准大学生学费被骗后去世,谁该为这条生命负责?
来源:人民网舆情监测室公众号 2016/08/26 15:51:49 作者:傅淼
字号:AA+

即将踏入大学校园的18岁临沂罗庄学生徐玉玉因为一通陌生电话,不幸去世。

8月19日,徐玉玉接到了一个声称要给她发放助学金的电话,由于在18日,徐玉玉确实接到了教育部门的电话,让她办理了助学金的相关手续,因此她当时并没有怀疑电话的真伪。按对方要求,她将全家人省吃俭用大半年才凑齐的9900元学费打入了骗子提供的账号。发现被骗后,徐玉玉万分难过,当晚就和家人去派出所报案。回家路上,她突然晕厥,最终导致心脏骤停,虽经医院全力抢救,但仍不幸于21日离世。

图:徐玉玉的汇款单

花季殒命,令人唏嘘,群众哗然。徐玉玉的不幸遭遇,让人更加痛恨电话诈骗分子,但同时我们也想问一声,还有谁,该对徐玉玉的去世负责?

一问:

教育部门和高校,学生信息安全如何保障?

据了解,徐玉玉曾在8月中旬到当地教育部门递交过助学金的申请材料,当时得到答复是在8月20日至9月10日间会发放助学金。巧合的是,18日接到了教育部门的电话,隔天骗子便用发放助学金的借口精准实施诈骗,细思恐极。

8月23日,录取徐玉玉的南京邮电大学已经在共青团南京邮电大学委员会官方微博@南京邮电大学团委公开表示,学校不会在开学前通知钱数事宜,但办理徐玉玉助学金申请的当地教育部门却一直未对事件进行回应。

图:南京邮电大学团委发布微博

8月24日,教育部在其官方网站发布消息,提醒大学新生谨防以发放助学金等为名的欺诈恶行。

图:教育部在其官网发布公告

学校和教育部的及时发声,并不能让逝去的生命归来。根据专业人士的分析,信息泄露的源头很有可能存在于学校和教育部门。不少网友认为南京邮电大学的声明并不能让其撇清责任,高校和教育部门应该负有较大责任,正如网友所说,“不是学校把个人信息泄露了?一个高中生,除了教育系统哪边会有这么精确的信息,办其他业务也不会填写录取学校吧。”

据调查,学校、教师、教育局、招生办,能拿到学生数据的部门太多了,很多人都可能成为泄露数据的源头。学生信息、甚至是老师的信息被泄露已经存在了十余年,但却一直得不到有效的解决。目前,除了中小学数据会统一存储在全国中小学生学籍信息管理系统中,各个大学的数据都存储在各个大学自己手里。数据存储渠道的多样,增加了接触数据人员的数量,也无限放大了内部人员泄密的风险。

而教育行业的信息安全能力普遍极低已经是业内默认。在某漏洞平台上,最近两年内提交的相关教育机构的漏洞超过1100条,但实际上远比这些数据更多,随便一个入门的黑客,都能搞定绝大多数学校系统,几乎不耗时间,甚至只需要敲几下回车就可以发现学校信息系统的漏洞。

学生信息泄露肯定不是个例。但长久以来,却不见教育部门和高校去提高系统的安全性,保障学生信息安全。除了信息泄露,近年来,因为“套号学历”、“学历造假”等事件,教育部指定的学历查询唯一网站学信网也被屡次质疑,但教育部多次回应中都强调“学信网安全”、“没有漏洞”。但这样的回应并未打消网民顾虑。教育部门和高校不从源头上提高重视程度,光靠事后提醒公民提高警惕,增强安全意识,信息安全问题就不能得到根本解决。

二问:

主管部门及运营商,骗子专用号为何公然存在?

打给徐玉玉的诈骗电话号码为17185336302,归属地山东济南,目前仍处于关机状态。据了解,拨打诈骗电话的号码属于远特通信,今年年初开卡,已进行了实名制登记。

图:骗子手机号码归属地查询结果

据媒体报道,以170和171开头的号段中,100个号码99个用于诈骗,江苏、广东、福建、浙江、湖南、陕西等地均发生过涉及以170/171开头的号段的电话号码的电信诈骗。以170/171开头的号段为主要服务平台的虚拟运营商,不自己建设通信网络,而是租用实体运营商(电信、联通、移动)的网络开展电信业务。170/171号段由于实名登记不严、实际归属地不明等,颇受诈骗犯罪嫌疑人青睐,几乎成了约定俗成的“骗子专用号段”。日程生活中,我们也能看到,对于这些骗子电话、短信,民众早已不堪其扰。

这种“骗子专用号段”公然存在情况,各大运营商究竟知道不知道?如果不知道,那这些运营商是否尽到监督、监管的责任?如果知道这样的现象却无动于衷,那从法律上讲,出卖和出租服务平台的电信实体运营商就必须对涉及诈骗的虚拟运营商及其使用者的涉嫌诈骗行为负连带法律责任。5月,工信部推出了号称史上最严的“实名制”,并放话“不实名就停机”,意图严厉打击电信诈骗。然而3个月过后,徐玉玉的悲剧还是发生了。

8月24日,光明网刊文批评主管部门和运营商未尽到监督和监管责任,认为“扰民垃圾短信、扰民电话推销和害民诈骗电话,不是不能治理,不是不能从技术上进行拦截和追踪,而是主管部门以及电信实体运营商是否担起了其本应担起的责任。各大运营商如果对电信业务所连带的责任不管不顾,只顾赚钱;对公然存在已久的那些骗子专用号段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主管部门和运营商就丧失了起码的职业操守。”

三问:

公安部门,是否认识到电信诈骗的严重性?

8月24日,山东省公安厅领导和临沂市公安局领导表达了对此案的高度重视,成立专案组,力求尽快破案。公安部刑侦局也在其官方微信“公安部刑侦局”连续两天发布相关信息。24日,提醒学生家长警惕校园诈骗;25日,发布紧急提醒紧急提醒:170、171号段诈骗多发千万小心。

图:公安部刑侦局微信截图

不可否认,山东省公安部门的迅速应对和积极响应对事件的传播起到了很好地正面舆论引导,公安部连续两篇微信文章也起到了一定的科普和警示效果。但也有网友发出了疑问,认为以前也有类似的诈骗案例发生,但是却不见公安部门积极侦查,非得要出了人命才会重视吗?

仅这几日内,便有数起学生遭遇电话诈骗的事件。8月19日,临沂市河东区汤头镇一位大学生遭遇了电话诈骗,家里东拼西凑的6800元学费被骗光。8月24日,上海华东师范大学大二学生小文(化名)订机票后收到诈骗短信,对方自称航空公司客服,诱导小文改签,小文全年学杂费6100元全被骗走。虽然两起案件均已立案调查,但结果却不得而知。而电话诈骗案件如此频发,也着实令人诧异。

纵观被诈骗电话骗到的人,大多是尚未接触社会的学生,还有在农村务工的农民,以及独自在家的空巢老人。总结这些人的特点,很多是信息闭塞、并不富裕的弱势群体。此前也有报道老人被骗后自杀,对这些受害者而言,遭遇电信诈骗,不仅仅是失去财产,还有可能危害生命。从徐玉玉的不幸遭遇,我们更能看到,电话诈骗不仅“谋财”,还可能“害命”。

正如《东方早报》的评论“希望今后公安机关对于电信诈骗犯罪,不再以‘侵财犯罪’等闲视之,而是要充分意识到其严重的社会危害性,上升到‘人命关天’的高度;同时,公权机关必须下决心铲除电信诈骗背后电话号码未实名、个人信息泄露的两大毒瘤,绝不能姑息。

斯人已矣,惟愿早日破案,还逝者安息;惟愿社会的进步,不需要另外的“徐玉玉”们来换。

原标题:准大学生学费被骗后去世,谁该为这条生命负责?

责编:许舒琦 (如需版权合作请联系 hezuo@haijiangzx.com 转载请注明来源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