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炒西方“总统制”,谁在向中国逼宫?!
来源:环球之音 2016/08/18 15:31:01 作者:环球之音评论员
字号:AA+

导读: 我们不要被某些人给误导了,君主专制必然实行中央集权,但中央集权不一定要实行君主专制。中国真正的民主绝不是西方能够指点的,而是需要我们自己探索的。那些不分青红皂白就来煽风点火的舆论更是用心险恶!

中国是个大国,文化独立、系统宏大,而且是几千年来所形成的多民族融合大国,这就决定了中国自古以来只有两种状态,要么是统一而强大,要么分裂内战、自相残杀。

如果还有第三条路可选,那就是被殖民,显然我们誓死不从!

而近日,各种颜色革命越演越烈。一些国外媒体不断扇风点火,炒作中国应该施行西方的总统制,企图给一知半解的精英群体、知识群体进行洗脑。

“政体”不是一知半解的人可以随便讨论的,更何况中国是一个高度复杂的国家,能真正参透本质的人并不多,大部分都是泛泛之辈在人云亦云。今天我们就结合古罗马、古中国和现代美国,来看看一个大国究竟适合采用什么样的“政体”。

我们都知道近代著名的法国启蒙思想家孟德斯提出了“三权分立”的原则,即把国家权力分为三部分:议会有立法权、国王有行政权、法院有司法权,“三权”相互分开、互相制衡,并保持平衡。用这种方法来限制王权,防止国王暴政。

但很少人知道孟德斯鸠还提出说过这句话:“国家的形式取决于领土的大小,不大的国家应该是共和政体,中等国家应该是君主政体,幅员广大的国家应该是集权政体”。

我们先看看著名的“罗马共和国”是如何变成“罗马帝国”的。

古罗马早在2500多年前就实行了“三权分立”的共和制。公元前510年,罗马共和国正式建立,当时的国家由“元老院”、“执政官”和“部族会议”三权分立。其中“元老院”由贵族组成,是咨询机关;“执政官”由百人队会议从贵族中选举产生,行使行政权,“部族大会”则由男性平民和男性贵族构成,相当于议会,行使司法权。

从表面上看,这种体制虽然能够照顾到民意,但它不能有效控制贵族之间的争斗。因为罗马的权力太分散了:有人脉的人有权,有钱的人有权,有军队的人也有权,总之到处都是权力。后来罗马共和国由于扩张带来了巨大的经济利益,这就更使得贵族之间的争斗加剧。

对于一个“大国”来说,重大事件决策上效率低下,是一件很可怕的事。而且罗马的最高行政官任期只有一年。这导致国家的重大选举是一年一次。于是政治家必须将精力花在宣传和拉投票上。再加上任期短,许多承诺还没有成功兑现,又要准备下一年的选举拉选票活动,导致他们无心参政或处理国内事宜。

长此以往,国内问题堆积,这些矛盾包括:奴隶和奴隶主、保守派与改革派、元老派与骑士派的矛盾。而平民与贵族之间这一最基本矛盾更是自始自终伴随着共和国,始终没有得到一种强权的手段去解决,因此罗马共和国的矛盾一直在倍增。

直到著名的凯撒大帝的出现,罗马的体制开始转变。凯撒真正理解罗马社会的根本矛盾,他需要用一种强权和威信去改变罗马的困境。他通过分地的立法动议为自己赢得了广泛的平民的支持,他在高卢用军事天才为自己树立了显赫的威望。但这种空前的威望却召来了元老院保守派的反感,元老院的贵族和另一位政治强人庞培联合到一起,希望解除掉凯撒这个“共和国的威胁”,公元前49年,凯撒率军打败庞培,开始集大权于一身。

此时的凯撒,以摧枯拉朽的方式破坏了旧的贵族共和体制,把军政大权独揽一身,率领罗马从“共和国”向“帝国”过渡,把过去几百年沉积的问题都一一解决。当然这也招致杀身之祸,凯撒被刺杀之后,恺撒的甥孙、被恺撒指定为第一继承人的养子屋大维,登上政治舞台。他平息了企图分裂罗马共和国的内战,被元老院赐封为“奥古斯都”,意为至尊、至高无上、神圣、庄严,屋大维成了事实上的皇帝,罗马共和国彻底结束。他还改组罗马政府,给罗马世界带来了两个世纪的和平与繁荣。他去世后,罗马元老院决定将他列入“神”的行列。

我们再把视线转向同一时期的中国。

当西方的罗马正在陷入共和体制的泥潭的时候,中国也处于一场史无前例的大分裂中,此时周天子势力不断减弱,公元前453年,也就是罗马共和国建立50多年之后,韩、赵、魏三家干脆灭掉了智氏,瓜分了晋国,诸侯开始以下犯上,春秋正式过度到战国,中原各国混战不休。

直到公元前221年,秦始皇统一天下。不再封王,而是施行郡县制,也是“中央集权制”。他借机统一了文字、货币、修建了都江堰和郑国渠。

但是公元前202年,刘邦夺取天下之后又大封刘家子弟四处为王,结果这些子弟占有大半国土,而朝廷直接掌握者仅15郡,中央集权制被破坏。

到了汉景帝之后,这位有能力的皇帝虽然想大干一番,但是迫于地方势力的制衡,只能忍气吞声。比如吴王刘濞做的能有多过份呢?他被封王之后竟然他私自铸钱,又煮盐贩卖,这就相当于自己发行货币和走私,并且暗中为谋反而准备了四十来年。景帝忍无可忍只有着手削藩,结果引起以吴王刘濞为首的七国之乱,景帝派遣周亚夫率军于公元前154年平定了叛乱。之后,景帝下令把诸侯王任免官吏的权力收归中央,打击了割据势力,从此中国真正进入中央集权制。

中央掌控大权之后,汉景帝终于英雄有用武之地,他勤俭治国,奉行“与民休息”政策,发展生产、减轻赋税,使“文景之治”的盛世达到新的高度。

最重要的是,这为继任者汉武大帝(被称为“一代天骄”和“千古一帝”)扫清了障碍,公元前141年,他一上任就颁行推恩令,继续解决王国势力,并将盐铁和铸币权收归中央。汉武帝时期攘夷拓土、国威远扬,东并朝鲜、南吞百越、西征大宛、北破匈奴,奠定了中国的基本范围,开创了汉武盛世的局面,另有开辟丝路、建立年号、颁布太初历、兴太学等举措亦影响深远。

此时,汉朝和西方的罗马帝国,并列为当时世界上最先进的文明及强大帝国。

最重要的是:我们可以发现,两个强大的文明的诞生,都离不开“中央集权制”!

我们再来看看另外一个大国——美国

美国没有历史,只有近代史和现代史。我们就看看近代的美国是如何利用“中央集权制”解决经济大危机的。

1929年,爆发了一场世界范围的经济危机。美国首当其冲的遭受巨大打击,股票一夜之间由5000多亿美元的顶巅跌入深渊,金融系统几乎崩溃。

但是一位伟大的美国总统拯救了美国,这位总统的名字叫罗斯福。罗斯福以“新政”作为筹码,当选了美国第32任总统,取代了焦头烂额的胡佛。罗斯福新政不仅基本克服了30年代经济危机,还曾造成战后美国经济长期上升的总趋势,为以后的称霸做好铺垫,罗斯福也成了美国历史上最伟大的总统之一。

罗斯福新政究竟是一项怎么样的措施呢?其实罗斯福新政主要包括两方面,一是加强国家干预,二是提高福利和社会救济。

而罗斯福的灵感来自哪里呢?来自同时期的苏联。苏联也是是当时世界上国土面积最大、人口第三多的“大国”。虽然它也是一个联邦制国家,由15个权利平等的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按照自愿联合的原则组成,但是苏联的权力高度集中,当时斯大林以计划经济作保障,领导国家进行大规模的工业化,使苏联一度成为欧洲第一经济强国。

此时的美国已经不再是自由资本主义(只美国刚独立时期才是),而是过度到了寡头资本主义,政府只是资本市场的守夜人,国家的统治权力基本由能源寡头、军火寡头这种大资本集团控制。

罗斯福借鉴了苏联的成功经验,他一上台就重重的打击了华尔街的金融寡头。而且颁布一系列法令,通过国会授权取得美国总统史上前所未有的巨大权力。

但是由于美国的三权分立,美国联邦法院却经常驳回一些法令。比如1935年1月最高法院以8比1的票数,宣布罗斯福的《全国工业复兴法》违宪。同年一名失业工人试图利用《最低工资法》来取得工资补偿时,被控方律师直接指出该法案违反了美国宪法第14条修正案。罗斯福为推行新政,于1936年3月6日进行了“炉边谈话”,将矛头直指司法部门,要求国会让他无限制增加最高法院法官的数目,间接将司法部门置于行政部门管辖下。这就引起了全国范围的激烈讨论。后来联邦最高法院判决的大法官认为《最低工资法》并无违宪。

罗斯福是美国历史上权力最大的总统,也在最关键时刻挽救了美国。再看一下当今的资本主义国家,尤其是北欧,很多国家里面也有了很多的类似于社会主义的东西,如社会保障制度等等,这些东西一开始都是在马克思主义理论中最先提出来的,可见当代资本主义国家之中已经在孕育着走向社会主义国家的内部因素……

再把视线回到现在的美国,美国如今面临的最严重问题是,金钱在政治体系中的角色和影响力——百万富翁、亿万富翁、公司和银行的影响力是如此之大,以至于它们能确定议程,决定辩论,书写立法、恐吓政治家,甚至阻止这个政治体系采取行动反对它们。报道认为,桑德斯发出质问:我们要寡头还是民主?

确切的说应该是:美国人民应该持续把权力交给资本家吗?

去年,在美国出乎意料爆红的总统候选人桑德斯自称是社会主义者,欲把美国变为社会主义国家,桑德斯受到美国主流群体的欢迎,马萨诸塞州大学教授沃尔夫对媒体表示,值得注意的是,30岁以下的美国人竟然是最积极的支持者,他们对社会主义一点都不反感,反而是热烈的拥抱社会主义,渴望用社会主义来改造美国。

按美国媒体的评论,他是一个怀有雄心,试图“将世界最狂暴的自由市场经济体变成一个斯堪的纳维亚式的民主社会主义”的人,他想把华尔街的高管送入监牢,想把最低工资翻一番,他想花纳税人的钱。另一家美国媒体说,免费上大学,提高最低工资,全民保健,改革华尔街,都是桑德斯的政治主张。

但是这些在寡头资本主义时代是不可能的,因为这会彻底伤害资本家的利益!所以美国总统最终只能落入像特朗普和希拉里的手里。而两个候选人不断的用阴谋阳谋打压对方,互相揭短、手段丑陋不堪,堪称一部最精彩的“民主”大戏,也充分说明了美国所谓的民主,是多么的黑暗和可笑。

自从2008年次贷危机之后,美国就深深的跌入了泥潭,如今只有能出现一位罗斯福这样的强有力的总统,才能再次挽救美国,但这需要天时地利人和。综合来看,美国已经不具备这样的历史条件了。

这就是“大国”的政体故事,我们论述的还是太浅显。此文仅仅是想告诉大家,我们不要被某些人给误导了,君主专制必然实行中央集权,但中央集权不一定要实行君主专制。中国真正的民主绝不是西方能够指点的,而是需要我们自己探索的。那些不分青红皂白就来煽风点火的舆论更是用心险恶!

君不见,苏联的主要掘墓人不是戈尔巴乔夫,而是“华盛顿那只看不见的手”,它一夜就将苏联推进了万劫不复的深渊。

1945年美国中央情报局局长艾伦·杜勒斯当着时任美国总统杜鲁门的面,在美国众议院国际关系委员会上发表了一篇演说:我们如何对付苏联?

1、其中有自由的话:人的脑子、意识是会变的,只要把(他们的)脑子弄乱,我们就能不知不觉地改变他们的价值观念。

2、我们一定要在苏联内部找到同意我们思想意识的人,找到我们的同盟军。在(他们的)国家管理中,我们要制造混乱和无所适从……

3、只有极少数人才能感觉到或者认识到究竟发生了什么。但是我们会把这些人至于孤立无援的境地,把他们变成众人耻笑的对象;我们会找到诽谤他们的办法,宣布他们是社会渣滓。我们要把布什尔维主义的根挖出来,把他们的精神道德的基础庸俗化并加以清除。

4、我们将以这种方法一代接一代地动摇和破坏列宁主义的狂热。我们要从青少年抓起,要把主要的赌注押在青年身上,要让他们的精神道德变质、发霉、腐烂。我们要把他们变成无耻之徒、庸人和世界主义者。

再看看现在的中国,有多少人伪装成公知,来附和这只“看不见的手”?他们不断宣扬自由主义、享乐主义、功利主义,他们企图引导我们下一代人的价值观……

诚然,开展批判和自我批评是一种精神,但是我们在大是大非面前绝不能糊涂!也绝不允许任何逼宫的行为在中国上演,不管是何方何种势力!中国崛起已成必然,谁也无法阻挡!

原标题:环球之音:热炒西方“总统制”,谁在向中国逼宫?!

责编:胡玲莉 (如需版权合作请联系 hezuo@haijiangzx.com 转载请注明来源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