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割线
中国维和步战车遇袭:火箭弹炸出洞 车内都是烟火
来源:中国军网 2016/07/19 09:27:11 作者:罗 铮
字号:AA+

导读: 4号哨位在1号难民营的北门,由我维和营步兵一连三班、保障连作战班和一台步战车守卫。正如李振领所言,从7月8日至今,没有一名武装分子,突破我维和营官兵构筑的防线,进入联合国营区和1号难民营。

我南苏丹维和步兵营步战车遇袭事件的前前后后

■中国军网记者 罗 铮

眼里布满血丝、脸上一层油泥、浑身粘着尘土……

朱巴机场停机坪,等候中国军队工作组的我南苏丹维和步兵营教导员鲁成军,以及几名官兵都是相同的模样。对他们而言,过去的一周多,恐怕是一生中最艰难的日子。

7月8日,南苏丹政府军与反政府武装开始在南苏丹总统府、朱巴山和UN House营区附近激烈交火。我维和步兵营迅即进入一级战备,统一指挥尼泊尔营、埃塞俄比亚营、印度营以及尼泊尔防暴队、联合国警察等力量,共同负责整个UN House营区的警戒防卫。

“当天下午5点左右去健身房进行体能训练,我就听到战友们在议论,今天的情况不对,战争可能真的来了。没过10分钟,全连紧急集合,连长要我们迅速做好战斗准备,确保一声令下,随时出动。”回忆8日,我维和步兵营保障连战士厉宏瑞说。

当天是个周五,维和营会餐日,炊事班精心烹制了可口的饭菜,可还没等官兵们动筷子,营区外就枪声四起,炮火连连。

“冲出食堂,我就听到子弹在头顶上空嗖嗖乱飞,忽然一发炮弹落入UN House营区里面,弹片打到炊事班的板房上啪啪作响。”厉宏瑞说,从8日下午到深夜,共有数十枚炮弹和火箭弹落在营区附近,场面非常火爆。

然而,这只是开始。9日10日两天,政府军和反政府武装的冲突进一步升级,坦克、装甲车、武装直升机等重型武器相继投入战斗。

奉命带队值守2号哨位的步兵一连排长杜希林,这样描述10日的激战——

大概8点,政府军一个排的步兵在2辆坦克和2辆装甲车的配合下,向反政府武装阵地发起进攻,推进到距我们哨位400米左右的时候,反政府军用火箭筒击毁了政府军1辆坦克、2辆装甲车,并把乘员全部杀死。随后,政府军1辆坦克、2辆装甲车和1辆装有重机枪的皮卡车发起攻击,反政府军5名士兵进入距离我们大概200米的一幢房屋躲避。政府军用轻、重机枪将那幢房子和里面的人彻底打烂,大量反政府军人员企图进入位于UN House营区内的1号难民营……

“整整一天,交战双方反复拉锯。傍晚,我们接到通报,3辆坦克2辆装甲车正向我们4号哨位快速突进,紧接着一声巨响就把我掀翻在地。”机械化步兵三班战士田飞衡说。

4号哨位在1号难民营的北门,由我维和营步兵一连三班、保障连作战班和一台步战车守卫。田飞衡所说的巨响,就是105号步战车被一枚火箭弹击中所发出的。战车后部的载员舱内有李磊、杨树朋、陈英、霍亚会、姚道祥、吴乐6名战士。

遇袭事件发生后,附近官兵迅速建立防线。

我南苏丹维和营营区

“倒地后我回头一看,装甲车的后门被炸开,车顶被炸了一个洞,车厢里都是火光和黑烟,我被爆炸的冲击波震得头晕目眩,试着站起来两次都没有成功,大概几秒后才勉强爬了起来。”田飞衡说,杨树朋的伤势很重,但还有意识。当时姚道祥伤得也不轻,弹片打中了腿,但是他一咬牙,和赶来的军医一起把杨树朋拖到了安全的地方,随后一头栽倒。

回忆这一幕,躺在病床上的姚道祥泣不成声:“车里的人都被震晕了,我回过神看到杨树朋的腿上血肉模糊,他和我说,姚班长救我,救救我。我大声告诉他,杨班长你不要说话,你是我战友,我能不救你么……”

105号步战车被击中后,又有一发火箭弹在4号哨位附近爆炸,枪声也更加密集。我维和营营长王玉安当即命令难民营西门的103号步战车警示射击,4名战士携单兵火箭占领有利地形,形成威慑。5分钟内,我维和营教导员鲁成军、步兵一连连长王震火速带人增援、建立防线、将步战车内的6名伤员和在车外受伤的宋晓辉抬上救护车。

“磊磊坚持住,坚持住,马上到医院了,你会没事的。”救护车上,田飞衡不停地和李磊说话,让他保持意识。

“我以为他能活,可救护车走到一半,他突然紧紧抓着我说,田班长,我这辈子就交给党了。说完这句话没一会儿,李磊就没了呼吸。那一刻,我觉得天都塌了……”田飞衡抹着泪水告诉记者。

7月11日9点多,王震赶到联合国营区内的一级医院。但是,等着他的却是噩耗——9时24分,杨树朋因失血过多壮烈牺牲。此刻,已经在哨位值守了一夜的王连长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在抢救室里嚎啕大哭。

然而,没过多久,王震向战友的遗体3鞠躬后,擦去泪水,重返哨位。因为他知道:只有把维和任务完成好,才是对烈士的最好告慰!

“我们维和营面对的情况很艰难。他们是联合国营区和1号难民营的第一道防线,也是最后一道防线。”联南苏团部队副司令杨超英说,根据联合国的规定,维和部队不能主动发起攻击。这次南苏丹政府军与反政府武装在营区附近交火,我们的官兵只有坚守,不能离开哨位。一旦武装人员进入联合国营区或1号难民营,后果不堪设想。

战友们将伤员后送至医院。

“你们表现勇猛,行动果敢,很好地完成了保卫联合国人员、设施和难民的任务,特别是李磊、杨树朋两位烈士为此献出了年轻的生命。你们用鲜血和生命向全世界展示了中国军人的光辉形象和过硬素质。你们不仅是杨根思部队的骄傲,是20军的骄傲,也是中国人民解放军的骄傲。”7月16日,在看望慰问我维和营官兵时,陆军第20集团军副政委李振领动情地说出了这番话。

正如李振领所言,从7月8日至今,没有一名武装分子,突破我维和营官兵构筑的防线,进入联合国营区和1号难民营。

66年前,在抗美援朝长津湖战役中,已严重负伤的连长杨根思在阵地只剩他一人的情况下,抱起炸药包,拉燃导火索,冲进密集的敌群,与敌人同归于尽;今天,我南苏丹维和步兵营官兵,再次以热血和生命,兑现着他们当初加入杨根思部队时,对老连长许下的铮铮誓言——我们不相信有完成不了的任务!我们不相信有克服不了的困难!我们不相信有战胜不了的敌人!

(中国军网 乌干达恩德培 7月18日电)

7月10日,我南苏丹维和营步战车遇袭后,官兵火速增援。

我南苏丹维和营军医救治伤员

南苏丹武装冲突期间,我维和营女兵在哨位执勤。

7月16日,中国军队工作组任务飞机飞临朱巴上空。

7月16日,中国军队工作组乘坐维和营突击车赶到朱巴维和营区。

7月16日,中国军队工作组听取维和营汇报情况。

联南苏团部队总司令约翰逊中将为两名烈士授予联合国和平勋章。

联南苏团授予李磊烈士联合国和平勋章。

联南苏团授予杨树朋烈士联合国和平勋章。

我维和营官兵含泪送别战友的灵柩。

我维和营官兵将战友的遗体护送上车。

我维和营为两名烈士举行追悼会。

我维和营为两名烈士举行追悼会。

我维和营为两名烈士举行追悼会。

杨树朋烈士生前在维和营的床铺。

在我维和营为两名烈士举行的追悼会上,礼兵肃立。

在我维和营为两名烈士举行的追悼会上,旗手升起联合国旗。

中国军队工作组看望慰问维和营官兵。

中国维和步兵营大门。

李磊烈士生前在维和营的床铺。

我维和营女兵在营区警戒。

见到我维和营官兵,南苏丹朱巴难民营里的儿童微笑着伸出小手。

原标题:中国维和步战车遇袭:火箭弹炸出洞 车内都是烟火

责编:海时孝 (如需版权合作请联系 hezuo@haijiangzx.com 转载请注明来源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