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南海仲裁和“萨德”部署看美国对华战略图谋
来源:国防参考 2016/08/11 15:36:47 作者:乔良
字号:AA+

导读: 既然如此,我们何不与狼共舞,陪美国玩一场世界波的表演秀?在这种关节口上,西方有句俗话说得好,谁眨眼谁输。美国输不起,中国也输不起,这时考验的就是双方的战略定力和策略水平。

“南海仲裁案”闹剧已揭晓。中国对南海及其有关岛礁的主权声索,于史有据,于法有理。中国在国际舆论战场上展开有理、有利、有节的强势反击,运用铁的事实,狠揭美菲唆使“问题法官”拼凑“草台班子”枉法胡判的老底,联合国和真正的国际法院纷纷站出来宣布与“草台班子”划清界限,全球迄今已有90多个国家宣布支持中国立场。

2010年,美国总统奥巴马及国务卿希拉里高调宣布:美国将重返亚洲。自此,美国制造的一个个梦魇朝中国压了过来。

2011年下半年,中日韩东北亚自贸区谈判即将瓜熟蒂落之际,美国邀请日本东京都知事石原慎太郎访美,对这个美国人恨了20年的日本右翼政客待若上宾。美国人与这个日本人之间谈了什么,世人不得而知,但可以知道的是,此人自美返日之后,立刻高调宣布由东京都出钱从私人手中购买钓鱼岛,由此拉开中日钓鱼岛争端的大幕,结果,中日韩自贸区的大好前景戛然而止,人民币国际化的步伐也自然随之放缓。

2012年,自幼生长于美国的菲律宾总统阿基诺,以一个并不引人注目但意味深长的举动开始了他的对华“战争”:他先是宣布中国领土黄岩岛为菲律宾所有,继而又宣称要把南中海更名为西菲律宾海。后更派其士兵与越军官兵联欢,两国在强占中国领土领海问题上遥相呼应。

韩国民众在首尔集会抗议,反对美军在韩部署“萨德”防导系统。

这些挑衅理所应当地遭到中国的有力回击。但结果是让本来正进展得如火如荼的东盟10+3(中日韩)的经济合作迅速降温,使东北亚与东南亚整合为“东亚自贸区”的愿景化为泡影,从而为美国推进TPP(跨太平洋合作伙伴协定),重新主导亚太经济,铺平了道路。

2015年9月,朴槿惠总统力排阻力,借到北京参加“胜利大阅兵”之机,与习近平主席签署了“中韩自贸区协议”。中韩经济关系有望更上一层楼。但好景不长,今年初,美国借朝鲜所谓试爆氢弹并发射卫星,成功利用韩民众的恐慌心理,让韩国同意在其领土上部署“萨德”反导系统,此举当然会招致中国政府和人民的强烈反对,其结局正在显现:中韩自贸区岌岌可危,中国借双边贸易化解TPP于无形的意图亦将受阻。

以上账目一笔笔算下来,日、韩、菲,除安倍政权借钓鱼岛争端成功迫使日本社会右转,接近完成修宪目标外,由于与中国关系的恶化,使以上几国均成了输家。而真正的赢家只有一个,那就是:美国。

就动机而言,美国这么做的原因有二:

一是对“修昔底德陷阱”的担心,从中国外储世界第一,GDP世界第二之后,美国就把中国锁定为“最有可能挑战其霸权的对手”,必欲压制中国的势头而后快。

二是金融危机后,美国使出浑身解数以自救,至今未能爬出经济衰退的泥淖。这与美国实体经济早已严重空心化有关,所以它只能仰赖连续QE(量化宽松)和给别人制造各种麻烦,恶化其他地区和国家的经济形势和投资环境,以造成“水落石出”的效果,凸显美国经济形势相对较好,以吸引国际资本回流美国,开启美国的又一个“强势美元”周期。

为达到这一目标,美国人在手中的有效工具所剩无几的情况下,唯有重拾地缘政治武器,通过给一个又一个地区和国家制造地缘政治麻烦,来为自身经济脱困。

2013年,我们写了一本书——《新战国时代》。在这本书里,我们曾极力主张针对美国“自救美元”的图谋推进东亚元或者亚元。但是几年之后,我们全都“背叛”了这个主张。现在我们坚决反对中国推进区域性货币,因为如果推进区域性货币,欧元区的教训前车可鉴。欧元从1999年正式启动,至今17年,还是软货币,为什么?因为欧盟没有一个国家愿意向欧洲委员会及其央行交出自己的财政主权。不交出财政主权,你的货币就不能影响你的财政政策,你的货币就必然是软货币。

这就是为什么欧元与美元虽然都是重要的国际通币和储币,但欧元至今不能和美元平分天下的重要原因,所以我们不能推进亚元、东亚元。那我们要推进什么?在2011年之前,我们也许可以推进亚洲双货币,人民币和日元。现在中日关系降到了40年来的冰点,谁也不会买谁的账。

这种情况下,我们别无选择,只能推进人民币的国际通币和储币地位。何况以中国现有的实力,中国和美国是世界上仅有的两个GDP超过10万亿美元的国家,而中国又是制造业第一大国和外汇储备第一大国,在这种情况下,我们有足够的力量让人民币成为亚洲的结算货币,起码我们应该有这个目标。我们对这个前景看得很清楚。美国人能看不清楚吗?而这一前景对美国如此至关重要,因为一旦人民币成为亚洲的区域性货币,立刻就会出现这样一种局面:世界货币三分天下,美元、欧元、人民币。

三分天下,对于中国来讲是锦上添花,因为我们从来没有过国际货币的地位。而对美国来讲,三分之一的美元霸权还叫霸权吗?没有了美元的霸权还叫美国吗?所以美国断然不会容忍东北亚自贸区的出现。这就是为什么在东北亚自贸区谈判出现曙光之际,会冒出钓鱼岛之争,中日关系迅速降温,成功摧毁了东北亚自贸区的前景。

美国人达成搅局东北亚自贸区的目的后,并不收手。 2012年4月,中菲黄岩岛之争跟在钓鱼岛后浮出水面,黄岩岛之争的结果是什么?包括一直延续到今天的南海仲裁,它成功地使东盟国家对中国的崛起感觉到了某种程度的不快,为美国推进TPP“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铺平了道路。

用地缘政治手段恶化中国与周边国家的关系,美国人这一手玩得如鱼得水。自东北亚自贸区的谈判搁浅之后,我们退而求其次,争取建立中韩自贸区。2015年9月3日,我们邀请韩国总统朴槿惠到中国参加胜利大阅兵。阅兵之后,中国国家主席和韩国总统签署了中韩双边自贸区协议。虽然说中韩双边自贸区远不及东北亚自贸区对我们更有利,但其重要性不在中韩双边的自由贸易,而在于如果中韩自贸区能够搞成,就意味着我们成功地往美国主导的TPP里,打进了一只楔子。

今年初,美国人利用朝鲜试验氢弹和发射卫星,使韩国民众对于来自北方的威胁产生强烈的恐惧,迫使韩国人同意部署“萨德”系统。对此,我们当然会强烈反对,因为 “萨德”系统对韩国防范北方威胁并无实际效用, “萨德”系统即使再先进,对于来自北方的攻击,也几乎没有预警时间。它的部署,显然是针对中国和俄罗斯的。

那么,我们应该如何看待“萨德”问题?毫无疑问, “萨德”系统是美国人的一种先进作战能力,但能力并不完全等于实力,从某种意义上说,能力和实力是两回事。能力可以说明你在某种技术上的突破和掌握,而实力则是你有多少资本和资源,能造出足够多的这种武器系统?

对美国来说,你能掌握“萨德”反导技术,与你能制造出多少枚“标准”-3导弹、多少套的“萨德”系统来拦截中国的数千枚各种型号的导弹,以及中国铺天盖地的无人飞行器,并不是一回事。连美国人都担心,即使在韩国和关岛部署了几套“萨德”系统,美国也没有足够多的“标准”-3导弹拦截中国的导弹和无人飞行器。也就是说,美国人没有这个实力。

美国人打科索沃战争、打阿富汗战争,两次打得它自己没有了巡航导弹。尤其是阿富汗战争,打到一半时,居然把巡航导弹打光了,最后五角大楼不得不下令打开核武器库,取出核巡航导弹,摘掉核弹头,换上普通弹头,才把这场战争打完。现在,美国即使有足够的反导能力,也不可能把它全用在与中国对决上。

示威民众聚集在美国驻菲律宾使馆前举行抗议。他们高举旗帜和标语,戴上面具装扮成阿基诺三世和奥巴马,抗议阿基诺三世访美、寻求加强菲美军事联系。

欧债危机,乌克兰危机,中东颜色革命及ISIS的崛起,难民潮等等,无不如是。中日钓鱼岛,中菲黄岩岛,中国与南海相关国家的海洋权益之争,再加上刚刚上演的“南海仲裁案”闹剧,更是如此。上述所有事端,虽未尽如美国人意,达到把国际资本从危机地区“敲山震虎”地撵出来,驱赶到美国的意图,但却成功地给以上所有国家制造了地缘政治危机,撕裂了这些国家和地区的原有地缘政治格局。

现在,美国又借两支航母换岗之际,有意让其同时出现在中国的南海,摆出一副泰山压顶,大战将临的阵势,无非是要做一场大秀给全球投资人看,让他们以为,在美国的强大军事压力下,中国的经济形势会持续下行,中国的投资环境将严重恶化,因此,看谁还敢把资本继续留在或投向中国及其周边地区?从而形成一股资本恐慌性撤离的浪潮,在全球形势一片狼藉的情形下,唯有相对安全的美国一条路可走的局面,去支持至今迟迟未能如愿加息的美元。

如此,既搞惨了对手,又充盈了自己,美国人的大账算得真可谓够细、够精、够狠!

看穿了这一点,我们对所谓的“南海仲裁”的实质就看得更清楚了,它不过是在美国打压中国这盘大棋中,给中国脸上抹上一道黑而已。其气势汹汹,大兵压境,也决不是想要与中国通过一场战争一决高下。

美国人比谁都清楚,与中国这样的国家,不可能用战争解决问题,因为两败俱伤的结局将徒使观战者——欧盟、俄罗斯、日本、印度这些国家获利,这笔账,美国这个在一战二战中,都因先当观战者而大获其利的国家,比谁算得都明白。因此,摆出“今晚就要做好与中国开战”(哈里斯语)的架势,正是为了吓阻对手,而把美国的利益最大化。

既然如此,我们何不与狼共舞,陪美国玩一场世界波的表演秀?在这种关节口上,西方有句俗话说得好,谁眨眼谁输。美国输不起,中国也输不起,这时考验的就是双方的战略定力和策略水平。

而我更看重的是,此番较量之后还将持续下去的中美博弈,希望中国能经一战长一智,领悟更多的地缘政治技巧,学会主动给麻烦制造者制造麻烦,给问题推动者带去问题,一举化被动为主动,赢得最终的棋局。

原标题:从南海仲裁和“萨德”部署看美国对华战略图谋

责编:郑春祥 (如需版权合作请联系 hezuo@haijiangzx.com 转载请注明来源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