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割线
大水峪:怀柔长城第一关
来源:北京日报 2016/07/21 15:22:42 作者:于书文
字号:AA+

导读: [摘要]大水峪关建于明永乐年间,距今已有600多年的历史了。”  大水峪村人称“怀柔第一关”,主要因其地理位置位于怀柔密云交界的长城关隘要塞,战略地位十分重要,是怀柔区界内长城的最东关口。

[摘要]大水峪关建于明永乐年间,距今已有600多年的历史了。《方舆纪要》记载:“大水峪关在怀柔县东北三十里,北去密云之石塘岭四十里,有城,旁地平坦,贼骑易入。”

大水峪村人称“怀柔第一关”,主要因其地理位置位于怀柔密云交界的长城关隘要塞,战略地位十分重要,是怀柔区界内长城的最东关口。

大水峪:怀柔长城第一关

大水峪村鸟瞰

大水峪关建于明永乐年间,距今已有600多年的历史了。《方舆纪要》记载:“大水峪关在怀柔县东北三十里,北去密云之石塘岭四十里,有城,旁地平坦,贼骑易入。”《长城关堡录》记载得更为详细:“大水峪关,南至怀柔县三十里,东北五里至小水峪关,西南八里至河防口关。水口数十丈,五马可并,内外俱宽。永乐年建,通川谷。正关口并东山崖通单骑,冲;余通步,缓。北通丰宁大阁镇。大水峪河由口入边,南流入白河支流。居民有三百余户。地质硗确,物产不丰,然由口外运来粮食多存本关。交通亦便。惟出口道路狭窄,两旁山势巉崖嵯峨,其坡度约在八十以上,攀极难,沿途乱石,坎坷起伏,单人可行,故往来均系驮子。”据此可知,作为怀柔长城的重要关口,这里地势险要,并建有城,以及囤积粮食的粮仓。这里“城”的概念不同于“城市”,它与“堡”都是长城的附属军事设施,但“城”比“堡”规模要大,一般堡仅设一门,“城”为三门。怀柔长城段称“城”的只有“大水峪城”、“黄花城”、“渤海城”以及后来的“辛营城”。

为了探寻古村历史,我和几位同事于盛夏季节来到大水峪村。这是一个安静和谐的村庄,村里的老人喜欢摇着蒲扇在大槐树下乘凉。我与八十多岁的老人王玉福聊起了天,他说:“大水峪关过去是个大关,关墙厚重,门洞坚实,门额上嵌有石匾‘大水谷关’。谷就是峪。小时候进山砍柴,经常从关口出入,印象深刻。”可惜随着岁月流逝,经历了半个多世纪的风雨、霜雪、动乱、战争,大水峪关已不复存在了。但残留下来的长城,仍然古朴雄浑、巍然屹立,以其原始的沧桑风貌,让人追忆当年的雄姿风骨。

古关孕育了古村,古村为古关续写着传奇。大水峪村就是在关城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大水峪村西北背靠青龙山,故曾一度以山为名,称青龙山。现在的村名始见于金,盛于明,逐步发展为“三街六巷十二胡同”的大村。当时的城堡建于关口南侧,城墙下铺条石,上砌青砖,顶部建有垛堞。城墙高三丈,顶宽一丈,南北长250米,东西宽200米,开东、南、西三门,接近方形,曾设游击一人、守备一人及驻兵把守,防御北方残元部落南犯京师。城内粮仓属于密云中卫七座大型粮仓之一,专供怀柔四个关口用粮。明代《怀柔县志》记载,怀柔兵备道张邦彦分防大水峪。当时怀柔所辖长城关口西起亓连关东至牛盆峪共七处,作为怀柔最高军事长官除驻守县城外,大水峪关是唯一由他监管的关口,可见其战略地位非同一般。

在那个战火纷飞的年代,长城,为关内的百姓阻挡了几多烽火硝烟。到清朝年间,长城就已经不再修筑,但它依然是一处战略要地。作为京师通往多伦和热河地区的交通枢纽,大水峪关堪称边关要塞。

大水峪:怀柔长城第一关

保存尚好的敌楼

村里老人告诉我,村内庙宇众多,是大水峪的特点,从村南到村北,最多时曾建有十八座古庙。分别为玉皇庙、真武庙、阎王庙、五道庙、龙王庙、山神庙、土地庙、老爷庙、观音庙、娘娘庙、九神庙、三义庙、火神庙、药王庙、老君庙、夫子庙。其中老爷庙和观音庙各建有两座。村里还建有两处戏台,逢年过节或庙会,粉墨登场。那时大水峪,人来熙往,车水马龙,商贾云集,曾经经历了多少繁华热闹啊。

村内有两棵古树,一银杏一国槐。银杏位于村东南方,原有大庙一座,曾立有明嘉靖年间柏尔庵碑一座。庙早已无存,古树仍在,枝干挺拔,郁郁葱葱,生长旺盛。因是雄株,当地称为“天宫童子”,与西庄另一株雌树“九天仙女”配对成双。相传早年间,大水峪村北山住着一对老年夫妇,以打猎为生。不久,喜得一子,取名“立云”。立云相貌英俊,力大无比,从小就随父打猎,练就一身武艺。后来老两口相继过世,只剩下立云过着孤单的生活。一天立云上山打猎,发现一头猛虎追咬一只美丽的孔雀,就拔刀上前赶跑猛虎,把孔雀抱回家中喂养。不久,这只孔雀变成一位美貌出众的女子,两人就结为夫妻,过着幸福美满的生活。不料,一个风雨交加、电闪雷鸣的夜晚,王母娘娘派来天兵天将,把违反天条的天宫童子和孔雀仙子化为灰烬,变为银杏种子,分别飘落在西庄和大水峪村,几天之内就长成大树,日日相对,夜夜相守,这就是人们传说中的“白果恋”。

走到村头,村民指点对面,那里还留有萧太后的看花台。隔着沙河相望,山脚下平台一片,老树数株,别无他物。当年辽室贵族赏花之地,已成了村民的耕地和山场,真可谓:“大雁飞过老墙,明月照在高台;梦里驼铃驿站,醒来桑田沧海。”往事如烟,逝者如斯。

大水峪是长城脚下的村庄,这里的长城也很有看点。我们从关口东侧的苍龙峪开始攀爬,长城的躯干上,两侧垛口已坍塌殆尽,只余青灰色方砖铺就的墙基,经过近几年的修整和加固,平整坚实。走过两处敌楼后,路渐渐难行,长城上长满了荆棘,不仅拦住了手脚,还常常挂住衣服。接着就来到非常有名的香椿楼和碾子楼,均身居险要。香椿楼因守城兵士遍植香椿而得名,碾子楼高大的楼墙下面,萋萋的荒草中静静地卧着一盘青灰色的石碾盘。显然这是当年守城将士用于加工粮食的工具,这盘石碾至少已在这荒山野岭横卧了500余年。

几百年过去了,抗日战争时期,这座有名的大水峪关,再次进入人们的视野。1933年秋,抗日将领吉鸿昌、方振武率师入关,由大水峪、河防口、亓连口关分三路南下,于9月23日会师怀柔,通电抗日。1941年10月的一个清晨,日军包围了大水峪村,用刺刀将全村的乡亲们驱赶到老槐树后的真武庙,204名青壮年被押往了怀柔监狱,后又转押到古北口关东军宪兵队。许多人惨死在日寇的屠刀下,但没有一个人屈服。日军气急败坏,把没有被折磨死的128人全部押运到承德监狱继续严刑逼供。最后,100多人分别被押运到东北抚顺、哈尔滨、本溪等地的监狱工厂做苦工,过着非人的生活。1945年日本投降后,被押到承德监狱的128人仅回来了21人,其余107人,死的死、亡的亡,有的至今下落不明。幸存者姜自安1956年3月20日所作的证言,就存放在国家档案馆,成为侵华日军在中国所犯暴行的铁证。

大水峪是京郊有名的民俗旅游专业村,盛产红肖梨。这一带为沙壤土,水质好,产的梨个大、味甜,口感好,产量又高。所以梨树的栽培、管理特别是秋后采摘时需要大量人力,这时年轻的女孩子就成了主力。她们心灵手巧,技术熟练,在挑拣入窖时技高一筹,常为人乐道。因此在当地产生了一句广为流传的歇后语:“大水峪的姑娘——刷梨”,用来夸奖干活利索的人。(文/ 于书文)返回腾讯网首页>>

原标题:大水峪:怀柔长城第一关

责编:海时孝 (如涉版权请联系banquan@haijiangzx.com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