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割线
北大荒的春节:简单却又难以忘记
来源:知青网 2016/08/26 15:02:03
字号:AA+

导读: 无论你经历过怎样的年代,都会把记忆留下,因为记忆是永恒的。那时候北大荒的春节,就像北大荒冬天的颜色一样,简单得有些乏味,只有春节的文艺汇演在点缀着年的气氛,就像是如今的春晚。

无论你经历过怎样的年代,都会把记忆留下,因为记忆是永恒的。如果生活里没有了记忆,我想,生命也将不复存在。

春节期间,和远在北大荒的小师妹俭平微信,看着她晒的照片,眼前又浮现出当年在北大荒过年的景象,记忆伴着感动悄悄地湿润了我的眼睛。

那时候北大荒的春节,就像北大荒冬天的颜色一样,简单得有些乏味,只有春节的文艺汇演在点缀着年的气氛,就像是如今的春晚。

当然,“冬天到了,春天还会远吗?”,皑皑白雪中已然在孕育着春的气息。女生们难得的穿上漂亮的衣服,那时候最时髦的穿着是中式棉袄,外面套上褂罩,多是那种小碎花图案的,尤其属上海姑娘穿的最鲜艳。老职工家的小女孩头上都扎起了漂亮的头绳,跑来跑去就像翻飞的蝴蝶。

我们男生也脱去穿了一年的工装,三五成群的游荡着,去赶老师傅们家中的美餐,师父倪所长家就是我常去的地方,吃饱喝足之后心里就盘算着下一顿再来能吃什么,那时候,去师傅那感觉就像回家一样。

那时候过年,老师傅们都会把留在北大荒过年的我们叫到家里去一起过年,大陈儿家,徐班长家,冉师傅家------,就像和父母一起过年一样。记得我们在倪所长家吃饭,还是小丫头的俭平,领着两个妹妹跑进跑出的让人“闹心”,那时候,她们总是要等着我们走了以后才吃饭,没有能一起吃年饭想想真是遗憾,如今好想和师傅他们一家一起吃顿年饭,我知道这永远只是个美好的愿望了。

志明分配到修配所当电工,和我的化工间一墙之隔,我们是好朋友。至此我才去过了他父亲教导员的家,那也是春节拜年,还是和大家一起去的,而且是仅此一次,因为志明的父亲“官”太大了,但这不影响我和志明是好朋友。

我们那个年代北大荒的春节真是简单,但它绝不乏味和呆板。菜窖里的土豆白菜,冻在雪里包好的饺子,挂在仓房里自己漏的粉条,缸里自己激的酸菜和腌的蒜茄子,还有自家养的鸡鸭和肥猪,运气好的时候还有野鸡等野味儿,更有喝上一口心里就暖融融的我们自己酿造的北大荒酒,就是这么简单。

虽然没有都市过年那般张灯结彩的奢华,可我还是不能忘记北大荒简单的过年,虽然我记不清在谁家吃过几顿年饭,可我还是忘不了北大荒的过年。因为,我忘不了那里的父老乡亲,忘不了朝夕相处的知青荒友,更忘不了如歌的青春年代。

原标题:知青忆:北大荒的春节真简单 饺子包好冻在雪里

责编:林春蕊 (如需版权合作请联系 hezuo@haijiangzx.com 转载请注明来源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