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割线
河南诗人马新朝逝世:曾站立着的树和房屋,如今倒下了
来源:凤凰文化 2016/09/05 10:35:21
字号:AA+

导读: 河南省作家协会原副主席、河南省文学院原副院长、河南省诗歌学会会长、著名诗人马新朝于9月3日16:50不幸逝世。这没有什么就像  河南省作家协会原副主席、河南省文学院原副院长、河南省诗歌学会会长、著名诗人马新朝于9月3日16:50不幸逝世。

河南省作家协会原副主席、河南省文学院原副院长、河南省诗歌学会会长、著名诗人马新朝于9月3日16:50不幸逝世。以下为他的几首诗,以诗歌之名,与各位读者一同缅怀马先生。我的脸我的脸在衰老。这没有什么就像

河南省作家协会原副主席、河南省文学院原副院长、河南省诗歌学会会长、著名诗人马新朝于9月3日16:50不幸逝世。以下为他的几首诗,以诗歌之名,与各位读者一同缅怀马先生。

马新朝

我的脸

我的脸在衰老。这没有什么

就像挂在门口的牌子,被风雨漂白

它只是我的一个符号或标记,在人群中

漂浮。我活在我的思想或想法里

我的思想,是用平原上村庄里的梦

还有远山的阴影作为营养,让它一寸一寸地

生长。虽然我的眼睛已经老花

鼻子也不健康,但我用自己的思想呼吸

用自己的想法看你们,看这个人世间

就在今天,就是现在,我感到自己

很强大,我可以把杨树,柳树,还有更远处的那些酸枣树们召唤在一起,用土地深处

最隐秘的嗓音与它们对话

我说,我知道你们的前世和今生

你们所走过的脚印,都留在我的诗篇中

就是此刻,我突然升高,高出遍地灯火

高出你们生命中全部上升的血色素

我的形体里闪烁着人性之光

这一切,我的脸并不知晓

我对它说,我不怕你和你的衰老

只要你仍是一张人的脸,有着正常的

人的五官,以便区别于

其他的动物或者野兽

最近

最近,我常想他,去看他

他也想我,来看我

回忆是阶梯——

大哥说,我们兄弟一场,却隔着

阴阳两界,没有办法打电话

只能在回忆的阶梯里遇见

活着时,大哥常常背着重重的编织袋

从很远的乡下,到城里来看我

只是他现在,一身轻盈,无边无际

不再穿那些疙里疙瘩的衣裳

也不再说那些又粗又笨的土话

他已经超越了生前编织袋上

那些肮脏的图案和旧厂址,超越了

疾病和贫困。自由而轻盈

最近,大哥常来看我,于梦醒之间

在我的身体里,一点一点地拿走

他变成了时光和流逝的同谋

一截木头

滚动,挣扎,叫喊,厮打

一截木头,从山顶上一路滚下来

它依仗自己有很多的理由:一棵树的深度和蓝

以及一棵树的全部力量和正义

很快它就沉寂了,不再申辩

躺在山脚下,缓慢地变黑,腐朽,溶入泥土

我惊讶于这片泥土,你用什么样的理论和观点

说服了一截木头,使它服从于你

一截木头在腐朽前,一定看到了泥土深处的闪电

并与其达成了某种妥协和默契

县医院

他们曾经是站立着的人,站立着的庄稼

站立着的树和房屋

现在倒下了

十几个人躺在一起,他们中间不再隔着

风,雨,或者土地,他们挨在一起

床与床之间隔着沉默

十几根细管子,从它们的身体

通向后面共同的墙壁。坑凹处,结着细小的蛛网

他们相互猜测着

窗子太小,开在高处,十几道目光

拥挤着出去,捆着了一只雨中的灰麻雀

树枝在晃

夜晚,陪护的亲人们,坐在小木凳上睡着了

十几道目光,从窗外收回

在天花板上,盯出一团团的黄斑

泥泞从病历单上闪过,控制着

床头上的名字,曾经在枝头上年年结着果实的名字

被外面的汽车轰鸣声拖远

时光走得很慢

不爱说话的护士们,保持着县城里少女们

全部的矜持,以及不远处那座木塔的神秘

十几个人,年老的只有眼睛可以动

最小的孩子,只剩下咳嗽,他们的命放在一只

托盘里,端来端去

我独自溜出来

我独自溜出来,溜出你们的想法

溜出你们的灯光,眼睛,嘈杂

还有你们教科书一般的人脸和钟声

我一个人走着,走在空旷的原野上

没有熟人,也没有读者

枯草在返青,蓝天高而远

没有人注意我,那些人形的建筑物

也离我很远。我放下了自己

内心突然有些茫然。一个人坐在河边

脱掉外衣和防护层,里里外外,脱掉你们的

猜测、咳嗽、冷漠和赞赏

露出自己细小的胸脯和全部的真实

我看到它们在阳光下,发红,萎缩,害羞

然而却柔软,人性

郊外的午后

像一个人忍着咳嗽后

长久的沉默

瓜棚顶上挂着的旧草帽

传递着瞌睡

太阳运足马力,在小河的

两岸倾倒着石头

无水的池塘里,芦苇们

细小,稀疏,像已经离散的筵席

废弃的厂院,散乱的锈钢铁

使用同一种姿势认同了荒草

久不下雨,挂满了尘土的

杨树叶子,由于沉重而下坠。瓢虫在

迷失。这里像散开的思想

因为干渴而无人收拢

我在听

嘘,别出声,我在听

听别人,听自己,听周围的世界

听世界在我身体内走动

微弱,隐秘,一棵柳树,声若游丝

虫豸们吃着梦,梧桐树闪开路

等待着有什么到来,那么多地址

在暮色中起伏,晃动。人脸忽明忽暗

沉思着,老谋深算,游移不定

有混同于无,无混同于有,酒杯

四散,参加聚会的词语混同于一般的

文章结构,一只苹果,展开屏幕

阴郁而没有内容。像是在等待

廊柱间也没有回声,时间没有阶梯

世界也没有把手

来源:《诗刊》2014年1月号上半月刊“方阵”栏目

原标题:河南诗人马新朝逝世:曾站立着的树和房屋,如今倒下了

责编:海时孝 (如涉版权请联系banquan@haijiangzx.com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