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独大佬陈真反思 自己与英美的龌龊勾当
来源:海疆综合 2016/07/05 13:12:24
字号:AA+

导读: 美国曾经在背后操盘台独运动,分裂中国;在西藏问题上,美国在伤害中国的同时从中牟利并强势介入所有不听话或敌对的各国政权,为自己从事的一切龌龊勾当找借口。作者通过分析美国针对伤害中国的一些案例,反思自己曾经狭隘的爱国之心,忠告每个青年人不要轻易被人利用,进一步撕开美国冠着民主的丑恶嘴脸。

党外时,如果有人跟我说,你抛头颅洒热血所从事的所谓民主运动及台独运动,背后其实是美国在操盘,民主为名,台独为实,旨在反中,旨在确保两岸的持续敌对与分离,如果当时有人跟我这么说,我是不会信的。这么简单的一个事实,而我居然在十多年之后,来到海外,才终于恍然大悟,明白自己过去的单纯(或说愚蠢),若要说不后悔不自责是骗人的。付出青春血泪,乃至家破人亡,到头来却发现,原来这一切只是某种庞大政治操作的一着棋;你的牺牲与努力,只是 造就无数龌龊文人与政客,对社会大众却反而造成伤害。单纯的个人善意,反倒成为一种邪恶的工具。我常想,我是不是应该(像达赖的哥哥那样)也来写个忏悔录或现形记,给可悲历史再添一笔。

在英国十年,在西方的各种反战运动或社会运动中,除了我和学姐外,很少有华人(更没有台湾人),因此经常显得目标显著。每当有西方人走近想问我问题,我差不多就能预知他打算问我些什么了,不外就是问我为何台湾如此心甘情愿充当美国 走狗。曾经有个支持反战的英国女生,从我嘴里听到我对中共的批评,惊讶地对着苍天一连大声呐喊了 why?why?why?三个 why字,仿佛我的愚蠢让她心碎了似的。一开始,我不太能理解,为何西方反战人士总是支持中国,甚至往往对之充满好感。后来我逐渐明白并且相信也许他们才 是对的,至少,在相对意义上来说,美国 vs.中国,一善一恶,对比极为明显。你当然不需要二择一,但你没有理由只见中国之秋毫,却不见美国之舆薪。

当然,"挺中抗美" 这样一种认知与声音,在西方世界依然是极少数,整个话语权仍然完全掌握在西方媒体手里,翻云覆雨,任意颠倒黑白。

应该差不多是1998年吧,刚到英国的头两年,有个英国老师在课堂上称赞美国发动第一次波斯湾战争、修理海珊云云。我表示异议,发言反驳,他很惊讶,立即很智障却自以为幽默地告诉全班同学说我一定是每天阅读海珊发行的 “伊拉克日报",被海珊骗了。这样一种智障的声音,始终才是所谓 “舆论" 主流。这世界其实就像个大电视,"电视" 告诉世人世界长什么样,它就长什么样,很少人能逃脱这样一种铺天盖地、无孔不入、无日无之的洗脑。

LauraKHDcc0020

Laura Kuenssberg

最近不是有个 BBC 的白痴女记者叫 Laura Kuenssberg吗,在欢迎习近平访英的记者会上,非常傲慢地质问英国首相卡麦隆说: 「如果你是昨天刚失业的钢铁业员工,看见中国主席乘坐皇家马车前往白厅,你做何感想?为了促进我们与中国的商贸利益,这是值得的吗?」类似这类没有大脑的蠢话,却是这个世界的主流 “舆论"。这种蠢话如果说得通,这种大帽子如果能成立,岂不是可以套用在所有国家所有社会的所有事物上。这样一个毫无认知能力的蠢蛋,却以担任记者维生, 你自然能想像她会写出何种品质的所谓报导。

这个女记者骂完英国首相还不够,接着就去骂习近平,骂说:「你为什么会认为英国大众会乐于跟中国这样一个不民主、不透明、且人权纪录极差的国家有更密切的商业往来?」看了这一幕,听到这样一种蠢话,你也只能无语问苍天,毕竟蠢话不管多么蠢,不管多么违反基本事实,一旦透过绵绵密密无日无之的洗脑,成为一种主流论述,它便会以这样一种 “蠢者无敌" 的大无畏傲慢姿态展现,就好像那个嘲笑说我一定每天阅读伊拉克日报的老师那样。我相信他们的真心,相信他们的善意,但真心善意仍然还是需要大脑与基本理性做支撑,愚蠢话语并不会因为出发点之良善而成为智慧;谣言也不会因为诉说者之真心相信而成为事实。

中国崛起以来,不曾侵略它国,不曾派出一兵一卒,不曾发射一弹一炮,所谓影响力之扩张,无非就是提供各国经援,协助开发民生设施,凿井开路,建水库 设电厂,方便以后大家互相往来做生意。然而,英国和美国却不是这样,半个多世纪来,不断在世界各地烧杀掳掠杀害数千万生命。恶行不奇怪,奇怪的是:人们居然完全看不见血流成河,却能看见一点皮毛之伤,并且为之 “义愤填膺"?

对于这位女记者的智障质问,习近平回答得蛮好,于我心有戚戚焉。他说:跟其他国家一样,中国也很重视人权议题,但中方坚持结合「人权的普遍性原则和中国的实际情况」,采取一条「适合中国国情的人权发展道路」。习近平并表示,中国已准备好与英国及其他国家共同合作,面对人权议题,「人权保障没有最好,只有更好,任何国家都需要不断加强及改进人权工作。」

今年四月,过去长期担任达赖特使的达赖的哥哥嘉乐顿珠,出版了回忆录 “The Untold Story of My Struggle for Tibet"。嘉乐顿珠说,他 “一生中最大的悔恨" 就是跟美国中情局合作,接受来自中情局的各种援助及代为训练西藏武装人员与游击队。中情局为藏人设立的武装训练基地,最初选在印巴边境附近,后来转移到尼泊尔木斯塘及美国科罗拉多等地;接受训练后的大批西藏武装份子,透过美国的协助,潜入西藏发动攻击,并且从中夺取中共一些重要情报给美国。

多年之后,嘉乐顿珠才知道自己上当,并且自认因此错失西藏问题和平解决的最佳时机。他说,美国事实上不但丝毫无意于减缓西藏与中国之间的紧张关系, 反倒尽力扩大之,目的无非就是要借此伤害中国。嘉乐顿珠说,问题是,伤害了中国的同时,也伤害了西藏;唯一获利的是从中翻云覆雨的美国。嘉乐顿珠还强调, 美国提供给藏人的各种武器从来都不是美国制,他认为这是因为美国不愿留下任何暗中协助藏人进行武装组织与攻击的证据。

对于这整个经过,达赖的哥哥嘉乐顿珠是这么说的:“终我一生,只有一件可堪悔恨之事:那就是与中情局发生关联。最初,我真的相信,美国人想要帮助我们为独立而战,最后我意识到,事情并非如此单纯,这只是我的一厢情愿。中情局的目标从来都不是西藏独立,事实上,我不认为美国真的想施以援手,他们只是想引起冲突,用西藏人来制造中国和印度之间的误解与不和。 最终他们成功了,1962年的中印边境战争就是一场悲剧。”

“我们与中情局的合作,惹恼了中国人,给了他们进行大规模镇压的借口。结果是,数万西藏人因此而死。”“我与美国中情局的关系,沈甸甸地压在我心上,我已 经保持了几十年的沉默,但是现在我必须说出真相。我们与中情局的合作是错误的。我们不应当收取中情局的援助。如果我们不与中情局合作,如果我们不贪图中情局所给予的那些极为有限的好处,中共就没有借口杀掉那麽多西藏人。我们与中情局的合作,导致了那麽多无辜者的死亡。他们杀死的不仅是我们的人民,同时也试图扼杀我们的文化。我与中情局一起完成的那些事,促成了西藏文化的彻底毁灭。这给我带来了巨大痛苦,在许多年里使我备受困扰。我不能忘却这一切,我是有罪的。这是我一生最大的悔恨。"

美国的这类作为,不断反复施行至今,在世界各地以所谓民主自由及人权为借口,尽一切力量挑起血腥动乱与冲突,藉以颠覆、攻击乃至入侵与占领所有不听话或敌对的各国政权;方法之一就是借着提供经援与武器给所谓反对势力,藉以挑起各种抗争与动乱,从中坐收渔利。毫无疑问,今天要不是中共国力强大,整个大陆早已成为伊拉克及阿富汗那般的血腥人间炼狱,八国联军及军阀割据和大饥荒等等恐怖历史,老早重演。

我常想,今天我若是中共领导人,面对这样一个无恶不作、无所不用其极、信奉极端暴力与恐怖主义的美国政府,用尽一切手段想在中国制造动乱与分裂,我有可能不实施某种镇压或管制吗?恐怕不可能。除非我想让整个中国十几亿人民陷于水火、堕入犹如伊拉克、叙利亚、利比亚及阿富汗等等等等等那样一种永不见天日的人间炼狱。这就好像当美国以大量金钱和各种先进武器支援叙利亚所谓热爱自由与民主的武装势力,四处在叙利亚制造动乱时,你做为一个叙利亚领导人,有可能啥事也不做而任其四处破坏、任其壮大吗?

030402-N-5362A-004 Southern, Iraq (Apr. 2, 2003) -- U.S. Army Sgt. Mark Phiffer stands guard duty near a burning oil well in the Rumaylah Oil Fields in Southern Iraq. Coalition forces have successfully secured the southern oil fields for the economic future of the Iraqi people and are in the process of extinguishing the burning wells that were set ablaze in the early stages of Operation Iraqi Freedom. Operation Iraqi Freedom is the multi-national coalition effort to liberate the Iraqi people, eliminate Iraq's weapons of mass destruction and end the regime of Saddam Hussein. U.S. Navy photo by Photographer's Mate 1st Class Arlo K. Abrahamson. (RELEASED)

Southern, Iraq (Apr. 2, 2003)

时至今日,应该不会再有人称赞美国发动侵略伊拉克战争了吧?应该也不会有人相信什么海珊拥有大规模毁灭武器准备毁灭人类的鬼话。而且恰恰相反,这几年来许多机密文件纷纷清楚地显示:美国不但不是因为 “怀疑" 海珊 “可能拥有" 大规模毁灭武器而入侵伊拉克,而是因为美国 “确切知道" 海珊根本没有任何大规模毁灭武器,所以才肆无忌惮地派出地面部队入侵占领伊拉克。

邪恶之事,总是出之以冠冕堂皇光鲜亮丽之名。例如,随手举个例好了。美国从事这一切龌龊勾当的伟大说词之一就是透过所谓民主输出与人权输出。美国有个 “假民营真官方" 的所谓人权机构就叫做 “美国国家民主输出基金会"(National Endowment for Democracy,缩写:NED,一般翻译做美国民主基金会),它是美国中情局底下一个负责颠覆与攻击敌对政权或制造各种所谓 “民主抗争" 的经援单位。在两岸三地方面,凡是反中反华者,都是他们所要表扬与钜额金钱赞助的对象,包括法轮功及一票所谓民运人士,奖励他们继续打击中国,捍卫 所谓民主自由。台湾方面,扁嫂吴淑珍也曾经是美国民主基金会2002年的获奖者,奖励她对所谓民主与人权所做出的巨大贡献。

美国民主基金会2002年的获奖者吴淑珍,奖励她对所谓民主与人权所做出的巨大贡献

前一阵子,由屠图、华勒沙和达赖以及那位强烈支持以色列、布希还曾在书中表扬说是因为受到他的鼓动与催促因此才决定发动伊拉克战争的Elie Wiesel等12名诺贝尔和平奖得主领军,针对习近平的出访各国,联名发表一封给欧巴马的公开信。这些在政治上向来一点都不清纯却总是故做清纯中立状的和平奖得主,在信里热切地央请欧巴马,恳请他做为同样是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做为一个捍卫人权与民主的世界领袖,务必义无反顾地出面谴责习近平,务必发起紧急救援,要求释放(只不过被判几年徒刑的)刘晓波,否则中国将会以为他们可以继续伤害人权而不会受到世人制裁。信件大意如此,非常无耻。

西方媒体毫无例外地一致刊登了这条"大"新闻。起初看到这新闻时,我原本以为这些什么碗糕和平奖得主只是脑袋不清,心眼并不坏。(可是,这些人,长期参与政治如此之深,有可能"单纯"得像个三岁小孩吗?)后来看到运作发起这封联名公开信的所谓"人权团体"叫做 Freedom Now,我才知道这不但不是脑袋不清,而是老谋深算、心机极深的一种政治动作。

这些事,说来满纸污秽,实在很不想谈。政治之阴暗复杂,难以三言两语说清。

还记得发生在去年奈及利亚的博科圣地(Boko Haram)绑架事件吗?数百名女学生被武装份子冲入校园抓走,充当性奴隶贩卖。面对选举,奈及利亚总统Goodluck Jonathan为了改善形象,竟然偷偷摸摸和美国华盛顿一家公关公司叫做 Levick 以及一家提供法律服务的所谓 “人权公司" 叫做Perseus Strategies,签下大约四千多万台币的合约;合约内容表明将协助奈及利亚政府 “在国际与国内媒体上,改变对其不利的论述",同时 “促进其政府运作之民主与透明"。

这是不是很好笑,我偷偷摸摸花大钱买通公关公司,请他帮我在国内外媒体塑造美好形象,消除对我不利之舆论,帮我的政府变得更透明更民主。

Perseus Strategies 的老板是谁呢,是欧巴马的一个金主叫做Jared Genser,Jared Genser是谁呢?就是所谓人权组织Freedom Now的创办者,也就是这次这12位诺贝尔和平奖得主砲轰习近平的联名信的策画人。这位 Jared Genser很有生意头脑,他以及他的所谓人权组织向来毫不讳言地表明,声援所谓政治犯必须具有高度附加价值,能见度要够,杀伤力要大,好处要多;刘晓波及翁山苏姬等人,就是在这样一种 “具有高度附加价值" 的思维下所挑选出来的声援对象。所谓人权、民主与自由等等,背后目的不外就是政治斗争与利益;而且,连人权都能搞成一种投资,搞成一家国际大公司来经营, 真是不简单。

我只是要说,政治之复杂与阴暗,远远不是媒体或政客及其一票走狗与帮凶们所呈现的那样冠冕堂皇,光鲜亮丽。平常生活中诈骗集团的骗术往往日新月异, 推陈出新,令人防不胜防;不过只是为了一点蝇头小利,人家诈骗集团尚且如此用心复杂,更何况是具有亿亿万万倍暴利的政治事务与权力。挂的全是漂亮羊头,卖 的却是狗肉。

还记得英国真实世界的007– “睹注之刀" (Stakeknife)吗? 本名叫 Freddie Scappaticci ,十多年前我曾写过几篇文字谈他。在他的真实身份曝光之前,二、三十年来,此人一直被英国政府广为描绘成杀人魔头,所谓恐怖组织 “爱尔兰共和军"(IRA)的军事首领,曾经一手策画英国境内半数以上的恐怖攻击事件,至少四十几名英国警察和士兵遭其杀害,数百人伤残。后来,因为英国情治单位内部发生私人争执,有人愤而报复,他的真实身份才被揭穿,原来他是英国在IRA卧底的情治人员,足足卧底了25年,代号就叫做赌注之刀,在英国政府的允许下,策画无数恐怖攻击事件,也因为表现如此 “优异",战功彪炳,一路攀升到IRA的领导阶层。

我对政治真是很无言,知一百,知一万,却仅能说其一。我若有一丝写小说的冲动,其实不需要什么想像力,只要稍微就地取材,恐怕就能写出不可思议的尔虞我诈与物欲横流。远的不说,光从岛内一片绿油油的政治势力几乎无日无之的各种无耻阴暗作为,就能看见一种普及于世、擅于操弄的政治文化。岛内如此,岛外亦然。政治之阴暗与复杂,实难想像,但却往往以天使般、救世主般的清新理想主义者形象出现。

比方说,上述这位所谓人权组织 “Freedom Now" 的创办人 Jared Genser,在美国政界相当具有影响力,他在2011年更是大力鼓吹军事侵略利比亚,原因当然又说是为了人权,为了民主自由。被强迫 “民主输入" 的利比亚,如今就跟伊拉克、阿富汗及叙利亚一样,陷入恐怖内战,尸横遍野,宛如人间炼狱。

写这么多,你会愤怒吗?我看不会。会愤怒的人请举手。我看凤毛鳞角,少之又少。愤怒犹不可得,更不用说因此舍身奉献。

诗人 纪伯伦曾如此说道:

“就像一片孤叶,不会未经整棵大树的默许就枯黄;为恶者胡作非为的背后,并非没有众人潜藏的允诺。"

说穿了,我们都是帮凶。当然我也是,差别也许只是在于我可能稍微比一般人有点病识感,知道自己是帮凶。常觉得这样活着很窝囊,很不应该,但我该怎么活才像样?

责编:林宏斌 (如需版权合作请联系 hezuo@haijiangzx.com 转载请注明来源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