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以为已经消失的“黑夜站立”原来一直都在
来源:察网 2016/07/01 11:52:33 作者:李婧詝
字号:AA+

导读: 这些有政治理想的年轻人在一起通宵达旦地演讲、辩论,批判金融资本主义、批判住房问题,批判被收买的新闻界,控诉对民主代议制的不信任,控诉政治阴谋论……到4月,这个被称为“黑夜站立”(Nuit Debout)的运动,已经蔓延到全法国50多个城市,并在欧洲遍地开花。

在刚刚过去的周二,反劳工法游行浩浩荡荡在巴黎举行。不少媒体发现,持续了两个月之久、自发的、公民性质的、以年轻人为主的“黑夜站立”已经难觅踪影。

_

居民欢喜:“广场不再是露天厕所”

这次运动的主要据点--巴黎共和国广场,如今只有稀稀拉拉的几个年轻人,散漫地坐在长椅上拉着家常;还有几位游客,专门来寻访11·13恐袭事发地;附近的草坪上也有几个年轻人,在玩着iPad、吃着蔬菜沙拉;对了,巴黎市府还在广场临时搭建了一个滑板专用场地,供青少年暑期娱乐……

_

“黑夜站立”后一片狼藉的共和国广场

“黑夜站立?他们早就不在了。”面对《巴黎人报》记者的提问,附近一家旅店的雇员表情冷漠地简单总结,“现在这儿可清净多了”。广场附近运动品商店Go Sport的售货员开玩笑道:“那群人就像麻雀,当初乌泱乌泱地闹,突然就呼啦一下都飞走了。”“我们不想去指责什么。”一名住在这个街区的老人说,“他们走了,居民们可是松了一口气。我们对心怀公民理想的年轻人没有意见,那些趁乱破坏公物,乱砸乱涂的人是害群之马。”“共和国广场终于不再是混战场所或者露天厕所了”,Beaurepaire路药妆店的药剂师说。

_

运动活跃分子“有些沮丧”

在广场所在的巴黎11区政府旁,人们安静而愉悦地看着年轻人玩滑板,时不时交流几句。

运动积极分子、巴黎政治学院23岁的硕士Lucas提起“黑夜站立”“有些沮丧”,虽然他心怀希望地说:“社交网上的‘黑夜站立’还在继续”,但Lucas很清楚:“在共和国广场的集会不可能永远持续下去。”他最后倔强地说:“不管怎样,世界会因为我们有所改变。”

_

“黑夜站立”运动曾经人气极高,巴黎共和国广场每晚人声鼎沸。

左派区长Fran ois Vauglin认为:“‘黑夜站立’是很有趣的露天思想论坛”,但他随后满意地表示:“广场和街区如今恢复了平静,秩序井然。商户被示威者砸碎的玻璃也换新的了。”

_

“他们只是不知道如何不失体面地结束运动”

“动辄几百人的阵势已经不存在了,‘黑夜站立’现在是强弩之末”,一名熟悉相关情况的警察说。“同事们很久以来就不再提这件事,共和国广场的晚上现在一片平静”,另一位警察补充道,“上周四反劳工法游行时我去做治安工作,特别留意了那里的情况。广场上有两三个人撑着帐篷,除此以外只有石板。要不是亲眼去看,我还以为那几百个活跃分子依旧在那里辩论呢。”

_

“黑夜站立”得到许多知识分子的支持,图文著名哲学家Alain Finkielkraut在运动现场。

“‘黑夜站立’顶多撑到七月中旬”,法国内政部一位高级官员早前在相关材料中预测……“我们认为,问题在于他们不知道如何不失体面地结束这场运动”。

“运动正在改革”

“‘黑夜站立’没有结束,而且正在改革”,老“68”青年Patrick Farbiaz说。他认为这是“带有危险信号的启蒙运动”,人们以此呼吁“共和精神”。他介绍说,“黑夜站立”框架内的小型集会一直没有间断,活动将持续到7月14日。

_

“黑夜站立”的演讲记录已被Patrick Farbiaz整理成书。

在本周二的反劳工法游行队伍中,有不少“黑夜站立”参与者的身影。他们反映说,不再去广场“黑夜站立”是因为“太累了”,并且“重振生活应当是一切的前提”。此前参与运动的活跃青年们,不少又参与到其他运动中,Farbiaz对此解释说:“运动是有些变化,改变是为了更好地发展。”他认为“三四年以内,政局有所改变之后,人们对‘黑夜站立’会有客观评价。这就像当年西班牙‘愤怒的人’。”

运动标杆--忙着跟执政党作对

据法国《解放报》,“黑夜站立”的标志性人物Fran ois Ruffin正在发起一场反对执政党的运动。他向记者解释说:“以前每次总统大选第二轮,我都会投票给社会党。当时觉得作为左派思想的拥护者,当然应该选择左派政党。”

现在Ruffin不这么认为了,他发起运动,号召民众在2017年的总统大选中不要投现在的执政党社会党的选票。他们计划广发传单,告诉人们社会党是披着左派外衣的右派:现任执政党的核心人物瓦尔斯、马克龙、奥朗德,从经济方面分析,他们都是右派。

_

“黑夜站立”的标杆人物Fran ois Ruffin,亚眠市独立报纸《骗子》(Fakir)的创办者。Ruffin牵头拍摄影片《谢谢老板》(Merci patron),并由此创立“斗争联盟”。该联盟被认为是“黑夜站立”的核心力量。

虽然同为“左派”,但是Ruffin已经做好与社会党决裂的准备了。“我的目标是走出1983年以来的状况。当年执政的社会党开始将经济政策右转,给自由经济打开了口子。如果走自由市场模式的话,我们不需要社会党。社会党是左派的耻辱!是时候跟它告别了。”

“黑夜站立”其实一直都在

6月28日巴黎反劳工法大游行的当天晚上,500个“黑夜站立”活跃分子聚集在法国劳工联合会,号召用民主的方式反对劳工法改革。

从“黑夜站立”的官方网站https://nuitdebout.fr/看,运动其实一直都在。6月30日周四巴黎共和国广场,17点分别有是气候和环境、反专家主义,以及关于民主的三个研讨会;18点半开始是关于劳动和劳工法的研讨会;19点半开始讨论新型民主经验--如何让普通民意进入国民议会。

_

“黑夜站立”官网上7月3日的活动安排。

在运动官网首页,有人发帖召集7月1日下午在大巴黎95省Place des Arts广场聚餐,参与者根据各自情况,自备饮食与大家分享。在同一天下午4点,巴黎10区Collectif 23 将举办“黑夜站立”主题下的音乐会和辩论。

回顾--黑夜站立、理想不眠:法国燃起"星星之火"

3月31日起,在法国巴黎共和国广场每天晚上都有数百、直至数千人自发集会。这些有政治理想的年轻人在一起通宵达旦地演讲、辩论,批判金融资本主义、批判住房问题,批判被收买的新闻界,控诉对民主代议制的不信任,控诉政治阴谋论……到4月,这个被称为“黑夜站立”(Nuit Debout)的运动,已经蔓延到全法国50多个城市,并在欧洲遍地开花。

法国媒体曾一度认为,该运动并非仅仅抗议“新劳动法”这么简单,它也许标志着法国新运动的兴起。

_

原本和平的演讲、辩论方式遭遇暴力破坏。

“黑夜站立”是自发性的运动,没有严密的组织。随着运动的发展,“黑夜站立”在法国多地发生暴力破坏和冲突,部分运动参与者破坏公物、损坏商店橱窗、烧车,投掷酒瓶和石块挑衅警察。有分析人士称,这些破坏分子并不是真正的“黑夜站立”者,很可能是趁机捣乱的郊区青年。

媒体5月份进行的调查显示,“黑夜站立”逐渐丧失民意支持,法国人不相信运动有前途,并且希望它尽快结束。然而在4月,尚有六成受访者表示支持“黑夜站立”。

原标题:你以为已经消失的“黑夜站立”原来一直都在

责编:胡玲莉 (如需版权合作请联系 hezuo@haijiangzx.com 转载请注明来源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