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疆在线
罗援
罗援,四川省广元市苍溪县人,罗青长之子。少将军衔,军事科学院世界军事研究部副部长、研究员、博士生导师、中国军事科学学会常务理事兼国际军事分会会长。第十一届全国政协委员。出生于1950年。全国政协委员、军事科学学会副秘书长、中国战略文化促进会常务副会长。
作者其他文章
罗援:避免“陷阱”,美须放弃傲慢与偏见
来源:新浪博客 2016/08/24 07:01:01 罗援
字号:AA+
罗援:避免“陷阱”,美须放弃傲慢与偏见

导读: 修昔底德陷阱,是指一个新崛起的大国必然要挑战现存大国,而现存大国也必然会回应这种威胁,这样战争变得不可避免。美国政客和军方谎称伊拉克拥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便是一例,于是美军堂而皇之地打了伊拉克战争,美国军工复合体借机大发战争横财。

罗援:避免“陷阱”,美须放弃傲慢与偏见

"修昔底德陷阱",是指一个新崛起的大国必然要挑战现存大国,而现存大国也必然会回应这种威胁,这样战争变得不可避免。此说法源自古希腊著名历史学家修昔底德,他认为,当一个崛起的大国与既有的统治霸主竞争时,双方面临的危险多数以战争告终。

一、造成现代“修昔底德陷阱”的原因

霸权思想。美国的霸权思想来自于美国的“天定命运论”,老子天下第一,这种天生的优越感,决定了美国的傲慢与偏见。“天定命运论”是19世纪40年代美国产生的一种扩张主义思潮。从其字面意义上来理解,美国人是上帝的选民,其对新大陆的统治和主宰是一种天意的安排,种族优越论和扩张主义是其思想核心。“天定命运论”迎合了当时美国国内进行领土扩张的需要,在美国盛行一时,成为早期美国的主流思想,至今仍然引导着美国外交政策的走向。于是,有了奥巴马当政伊始便扬言:“美国只当世界老大,绝对不当世界老二”;于是有了克林顿.希拉里把远在万里的南中国海称为美国的国家利益;于是有了美国的高级军事将领扬言,“今夜就准备在南海开战”,俨然以救世主自居,以世界警察的身份耀武扬威。但问题是,谁给了美国这个特权?难道美国人忘记了他们第3任总统托马斯·杰斐逊的名言:“我们认为这些真理是不言自明的:人人生来平等。”美国凭什么要高人一头?凭什么要当当代霸主斯巴达? 

冷战思维。冷战思维是指沿用冷战时期两大军事政治集团对抗性的思维模式而非平等协商的模式处理双边或多边的国际问题。狭义的冷战思维特指冷战结束后,西方大国特别是美国的保守势力妄图建立单极世界,推行霸权主义的一种意识与观念,具体表现为:1、对冲思维,冷战期间美国对外战略的主要指向就是苏联,冷战结束后,美国在全球失去对手,无所适从,急于树立新的敌人,于是各种威胁论应运而生,敌情刺激成为美国发展的动力。2、绝对安全,美国已经是世界最强大的国家了,但仍然担心来自别国的威胁,担心别的国家挑战它的霸主地位和动它那块奶酪。3、不尊重别国的安全关注和核心利益,把别国对安全的追求理解为对美国主导的国际秩序的挑战。4、强权政治,总把自己的观点强加于人,不尊重其它国家和民族的利益,认为“人权高于主权”,美国的国内法高于国际法。5、用“零和游戏规则”看待新兴国家,认为你的好,就是我的糟,将新兴国家的发展视作对自己的挑战。6、推行渔翁战术,煽风点火,挑起争端,搬弄是非,以便从中渔利。美国在两次世界大战中崛起的过程,就是坐山观虎斗赢来的“战争红利”。这些方面综合起来就是一句话,一切为了本国利益,无视他国需要。美国为了自身的绝对安全,不惜牺牲他国的安全,把科索沃、阿富汗、伊拉克、利比亚等国家打得哀鸿遍野、生灵涂炭,大量难民流离失所,美国难逃其咎,难道不应该受到国际社会的谴责吗?

军工复合体的需要。美国的军工复合体是指由军事部门、军工企业、部分国会议员和国防研究机构组成的庞大利益集团。由于军工复合体不仅涉及军方,还涉及到国防企业,更牵涉到国会,因而它的影响是极其深远的。早在上个世纪50年代,当时的美国总统艾森豪威尔便在其著名的"告别演说"中,告诫美国民众必须警惕“军工复合体”这头“怪兽”带来的危害。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美国的军工复合体不仅没有受到限制,反而一直在背后操纵美国的政治、外交、军事和军事战略。制造敌人是美国军工复合体生存与发展的需要。近年来在美国国防部的大型承包商中,位居前三位的依次为洛克希德--马丁公司、波音飞机公司与诺斯罗普--格鲁曼公司。其中,洛克希德--马丁公司主要生产军用飞机、导弹,是所谓的"纯"国防承包公司,诺斯罗普--格鲁曼公司重点生产各种类型的导弹,也属于"纯"的国防承包公司。而波音飞机公司,实际上属于"半"国防承包公司,该公司主要生产民用飞机,但也接受美国国防部订货。据统计,仅仅在2007年,上述三大国防承包商便从美国国防部分别拿到了278亿美元、225亿美元和146亿美元的合同。分别占当年军费的5.08%,4.11%和2.67%。除此之外,通用动力公司、雷神公司也成为美国国防合同的主要接受者。如果没有国防订单,或者说没有敌人,这些公司将面临破产甚至倒闭。因此,受利益驱动,这些军工复合体以及与其利益相关的集团和个人,就要狂妄地渲染他国威胁论,特别是中国威胁论。“没有威胁,制造一个威胁”。美国政客和军方谎称伊拉克拥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便是一例,于是美军堂而皇之地打了伊拉克战争,美国军工复合体借机大发战争横财。“感觉有了威胁,便夸大威胁”,美国政客和军方不断渲染“中国军事威胁论”就是典型案例。本来中国是世界上最热爱和平的国家,是联合国五大常任理事国中唯一一家近三十年没打过仗的国家,却被他们妖魔化为世界和平与地区安全的现实威胁和“国际法规”的破坏者,于是美国军工集团可以开足马力生产大批现代化甚至过时的武器装备。这不是什么“良心的发现”,这是“昧着良心在找食儿吃”。

二、“修昔底德”是陷阱,不是规律

先验不是绝对的。公元1500年前后的地理大发现,拉开了不同国家相互对话和相互竞争的历史大幕,由此,大国崛起的道路有了全球坐标。五百年来,在人类现代化进程的大舞台上,相继出现了九个世界性大国,它们是葡萄牙、西班牙、荷兰、英国、法国、德国、日本、俄罗斯和美国。大国兴衰更替的故事,留下了各具特色的发展道路和经验教训,启迪着今天,也影响着未来……这些大国无一不是依靠战争和掠夺登上世界霸主地位,这就是西方国家认为中国的崛起必然要通过战争和掠夺挑战现存既有大国的先验论。但先验也不是绝对的,德国、日本在经历了两次世界大战的惨痛教训以后,国内有识之士提出要走和平发展道路,也一度使这两个国家步入世界强国之林。但现在日本有些人“好了伤疤忘了疼”,右翼极端势力试图旧梦重温,历史将会使他们清醒。在社会发展模式上还有两个典型,一个是北欧模式,一个是新加坡模式。众所周知,欧洲资本主义国家的早期发展,大多是靠掠夺和殖民,靠进行血与泪的资本原始积累起家的,而北欧没有经历过西欧、南欧一些国家那样大规模血腥的资本原始积累过程。在资本主义发展初期,他们实际上是被边缘化的,主要是通过海上贸易,甚至是靠海盗式的掠夺生存。经过两次世界大战,北欧各国逐渐认识到资本主义的矛盾与弊端,开始探索新的道路,以图同时实现经济上的发展和社会上的公正,避免资本主义的缺陷。就这样,经过探索逐渐形成了自己独特的北欧发展道路。新加坡建国后几十年里致力于建立一个政治民主、政府清廉、社会文明、经济繁荣、人民幸福和谐、环境优美国度的治国方略和模式。新加坡社会发展取得了巨大的成功,成为世界上许多国家的政治、经济体制改革学习的样板和追求的模式,故又称为新加坡经验。这些社会发展模式虽然都存在着一些缺陷和弊端,但无疑说明了一点,“修昔底德陷阱”不是国际社会发展的唯一的和必然的趋势,“修昔底德陷阱”是有可能避免的。

时代的特征发生变化。当代时代特点是和平、发展与合作,以战争的手段来维护霸权和争夺霸权已经不合时宜。美国最近连续发动和参与的科索沃战争、阿富汗战争、伊拉克战争、利比亚战争,并没有给美国带来战争红利,反而拖累了美国的经济,大量难民潮的涌动既是对战争的惩罚,更是对美国国际信誉的鞭挞。美国先后宣布伊拉克战争、阿富汗战争失败,这就等于宣布美国已经步入“战争失败再战争再失败直至衰败”的螺旋式下行怪圈,真正动摇美国霸主地位的不是别人,而是它自己,是它内部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的不协调性和对外关系的极度扩张性,力不从心的霸权野心和深不见底的战争消耗将最终拖垮美国。当2003年美国派兵入侵伊拉克之际,中国的国内生产总值(GDP)大约是美国的八分之一。八年后,当美开始从伊拉克撤军之时,中国的GDP已增至美国的一半。这不能怪罪中国“搭美国便车”吧,这是战争消费了美国的优势。

中国国防政策的内敛性。中国与传统西方大国不一样,作为一个五千年的东方文明,中国有完全不同的文化传统、政治思维和国际视野。中国的文化是一种内向型的文化,强调仁慈、平和、亲善和有序。“和为贵”是中国安全观的内在反映。中国古代安全观的最高追求是,“不战而屈人之兵”,“故兵不顿而利可全,此谋攻之法也”。中国古代安全观的先决条件是,“先为不可胜”。中国古代安全观的制约机制是,“兵以利动”、“非利不动”。中国古代安全观的手段模式是,“上兵伐谋,其次伐交。其次伐兵,其下攻城”。中国古代安全观传承至今,表现形式就是“积极防御”、“后发制人”,说得直白一点就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要想不被中国伤害,就别惹中国。我们无意也无力与谁进行什么"战略比拼"。我们没有野心统治亚洲,更没有野心统治地球。我们只有一个"野心",就是做好中国自己的事情,让近14亿中国人能过上比较体面的、有尊严的幸福日子,别把老祖宗留给我们的“祖产”给守丢了。中国要和平崛起的神圣权利,中国人要过好日子的神圣权利是不应该被任何人剥夺、也是任何人也剥夺不了的。

三、避免“修昔底德陷阱”的思考

大国心态的包容性。西方谚语说,心魔存在于内心。心中没有“修昔底德陷阱”就不会被“陷阱”所纠结。大国要有大国的心态,不能小肚鸡肠;大国要有大国的眼光,不能鼠目寸光。中国古语称,“不谋万世者不足以谋一时,不谋全局者不足以谋一隅”,中美两个大国必须登高望远,从长计议。建立新型大国关系,是一种理性和明智的战略选择。新型大国关系的内涵是,“不冲突、不对抗、相互尊重、合作共赢”。但是这一内涵并没有被美国社会普遍认同,这就发人深思了,难道中美两国要继续“冲突、对抗”下去吗?对于两个拥有相互摧毁能力的核大国,对于两个在经济上依存度极高的领头羊,相互“冲突与对抗”对世界意味着什么?对两个大国意味着什么?明眼人一看便知。因此,不是你主观上愿意不愿意“冲突与对抗”的问题,而是客观上已经不允许了,“高限恐怖平衡”已经形成,哪怕是“不舒适的相互依存”也要“和平共处”。“一荣俱荣”未必如此,但“一损俱损”则是不争的现实。据说一些美国人不愿意认同“新型大国关系”的主要原因,是因为他们不情愿接受“相互尊重”这一原则,他们认为“相互尊重”,就意味着“平起平坐”,就意味着承认中国的崛起。但是,你能阻止中国的崛起吗?就像当年英国不能阻止美国的崛起一样,中国的崛起已经是大势所趋。因此,美国要调整好心态,准备接受中国崛起的现实。太平洋之大,足以容下中美两个大国;世界之大,足以多极并存。

战略资源的互补性。“修昔底德陷阱”的一个重要理论就是“零和游戏规则”,即我的所得,必是你的所失。世界上的战略资源是有限的,因此,相互争夺必然导致战争。如果我们换一个思维方式,可能会是另外一种情景:或者把蛋糕做大一点,大家按贡献大小分成;或者共同开发新的战略资源,寻找替代资源、再生资源,不在一棵树上吊死;或者优势互补,取长补短。经济全球化为人才流动、物质流动、知识流动、金融流动创造了条件,就像江河湖泊一样,在水的流动中达成一种动态的平衡。如果能够形成“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经济格局,也会在一定程度上保持战略的相对稳定。

利益分配的共赢性。国际关系一个最基本的原则就是利润的分成和利益的分配,同工不同酬造成了不公;不劳而获,或者少劳多获造成了愤怒,于是有了反抗、有了革命。如果制定一个新的“游戏规则”,关照好各方的安全关注,使利益共沾,互利共赢,恐怕会减少冲突爆发的几率。

危机管理的可控性。大国之间由于国家利益、意识形态、文化传统的不同,很可能存在着一些分歧,甚至摩擦。这就需要有一个危机管理机制,首先增信释疑,其次求同存异,再次风险管控,尽量避免危机失控,引发冲突甚至战争。大国之间应该寻求更多的利益切合点,以国际视野为全人类的福祉进行合作。例如,如果中美两国能在和平利用太空,为人类寻求新的生存和发展空间方面共同做出努力;如果中西医能在攻克癌症等疑难疾病方面做出贡献;如果中美两国能在应对自然灾害和气候变化方面共同采取行动;如果中美两国能在打击恐怖主义势力和反海盗、反跨国犯罪方面并肩战斗,则是人类之福音。

或许这些只是一些理想化的设想,但设想多了,也可能就会变为现实。跨越“修昔底德陷阱”可能就是始于你、我、他的这些设想。

原标题:避免“陷阱”,美须放弃傲慢与偏见

责编:邢美杰 (如需版权合作请联系 hezuo@haijiangzx.com 转载请注明来源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