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宽松世代”陷瓶颈,快乐教育害了谁
来源:独家网 2016/07/01 10:50:30 作者:孙世伟
字号:AA+

导读: 十多年来,日本社会和民众对“宽松教育”批判声浪很高,认为过于轻松的教育环境,导致学生的学力大大降低。本该初中学习的知识,被移去高中学习,圆周率也仅仅记到3就够了,这些“改革”不仅弱化了学生的学习能力,大大降低知识储备,也使得学生的基本功非常薄弱,低强度和低重复害苦了宽松一代。

1

在中国围绕基础教育“减负”的讨论方兴未艾之时,日本有人已经在抢先下结论了。2016年4月17日开始,日本电视台(NTV)播出由“戛纳最年轻影帝”和“日本奥斯卡——日本电影学院奖影后”坐镇的日剧《宽松世代又如何(ゆとりですがなにか)》,全面反思日本的“宽松教育”。

剧中的三个男主角,一个是从总部被下放到居酒屋烤肉串的白领,连自己店里的收支都不懂计算;一个是腼腆害羞被人讽刺为大龄处男的小学老师,工作遇到挫折,就痛哭倾诉;一个是号称参加了十几年高考却从来没考上过东京大学的拉皮条奶爸,却从未见到他认真复习。

为何要以这三个“窝囊”男人的生活为主线?原来,他们都是被称作日本“宽松第一代”的青年人。他们的故事虽然是杜撰,但是以喜剧的形式反映了当下日本年轻人,尤其是“宽松世代”的生活现状。

1.何为“宽松世代”

二战后的日本极其注重“教育立国”,几十年间,“被填鸭”成长起来的日本人创造了经济神话,风光无限。但是紧绷的教育体制让众多的日本青年处于高压之中,社会问题频发。于是日本社会开始反省这种教育的弊端,从2002年起推行“宽松教育”,具体表现为周末双休,把教材变薄,减少学习内容和学习时间,并增加实践活动内容,引入新学力观(评价体系)等。

“宽松教育”本意是希望学生能够全面发展,不要死读书,但是现实却打脸了。

2

2.“宽松世代”差在哪里?

“宽松世代”学习能力创新低。日本推行的宽松教育本意是将学生从浩瀚的题海中解脱出来,培养他们全面的能力和素质。但十多年来,日本社会和民众对“宽松教育”批判声浪很高,认为过于轻松的教育环境,导致学生的学力大大降低。本该初中学习的知识,被移去高中学习,圆周率也仅仅记到3就够了,这些“改革”不仅弱化了学生的学习能力,大大降低知识储备,也使得学生的基本功非常薄弱,低强度和低重复害苦了宽松一代。日本综艺节目就经常拿宽松世代的艺人开涮,不过他们的确连十以内乘法都算不清。

国际学生能力评估计划(PISA)和国际数学科学评估(TIMSS)是两个世界范围内影响力巨大且权威的评价体系。日本学生在这两个体系中的排名追逐年下滑,在PISA排名中,日本学生的数学能力从2000年的世界第二到2006年跌至第十,科学能力更是从2000年的世界第二到2006年跌出前十。

3

“宽松世代”抗压能力和社交能力明显不足。明治大学教授斋藤孝曾在电视节目中公开指出宽松世代的三个特点:不重视上司的会餐,私人生活优先;无指令,不行动,自觉性太差;不喜欢被指责,自尊心强爱面子。为了照顾学生的“学习兴趣”,宽松教育少批评,多鼓励,却造成了年轻人太过“自我”,抗压能力极差,而且难以融入职场。宽松世代常被社会贴上标签:“瞧,这就是宽松世代的样子”、“文科省创造出的残次品”。

4

3.“宽松教育”加速社会分层

日本的“宽松教育”,中国的“减负”和西方一些国家的“快乐教育”类似,在看似轻松又平等的过程中,偷偷地进行了沉淀。这个过程无异于温水煮青蛙,慢慢渗透在基础教育阶段,最后加快了社会分层。日本宽松教育虽然要求学生的学习时长降低,但是实际上,在规定时长内能够熟练掌握规定内容的学生,也仅仅只占少数,由此导致了补习风行,学生在校表面宽松,实际却是压力重重。一方面, 2002年,文部科学大臣强调了应该利用好课前课后的时间来为学生补习功课并且布置课外作业,夯实学习。另一方面,周末双休的公立学校的家长担心小孩的功课会被周末休一的私立学校的小孩落下,所以在宽松政策出台之后不久,学生们的休息时间便被补课班占据。补课班成为了老师家长和学生新的“战场”。补习逐渐“被推崇”,那么有资源有实力的家庭选择顶级的教学资源,资源实力都没有的,就只能继续“快乐学习”下去了,日本和中国都是如此。

实际上,在基础教育阶段,无论是在美国还是欧洲,学生想爬上金字塔的顶端,压力绝不会小过中国学生。普利策奖得主爱德华·休姆斯在其著作《梦想的学校》中写道:“4是一个有魔力的数字:4小时睡眠,4杯拿铁和4.0。”他眼中所见的高中生们,为了考入常青藤盟校,每天只休息4小时,饮下4杯咖啡,并全力以赴期望拿到最高绩点4.0。且不说进入顶尖私立中学需要拼的硬实力与软实力,欧美大学录取时所采取的“综合考评”就足以难倒学生甚至家长。大部分中国学生升入大学,仅仅需要“高考”的成绩,而在欧美学校的录取,需要“绩点”、“SAT”、“ACT”、“实习”、“志愿者”、“校友推荐”、“学术成果”、“领导力”等,在所有这些方面让儿童获得优秀评价,对普通阶层家庭来讲,恐怕既无实力,也无资源。全面的评判标准,也在无形之中将精英阶层与普通阶层划分开来。

4.中国式“应试教育”是否有自身优势?

许多人对中国中小学生有“创新能力差”、“考试机器”的刻板印象。但是,近年来不少国际测试表明,经过“应试教育”洗礼的中国中小学生的素质表现颇为亮眼。在近年来的国际学生能力评估计划(PISA)中,上海学生屡次夺冠。2013年4月,丹麦广播电视台DR播出四集纪录片《丹麦九年级Z班VS中国初三13班》,比较了丹麦奥胡斯Holme Skole九年级Z班与哈尔滨69联中初三13班。中国学生上课的时间比丹麦学生长得多,前者强调竞争,后者回避竞争。其比较结果是,本国语文阅读理解方面,中国班微胜丹麦班;数学方面,中国学生远远胜过丹麦学生。但令人许多人惊讶的是,在团队合作能力与创新能力方面,中国学生仍胜过丹麦学生。

5

从国家的创新研究成果来看,也很难说中国饱受诟病的“应试教育”在多大程度上“阻碍”了科技创新。中国在自然集团2016年4月发布的“自然指数”中排行第二,是第三名德国的1.6倍,排名前十的国家中,只有中国在2012-2015年期间“自然指数”增长达到两位数。中国如果能够保持这个发展势头,就能迅速缩小与美国的差距,并继续拉大与其他西方发达国家的差距。

中国教育的思路是传统主义的,是将未成年学生当做未成年人来看待,假设他们缺乏自制力和自主选择的能力,因此通过上大课并反复演练的方法,为学生注入基础知识储备。事实上,“启发式教育”,只有在一定的知识储备的基础之上,才有可能奏效。任何领域的顶级专家和玩家,无不是经过了高强度的记忆与训练,才得以“熟能生巧”产生质变,并强化创新思维。建立了雄厚的知识基础,创新性自然会与其相得益彰。就此而言,中国的基础教育的基本框架是对的,并不需要方向性的调整。真正需要大力加强“启发性教育”的,是中国的高等教育。

此外,许多人批判的“高考指挥棒”,在中国这样一个人多资源少的社会中,实际上起到一个维护社会公平的作用。让考卷来决定结果,对于社会弱势阶层来说是最有利的,毕竟弱势阶层并没有足够的资源去让孩子去学各种五花八门的课外技能,获得权贵的推荐信,通过五花八门的活动培养所谓“领导力”。让试卷定结果,至少不是直接的“拼爹”。平时在一个具有竞争性的环境中生活,学生也能培养起一定的抗打击能力,为成年之后的社会竞争做好心理准备。

我们需要警惕的,是中国的基础教育改革重蹈日本和许多西方国家的覆辙,以“减负”的名义减少学校的教学时间和教学难度,但由于升学的竞争仍然存在,其结果是壮大了各种校外补习市场。而家境好的学生,就可以上很好的补习班,比较贫困的家庭,要么只能是咬牙送孩子去上好的补习班,要么就让孩子放弃竞争。在中国这样一个人多资源少的社会里,竞争烈度肯定是很高的,学校的“减负”只是减轻了学校自身的工作负担和责任,但一点都不会减少学生真正的学习负担,而且还带来阶层差距拉大的结果,这无论如何,都不是教育的成功。

因此,中国的基础教育改革,应当保持自身的基本特色,夯实学生的基础知识,维护社会的基本公平。至于各种华而不实的“宽松教育”、“快乐教育”,就让它随风去吧。

 

原标题:“宽松世代”陷瓶颈,快乐教育害了谁

责编:胡玲莉 (如需版权合作请联系 hezuo@haijiangzx.com 转载请注明来源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