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彪:从地缘政治看英国“脱欧”
来源:察网 2016/07/03 09:19:57 作者:郑彪
字号:AA+

导读: 英国“脱欧”,是近代以来引领人类社会的西方文明,从19世纪末达到全盛,开始走向衰落,一百多年来经过复杂曲折的地缘政治演进,终于在新自由主义主义全球化失败的同时,走向文明衰竭过程中,西方文明的中心地带发生自我爆炸,也是加速西方文明衰竭的沉重一击。

_

各位微友,大家好!

这两天在外地,杂事多,抽空看了平子朋友的课,教育问题,民怨沸腾,能搔到痒处,不容易。有功底,有深度,有道理,有实证,包括切身体会,现身说法,讲得很好,反响很热烈。相信能起推动作用,吸引更多学者讲学,将好好学习群更推进和提高一步。

从地缘政治看英国“脱欧”

一、回顾历史

地缘政治学,研究的是地理与政治的关系。它有三个主要的决定性力量,也就有三个研究视角,即经济、军事和文化,综合作用的结果,形成地缘政治。地球自人类文明主要在亚洲诞生以来,在漫长的历史过程中,不断地向全球迁徙,形成早期人类分布的版图。由于人类文明发展的不平衡,中国由于与东亚温带季风气候的地理条件密切相关,更主要是由于华夏先民的勤劳和智慧,创造出伟大的农业文明,包括发达的农业、手工业、商业,也包括灿烂的思想文化。这种发达的文明,早在秦汉时期就完成了半球化,即形成东亚经济文化圈,后来也叫做儒家文化圈。

中国的经济文化和政治影响,这个半球化进程,不通过军事手段,主要通过国际贸易,不断经由陆海两条丝绸之路,向西亚、中东和西方辐射、扩散、推进。中西方贸易的通道,通过红海进入地中海的通道,叫做世界商路,长期被阿拉伯人控制。阿拉伯世界,也是地球人类文明开化相对早的地区民族,有其地理原因,主要是两河流域孕育出早期文明,后来灭亡,但地理上与中国接近,又处于丝绸之路的要冲,就是贸易通道,得天独厚。中国直到十八世纪以前,都位踞世界体系的核心。这块中西贸易的巨大红利,被阿拉伯人,主要由于扼守伊斯坦布尔“世界咽喉”得巨大红利,也是地缘政治利益,他们吃了不止一千年。也不能说他们盘剥西方,却由此酿成巨大的历史祸端,从八次十字军东征,一直到现在的中东战乱。

这主要是因为,那块后来被西方人自己叫做欧洲的地方,这里主要指西欧,在历史上长达几千年里,总体上是极其落后、野蛮、混乱和边缘化的地区。罗马帝国云乎哉?只是地中海周边的一小块地方,比起秦统一六国的范围,差的太远,而暴虐又超过百倍。公元476年西罗马帝国崩溃,由汉击匈奴启动的西方民族大迁徙运动,终于进入尾声,欧洲开始进入所谓漫长黑暗的中世纪,并经过将近一千年,到15世纪左右,开始形成所谓近代民族国家。英语至今的历史,也才五百年,大不列颠及北爱尔兰联合王国,云乎哉?到18世纪,也才五百万人口。

十九世纪建立“日不落”帝国,很了不起,但是也就不到一个世纪就崩解,变成英联邦。须知那是用全球的白骨和资源支撑的帝国!进入二十世纪,这个联合王国,老大嫁作商人妇,跟着美国,狐假虎威,现代眼看连北爱尔兰、苏格兰也“联合”不了。英伦三岛,自身难保,是西方崩解的地缘政治信号。须知英国是近代西方帝国的地缘政治核心,是大脑,是金融中心,是总参谋部。美国不过是儿辈,是西方地缘政治的产物和政治文化的最后支撑,原是欧洲文化的支脉。进入二十一世纪的美国民主制度,对于共济会、国际垄断资本集团核心来说,已经无效,成为包袱。英国脱欧,背后有没有共济会大佬集团更深层的算计?很难没有。

这个欧洲建立近代民族国家的历史进程,直到19世纪末,以1871年建立德国,才告完成,大概五百年左右。但欧洲至今,版图仍然是相对破碎的,欧洲至今不能统一,是根本的地缘政治隐患,现在再次爆发。另一方面,虽然基督教统治黑暗,欧洲总算有了自己相对靠谱的历史,但都是反复编造、洗白、粉饰过的。而西方靠发动全球战争,暴富起来以后学习中国修史,所编的世界文明史,则更是充满了谎言和种族主义。可以说,近代以来,西方是一面靠暴力,一面靠欺骗为基础的文化软实力,取得霸权,与中国自古以来的修齐治平,秦汉以来的东亚经济文化半球化,完全是两路。

所谓“西方中心论”,这个概念本身,已经是够扯淡,太学术化,血腥味完全洗掉,是很“文明”即虚伪的概念、语言了,也是西方学者的发明,虽有良心发现,也是犹抱琵琶。西方文明的本质就是虚伪,其价值观既没有“正”,也不能“高”,也就不能“大”——即使建立资本主义世界体系,也终于不能“久”,也就开始走向反面,走了一百年。

另一方面,近代以来五百年侵略暴富的历史,已经足以使西方帝国体系成为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垂而不死,进而变异出现代美元霸权体系的既邪性又奇妙的怪物(以金融创新支撑军事霸权,其实就是列宁所说“工业资本与银行资本融合而生成的金融资本”的升级版),又延宕了一百年。其中有几十年的回光返照,那是地缘政治形势的演变倒退——如果没有苏联变修,中苏分裂,特别是如果没有这三十年美国为首的西方乘势吸尽全球血,表面上风光无限,实际上、政治上、文明上、本质上是苟延残喘,也早就撑不住了。

中华文明及其地缘政治载体——中国,本质上是西方基督教文明,包括美国所谓“新教文明”的文明天敌,是文明克星,更是美国的地缘政治克星。俄罗斯,原本属于基督教文明的一支,但是在漫长的历史中形成巨大的版图,使得其地缘政治性质,本质上和地缘政治上不属于西方文明,是西方的异己,被视为另类,本质上和地缘政治属性上,属于中西文明之间的又一种独特的文明。俄罗斯人苦不自知,几百年来一厢情愿地几度西化,几次碰得头破血流。以戈叶这次,最惨。十六世纪以来沙俄西进无能,东扩有余,造成与中国接壤。这段对于中国人来说是噩梦般的历史,进入二十一世纪,成为中俄结成全球最重要的全面战略伙伴关系(何必纠结于结盟二字?此是不结盟的结盟,高于结盟),进而发起以全球为指向的西进运动,整合亚欧经济一体化,最终改变世界和重塑全球地缘政治格局的地缘政治基础。

远东西伯利亚,这块西方垂涎已久梦寐以求的沃土和丰厚资源,西方肯定得不到了。中国也不必耿耿于怀,要有儒家“天下一家”的胸怀,更要有共产主义的远大理想。世界足够大,宇宙待开发,人类共同开发治理可也。中国不争霸,只要作人类大贤,俄罗斯如果愿意,也可以作大贤。其他国家包括印度伊朗等文明国家,也包括西方国家,如果愿意作大贤,我们都欢迎,地球人类尽舜尧,就全球化世界大同了。

杰弗里·萨克斯近日说,英国脱欧,不是全球化不行了,而是需要新型的全球化。这话说的有见地。可是什么是新型的全球化?萨克斯的理解,南辕北辙,浅乎哉萨克斯!新型的全球化,是由东向西的,是二十一世纪的西进运动,既是继丝绸之路之后卷土重来的,也是亦旧亦新,推陈出新的,却是东方引领的全球化。东方,包括中俄,也包括新近加入上合组织的印度、巴基斯坦,还包括即将加入的伊朗等国。历史不能假设,但思想可以假设,“大胆假设,小心求证”。假设这次中俄联手、习普联手书写的“北京宣言”,提前三十年实施,世界新秩序已经大体完成。这段历史其不能假设,也是由于这段历史曲折,包括苏联解体和“中美国”梦魇,乃是不得已付出的沉重代价。自己也有责任。这其中的道理,包括历史经验教训,今天中国人(也包括俄国人,毕竟有苏俄七十四年的社会主义首创之功,东正教毕竟比西方基督教在价值观,在道德上有优势)必须了解,破除西方中心论的提法,不妨姑妄用之。

直到公元1500前后,西欧人为中世纪晚期长达两百多年的黑死病、长期的饥荒和战乱所逼迫,苦不堪言,活不下去,加以有了中国来的指南针,得以进行远海航行,又有了成吉思汗带去的火药等技术,这才由王室支持,民间出力,杀出欧洲,发动全球殖民战争,美其名叫“地理大发现”,后来不大好意思,又叫作大航海运动,开始了以战争开路的近代西方引领的全球化。

西方这一轮全球化,以暴力打断了前面中国在漫长的历史中,通过文化扩散,丝路花雨,形成的东亚文化圈,半球化,进而通过丝绸之路的贸易手段开创的向西方推进的第一轮全球化。而且,把第一轮东方文明全球化的老大中国,打翻在地,踩在脚下。直到十八世纪以前,总起来说,西方虽然经过三百年的全球征战杀伐,已经四分天下有其三,但是中国仍然是相对富裕和发达,治理也相对好的国家,也是西方最后征服的老大国家。大清之大,居然没有正式的国名,也是一件怪事。也难怪,中国五千年文明,老大中国,哪里知道世界上还有靠中国的指南针、火药、造纸和印刷术这四大发明,进而发生“军事革命“(恩格斯语)”,更能点石成金而有工业革命,于是杀遍全球的文明怪物呢?

二、再看现实

西方帝国、文明的这一百年历史,通过衰落、挣扎(两次世界大战))、变异(制度变异,即吸收社会主义因素而建设福利国家)、冷战、新自由主义全球化,金融海啸,终于力不能支,发生英国脱欧,走向政治垮塌、体系崩解、文明衰竭的这一百年历史,其实历史演进的有声有色,相当精彩。这个世界很精彩,而且越来越精彩,越来越频繁地上演着精彩的大节目——全球地缘政治根本变革的大节目。越来越频繁,是什么节奏?是每周都在上演大节目的节奏,最近几周都是,一周几场,精彩纷呈。

6月17日,习近平主席携夫人彭丽媛访问塞尔维亚,下车伊始,就祭奠凭吊了在“美约”轰炸我驻南使馆中牺牲的邵云环、许杏虎、朱颖三位烈士的英灵,24日就爆出英国就爆出“脱”剧,紧接着,就是中俄首脑联合发表北京宣言——《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和俄罗斯联邦总统关于加强全球战略稳定的联合声明》。全球为之震撼不已,因为全球都听到了一个已经垂死一百年的世界资本主义体系的最后倾覆和新的世界秩序架构加速重建的历史轰鸣。

如意:关于西方历史造假这个事,最近好多人说。我有个疑问,如果西方文明比较真实的部分从17、18世纪开始,还是有不少文明遗存在的,比如绘画、雕塑、园林,教堂等建筑。那么西方文明所达到的高度,如果没有前面的积累,能一下就达到他们的艺术品所反映的文明高度吗?

郑彪:这个问题很好,也很有意思。不是最近才有人说,去看斯宾格勒的《西方的没落》,1918年出版就揭露,已经一百年了。以前也有人揭露,都被历史湮没。绘画艺术,文艺复兴的精华,也是受中国文人画的启发,是通过丝路贸易和成吉思汗西征传过去的,很多东西。整个西方近代文艺复兴和启蒙运动,以及工业革命的基石,甚至黑格尔的哲学,甚至康德,都是东学西渐的结果。西方人当然很聪明,能创新,能够后来居上,也了不起。但是造假,反嗜,倒打一耙,欺师灭祖,就很邪恶,是文明特别是价值观不行。这个不说了。

接下来。

我们这代人最是幸运,已经经历并继续经历和参与一个历史上从来没有过的伟大的时代。这是怎样一个时代?1962年毛泽东指出:“从现在起,五十年内外到一百年内外,是整个世界社会制度发生根本变革的伟大的时代,是一个翻天覆地的时代。处在这样一个伟大的时代,要准备进行做与以往任何时代所不同的伟大的斗争。”1962年是什么情况?1905年列宁指出,帝国主义是垂死的资本主义。十二年以后,帝国主义的世界链条被打断,1917年俄国事业革命胜利;二战以后,中国等一系列社会主义国家诞生,社会主义的半球化已经实现,全球化只待继续革命,再下一城,就可能成功了。但是,这样伟大的事业,颠覆几百年以来西方靠工业化建立的强权体系格局,需要继续革命,就是放弃享受,继续流血牺牲,那可不是凡夫俗子所能带领完成的。

果然,斯大林逝世以后,凡夫俗子、小人登台,国际共运的首脑苏联变修,中共劝不住,也管不了,大旗一肩扛过,义不容辞,只能分裂。1962年前后,中国相当困难。但是中国有毛泽东,于是“高天滚滚寒流急,大地微微暖气吹。”毛泽东高瞻远瞩,在中央会议上说了上面这段话。至今五十四年。是不是神机妙算?不是能掐会算,是有人类担当,有正义,有马列毛主义,所以能高瞻远瞩,穿越历史。但是,领袖太伟大了,代表人民群众,却也“脱离”人民群众,包括干部,是出于对领袖的爱戴,历史的经验,相信领袖的判断,但未必理解多少,多深。总体是思想跟不上,火车跑得快,全靠车头带,车头换了,情况就复杂化了。

设想一下,如果不是毛泽东高瞻远瞩,义薄云天,将国际共运和人类责任一肩扛过,又发展马列主义,敢于反帝反修,两面作战,左右开弓,同时援助团结第三世界,支持美国黑人斗争,搞三个世界的地缘政治大棋局,将美国逼得焦头烂额,将两极世界硬是扭成中美苏大三角,而是跟着苏联跑,则苏联解体,中国也就完了。是不是这样?如果不是毛泽东把美国逼得走投无路,且敢于打美国牌,打苏联牌,纵横捭阖,美苏是否会联手动中国的核外科手术?如果不是毛泽东出奇招,破解勃列日涅夫的铤而走险,中国会怎样?所以这一切,都需要反思,感恩。

中国改开这三十年,适逢美英发起新自由主义全球化的三十年,是毛泽东逝世以后,美英等西方势力掂量了世界局势,包括评估了中国的政治走向,力量对比,发起的决定西方特别是垄断资本集团(当然包括幕后势力)命运,特别是能否独霸地球还是灭亡的殊死斗争。中国的改开固然是卷入了新自由主义全球化浪潮,苏联又何尝不是?而苏联垮了,中国逐渐清醒了,而且越来越清醒,越来越诉诸行动,通盘的行动,很清晰,且理想远大,行之有效。这一切,又何尝没有内因起决定作用?也不是一句全盘西化那么简单,百年前的全盘西化,也是应运而生,折腾半个世纪,处处碰壁,更不能成功,终于被毛泽东共产党领导,成功地走出了中国现代化道路。即使这三十年来这一轮全盘西化,也不是一开始就那么公开,那么嚣张,那么顺利,那么轻而易举,有一个从隐蔽到得势,到公开,到肆无忌惮,利令智昏,再到矛盾激化,物极必反,天怒人怨,推动人心向背、力量对比此消彼长,演进变化的过程。而是从一开始,就充满矛盾,充满斗争。有没有欺骗,特别是美国的地缘政治战略欺骗,当然有。在当时历史条件下,完全避免上当受骗,真的很困难。这个有历史必然性,不被骗一次,也不能理解毛泽东的伟大,也不能证明这个民族、这个人民,这个执政党,毕竟了不起。

这个道理,这个事实,环顾全球,扫描一下,不难发现。任何外部势力,包括纠结内部势力,终于摆布不了中国和中国人民,一度欺骗得逞,终于摆布不了中国的命运。矛盾的积累和发展、激化,力量对比的消长,经历了长期的曲折的复杂的,不乏艰难的过程。世界格局也是如此。也不必说,三十年都是修正主义、卖国主义,而是两条路线斗争。否则,无法解释党的十八大以来的根本转折,解释不了“习近平现象”。这样看问题,才是马克思主义,历史唯物主义,马列毛主义。敌对势力,为什么在十八大前夕那么嚣张,到了极点?就是因为西学读得太多,特别是“‘美’学”读的太多,中毒太深,不懂马列毛主义,更不懂中国历史特别是优秀传统文化,不相信人心向背,也不懂经过五千年文明哺育和九十五年久经大风大浪考验的中国共产党。他们在政治上赌美赢中输,对党内政治斗争和国内外形势,判断错误,看反了大盘。搞得不好,会满盘皆输,输得很惨。现在需要悬崖勒马,向正义投诚,虽然迟了点,不为无智。否则,无论国际还是国内,接下来的演进发展会加速,到一定程度,例如六中以后,更不必说十九大以后,逐渐会形成席卷之势。到那时,黄瓜菜都凉了。

黄瓜菜本来就是凉的,到那时候,就更凉了。

三、说说英国“脱欧”

上面说了那么多,才说到英国“脱欧”,是不是屁股上挂掌——离题(蹄)太远?不是。中国人看地缘政治变局,包括每一个回合,看英国脱欧,都要有历史纵深,放到大的历史背景中,就要追溯到历史上,至少也上溯五百年。没有这个视野和历史纵深,说不清楚,至少不能看得很透彻,也就不能很好地应对,更难以把握变局的根本和击中关节、要害。

英国脱欧,国内看到的文章不多,低调,但主要是看不明白,有点蒙头转向,看不懂的居多。中国媒体的看法总体上很少说到要害,缺乏深度,西方的看法说的较深入,但结论不够可靠。俄罗斯的,其他国家的资料,我在外地,备受局限,资料不足,也就难以深入分析。在前面讲历史和现实背景的基础上,说几个基本判断和观点。不是说我能看懂,但是自信比主流媒体上有些专家,靠谱一些。

第一, 英国“脱欧”,是近代以来引领人类社会的西方文明,从19世纪末达到全盛,开始走向衰落,一百多年来经过复杂曲折的地缘政治演进,终于在新自由主义主义全球化失败的同时,走向文明衰竭过程中,西方文明的中心地带发生自我爆炸,也是加速西方文明衰竭的沉重一击。英国不是一般西方帝国,是美国的“父亲”、核心同伙和师爷,是全球资本主义总公司的二股东,所以霸主地位失去,股份还在,余威尚存,一百年来,还能狐假虎威,分享全球化巨大丰厚的红利。英美美英,地缘文化是血亲,金融上根本是“混合生长”,地缘政治根本上是一伙,但又属于欧洲板块,在欧洲和北约有特殊使命,一心二用,由此形成英国内部难以克服的地缘政治矛盾。加以历史上就是联合王国,与美国的情况相似,合作发财,利益共享,都好说,一旦地位下降太多,不能共同发财,利益分化,极少数人另打算盘,大多数人也不傻,于是矛盾就会迅速激化,就立马分道扬镳,散伙而去,叫做作鸟兽散。

不仅是资本主义基本矛盾激化,也是内部地缘政治矛盾,包括几个王国各有利益,也有地缘政治矛盾,统统激化。国际垄断资本集团的大本营、共济会们,在当今世界变局条件下,大的历史变局来临,会与一般屁民有共同利益?做同一个梦?背后就有算计。七十年代基辛格搞的减少世界人口计划和尼克松的“不战而胜”,新自由主义全球化,是一步大棋局;1995年费尔蒙特饭店会议是一时得手,顺风顺水背景下的进一步部署,同一个大棋局;接下来的情况不顺利了,在全球,包括在国内、后院,发展中世界,中俄两国,乃至西方国家内部,世界经济与政治形势,都由于各种矛盾深化,迅速发生变化,美国无力应对,霸权衰落,暴露无遗。越是放火自救,越是衰落。特别是进入本世纪,更不待说2012年以来,中国越来越不听话,还提出“中美新型大国关系”,简直是要造反。不仅是说说而已,实际上中国十八大以来的内政和外交政策的变局,根本是政治变局,加以实行真正的中俄战略伙伴关系,已经明显地改变了世界格局,世界重心加速向东方倾斜。这样一来,更加速西方内部矛盾激化、爆发和政局、格局的演进。

中俄战略伙伴关系,现在加了全面二字,来之不易。就国内政治来说,普京总统上台时间较长,内政理顺相对较早。外交上与中国的战略伙伴关系,没有夯实,双方都有原因。俄方来看,俄内部对于地缘政治的根本战略方向,重心向东还是向西,长期争论不休,犹豫徘徊,大主意没有拿定。这是几百年俄罗斯内部自身固有的地缘政治矛盾决定的,19世纪就争论。

列宁领导事业革命,是向东用力,并寄厚望于东方革命,中国革命。斯大林继承了列宁主义,但地缘政治考虑较多,对中国共产党不够信任,两面下注,到1949年终于承认中共是马列主义。斯大林死后,苏联变修,是意识形态现象,其地缘政治和地缘文化根源,也在于此,对西方投降,是向西看,向西走。俄罗斯人不属于西方,西方人也害怕俄罗斯,心底里拒绝接纳俄罗斯,根本是地缘政治原因,比喻直接而后快,就是夺取远东西伯利亚资源,但是俄罗斯苦不自知,一厢情愿地加入西方。也是二战死了两千万人,伤了元气,也破了赫鲁晓夫的胆子,于是向西方乞和,缓和的本质是投降,告别革命。最后解体,吃了大亏。季塔连科先生说,苏联人自己把自己搞垮了,这是深刻的反省。普京上台,鉴于戈叶的教训,开始向东倾斜。但是中国的条件,尚待成熟。普京对中国不放心,也由于中国自身,想打铁,自身不硬。故对中国领导人,非常敬仰毛泽东,对后来的领导人,似颇有微词。说中国有导弹,没有将导弹竖起来的人。习近平就任总书记兼国家主席军委主席以来,高瞻远瞩,举措不凡,局面改观,于是逐渐刮目相看,两位领导人又对了脾气,对了表,真正建立了政治互信,包括个人之间的互信和友谊。特别是中国在俄罗斯重大核心利益方面,在俄在受西方经济制裁,极度困难条件下,给予真诚的大力支持。于是中俄两国战略合作夯实,前所未有。

这也是习近平总书记说打铁必须自身硬的国际背景,不光是说反腐败。

中国全面战略伙伴关系,国际上老是纠结是不是结盟?是害怕。联合早报发文,题目叫中国应坚持不结盟。明摆着的,不是结盟,胜似结盟,而且大大超过二十世纪五十年代,这都是基于两国对全球地缘政治形式的深刻理解和一致判断,有根本的共同利益,真正的命运共同体。谁加入,就会有好运,谁对抗,走错棋,站错队,可能有灭顶之灾。这样说,不是心理战,不是纵横家,而是因为美国霸权崩溃,欧盟无能,中俄成为人类文明和世界格局新的东方支撑。世界地缘政治格局将可能加速趋于碎片化,大规模战争随时可能爆发,中俄已经实质上结盟,日本更加衰落,根本没有希望翻身,欧洲大国,自顾不暇,而全球那么多中小国家,更是命悬一线。不必说古代,近代大国兴衰,历史也是这样走过来的。去仔细研读习近平主席与普京总统刚刚签署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和俄罗斯联邦总统关于加强全球战略稳定的联合声明》等有关声明,即使光看题目,也能明白一二。

第二,要准备打大仗和准备应对最困难的局面。这个话我说了多年,现在更加确信无疑。世界变局带来的全球性地缘政治碎片化趋势,即是西方文明衰竭的结果,也是资本主义世界体系的基本矛盾反复爆发,最终瓦解,帝国主义历史终结的必然结果,这回不是出路,是没有出路,但却是难以避免。发展中国家久已是火药桶,第二世界,主要欧盟,在地缘政治上不仅总体上无能为力,而且很可能趋于解体,就是碎片化。但是德法等国家,应能有所作为,问题是方向,向哪边用力?东,还是西?向西,继续做美国的附庸,死路一条;向东,与中俄的地缘政治战略对接,就有光明的前途。其实西方人的胆子,由于文明决定,最是欺软怕硬,色厉内荏,外强中干。19世纪以前,英国打遍全球,最后才对中国下手,即使马格尔尼窥破的满清政府的底牌,也还做了半个世纪的准备,且从鸦片贸易入手。20世纪上半叶,西方先被希特勒吓破胆,后又被斯大林打掉了魂,至今心有余悸。对新中国,抗美援朝这一仗,特别是上甘岭战役,把美国人打了个魂飞魄散,再不敢对垒,说是陆军,其实是军魂打掉了。现在,今非昔比,主要是毛泽东思想又开始回到军队。西方在实力上没有优势,道义上政治上已经破产,大西洋联盟名存实亡。

至于西方分化以后,能够有智慧弃恶从善,世界梁山泊英雄排座次,只要识时务者为俊杰,座席肯定还在前列。其他国家,不能一一。习近平总书记就任以来的政治、外交、军事、社会、文化等领域的路线和方针,完全正确,经济领域由于历史原因,主要是政治原因,包括国际政治原因,根本改变局面,还需要时间,但是破局已经开始,从里到外,都已经开始。正因为如此,照此做去,中华复兴的中国梦,就一定能够实现。这是我经过十年以上的跟踪观察,完全拥护,包括在学术上赞成和政治上拥戴习近平总书记的根本原因。

第三,英国脱欧,宣告了欧洲一体化的历史终结和亚欧一体化的历史开启。历史上从来没有什么真正的成功的欧洲一体化,欧洲只是一个人为的概念和划分,亚欧才是一块大陆,是公认的“世界岛”。欧洲没有统一的文明,包括宗教和语言,也从来不能统一。法国拿破仑,德国希特勒,都没有成功,欧盟学习秦始皇,却没有一个欧洲版的儒家文明,也失败了。欧洲一体化终结了,根本是文明原因。这是西方心知肚明而不愿意承认的,一个可悲可叹的事实。至于习近平主席下大力实施的“一带一路”战略,既是中国的全球经济和外交战略,也具有地缘政治性质,对此已经无需否认。其地缘政治指向,与普京总统提出的“欧亚经济联盟”对接,与其说是俄罗斯的一个好主意,更是反映出俄罗斯的务实态度和政治智慧。这种中俄战略对接,不仅是中俄两国互利共赢,也不仅是一带一路国家互利共赢,更是亚欧大陆经济一体化(或者加欧亚经济一体化,也是一样)的强大动力,欧亚共赢,则更是在当前险恶的国际形势下加强全球战略稳定,维护世界和平的强大地缘政治基础。前几年我曾斗胆提出“建立中、俄、德大三角”的建议,也是基于亚欧经济一体化的考虑。这里的德,是指欧盟的代表,当然不可能排除法国和其他欧盟国家。只要人类有足够的智慧,搞得好,未必一定是“革命制止战争”,却可能是全球地缘政治变局,或引发大战,或可能制止大战。根本在于世界各国的选择,首先取决于欧盟成员国的选择。今天的美国,即使加上英国,对于欧洲的选择,世界各国的选择,如果还选择战争,就是疯了。但是,美国早就疯了。美国的做法和英国脱盟的动向,已经表明其放弃了欧洲的利益,包括安全利益,使其作为垫背。未来大规模战争爆发,以及地缘政治破碎化趋势,中小国家难以选择,但是选择和平,形成国际大气候,以避免人类毁灭以及自身可能的的灾难,任何国家,都有发挥作用的空间。

以上三大点,其中包括不少观点,没有充分论证,也无须详细论证,许多都不言自明。其它,还可以有很多看法,不再聒噪。或有反对意见,也很正常,正好引发讨论。

下面涉及对一些评论的评论。

英国脱欧,是否一投定音,会不会反复?但不重要。无论如何,重大危机,不是已经爆发,而是加速深化,加速演进。未来的危机更加深重。更加深重,会怎么样?极端形式,就是战争,而且早就爆发。即使不说中东,欧洲本土,难民潮就是地缘政治防水,包括长期以来的国际金融,譬如金融海啸,都具有战争性质。表面上看,是公投,是人民的选择,又说是如何“非理性”,背后的水很深,从全球地缘政治形势来看,看美英两国垄断资本集团及其背后实力的考量,其实是非常之理性的。只不过站在自由主义立场上,看不懂罢了。也没有什么突发事件,偶然性背后都是必然性在起作用。不是没有阴谋和策划,但根本是规律在起作用。资本主义帝国主义的基本规律,地缘政治的规律,“文明冲突”其实是文明竞争、价值观竞争,也有规律。综合作用的结果,表现为世界格局的演进,包括二十世纪九十年代以来这次。许多专家都喜欢说“不确定性”,我历来喜欢讲大趋势,是讲一种确定性。心中有道,文明有自信,学问基础和分析工具靠谱,有把握,就讲确定性,没有数,没把握,看不清,就只能“不确定”了。

张维为教授说:“英国脱欧可以放在英国走衰,欧盟走衰,西方政治模式走衰的大背景下来看。关系国家命运的大事,国家不敢承担责任,而是"交给"民众,而民众的决定又是情绪性的,结果就是"脱欧"。”这是靠谱的,有一定深度,但是还可以更加深入。

凤凰卫视有评论使用“欧洲大一统”的提法,更是不通,乱说。欧洲哪里有什么大一统呢?同一个上帝?其实是各信各的,自古就是分裂的,从罗马帝国到神圣罗马帝国,再到拿破仑,从来没有实现过。近代以来,特别是二战以后,真想要统一,欧洲煤钢联营开始走秦始皇的路子,至此画上句号。

由于几百年来的全球殖民战争和日不落的殖民统治,资本主义世界市场建立,得以有全球视野,帝国主义对全球地缘政治,还是有一定的洞察力的。近代有全球航海眼光,故能提出欧亚大陆“世界岛”的概念。我现在倒过来,叫做“亚欧大陆”,“亚欧一体化”引领整合世界地缘政治格局和人类文明方向。普京这次来,向中国提出欧亚经济联盟建议,其实也看透了全球地缘政治的总趋势,看透了美国霸权解体和中国的伟大成就,特别是近年来习近平为总书记的党中央摆脱“中美国”和实现中华复兴中国梦的的政治决心、坚强领导和巨大成就所引发和中国政治变局,以及世界地缘政治变局与中国“一带一路”潜在的地缘政治涵义,特别是看到中俄合作最符合俄罗斯复兴的根本利益。于是这次提出欧亚经济联盟与中国一带一路战略对接,既是顺水推舟,也是借船出海,具有半是送礼,半是背书的性质。但是胆识和智慧过人,了不起,也有担当,中俄都能产生不仅影响二十世纪人类命运的伟人,还能继续产生影响人类二十一世纪存亡命运的伟人。中俄大有希望,大有前途。跟着中俄,包括加入上海合作组织,也大有希望,大有前途。太阳永远从东方升起。日本人不是没有智慧,包括起名,国名,意思很好,终归是小智慧。

前两年我曾有文章,题目是《世界的版图正面临重划》,几乎可以说,从南斯拉夫解体开始。那是预演,英国脱欧,正式开启欧洲的地缘政治动荡和重组进程。更正确的提法,应当是亚欧一体化进程。近代曾经有三十年战争。英国脱欧,对英国自身和欧盟是两败俱伤,这是明摆着的。而且注定会推倒多米诺骨牌。但是这样做的背后,美英的精英们有怎样的

地缘政治的战略算计?首先,需要阻止欧盟发展,解体欧盟,符合当前形势下美国的利益。其次,美国是否准备脱离现在美国的框架和选举体制,美国的现行体制已经成为垄断资本集团的包袱而不再是得力的工具。在适当的情况下,将放弃美国,而将美国与英国现有的优势资产(包括精英人口如盎格鲁撒克逊与犹太、智力资源、资本),重组为新的地缘政治实体?有无这样的考虑?为什么长期以来美英都实行双轨教育体制,即对上流社会子女实行严格的精英教育与对平民实行的嘻哈玩乐教育?他们是否早已经在地缘政治战略上决定放弃中下层老百姓?这个并非毫无根据的臆想,从亨廷顿的著作中,读出这个味道,因为美国上层精英二十世纪七十年代就已制定全球地缘政治战略包括人口战略,全球地缘政治重组是必然趋势。目前不妨姑妄言之。

新自由主义全球化的疯狂,从《1999:不战而胜》到“历史终结”,再到2008年金融海啸,从剪发展中国家羊毛,反复剪中国的肥羊毛,到美英剪本国老百姓包括中产阶级的羊毛,到抛弃中下层老百姓,再到剪日本、欧盟的羊毛,从占领华盛顿运动到特朗普异军突起,到英国脱欧,根源都是西方内部的地缘政治矛盾,也是资本主义基本矛盾,两者不是一回事,但有重合。分析欧盟内部的地缘政治的基本矛盾。欧洲煤钢联营得背景是马歇尔计划扶植下的经济复苏,同时也代表了老欧洲国家对美国控制的离心倾向,到发展欧盟,欧元区,这都是必然的趋势,接下去还有德国与俄罗斯的眉来眼去所代表的地缘政治趋势;而美国从未放弃对其既控制、制约又控制的战略和政策,英国是美国在欧盟的木马,也是搅屎棍,本来就怀二心,这次终于发作。

有专家说,英国脱欧对中国利弊共存,这话等于没说。又说长期看不清,是因为看不懂。对中国战略上是重大利好,重大机遇。短期的损失,战略上看,可以忽略不计。

党的十八大以来,外交战略重大调整,方向正确。中俄开始联手参与主导世界变局,意义重大而深远。前途未可限量。我说是开始参与主导,这个非常重大,非常了不起的变化。中国摆脱中美国陷阱,同时还能参与改变世界格局,具有实质性。参与改变世界格局,又有助于跳出中美国陷阱,两者互为条件,相辅相成。国内转向依靠人民,服务人民,人民为主体,是国内变局的强大杠杆;国际中俄战略伙伴关系,疏美亲俄,近交远攻,是又一强大杠杆。这两大杠杆联动,不消十年,会有一个崭新的世界格局出现。欧洲的碎片化趋势,与亚欧一体化趋势将同时发展,或者如普京所说,叫欧亚经济联盟,也可以,关键在实不在名。到一定程度,必将实至名归。

英国脱欧,这个问题不小。但我缺少专门研究,又限于资料不足,以上内容缺点错误一定不少。欢迎批评指正。就讲到这里,时间到了。谢谢大家!

原标题:郑彪:从地缘政治看英国“脱欧”

责编:林宏斌 (如需版权合作请联系 hezuo@haijiangzx.com 转载请注明来源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