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障每个公民免于信息泄露的权利
来源:新京报 2016/08/26 17:25:40 作者:新京报社论
字号:AA+

导读: 有关方面近年来加大了对电信诈骗的打击,但对于上游犯罪信息倒卖,打击还不够。这也是徐玉玉悲剧的重要根源。

原本是一个鲤鱼跳“农”门的故事,却因一通诈骗电话沦为一场人间悲剧。山东准大学生徐玉玉遭电信诈骗离世事件,让公众痛心。复盘事件经过,被骗前一天,徐玉玉刚接到教育部门发放助学金的电话通知,第二天诈骗犯就以“领取助学金”引其信以为真。不少人认为,徐玉玉联系方式和领取助学金信息泄露,是其含恨离世的最大元凶。

当地警方已成立专案组,表示将全力尽快侦破此案,网上则一片声讨之声。“抓捕凶手,告慰亡灵”很重要,但仅做这些还远远不够:因为现行信息采集和管理体制的纰漏,为电信、网络诈骗等提供了可乘之机,修补漏洞并严格监管责任更显关键。

有媒体就报道,在徐玉玉被骗背后,是倒卖学生数据成风,多名倒卖用户数据的业内人士说:“只要你听说过的学校,不论大学、中学、小学,(其学生数据)都有”。

就在这两天,海淀法院还对6名在网站上倒卖北京200万学生信息的教育从业人员判了刑。回到徐玉玉事件中,她的多名同学都表示接到类似诈骗电话,当地同时被骗的还有多人,这也印证了信息被泄露非个别现象。

就学生联系方式泄露而言,学校、教师、教育局、招生办等,能拿到其信息的部门、经办人太多了,每个环节都有泄露可能。基于此,教育部门除了要配合公安机关找到事件中信息泄露源头,追究系统内失职人员的责任,更要借此机会对数据采集和存储系统加固升级,像新闻中说到的“全国中小学生学籍信息管理系统”中信息被轻易获取的情况,绝不应存在。

从媒体调查看,学生信息只处于价值链的末端。现实中,人们在申办各种卡、注册网站会员时留下的个人信息,常常被各种机构批量化倒卖。犯罪分子技术“入侵”信息系统,有些政府工作人员非法泄露依职权获取的公民信息,也很常见。很多作案者能“精确制导”,对公民骚扰诈骗任意宰割,底气即源于此。

而要避免让更多人重蹈徐玉玉的惨剧,关键仍要严格政府的监管职能、加强对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的打击。公民信息泄露,依靠个人诉讼维权,成本高、难度大,源头治理还在于政府层面监管和保护。

现阶段,我国刑法中虽有“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但有必要尽快出台司法解释,对其入罪门槛进行细化明确,加大刑事打击力度;还有必要修改治安管理处罚法,将达不到入罪条件的给予行政拘留、罚款等行政处罚。

从长远看,制定一部《公民信息保护法》势在必行。可以考虑规定,凡是获取不特定公民个人信息的企业或机构,都必须事先获得政府许可并在事后向政府备案。凡是未经许可、备案而获取公民个人信息的,无论是否泄露,一律给予法律处罚。凡是政府部门依法采集、保管的公民信息发生泄露的,对主管人员和直接责任人员一律从严给予法律惩处。此外,可以考虑建立公民个人信息领域的公益诉讼制度,建立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的惩罚性赔偿机制。

近年来,公安机关加大了对电信诈骗的打击力度,但对于电信诈骗的上游犯罪——信息倒卖,重视程度和打击力度仍欠缺。徐玉玉的悲剧警示世人,个人信息被泄露,不止意味着要忍受垃圾广告,更意味着生命和财产安全随时都可能面临威胁。而保障每个公民免于信息泄露被威胁的权利,则是公共治理层面对徐玉玉悲剧教训最好的汲取。

原标题:保障每个公民免于信息泄露的权利

责编:郑春祥 (如需版权合作请联系 hezuo@haijiangzx.com 转载请注明来源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