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割线
南方汛情现场:“打心眼里感谢子弟兵”
来源:人民日报 2016/07/07 10:11:48 作者:曹英华、张志伟、张运东参与
字号:AA+

导读: 暴雨中,人民子弟兵为了百姓安危拼尽全力,百姓也记住了那些惊心动魄的瞬间,记住了那些平凡而伟大的身影。“教导员,我知道我还是个新兵,入党不够格,但我真想加入党员突击队……”赵龙见马金龙在不停抹眼睛,赶紧解释。

暴雨中,人民子弟兵为了百姓安危拼尽全力,百姓也记住了那些惊心动魄的瞬间,记住了那些平凡而伟大的身影。在瓢泼大雨的堤坝上,在水漫金山的社区中,到处有最可爱的人……

地点:武汉武昌区梅花苑社区

“终于被救出来了,谢谢你们”

“剩下的都是不愿意离开的居民了,我们派人值守,一旦有危险,随时强行带离!”7月6日晚上6点半,搜救转移工作渐趋尾声,钟桃云扶着腰,看着最后一班橡皮艇上岸,开始布置善后。

10个小时的水中救困,搜救队员们早已疲惫不堪,听得号令,顾不得地上有水,一个个瘫坐了下来。

这里是武汉市武昌区白沙洲街道梅花苑社区,一个位于长江大堤和武金堤之间的老旧社区。虽然紧邻长江,地势低洼,居民们大都对“平地行船”并不稀奇,但昨夜的暴雨还是让他们颇为惶恐。

“睡着睡着,手一摸,床上都是水!起来一看,水涨到窗户了!”58岁的艾桂芝住在这里,水深处“没到脖子”。

作为武昌区人武部政委,钟桃云要随时待命抗洪抢险。6日一大早,他接到任务,火速召集长江救援支援队民兵连22人,带着3艘橡皮艇,赶赴现场。与此同时,武警武汉支队船艇大队的5名“90后”战士也在艇长杨建丰的带领下赶到。

雨势愈发急迫,虽有抽水泵紧张工作,梅花苑的积水仍在加深。官兵们又紧急调来了3艘橡皮艇,齐齐下水救人。

“橡皮艇一次只能载10人,我们在下面用力推,一个来回需要半个小时左右。”一次上岸空隙,杨建丰喝了口水,他盘算着,等到把被困群众都运出来,要到晚上七八点钟。

“你们那边怎样了?注意安全啊。”“我们这边险情排除了,真累啊。”救援偶尔的间隙里,杨建丰和战友们在名为“英雄联盟”的微信群里互相问候。“这是我们武警战士的群,大家随便起的名字。”杨建丰不好意思地说,“‘英雄’二字,不过是大家心中一个小小的情结。”

“终于被救出来了,谢谢你们!”刚走下橡皮艇,家住丁公庙的王女士一下子哭开了:“我还以为这次要交待在这里面呢!”

旁边的中山路小学紫都一分校成了受灾群众临时安置点,170多名被救援出来的居民在教室里落脚。“我打心眼里感谢子弟兵,没他们我们一家人都要泡水里了。”接到民政部门送来的被褥、席子等物资,艾桂芝眼圈通红,她89岁腿脚不便的伯母第一批被救了出来,连同老人家的轮椅一起。

地点:安徽桐城双港镇练潭圩大堤

“这双手,就是最好的入党申请书”

7月5日拂晓,安徽桐城双港镇练潭圩大堤。武警安徽总队第一支队二大队六中队官兵,把最后一个沙袋码上大堤,30多个小时没怎么合过眼的官兵,挤在大堤西侧的小高地上,裹着满是泥浆、浑身透湿的迷彩服倒头就睡着了。

列兵赵龙躲在高地下的一个凹里,正埋头在膝盖上的一张纸上认真地写着什么。

“写啥呢?”大队教导员马金龙踮着脚尖,小心翼翼来到跟前,把赵龙吓了一跳。赵龙满脸涨得通红,不肯说话。见教导员再三坚持,只好把刚写的那张纸拿出来。马金龙接过一看,只见纸面抬头工工整整写着“入党申请书”五个字。

“我想加入党员突击队,像他们那样,每次完成任务都能冲在最前面!”赵龙脱口而出。

马金龙盯着那张纸,突然他一把拽过赵龙的双手,摊开一看,眼泪差点掉下来:沾在纸上的那些星星点点的红印子,果然是血!

眼前这双指甲缝里挤满污泥、手心手背沾满泥土的手,指掌结合部五个“血洞”十分扎眼。左手三个,右手两个,均有指甲盖大小。这五个皮开肉绽的“血洞”,创口已被泥巴填平,鲜血不时丝丝渗出(图①)……

赵龙,这个去年刚从阜阳入伍、今年才年满18岁的小个子新兵,在中队就有“拼命三郎”的外号。自7月3日夜间随部队由合肥连夜驰援到桐城抗洪抢险,他一次战斗都没落下,始终冲在最前线。划桨、搬沙袋、挖泥土……连续几天的奋战,赵龙双手和胳膊多次受伤。朱泽是同班战友,在这次战斗中主要负责码沙袋。他说每次码赵龙扛来的沙袋,总会看见有血印子,“知道他肯定受伤了,这小子真是太蛮了!”小朱满脸敬意地说。

“教导员,我知道我还是个新兵,入党不够格,但我真想加入党员突击队……”赵龙见马金龙在不停抹眼睛,赶紧解释。

“不,赵龙,你完全够格”,马金龙双手轻轻托住赵龙那留有五个“血洞”的双手,抬起头来对他坚定地说:“这双手,就是最好的入党申请书。”

地点:武汉洪山街汤逊湖段陈家湖大堤

“我们没一个人会当逃兵,老百姓都看着呢”

“嘟嘟嘟……集合!”7月5日凌晨2点钟,担负中队值班员的武警武汉市支队三中队代理排长武科,接号令后第一时间吹响了紧急集合哨。

雨越下越紧,部队携装集合仅用了不到5分钟!

“同志们,汤逊湖出现漫堤、坝裂险情,情况危急!大家打起精神,考验我们的时候到了!”武排长的动员简单有力。

凌晨2点55分,部队按时到达集结地。武汉洪山区洪山街先建村汤逊湖段陈家湖大堤出现长30余米、断口落差70厘米的坝裂险情。汤逊湖堤内与堤外落差达4米高,一旦出现溃堤,堤外32户150余村民的家园就会被冲毁,正在施工的地铁线和武汉市三环主干道都将受到严重影响。

如此严重的险情、漫天瓢泼的大雨,官兵们都紧张起来。

“二班、三班搬运沙袋,一班跟我下水打桩,开始行动!” “一班,这边跟我来!”武排长一边喊,一边率先跳进齐胸深的水里。

一干就是5个小时。护堤、围堰、打桩,他们争分夺秒,都希望能多扛一袋,多装一铲,用武排长的话说“我多扛一袋,群众危险就少一分”。脸上不知道是雨水还是汗水,而身在水中的党员骨干们,身体被湖水长时间浸泡后早已麻木。

直到上午8点,官兵们才吃上一口包子,然后继续干。长时间铲土、装填沙袋、搬运、抡锤打桩,不少战士的手都磨出了血泡,脚被水泡起了白泡,但没有人停下来。战士刘志宾说:“大堤就是战场,我们没一个人会当逃兵!堤下老百姓都看着我们呢!”

(曹英华、张志伟、张运东参与采写)

原标题:南方汛情现场:“打心眼里感谢子弟兵”

责编:海时孝 (如需版权合作请联系 hezuo@haijiangzx.com 转载请注明来源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