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割线
传统职业结构被打破 一些大学生求职“不走寻常路”
来源:中国青年报 2016/08/09 10:36:37
字号:AA+

导读: 李敬的存款都来自鞋店的收入,夏天是球鞋生意的淡季,他的月收入大约两三万元,而在旺季,他每个月能赚五六万元。”  李敬和Yomi都有创业的计划,在他们看来,现在的工作不能成为一辈子的营生,但他们依然渴望相对自由的工作环境。

部分新兴行业收入可观

大学毕业后的1年里,李敬没有做其他工作,把心思都放在他的网上鞋店中。24岁的他开始存钱,为在北京买房做打算。

李敬的存款都来自鞋店的收入,夏天是球鞋生意的淡季,他的月收入大约两三万元,而在旺季,他每个月能赚五六万元。

凭借做直播,还在上学的Yomi已经可以自己养活自己,而且“承包”了妈妈的香水和护肤品,也经常给爷爷奶奶买东西。“刚上大学那会儿,最想家的时候就是没钱的时候,一给家里打电话我爸就问我‘又没钱了吧’。现在换成我爸打电话给我,说‘你别老不跟家里要钱啊,你自己有,爸爸也给你打一点,否则爸爸都觉得没存在感了’。”Yomi笑着说。

从事网络新兴职业,很多年轻人看重的是工作时间自由,而且收入相当可观。中国高校传媒联盟调查显示,在从事过新兴职业的受访者中,42.86%认为工作愉快、自由且收入高,14.29%认为工作繁重、但收入高,35.71%认为工作愉快、自由但收入低,7.14%认为工作繁重且收入低。

田晓茹今年毕业于辽宁一所高校的英语高级翻译专业,她从大四开始做网络直播,现在已经拥有了17万粉丝。“这份工作不是很辛苦,每天只需要工作4个小时,但是给我带来了知名度和高收入,有时候一个月可以拿到十几万元的工资。”

“现在工作也不好找,而且刚毕业的学生找到工作也就是月薪几千元。”李敬大学毕业前海投过简历,尝试找过专业对口的工作,但没有找到想找的工作。“与其做我不愿意做的事,还不如先卖鞋,最起码我对这个有兴趣。”

新行业已是红海,从业人期待回归

在江湖“飘”了一年的李敬很清楚,在这个行业里只有“金字塔顶端的人能吃到肉,其他人都只能喝汤而已”。“做这一行的人收入有天壤之别,有些人月入上百万元,一周卖出的鞋比别人一个月卖的还多。”李敬的电商生涯里有很多凌晨“排鞋”的经历。“更有压力的是最开始没有人认可你,而在这一行里,做不出来的人太多了。”

在网络直播行业,高收入同样伴随着高淘汰率。“最顶级的游戏主播可以拿到3年1亿元的签约费,其次是月入百万元,再往下是5万元到10万元量级、一两万元量级,也有的人只能赚几千元,甚至只有1000多元。”夏翔用“一将功成万骨枯”来形容游戏直播这片红海,刚入行时,他就过着月收入3000元左右的“凄惨生活”。即便在收入有所提高后,夏翔也没有停止向一些公司投简历。去年,他面试一家网站编辑成功。“我犹豫过,和圈里圈外的人打听,是做主播好还是到网站做编辑好。”夏翔说,“一些很红的主播建议我不要做专职主播,因为直播平台的未来不确定,游戏是否能长期受大众欢迎也不确定,而编辑的工作起码能让我旱涝保收。”

和夏翔有同样想法的人不在少数。看起来光鲜靓丽的职业可以让年轻人在短期内获得较高的收入,他们将这些行业当成自己职业过渡期的谋生手段,但正如夏翔所说,虽是新兴职业,但这些行业已经是越来越拥挤的红海,不少从事这些行业的人都希望在一段时间后回归传统职业。尽管获得了高收入、知名度,但田晓茹表示,自己在这一行不会做太久,“我只想多赚些钱,然后出国留学。”网络主播弥粒的目标也不是一直做直播。“直播平台更新太快,新人太多。”她希望进入娱乐圈,做一名演员。“我打算看看未来一年的发展,再决定要不要进入娱乐圈。如果尝试失败,我还是会选择跟自己专业相关的工作。”

李敬和Yomi都有创业的计划,在他们看来,现在的工作不能成为一辈子的营生,但他们依然渴望相对自由的工作环境。

对他们而言,现在是积累资金和经验的过程,只要有了成熟的想法和足够的积累,他们都可能开始一段与现在完全无关的创业历程。(应受访者要求,文中除夏翔外均为化名。)

原标题:传统职业结构被打破 一些大学生求职“不走寻常路”

责编:海时孝 (如需版权合作请联系 hezuo@haijiangzx.com 转载请注明来源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