会出丑。”人的思想总要受利益制约,作为社会主义国家的新闻事业,国家利益高于一切,涉军信息岂容随意炒作,涉军有用信息岂能堂而皇之进入公众视野!

互联网不是法外之地。习近平主席深刻指出,“办网站的不能一味追求点击率”“做社交平台的不能成为谣言扩散器”。上述五个方面的涉军有害信息,更加印证了“还互联网一片晴朗的天空”的必要性和紧迫性。

没有网络安全就没有国家安全,没有网络主权就没有国家主权,没有网络话语权就没有国家发展利益可言。正如有学者所言,21世纪掌握制网权与19世纪掌握制海权、20世纪掌握制空权一样具有决定意义。

我们不能不警醒:全媒体环境下,舆论战已突破前方与后方范围,超越战时与平时界限,已成为点燃民众情绪、实现“不战而屈人之兵”的重要手段。与美西方国家的较量,相当程度上已上升到互联网上你死我活的较量。近年发生在世界各地的“颜色革命”的各种翻版,无不如此。

我们不能不警醒:当前的“沾军就热炒”,已经成为网上“上甘岭”,与国家的安危息息相关。如果网上“上甘岭”失守,意识形态就会失控,群众就可能被敌人拉走,军队就可能变质变色,国家政权就直接面临生死考验。在互联网这个战场上,我们能不能顶得住、打得赢,直接关系到我国意识形态安全和政权稳定,关系到未来信息化战争能否打得赢。

我们不能不警醒:这是一场没有刀光剑影却杀机重重的网上舆论战。我们唯有像在有形的军事场上一样,站在坚决维护国家主权、安全、发展利益的高度,在无形的网络舆论战场上,当好意识形态领域尖兵,打好主动仗。去年10月,中央网信办和军队相关职能部门,展开了整治网上涉军有害信息专项行动。这是贯彻党中央、中央军委和习主席决策指示,净化网络涉军舆论空间、凝聚强军兴军意志的重要举措,是维护国家政治安全和意识形态安全的迫切需要。

相信不久的将来,涉军谣言将会成为“过街老鼠”!

原标题:警惕沾军就“热炒”成为网上“上甘岭”

责编:胡玲莉 (如需版权合作请联系 hezuo@haijiangzx.com 转载请注明来源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