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割线
儿子病危父亲拒相见续:父亲赶来儿子已离世(图)
来源:成都商报 2016/07/15 10:37:42 作者:逯望一
字号:AA+

导读: ”  这份“保证书”式的字条,陈世伟保存了22年,重新拿出这张字条,他神情依旧坚定,“我和他早就断绝了父子关系,他的事我不管的。昨日上午,陈世伟在四川省人民医院城东病区办理完陈莹的遗体手续,并承担了陈莹在抢救期间的所有费用,将陈莹遗体火化后,带回了乐至老家

这是22年前 陈莹写给父亲的保证书

37岁的陈莹倒在出租房厕所内被朋友发现,紧急送往医院抢救,但他已病入膏肓,唯一能联系的家人只有在老家乐至县的父亲陈世伟,不过,陈父却不愿前往成都见儿子最后一面(成都商报7月12日曾报道)。7月13日,在陈莹朋友劝说下,陈世伟终于决定来成都看看重病的儿子。但就在他做出这个决定的一小时前,陈莹已病逝。当晚,陈世伟去省医院东病区办理了儿子的遗体手续,并于昨日上午将遗体火化后带回了乐至老家。

然而,父子间的隔阂和冷漠,并未因陈莹的去世而得以消融。到底是什么导致了这对父子22年来的冷漠状态?陈父从兜里拿出一张已经发黄的字条,说:“我曾经是他的父亲”。这张写于22年前的字条,隔断了父子间22年的亲情……

这是22年前 陈莹写给父亲的保证书

“爸爸妈妈,我保证今后不找您们麻烦,今后一概后果不找您们,吃住不找您们,高价费不要您们付,今后工作不找您们,以上出于自愿不被人强迫,当时我外公在场。

儿:陈莹”

昨日上午,陈世伟在四川省人民医院城东病区办理完儿子陈莹的遗体手续,并承担了陈莹在抢救期间的所有费用,将陈莹遗体火化后,带回了乐至老家。

下午5点,他致电陈莹的朋友告知已将陈莹安葬。

父亲终于来蓉

儿子却在1小时前去世

7月13日下午3点,四川省人民医院城东病区重症监护室探视时间,张恒勇再次走了进去,躺在病床上的朋友陈莹已无法做出任何回应。就在此时,因病情恶化,医生匆匆劝离了张恒勇,对陈莹实施抢救。

3点半左右,陈莹抢救无效去世。这几天,张恒勇和朋友一直守候在医院,一边关注陈莹的病情,一边联系陈父。不过,面对已经离开的陈莹,要料理后事,他们无能为力。“我们已经尽力了,陪了他最后一程,不是家属,根本无法办理接下来的一些手续。”

当日下午,陈莹的另一位朋友李先伦正在乐至县,找寻其父陈世伟。“当时正在他父亲住的小区,但没人在家,得到他去世的消息后,我觉得无论如何都要把他父亲找到。”

李先伦说,当日上午找到陈世伟家后,只有其妻(陈莹继母)在家,对方称陈世伟外出,电话也一直关机。下午4点,李先伦终于通过陈世伟住址所在的社区,见到了陈世伟。“人都没了,再不去连后事都不好处理。”

这一次,陈世伟没再推迟,答应和李先伦一同前往成都,料理儿子后事。

一张发黄字条

揭开父子22年的隔阂

13日晚7点半,陈世伟赶到四川省人民医院城东病区,办理完手续之后,他在太平间陈莹的遗体面前站了大约两分钟,随后匆匆离开。

他话不多,微低着脑袋,保持着与此前一样的态度。面对陈莹的朋友和媒体,陈世伟说,“今天忍痛来到成都,把这个事情解决了,从心里来说我还是很不情愿的。”

陈莹的朋友没说话,张恒勇将陈莹的挎包等遗物递给陈世伟,“陈莹去世后留下的东西,就是这个包包,交给您了。”他几度推迟不愿接受:“不了,这个给你们做纪念。”在医院大厅,几番推脱声引来旁人的注意。

在办手续间隙,陈世伟从兜里拿出了一张有些破损和发黄的字条,他再次重复,“我曾经是他父亲。”

这张22年前的字条笔迹稚嫩:“爸爸妈妈,我保证今后不找您们麻烦,今后一概后果不找您们,吃住不找您们,高价费不要您们付,今后工作不找您们,以上出于自愿不被人强迫,当时我外公在场。儿:陈莹。”

这份“保证书”式的字条,陈世伟保存了22年,重新拿出这张字条,他神情依旧坚定,“我和他早就断绝了父子关系,他的事我不管的。”

在陈莹入院后,陈世伟始终不肯露面,其实,乐至县当地社区和派出所,均劝导过他,但陈父坚决不肯见儿子,这张“保证书”后面,究竟藏着什么难言之隐?

分开22年 父子只见过一面

在医院,尽管一再重复与陈莹没有任何关系,陈世伟还是在只言片语间道出了其中的缘由。

儿不跟自己 让儿写下保证书

退休后,陈世伟一直居住在乐至县城,此前曾是乐至县一名副科级干部。说起儿子陈莹,他的记忆更多停留在20多年前。

陈莹1岁时,母亲去世,陈世伟因工作忙,陈莹一直在农村由外公外婆带,直到11岁。外公将外孙的名字改为母姓,叫周兵(音)。“那时我在县城,他在农村,为给他解决城镇户口,上初中前把他接到了身边。”陈世伟说,转户口是为了孩子的就学,陈莹的外公外婆才答应让他跟着我住,那时起,陈莹才把名字周兵(音)改成陈兵(音),几年后改成陈莹。说起和儿子一起的3年生活,陈世伟只说,“对他还是比较严格。”

父子在一起生活两三年后,外公外婆想把陈莹要回,“我肯定不愿意,一直谈不好。”在陈世伟的记忆中,他和陈莹的外公外婆对陈莹抚养权的争夺,到了“乌烟瘴气”的地步,自己和岳父的矛盾不可调和。而在他看来,更让他不能接受的是,儿子陈莹最后选择跟外公外婆过。

这让陈世伟难以接受,一怒之下,让儿子写下了这张断绝父子关系的“保证书”。“如果当初没写下这张保证书,父子间会不会有缓和的一天?”记者问。陈世伟沉默不语。

“这么多年,他没联系过我”

张恒勇和另几位朋友曾表示,晓得陈莹曾有个女朋友,从没听他说结过婚。但陈世伟却坚称,陈莹结过婚,还有娃娃。

“当年他结婚,回乐至找到了我,可能是想到结婚了,还是跟我说一声。”陈世伟说,那是他22年来惟一一次见到陈莹,并给了他3000元礼钱。不过,这次见面并未让父子关系走出隔阂,之后,两人又回到不相往来的状态,甚至更生疏。

“这么多年,他没联系过我,没给我打过电话,也没给我在成都的几个兄弟打过电话。”陈世伟语气略带不满。这22年来,陈世伟成为乐至县一名副科级干部,并再婚生子,很多同事都不知道他还有个儿子。甚至连其再婚后生的儿子也表示,直到7月13日社区人员到家中,他才晓得自己还有个哥哥。

在陈世伟心中,对于陈莹,他只是“曾经是位父亲”。

感谢陈莹朋友 已将儿安葬

离开医院时,年近七旬的陈世伟告诉记者,自己和陈莹已没有关系了,“但找到我了,我也会负起这个责任,他的遗体我会带走,带回乐至按照家乡的习俗入葬。”

他向成都商报记者透露,之前不接电话的原因,是不相信陌生人电话,怕有人打着陈莹的旗号对他进行诈骗。而当晚,张恒勇等人将陈莹的皮包、手表、银行卡及密码交给他时,他推脱说不用,这些就留给陈莹的朋友做纪念。“这个钱全是陈莹的,我们不能要。”“谢谢你们这些朋友。”说话间,陈世伟拿出1000元钱递给张恒勇,但被大家婉拒。

昨日上午,陈世伟在四川省人民医院城东病区办理完陈莹的遗体手续,并承担了陈莹在抢救期间的所有费用,将陈莹遗体火化后,带回了乐至老家。下午5点,他给陈莹的朋友李先伦打了个电话,告知已将陈莹安葬。

成都商报记者 逯望一 实习生 巫金香 摄影记者 张建

原标题:儿子病危父亲拒相见续:父亲赶来儿子已离世(图)

责编:海时孝 (如需版权合作请联系 hezuo@haijiangzx.com 转载请注明来源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