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割线
国际先驱导报:美为亚太平衡投入创新高
来源:国际先驱导报 2016/06/28 16:59:32 作者:李岩
字号:AA+

导读: 包括年度《国防授权法案》在内的军事预算文件不会公开六大战区(即太平洋、中东、欧洲、非洲、北方、南方六大战区)的军费分配情况,因而难以有权威、精确地数据分析美国用于亚太地区的军费情况。此次法案拨款20亿美元用于“安全合作强化基金”,预计此类预算的相当部分将用于亚太地区。

QQ截图20160628165642

日前,美国两艘航母在菲律宾海航行,被指对华炫武施压。图为6月18日,菲律宾海上的美国“约翰·斯滕尼斯”号航母与军机方阵。路透社

结合当前美国军事战略基本特征与走势,美国2017财年的6020亿美元军费预算中,针对“亚太再平衡”投入可能创新高

当地时间6月14日,美国参议院以压倒性优势投票通过了总额达6020亿美元的《2017财年国防授权法案》(该法案批准了从10月1日开始的财年的军费开支)。《国防授权法案》是确定美国军费及相关国家安全项目开支的年度立法法案。2017财年的军费预算数字比2016财年(5800亿美元)增加220亿美元,增幅约3.8%。

美国海军所获经费最多

美国军费预算堪称全世界最为复杂的预算体系,不仅因为其年度数额巨大,也源于其繁杂的预算构成。一般而言,美国的军费预算总体由两部分构成,即“基础预算”和“海外紧急行动预算”。基础预算指的是用于确保美军保持基本运作水平的经费,主要包括用于部队训练、装备采购、薪酬福利、行动支出、研发试验、机构运作等的费用。海外紧急行动预算用于应对海外突发事件,近年来主要用于支持美军在中东、阿富汗、非洲之角、泛撒哈拉地区反恐的“持久自由行动”,以及全球范围内危机应对、人道援助等事务。从《2017财年国防授权法案》相关数据看,基础预算达到5430亿美元,海外紧急行动预算为590亿美元。

基础预算部分,按用途划分,“作战与维护”所占比例最大,超过2000亿美元,用于与作战及训练活动相关的燃料、零部件、物流支出、设备维护费等;“人头开支”所占比例次之,达到1340亿美元,主要用于军队人员薪酬福利、津贴、奖金等。“采购”费用位居第三,约1000亿美元,主要是购买或升级现有军事装备的费用。“研发、测试与评估”费用约710亿美元。由于美军的医疗保险独立于美国社会的一般医疗保险体系,因此美军历年的“医疗保险”开支数额也很庞大,2017财年达到335亿美元。此外,另有相对少量用于军队设施建设、军属住房补贴、安保应急等的费用。

按军种划分,海军部(包括海军和海军陆战队)所获经费最多,达到1550亿美元;空军部次之,约1510亿美元;陆军部最少,为1230亿美元。另外“国防部项目及相关部门”军费约945亿美元,用于国防部总部开支,以及退伍军人管理局、国务院、国土安全部、联邦调查局、司法部网络安全部门、国家核安全管理局等相关部门。

对于590亿美元的海外紧急行动预算,所占比例最大的是“作战与维护”费用,达到450亿美元,具体用于针对“伊斯兰国”及其他恐怖主义组织的军事打击行动。此外,2017财年海外紧急行动预算的一个突出变化是,除了将主要用于反恐军事行动之外,另有34亿美元用于“欧洲安全保证倡议”(ERI)。

重点打造“传统威慑能力”

军费预算文件往往最能反映某个国家的军事战略和对外战略重点。从《2017财年国防授权法案》和美国国防部提交的相关预算申请文件看,美军2017财年预算有以下突出特点,一定程度上也反映了美军战略趋向。

首先,聚焦于军队“能力建设”,而非“军队规模”。美国国防部向国会提交的预算申请文件强调,2017财年军费预算重点向“现代化”和“备战”倾斜,即大力提升装备技术水平,强化军队训练水平,进而塑造更强大的军事能力。同时,继续稳步推进军队规模适度缩减,重点削减陆军规模,从2014财年的52万人减至46万人。

其次,将“创新”作为军费投入重中之重。近年来,美军试图通过机制和技术的“创新”,寻求军事实力的新突破,掌握未来军事竞争的制高点。《2017财年国防授权法案》将“创新”放在了极为突出的位置。一方面,法案将国防部改革和军事转型等“机制性创新项目”视为2017财年“头号优先任务”,明确要对参谋长联席会议、联合司令部、国防部长办公室等重点创新性改革提供资金保障,以提高国防管理效率。另一方面,法案重点提及“第三次抵消战略”,明确提供180亿美元用于相关技术创新,例如高速打击武器、大排水量无人水下装备、武器库飞机、高超音速武器、精准定位导航装备、定向能武器等最前沿技术,旨在通过军事技术创新打造新的军力优势。

第三,具有强烈的“大国战争”色彩,强调军费重点投入于打造“传统威慑能力”。法案明确列出了美军需要应对的五大挑战,前四项挑战均为国家行为体,包括俄罗斯、中国、朝鲜和伊朗。法案要求根据美国面临的现有和潜在威胁分配预算,打造用于应对“大国战争”的军事能力,其列出的重点项目均为耗资巨大的陆海空装备采购和升级计划,例如远程打击、战略轰炸、导弹及太空等领域,明显着眼于准备与国家行为体的潜在战争。

为“亚太再平衡”投入可能创新高

一般而言,美国军费预算基本上按照两套体系进行划分并予以公开,即用途和军种部门,正如本文前文所述。包括年度《国防授权法案》在内的军事预算文件不会公开六大战区(即太平洋、中东、欧洲、非洲、北方、南方六大战区)的军费分配情况,因而难以有权威、精确地数据分析美国用于亚太地区的军费情况。

但是,从“亚太军力所占美国军队的比例”这一维度或许可以对美国用于亚太地区的军费情况做一大致估算。亚太地区属于美军太平洋司令部管辖范围。根据美军太平洋司令部网站公布的最新数据,目前该司令部共有军职文职人员36万人,约占美军总规模(128万)的28%。结合这一数据以及美军2017财年基础预算5430亿美元,粗略评估,美军用于亚太地区的军费大致为1520亿美元。需要指出的是,这种算法是排除军费用途、项目、军种差异等诸多复杂性之后,大体推测得出的数据。

结合当前美国军事战略基本特征与走势,美国2017财年的军费预算中,以下部分的开销可能与亚太地区或“亚太再平衡”战略直接相关。

一是金额较大的海空装备采购项目。法案列出的一系列重大采购项目,均可能与美国在亚太地区军事部署直接相关。例如,拨款105亿美元采购63架F-35战斗机、50亿美元用于采购2艘“弗吉尼亚”级核潜艇、33亿美元用于采购2艘驱逐舰,22亿美元用于采购11架P-8“波塞冬”侦察机、16亿美元采购新型两栖攻击舰等。鉴于目前美军正推进其海空力量的60%部署于亚太地区的战略目标,上述重型海空军装备未来投入亚太地区的可能性较大。

二是重点针对亚太地区的军事能力研发投入。美国当前将推动“第三次抵消战略”作为能力研发的重点。根据法案,美军不仅投入180亿美元用以支持“第三次抵消战略”,还特别拨款30亿美元用于应对所谓“反介入与地区拒止威胁”。显而易见,美军话语体系中的此类威胁常常指向中国。

三是军费投入呈现增加态势的领域或项目。在美国军费支出面临较大压缩压力的情况下,对于特定领域或项目的军费投入情况进行纵向对比,往往更有助于观察美军军事战略的重点。法案显示,一些可显著用于亚太地区的项目投入呈现增加态势。最为典型的是濒海战斗舰项目。尽管濒海战斗舰自部署于亚太地区之后,相关性能遭受质疑,但2017财年美军仍追加拨款13亿美元用于两艘该舰的采购和升级改造。此外,对于引发较大争论的A-10攻击机项目,美军改变此前将该机型全部退役的计划,转而决定将其予以保留,原因在于“这一机型的抗打击能力将适合亚洲的反介入作战环境”。

四是可用于亚太地区军事安全合作的经费。美国近年来推动“亚太再平衡”战略的重要措施之一就是强化与亚太盟国及伙伴国的各类军事安全合作,包括军援、军演、军训等。例如2013年美国向东盟国家提供3250万美元的海上安全援助,2016年向菲律宾提供7900万美元军援等。此次法案拨款20亿美元用于“安全合作强化基金”,预计此类预算的相当部分将用于亚太地区。

责编:施成德 (如需版权合作请联系 hezuo@haijiangzx.com 转载请注明来源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