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了让人掉泪,共产党的高级干部就应该是这样的!
来源:思想火炬 2016/06/23 12:15:31 作者:钟贡文
字号:AA+

导读: 在中国共产党七届二中全会上,毛泽东告诫全党:务必使同志们继续地保持谦虚、谨慎、不骄、不躁的作风,务必使同志们继续地保持艰苦奋斗的作风。朱旦华老人不正是这种作风的优秀代表吗?

640.webp (50)

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中旬的一天,正在全面整修的江西省政府大院一角,一座三层住宅的一楼突然起火,当时家中无人,大门紧锁,现场施工人员不得不破窗而入进行灭火。好在救火及时,只烧毁朝北的一间书房,但其它房间由于浓烟弥散及消防液体的浸泡,墙壁和天花板都变成了黑色,地板翘起,家俱和被褥都被烟尘及污水浸染。

据了解,这家的主人就是早已退下来的江西省政协副主席,九十八岁的老人——朱旦华。幸亏失火当时老人住在医院,不然的话,仅是有毒的浓烟雾汽对她都是致命的。据现场调查,这次火灾的原因,责任完全是省政府房管处负责的楼上装修严重违章作业,由电焊火花掉到一楼所引起的。

我在读高中时,就多次从这个院子的大门外展览路骑车经过,只听说是省委大院。望着高高的围墙,红漆的大门,威武的哨兵,总给我一种既神秘又好奇,还参杂着某种莫名的,想说又说不出的感觉。这大院里住的都是省级高官,想必里面环境优雅,设施豪华,是我等南昌草民绝对可望不可及的殿堂。

由于朱旦华老人的家已无法居住,她的亲属及身边的工作人员,只得将家中的物什收拾到一些废旧纸箱中,准备搬到附近一间空房临时存放,以便对房间进行必要的重新维修。这次被迫不得已的搬家,省里并没有派人帮忙,应好心朋友的要求,我单位的领导亲自率领十来个人赶来帮助搬运。我也就第一次跨进了这座神秘的大院。

走进老人的家中,眼前的景象令我们惊讶得目瞪口呆:除了一台新的平板电视机(据说是她儿子的一位朋友刚刚送给老人的98岁生日礼物),再没有一件象样的家具。沙发、桌椅、橱柜都是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的东西,早已破旧不堪,加上烟薰水浇,即使扔在马路上都不会有人捡回去;窗帘是由薄到半透明的最便宜的的确凉蓝布拼轧起来的,上面居然还有不少手缝的补丁……

难道这真是1937年只身奔赴延安并被党中央派往新疆工作,后被军阀盛世才投入监狱,受尽磨难,文革期间又被诬为叛徒嫌疑,接受批判审察下放劳改,最后从江西省政协副主席位置上退下来的朱旦华老人的家吗?就连我单位一个小小科长的家都比这里强得多了啊!

然而,挂在客厅墙上,已经被浓烟薰得黑糊糊的两幅照片,却说明了一切:一幅是毛泽民烈士和朱老抱着两岁儿子的合影,一幅是江西省原省长方志纯同志的遗像。这两个人曾经是朱老一生中最亲密的战友和革命伴侣。

毛泽民烈士是毛泽东主席的弟弟,1922年入党,曾担任中华苏维埃共和国第一任国家银行行长,他参加了长征,负责保管运送党中央及中央红军的全部钱财,红军到陕北后,他任国民经济部部长,手握共产党中央和工农红军的全部家当,却从来没有为自己多花过一分钱,1943年被国民党反动派杀害在新疆。

方志纯同志是方志敏烈士的堂弟,1925年的党员,方志敏烈士于1935年被国民党反动派杀害在南昌。方志纯同志继承了堂兄那篇历史名篇《清贫》所述的真正共产党人的作风:一身正气,两袖清风。据说1993年他去世时,全家的积蓄只不过四万元人民币。

再想想我们自己现在的生活,我和帮助搬家的同事们的心都为眼前的景象深深震颤!

“同志们幸苦了,来喝点水吧。”一位高个子満头银发的老人提着一大包矿泉水走过来。向我们老总一打听,此人是这个家庭年约八十的老司机,他是这次搬家的总指挥。

我主动靠上去和老司机攀谈,从他那没有牙齿的嘴里,又从我们老总的嘴里,我得知了有关朱旦华老人更多的情况:

省委为了照顾老干部,在风景优美的青山湖畔修建了一片副省级以上干部的别墅楼房,给朱旦华老人分了一套省级干部的别墅楼,老人家只需花十万元左右,就可买下属于自己的别墅楼,而这套别墅目前就价值270万。在许多干部都争着购买别墅楼时,朱旦华老人给省委书记孟建柱同志写信,说感谢省委对老同志的关心,但明确表示自己不要,还说把这个指标分给更需要的老同志吧。

省里曾派人来作朱老的工作,说这套房子可以作为遗产留给子女,劝她还是买下来。朱老却回答说:我参加革命时,連自己的命都交给党和人民了,根本没有想过自己还要什么财产。至于说给子女留下遗产,毛泽民烈士为革命事业不惜献出生命的精神,方志纯同志一心为人民利益奋斗,一生正气,两袖清风的精神,就是留给子女最好的遗产。据说,孟建柱同志要求有关部门要好好照顾老人的晚年。

朱老对子女及身边工作人员曾说过:从报刊上看到,一些过去自己心目中十分崇敬和尊重的老同志去世后,他们的子女为了争夺遗产闹得不可开交,甚至闹上了法庭,真给他们的父辈丢脸,也给我们共产党脸上抹黑呀。好象老一辈人革命一辈子,就是为了给自己子女弄这点财产?实在太令人寒心了!

朱旦华老人在给省委的信中还说:我现在住的房子(就是这次起火烧了的房子)是公家的,等我死后,全部交公。我在银行还有点存款,等我死后全部用于我的后事花销,不要给组织再增加负担。

我问老司机:“朱老的子女能接受她的决定吗?”老司机笑了笑,指着旁边一位正忙着指点保姆在捆好的旧纸箱上做标记的人说:“你去问他,他就是朱老的儿子老李(小编注:老人和毛泽民烈士的儿子、毛主席的亲侄子毛远新) 。”

我没有当过记者,始终没敢直接去向老李问这个问题。

当老李帮我们放倒一个三合板钉的大立柜,准备抬出门时,我问他:“为什么整个大院所有房子都在重新整修,唯独你们家不整修呢?”

老李说:“能住就行了,老太太说不愿意浪费国家的钱。要不是这把火……”他摇摇头,没再往下说。

我说:“价值二百多万的别墅不要,老房子整修又怕浪费国家钱财,这样的干部现在打着灯笼都没处可找!”

一个同事说:“这把火烧的,不重新整修也不行了。我看呐,恐怕是连老天爷都看不过去了。”

抬立柜另一头的同事大声嚷了句:“应该请那些贪官们来帮助朱老搬家,要他们看看,共产党的官应该是什么样的!”

老李抬头看了我们一眼,没说一句话,又去忙别的了。

回到单位,我就从网上查找朱旦华、毛泽民、方志敏、方志纯的相关资料。

当晚,我失眠了。下午在朱老家里的情景,一幕幕像放电影似的从我眼前闪过,虽然我从来没亲眼见过朱老,但又好象那么熟悉,那么亲切。无论是战争年代还是和平年代,无论是在敌人的监狱里还是在自己的家里,她心里只有国家利益,只有人民利益,她就是这样既普通又伟大的人。

从朱旦华老人,我想到了毛泽民,想到了方志纯。又从毛泽民想到了毛泽东,从方志纯想到了方志敏。正是由这样一批人组成的共产党,才能够率领中国人民推翻三座大山建立新中国,才能够率领中国人民建设起一个繁荣昌盛的新中国。

我小时候,在课本上就读过方志敏的《清贫》,那是他牺牲前,在敌人牢房里亲笔写下的共产党人的“正气歌”,是秘密托人经鲁迅先生之手转给了党组织。文中最后一段说:“清贫,洁白朴素的生活,正是我们革命者能够战胜许多困难的地方。”

在中国共产党七届二中全会上,毛泽东告诫全党:务必使同志们继续地保持谦虚、谨慎、不骄、不躁的作风,务必使同志们继续地保持艰苦奋斗的作风。朱旦华老人不正是这种作风的优秀代表吗?

2010年5月29日,令人尊敬的革命前辈朱旦华因病医治无效,在南昌逝世,走完了她近100岁(生于1911年)的人生旅程。

朱旦华于1937年从上海奔赴延安参加革命,同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后被派往新疆工作。新疆地方军阀盛世才投蒋反共后,她被捕入狱。经党中央营救,于1946年回到延安,分配在中央妇委工作。1949年7月南下江西,历任江西省妇联宣传部部长、秘书长、副主任、党组副书记。1954年任江西省妇联主任、党组书记。1983年任江西省政协副主席。曾任第四、五、六届全国政协委员。

朱旦华革命阅历非常丰富,一生充满传奇色彩。1940年在新疆与中共中央派驻新疆做统战工作的毛泽民结婚。毛泽民是毛泽东的胞弟,1922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曾任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国家银行行长、闽赣省革命委员会财政部部长、工农民主政府国民经济部部长、新疆省财政厅厅长、民政厅厅长等职。1942年盛世才由联苏联共转向投蒋反共,将毛泽民和陈潭秋、林基路秘密逮捕,后又加以杀害。朱旦华和被派赴新疆工作的共产党员也全部被捕。朱旦华在狱中团结难友,坚持斗争,“百子一条心,争取集体无罪释放回延安”,终于取得胜利。1949年南下前夕,她与新疆监狱难友、刚任命为江西省人民政府副主席的方志纯结为伴侣。方志纯是方志敏烈士的堂弟。1924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参与创建赣东北革命根据地和闽赣革命根据地。历任中共赣东北特委常委、团特委书记、赣东北革命军事委员会主席、信南分区区委书记、闽赣省省委委员兼黎川中心县委书记、军分区政委、红三十一师政委等职。1941年由苏联学习回国,滞留新疆。1943年被捕入狱,直至1946年经党中央营救获释。新中国成立后,曾任江西省副省长、省委书记处书记、江西省省长、省军区第一政委、省政协主席等职,1993年去世。

方志纯、朱旦华以方志敏为榜样,廉洁奉公,生活简单朴素。他们的接待室和卧室连在一起。客厅不到10平米,里面都是20世纪六七十年代的东西:紧靠北面墙摆着一张四方饭桌,两张长方形木板凳,一张长条沙发,一张木茶几,还有一张老人自用的藤椅。饭桌上端的北面墙上,贴着一张毛泽东主席的标准像,客厅西面墙上挂着方志敏烈士的《清贫》。朱旦华在江西省妇联工作时,经常深入群众,和妇女姐妹心连心。20世纪50年代,她还经常下乡调查研究,和妇女们同吃、同住、同劳动。“妇女半边天”的口号,就是她最早在江西修水县和妇女们一起劳动时总结出来的。汇报上去后,首先得到时任团中央第一书记的胡耀邦的称赞,后又得到毛泽东主席的肯定。她德高望重,许多老同志都尊称她为“朱大姐”。

朱旦华逝世前后,各级领导都非常关心,以各种方式表示慰问和悼念。

2010年6月4日,在南昌殡仪馆举行了“沉痛悼念朱旦华同志”的遗体告别仪式,大厅里摆满从中央到地方的领导和机关单位及个人送的花圈。江西省委书记苏荣、省长吴新雄、省政协主席傅克诚等领导亲临告别,许多七八十岁的老同志、老厅局长不顾年事已高,前来见朱大姐最后一面。中青年同志更是络绎不绝而来,整个大厅挤满了人。这折射出人们对朱大姐的深切怀念之情。

参加遗体告别仪式的人们,都拿到一份《朱旦华同志生平》。《生平》介绍了朱旦华的革命经历和优良品德,其中有一段话特别吸引人,也非常令人感动:“2005年10月,此事传开以后,在社会上引起很大反响,人民群众对朱大姐更加敬佩。有的说:“朱大姐是真正的共产党员!”有的说:“朱大姐了不起!”更多的人说:“现在像朱大姐这样的高级干部不多见。”有的评论说:“千古绝唱。”当然也有人对此持怀疑态度。

由于笔者曾多次访问过朱大姐及其家人,因而有幸看到朱大姐写的这封信的复印件。信的原件已存入江西省政协的档案。朱大姐去世后的第二天,省政协主席傅克诚叫人从办公厅的档案柜里,信的落款时间为2005年10月15日。

那时,朱大姐健康状况良好。头一天,省委、省政府为纪念方志纯同志诞辰100周年举行了座谈会,这引起老人感慨万千。她想到自己年事已高,有些事情必须早作交代,并向组织上表明态度。她在信中写道:我一九三七年只身从上海去延安参加革命,在将近七十年的革命生涯中,经历了各种风风雨雨,坐过敌人的监牢,也被下放劳改过。但我从不后悔,只觉得自己为党和人民所作的贡献太少。毛泽民烈士为革命事业英勇牺牲,方志纯同志一身正气、两袖清风,他们永远是我也是我的子女们学习的榜样。我已九十多岁了,我死后,房子交公。我还有一点存钱,交给我的大儿子,全部用于我的后事开销,尽量不要再给组织增加负担。我认为,毛泽民烈士和方志纯同志的革命精神和优良品格,是留给子女们最宝贵的遗产。

信中还特别谈道:“最近得知,省委要以低廉的价格为一些老同志,包括我,提供新房子,我理解并感谢省委对我们这些老同志的关心和照顾”,“趁我现在头脑还清楚,正式向领导表明:我不要买新房子,请组织上把这个指标留给那些比我更需要的老同志吧!同时,也请领导监督,不许任何亲属打我的旗号,利用这个指标。”

信的最后一句话说:“这是我认真思考后作的决定。也是我一个老共产党员的遗嘱吧。”

据说,省里是按正省级(因方志纯曾任江西省省长)分配给朱旦华住房。但朱大姐没有要,也不让她的子女亲属要。她原住的房子也交公。在和平年代能够做到这一点,就如同战争年代牺牲的英烈们一样,为革命献出了自己的一切。这是毫无自私自利之心的崇高的共产主义精神,是革命前辈的高风亮节!

朱大姐的信打动了许多人的心。时任江西省政协主席的钟起煌读了这封信后,写道:“一名为党为人民作出过突出贡献的老共产党员、老一辈革命家的那种高风亮节给我以深刻的教育,被她那种无私精神所感动。”她的这种大公无私、高风亮节,永远值得学习和敬仰。

原标题:看了让人掉泪,共产党的高级干部就应该是这样的!

责编:谭莹莹 (如需版权合作请联系 hezuo@haijiangzx.com 转载请注明来源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