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打造东方叙利亚妄图复活欧亚棋局的棋眼
来源:血饮微信公众号 2016/08/07 11:09:41 作者:血饮
字号:AA+

导读: 我们来看下叙利亚模式是怎么发展起来的,然后对比一下阿富汗,我们就能清晰的看出,复制叙利亚模式是完全可能的。伊斯兰国恐怖组织兴起于伊拉克境内,这里是该组织的母国。伊拉克和阿富汗一样,都被美国占领过,在美军占领和撤离期间局势都非常混乱,两国都是恐怖主义滋长的温床。

据法国路透社七月三十号援引不具名消息人士的话透露,阿富汗塔利班的一个高级代表团,曾在七月十八号至二十二号访问了中国,讨论了阿富汗局势。代表团由阿富汗塔利班政治办公室负责人阿巴斯率领,应中国政府之邀前往北京。这已经不是中国政府与阿富汗塔利班组织的第一次接触了,之前在巴基斯坦三军情报局的撮合下,中国和阿富汗塔利班(以下简称阿塔)分别在拉合尔和喀什进行了两次会谈。那么,为什么阿塔要寻求中国对其的支持呢?血饮认为,美国和以色列支持的伊斯兰国恐怖组织,向阿富汗东南部地区的渗透,对中国新疆和巴塔都构成了重大威胁,这是双方展开合作的基础。其次,中国主张阿富汗事务由阿富汗人来主导的立场,与阿塔反抗美国入侵维护国家独立的立场重合。

伊斯兰国恐怖组织对阿富汗的渗透,是中国和阿塔接近的最紧迫的原因,那么为什么伊斯兰国组织要进入阿富汗地区呢?血饮认为,美国在利用伊斯兰国组织搞乱阿富汗,通过在阿富汗复制叙利亚模式让这里成为恐怖主义天堂。让阿富汗这个在欧亚大棋局中的棋眼复活。最终目的,就是模仿伊斯兰国搞乱欧洲和中东一样,让中俄不得安宁。利用恐怖主义达到目的,这是比采取直接军事措施更经济更划算的方法。下面我们来说下阿富汗这个棋眼的演变过程。

blob.png

二零零一年美国入侵并占领阿富汗,随后以阿富汗为基地,支持当地的极端分裂分子,对外输出颜色革命到中亚地区,美国的本意是要以阿富汗作为棋眼,通过煽动颜色革命瓦解中亚地区,从而建立亲美政府,从地缘上割裂中俄的联系,扩大在欧亚大陆腹地的存在。颜色革命下,中亚国家政局大规模动荡,很多国家总统在颜色革命中下台。但随后,上合组织的反击开始,中俄对成员国内部的反恐提供了巨大的支持,极端分裂分子在各国的联合打击下覆灭,中亚国家的政治和国家完整得到了巨大的保证,回过神来的各国政府开始驱逐美军。一四年六月,美国在中亚最大的军事基地玛纳斯空军基地被吉尔吉斯斯坦政府关闭,十月底美军开始撤离阿富汗,这标志着美国经略了十三年的阿富汗战略彻底失败。美国不仅没有利用阿富汗棋眼盘活中亚,而且巴基斯然和印度也准备加入上合组织。从地图上看,阿富汗已经被上合组织成员国和伊朗三面包围,阿富汗成为了北约战略的孤岛。

但是美国在撤退的时候并没有放弃阿富汗,一四年九月二十九号,在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执教多年的阿富汗海归加尼被美国扶上总统宝座,第二天,前总统卡尔扎伊严厉反对的,出卖阿富汗国家利益的《阿美地位协定》就被签订,北约保留随时可以重返阿富汗的权利。目前,美国联邦调查局警告说,伊斯兰国组织会向全世界扩散。如果伊拉克和叙利亚境内的恐怖分子,通过支持东突和伊斯兰国组织的土耳其和土库曼斯坦进入中亚和阿富汗地区,那么在阿富汗复制叙利亚模式是完全可能的。我们通过对比伊拉克和阿富汗就能发现这两个国家的共同点。

未标题-1.jpg

首先,我们来看下叙利亚模式是怎么发展起来的,然后对比一下阿富汗,我们就能清晰的看出,复制叙利亚模式是完全可能的。伊斯兰国恐怖组织兴起于伊拉克境内,这里是该组织的母国。伊拉克和阿富汗一样,都被美国占领过,在美军占领和撤离期间局势都非常混乱,两国都是恐怖主义滋长的温床。其次,在当地恐怖主义组织发展的过程中,美国都进行了配合。比如伊斯兰国组织发展起来的时候,美国就帮助伊斯兰国,干掉了在伊拉克活跃的基地组织一号人物扎卡维等首脑,客观上帮助该组织发展壮大。在巴基斯坦境内活动的巴基斯坦塔利班内部的温和派领导人,也在美军的定点清除中被干掉,为巴基斯坦塔利班效忠伊斯兰国铺平了道路。在这里,血饮要说一下,阿塔和巴基斯坦塔利班不是一伙的,巴基斯坦塔利班是伊斯兰国的下属组织。而巴塔目前则与伊斯兰国组织势同水火。

第三点,这些恐怖组织发展壮大以后,往往会对外扩张,伊拉克的伊斯兰国组织,最终进入了叙利亚,帮助美国和以色列打击什叶派的巴沙尔政府。甚至通过土耳其进入欧洲,制造了巴黎恐怖袭击事件、比利时恐怖袭击事件以及尼斯恐怖袭击事件等。效忠伊斯兰国组织的车臣恐怖分子,也在俄罗斯境内制造了别斯兰恐怖袭击事件等。阿富汗如果被伊斯兰国组织控制,那么按照套路,他一定会向中亚和新疆地区扩散,最终他们会把中亚地区变成东方的叙利亚,向外蔓延的话,中国和俄罗斯就会成为主要目标。想想看,法国和德国以及比利时境内发生的恐怖袭击事件,如果发生在俄罗斯的赤塔、哈巴罗夫斯克甚至是中国的北京、西安、广州、上海等地,那将会是怎样的一副场景呢?阿富汗不像伊拉克那样有巨大的石油收入,阿富汗以及所处的金新月地区,还是亚洲毒品海洛因的重要输出地,伊斯兰国组织控制这里,必然大规模种植罂粟,那么毒品经过新疆流入中国境内的话,危害是巨大的。通过控制恐怖分子对目标国进行威慑,进而逼迫对方改变金融政策配合美国金融掠夺,这一直就是犹太资本集团的终极目的。中俄石油能源以及金融上的去美元化,对犹太资本集团构成巨大威胁,分散瓦解中俄联盟并且各个击破是他们梦寐以求的。

说到了伊斯兰国组织,就不得不说土耳其这个国家,总统埃尔多安在一九九八年因为极端宗教言论曾经被捕入狱,当上总统以后更加大对宗教极端势力的支持,不论支持东突还是支持土库曼旅和伊斯兰国组织,埃尔多安治下的土耳其已经成为新型恐怖分子的诞生地之一。而这位开启了单挑五常模式的总统,更是利用恐怖分子要挟其他国家。七月份的土耳其政变中,埃尔多安曾经向德国申请政治避难但是被德国拒绝。为什么拒绝呢?说起来默大妈就上火,这个土耳其经常以威胁放恐怖分子进欧洲敲诈德国给钱,德国忍埃尔多安已经很久了,在土耳其政变过程中,德国一直呼吁土耳其停止对政变军人的清洗。其实呢,德国更希望军人政变成功,至少世俗化的军人不会像埃尔多安这般流氓。

说到土耳其,在这里要普及个常识,那就是突厥和维吾尔族究竟有没有关系。答案是有。这里首先要说的是西突厥,唐朝历史上西突厥多次出现,很多中国人都知道西突厥的存在。这个西突厥最大的部落联盟就是乌古斯人,中亚历史学家拉希德著作中,乌古斯汗是喀拉汗之子,他联合自己的堂兄弟维吾尔等推翻了父亲的政权,乌古斯有六个儿子,每个儿子又有四个儿子,乌古斯汗以二十四个孙子的名字命名了二十四个部落,史称乌古斯二十四部,其中以撒拉尔部、可尼部、喀亚部最为著名。政治上乌古斯人和同为突厥人的葛逻禄部有着密切的关系。

乌古斯人后来西迁,一部分进入南下呼罗珊地区,一零五五年,他们在现在的伊拉克首都巴格达建立了塞尔柱土耳其帝国。另外一部分乌古斯人前出到爱琴海地区,后来喀亚部族统一了该地区,建立了奥斯曼土耳其帝国,他就是现代土耳其的前身。留在中亚地区的乌古斯人成为了现代土库曼人,东迁中国境内的就是中国少数民族中的撒拉尔族。维族的祖先是回鹘,公元八百四十年回鹘汗国灭亡。三分之一的部族西迁投奔葛逻禄部与之融合。公元十世纪,葛逻禄部与西迁的回鹘人建立了喀拉汗王朝。也就是说,维吾尔族中有相当一部分为葛逻禄部后裔。而葛逻禄部中一部分人跟随乌古斯人西征融入了土耳其人中。所以正是有了突厥和葛逻禄部这个纽带,现代维族和土耳其在血缘关系上还是比较近的。现在土耳其支持所谓的东突厥斯坦,和历史上的东突厥不同,这个东突厥是相对土耳其所处的西方而言。

从历史上看,土耳其共和国建立的时候一直对泛突厥主义进行严厉打击,这是凯末儿主义中的重要内容。但是随着土耳其国民经济私有化发展,宗教极端势力开始不断突破底线。一九九五年以后,泛突厥主义就在埃尔多安之类人的鼓动下不断膨胀。这次土耳其政变后,支持凯末儿主义的军方被埃尔多安清洗,客观上强化埃尔多安的政治地位,泛突厥主义会更加泛滥。未来美国在阿富汗复制叙利亚模式,释放恐怖分子进入中亚,就必然要通过土耳其通道。未来如果土耳其像威胁德国一样威胁中俄将恐怖分子放入中亚,那么中国也将面临被敲诈勒索。这次土耳其的胃口可比当年敲诈辽宁号过境土耳其海峡更狠。

未标题-1.jpg

回到阿富汗的话题上,在伊斯兰国恐怖组织成长的过程中,弱化的伊拉克政府客观上助长了该组织的不断壮大。这与目前阿富汗政府的软弱几乎是一模一样。但是与伊拉克不同的是,阿富汗境内的塔利班还是比较强大的一个存在,美国入侵阿富汗十五年都未能消灭该组织。目前他的控制区,远远比阿富汗政府控制的区域更大。与阿塔的立场不同,伊斯兰国的主张更加极端,这吸引了部分塔利班成员开始靠拢伊斯兰国。伊斯兰国组织目前已经侵入到阿富汗东南部省份,将来,随着他们的势力不断壮大,阿塔的势力范围必然会被挤压。阿塔的目标是对付美国为首的北约,而伊斯兰国组织则是美以的走狗,长期以往,塔利班必将会被剿灭。伊斯兰国组织的壮大,威胁到了阿塔的生存,他寻找外部助力就显得再正常不过。伊斯兰国组织的不断蚕食,同时也威胁阿富汗政府的领地,所以卡尔扎伊领导下的阿富汗,成为了上合组织的观察员国。今年四月份,俄罗斯官方表态支持阿富汗成为上合组织正式成员,但是这个想法成为现实恐怕还要面临美国代言人加尼的阻挠。

未来,如果伊斯兰国组织完全控制阿富汗,中亚地区的极端分裂势力以及东突将会完全合流。在美国共和党总统上台,犹太集团迫切需要美国重返中东的背景下,美国用恐怖主义化的阿富汗和不断作死的台独势力就能形成东西夹攻,地缘上割裂中俄的联系。中俄从态势上,将会从背靠背变为各自为战,到时候俄罗斯就要同时对付东西两个方向上的恐怖组织。中国还要分兵顾及西边,这对中国是极为不利的。那么对于伊斯兰国恐怖组织的不断渗透,中国的应对应该是什么呢?

未标题-1.jpg

首先,中国应该联合一切反对恐怖主义的国家和组织,包括阿富汗塔利班、上合组织政府以及各国情报机构。恐怖组织和极端组织,往往在美国配合的颜色革命攻势下发动。而中亚和阿富汗地区则在中国眼皮底下,上合组织内部军事合作也在不断深入,在恐怖主义组织发展壮大的时候,应成员国邀请中俄两国可以直接出动快速反应部队对其进行毁灭式打击。颜色革命分子爱搞街头暴力,用中俄的军事暴力对付他们是最快最直接的。

其次,在越境反恐方面中国变得更加灵活,在二零一六年反恐法中规定,在与所在国签署反恐合作协议的,只要中央军委同意,中国人民解放军和武警部队就可以直接越境执行反恐任务,而不必再临时请示当事国同意。阿富汗和中亚地区如果存在危害中国国家安全的恐怖分子,那么中国可以直接派军队打击。鉴于上合组织不断扩展,未来中国军事干预的范围会更大。

第三,中俄主导的上合组织可以接纳伊朗的加入,从地图上看,伊朗是阻止伊拉克伊斯兰国恐怖组织和东突分子进入重要的第一道屏障。将伊朗纳入上合组织,能够掐断恐怖分子进入中亚地区的南部通道。同时,与俄罗斯加强合作,在南高加索地区构建打击恐怖主义,堵死恐怖分子经由南俄地区进入哈萨克斯坦通道。在印度和巴基斯然正式加入上合后,协调两国封堵巴基斯坦境内恐怖分子进入阿富汗和偷渡进入新疆的通道。在中国和中亚地区交界处,由西部军区负责对境内外恐怖分子进行直接打击。另外说的一点是中国应该与缅甸泰国老挝政府合作,重点打击隐藏在东南亚丛林中的东突训练营。这同时也能切断东突恐怖分子通过东南亚逃往土耳其、伊拉克的南部通道。

第四,中国应该大力推进一带一路计划的发展,让中国的经济发展惠及沿岸国家和地区。经济增长能够带动周围国家一起繁荣发展,从而根除恐怖主义滋生的土壤。对于偏远山区的群众,可以采取整体迁移平原地区,同时国家在经济发展方面,对边疆少数民族加大扶持力度。少数民族学生与内地的交流是促进当地经济发展和摆脱蒙昧状态的途径之一,但是长期以来,广大穆斯林因为受到清真食品限制,使得他们除外上学和就业都受到限制。很多穆斯林家庭以孩子考上国内重点大学为荣,但是在上学以后,因为食品限制而被迫辍学。这方面的问题,全国人大民族委员会已经建议国家加快清真食品行政法规立法。当穆斯林的饮食问题能够得到解决,那么更多的穆斯林孩子就能走出大山,进入到东部繁华地区工作学习,将来学有所成,就会用自己的知识来改变家乡的面貌。与外界交流的越多,那么极端宗教思想就难以在少数民族地区立足,这会从根本上根除恐怖主义。目前,国内很多微博上反对清真食品立法的人,大多数都是种族主义者和宗教排外主义者,反对的理由通篇都是缺乏常识和胡扯和不分是非的歪理。从古至今中华民族就是再和其他民族的不断融合中发展壮大,各民族发展交流一直是中国发展的主旋律,盲目排外的种族主义者目前正在试图在中国各民族和族群间制造隔阂,这与中国当前的大政方针是完全对立的。

未标题-1.jpg

从中国历史发展上看,只要中国能打通丝绸之路与沿线民族分享商贸利益,那么中国都将迎来盛世。汉唐是中国历史的两个顶峰时期,汉朝时期打通丝绸之路后,基督教、祆教和佛教传入中国,首次开启了中华文明与外国文明的大规模交流;唐朝时期中国同时打通海陆两条丝绸之路,对比汉朝,唐朝的国力和影响力更加强大。这一时期伊斯兰文明、波斯文明以及印度文化等都不断传入中土。今天的中国,要实现伟大复兴,则必然要和唐朝一样同时打通海陆两条丝绸之路。未来中国与中亚、南亚以及伊朗中东的交流必然越来越多。相互交流中彼此尊重对方生活习惯是必须的,任何种族主义和宗教排外主义都是与中国的国家利益相违背的。

新世纪的大国博弈,中美围绕的核心就是欧亚大陆丝绸之路沿岸的争夺,这同时也是中国倡导和谐共赢路线,与美以代表的犹太资本集团四处传播颜色革命的瘟疫政策的对决。血饮对中国的胜利充满信心。

原标题:美国打造东方叙利亚妄图复活欧亚棋局的棋眼

责编:许舒琦 (如需版权合作请联系 hezuo@haijiangzx.com 转载请注明来源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