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娇英国的欧洲怀疑主义:身在欧营心在英
来源:法治周末 2016/07/04 16:24:10 作者:俞飞
字号:AA+

导读: 英格兰与欧罗巴,爱恨情仇知多少?这一千年来的相爱相杀,史不绝书。如今,大英帝国走入历史,小英格兰黯然退欧,令人唏嘘不已。

1975年6月,英国保守党领袖玛格丽特.撒切尔与其他保守人物举行亲欧公投集会。资料图。

1973年1月,英国艰难入欧,却始终难以摆脱欧洲怀疑主义的阴影。1975年6月,刚刚费了老大劲儿加入欧盟不久,英国执政的工党就炮制了一次脱欧公投。那一年,卡梅伦还是11岁的孩子。

终于,在今年6月,“再见欧盟!”英国退欧公决结果出炉,退欧派险胜。《金融时报》哀叹:“这是柏林墙倒塌以来对欧洲大陆最大的冲击。”全球金融指数应声大跌,卡梅伦首相宣布辞职,市场喧嚣只是冰山断裂的第一声,后续影响不断发酵。

英格兰与欧罗巴,爱恨情仇知多少?这一千年来的相爱相杀,史不绝书。如今,大英帝国走入历史,小英格兰黯然退欧,令人唏嘘不已。

欧洲,想说爱你不容易

地球人都知道英国是欧洲的一部分,也是欧盟的成员国之一,不过大部分英国人可不是这么想的。民调机构欧洲晴雨表的数据显示,从1992年开始,“欧洲人”的身份就是欧盟国家里大部分人的共识,去年却只有35%的英国人愿意承认自己或多或少算是个欧洲人。

英国在理智与情感上对于欧洲大陆的双重纠结,甚至比现代英国的历史还要悠久。“在我生活的岁月中,我们所有的问题都来自欧洲大陆,而所有的解决方法都来自全世界说英语的国家。”撒切尔夫人的名言:“上帝将英国从欧洲大陆分离出来是有目的的。”让英国人心有戚戚焉。

地理即命运。孤悬海外,骄傲的英格兰一向自视甚高,对欧洲大陆嗤之以鼻。英国人自称:“从公元1066年就没有被征服过,从1783年就没有输过一场重大战争。”按照19世纪英国人的典型说法,英国与欧洲大陆之间的关系,就是“一个挚爱自由、珍视传统的岛屿,与海峡对面在专制和革命之间摇摆不定的黑暗大陆”之间的关系。

英国历史学家找到了祖先在走向现代化伟大征程上的串串脚印:普通法、《大宪章》、《权利法案》、工业革命、废除奴隶制。“选举议会、人身保护令、契约自由、法律面前人人平等、自由市场、出版自由、宗教自由、陪审制……它们的源头独一无二。”汉南在《自由的基因》中尽情赞美英国人的贡献。

反观欧洲大陆诸国,马克·斯泰恩讽刺:“大陆欧洲为世界贡献了精美的油画、悦耳的交响乐、法国红酒、意大利女演员以及足以使我们迷上多元文化的种种事物。但不难发现葡萄牙、西班牙和希腊的所有政治领导人的童年都是在专制中度过的,希拉克和默克尔也是如此。我们忘了,和平的宪法改革在这个世界上何其之少而发生在盎格鲁圈以外的更是寥寥无几。”

英国人最爱炫耀:法国人发明了断头台,德国人发明了毒气室,俄国人发明了古拉格,唯有英国人发明了法治和自由。

自亨利八世以来,直到“二战”结束,对于列强争斗不休的欧洲大陆,“光荣孤立”的英国,其对外政策贯穿着“离岸平衡”战略——挑拨离间西班牙、法国、奥匈帝国、俄罗斯、德国,制造矛盾,分而治之。

“一战”爆发,英国外相格雷评价:“欧洲的明灯熄灭了。”“二战”爆发,整个欧洲濒临沦陷。英国赢得两次世界大战的胜利,既是为了生存而战,也是在为了捍卫大英帝国的辉煌和尊严而战。

“英国失掉了一个帝国,却没有找到一个角色。”美国国务卿艾奇逊调侃英国的尴尬处境。日不落帝国夕阳残照,英国人在身份认同上却恋恋不忘那份世界性大国的骄傲。

英国自诩为欧洲救世主的形象,在两个经典镜头中展露无遗:一个是1934年电影《海绿》最后一个镜头:布莱克尼勋爵带着刚刚从法国大革命罗伯斯庇尔恐怖统治下拯救出来的几十个法国贵族偷渡到英国,当他凝望着海峡对岸薄雾中浮现的多佛尔海岸时,饱含深情地对法国妻子说:“英国!”

另一个镜头则是大卫·罗的卡通片里,英勇无畏的英国陆军上尉屹立在惊涛拍岸的海滩上,对布满纳粹飞机的天空振臂高呼:“一个人,很好!”——英国人心中的英国就是这样“具有自豪感和独立思想的岛屿民族”。

戴高乐两拒英国入欧

从一开始,英国就对刚刚兴起的欧洲一体化作壁上观。1946年,英国首相丘吉尔在苏黎世发表了战后演讲,呼吁法国和德国和解,号召建立一个欧洲合众国。虽然这么说,丘吉尔可压根没有把英国考虑在内。别忘了,1944年诺曼底登陆前夜,丘吉尔与法国戴高乐将军争论,坦言如果英国必须在欧洲和大海中作出选择,“她总是会选择大海”。

1951年,西欧各国成立煤钢共同体,丘吉尔态度冷淡。他说了一段非常著名的话,代表着英国人对于欧洲事务的典型态度:“我们有自己的梦想与使命。我们与欧洲共命运,但却并非其中的一部分。我们之间存在联系,但却并非密不可分。我们感兴趣的是与之紧密联系,但并非被其吞并。”

风云突变,1956年苏伊士运河危机爆发。英国针对埃及的战争虽然在军事上取胜,可政治上却输了个精光。美国和苏联后来居上,发挥出了前所未有的影响力。此后,诸多殖民地纷纷宣布独立。英帝国殖民体系陷入瓦解,英国人被迫学做欧洲人。

于是乎,老奸巨猾的英国政府积极宣扬自己的欧洲身份,大言不惭:欧洲不仅需要建立经贸共同体,而且这个共同体还应当被置于英国的领导之下。

热脸贴上冷屁股。英国谋求加入欧洲经济共同体(EEC)的努力却招致了法国总统戴高乐将军的强烈反对。欧共体列了一串长长的候选国名单,英国丝毫没有受到优待,地位仅仅只是“联系国”。

戴高乐对英国欧共体成员国地位的强力否决,值得大书一笔。

1963年1月14日,在新闻发布会上,戴高乐除了对英国说出了一个大大的“不”字以外,更是用长篇大论来论证自己为什么要说“不”。这些话,让英国人五味杂陈,不是滋味。

戴高乐对英国人的特质,概括的毫不客气:“英国说到底还是一个岛国,她重视的是海权,她高度看重的是贸易与市场,她的补给线十分的多样化,而且时常包含极其遥远的国度;她孜孜以求的是工商业活动,对农业并不怎么重视。她在各方面的行为都有着鲜明的特点,而且有着极其独特的习俗与传统。”

地理让英国对欧洲大陆始终保持着“若即若离”,仰仗与美国及英联邦国家之间的特殊关系,英国能否真正被绑上欧洲大陆的战车,让外人疑窦丛生。新闻发布会上,戴高乐的疑虑表达得很明确,“英国是否放弃‘英联邦优先’政策”便是问题的全部。还有人担心,鉴于“英美特殊关系”,放任英国加入,不啻在欧洲内部引入“特洛伊木马”。

第一次“入欧”惨败,英国麦克米兰首相黯然离职。4年后,在欧共体其他创始成员国同意就成员身份与英国谈判的情况下,戴高乐再次投出了否决票。英国入欧,还是没戏!小道消息更是让英国人伤透了心,戴高乐私下称英国是“老婊子主动贴上来!”

身在欧营心在英

既然无法说服老迈的戴高乐,那就得另想办法。1965年,法国总统选举,异军突起的左翼政治新星密特朗虽不敌戴高乐,但45%的选票,断断不可小觑。

政治手腕处处高人一等的英国外交官,早早看中密特朗——他在英国入欧一事上表现积极,绝对值得拉拢。《卫报》报道,英国外交官行事“狡诈”,他们提前押宝密特朗,双方过从甚密。在私下接触的时候,密特朗释放善意——英国成为欧洲经济共同体的正式成员,不仅是必要的,同时也是可取的。

一份解密的1966年英国外交档案显示,法国的社会主义者坚持,欧洲共同体的发展应当向政治联盟转化。只要英国不在原则上反对这一点,左翼就不会反对英国入欧。

嗅觉灵敏的英国政界很快意识到,密特朗迟早有一天要执掌大权。1966年11月,密特朗高调访英。陪同出访的还有同为左派的亲英派前总理居伊。威尔逊首相在议会下院,隆重接待了这两位法国友人。

入欧心情如此急切,为了迅速改善英法关系,英国人把一切能想到的高损、损招都想出来了。英国政府特意宣布,把拿破仑三世的遗骨交还给法国荣军院,让这位当初被放逐的法国皇帝魂归故里。

1969年4月28日,戴高乐正式辞职,继任者蓬皮杜最终松口,同意老冤家英国入欧。1972年4月23日,法国人举行公投,最终同意接受欧共体扩容。

1973年1月1日,英国如愿以偿,加入欧共体,成为第七个成员国。英国希思首相宣称:“这(加入欧洲经济共同体)可以让我们不仅在欧洲市场,而且在世界市场上,都更有效率,更具有竞争力。”

入欧当天,英国BBC这样谈论戴高乐之前的从中作梗:“他(戴高乐)真正的恐惧恐怕会是,一夜之间欧共体的官方语言就变成了英语。”

英国人终究是英国人,对欧洲根深蒂固的疑虑始终多于信任。1975年6月,英国执政的工党就炮制了一次脱欧公投。好在最终67.2%的英国民众选择了“留欧”。1979年,撒切尔夫人上台,她一改早前支持入欧的态度,在都柏林欧共体峰会上豪言:“把我的钱还给我!”要求欧共体减少英国支付的预算份额。哪里有比这句话更为直白的表达,能用来高度浓缩英国和欧洲关系的核心与实质呢?

欧洲怀疑论阴魂不散

拿破仑曾有妙语形容英国人——这个“自私自利的小店主的岛民”。现代英国人对于欧洲的理解多集中于经济领域,“欧洲”意味着统一的大市场,而绝不是改变、动摇、甚至替代大不列颠的超民族国家的政治制度。

当英国人对欧盟的经济期待,因种种原因未能完全兑现的情况下——弱势群体无法直接得益于以欧盟为代表的经济全球化,欧盟对英国人还具有多大的吸引力?英国和欧盟的龃龉大多来源于此。

对于很多英国人来说,现在欧盟已经无法为英国提供经济好处,却同时在蚕食国家主权,放任难民移民肆意流入,这导致疑欧浪潮一发不可收拾。欧债危机与难民危机相继爆发,英国疑欧力量再度上升。

《太阳报》这样的八卦小报在抵制欧盟条约时一再重复这样的历史叙事:“1588,我们赶走了西班牙人;1805,我们赶走了法国人;1940,我们赶走了德国人;2003,布莱尔让英国向欧洲投降了。”

英国独立党旗帜鲜明,主张退欧,不仅如此,他们还否认欧盟存在的意义。2010年2月26日,法拉奇议员指着时任欧盟主席的范龙佩进行“人身攻击”:“瞅你长得像个银行职员似的,你知道大家为什么选你当主席吗?那是因为你来自比利时——根本就不算是一个国家!”

英国保守派议员艾玛批评:“如今的欧盟已经与英国越走越远。欧盟一体化让英国丧失了部分主权。欧盟在制定决策时从不顾忌英国的利益。脱欧能让英国夺回失去的主权,自主决定英国的移民政策,关切英国人的利益,让英国重新成为一个主权完整的国家。”

谈起退欧的好处时,疑欧派口若悬河:退欧可以彻底避免布鲁塞尔高高在上的盛气凌人,自由能够让英国更有效率,更富竞争力。只是他们恐怕没有仔细推敲过,倘若真的退了欧,布鲁塞尔还会以优渥的条件放任英国人进入欧洲市场吗?

孤悬海外的英国,一路走来,始终自我。虽然近在咫尺,却总保持着和欧洲的距离。这种距离感,或许能让英国人自觉更安全,但又更疏远。

全民公投,英国人这一次选择了脱欧。弄巧成拙,英国“后脱欧时期”正式开始。这是一条漫长且艰辛的路,而阵痛期也将长时间地笼罩着英国。

英国未来是彻底当个二线国家,还是再次跃起于世界舞台?英国与欧洲,分手后能否再做朋友?答案在风中飘荡……

原标题:傲娇英国的欧洲怀疑主义:身在欧营心在英

责编:许舒琦 (如需版权合作请联系 hezuo@haijiangzx.com 转载请注明来源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