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靖洋:立法会大洗牌与香港的未来
来源:IPP评论 2016/09/10 09:22:22 作者:黄靖洋
字号:AA+

导读: 对于这一次的香港立法会选举结果中,整体议会内部的力量结构没有大的变化,但当中展现的某些特点值得分析人士关注。

640.webp

青年新政梁颂恒在将军澳地铁站外做最后10分钟的催票,他最终成功当选。摄:徐翌全/端传媒

在近年历经多次政治风雨的香港,于9月4日举行了回归以来第六次的特别行政区立法会选举。本次选举吸引了逾220万合资格的选民参加,投票率达到了58%,超过了上一届的53%,是回归以来的最高点。最后,建制派拿下70席中的40席,而非建制派(包括本土派、自决派和泛民派)拿下29席,达到了三分之一的分组否决权,更比上一届多一席。尽管整体议会内部的力量结构没有大的变化,但当中展现的某些特点值得分析人士关注。

本土新势力异军突起

本次立法会选举最引人注目的是无党派人士和新生力量成功挑战了旧政党势力版图。这些新兴力量既来自于建制派也来自于非建制派。建制派和泛民派内部都在本次选举中部分实现了新老交替,很多政党团体派出的初次参选候选人都获得成功。

另一方面,年轻候选者强势挤占“政党老人”们原本在议会的议席空间,导致泛民派内部碎片化持续。关注本土议题的社运活跃人士不仅挤掉了多位传统中间路线的泛民派别候选人(例如工党),部分新人在各自选区里更处于优势。从反拆皇后码头、反高铁开始就一直从事社区和文化保育议题社会运动,以反对地产物业、大型基建进驻社区和街市而闻名的朱凯迪,从开票阶段就一路领先,最终他获得8万余票成为新界西选区和全港的票王。支持小摊贩和独立从事社区教育运动的高校教师刘小丽在九龙西六个议席中排行第三,力压另外两位老泛民的候选人。

由从2012年开始在各大社会运动中大出风头的大中学生组成的香港众志,其主席——1993年出生的罗冠聪得到众多中产精英的支持,在香港岛选区高居第二,成为历史上最年轻的议员。虽然在意识形态光谱上这三位似乎和泛民处于同一阵线,但在政治路线上却更贴近本土,同时又因反对本土炒作族群政治议题从而被纳入自决派的范畴。

新世代对旧时代的冲击还反映在本土派内部的竞争中。从去年开始冒头的本土路线团体青年新政,其候选人也进入了议会当中。老本土“热普诚”(由三个本土派组成的团体)全线溃败,他们的位置几乎被年轻人接手,在新界东选区青年新政梁颂恒排名第7获得了一个席位。

在九龙西,25岁的游蕙祯在最后时刻反胜老牌本土派议员黄毓民拿下最后一个席位。这些20到30岁年轻人的强势崛起代表着本土主义乃至分离主义思潮在青年人中不可逆的影响。政治老人被香港新世代放弃或者预示着本次立法会选举是香港政治参与年轻化的序幕。

选民走向撕裂

选举结果反映出选民之间来自于阶层和代际的分裂。非建制派中传统力量的败走,显示了对香港政治现状及发展和分配政策不满的人群对过往非建制议员立法会策略的极大不满,从而希望议会换血。那些依靠社会运动和社区保育起家的政治素人成了新的选择。

相应地这些原本活跃在街头和社区的人士,其政治表达和行动会较之原有的老泛民更直白也可能更激进,会更直接去挑动政治议题而不仅关注于公共政策。同时,他们也更能动员支持者的情感和认同。

此外,他们大部分的左翼政策主张迎合了香港贫富悬殊日益拉大、物价地价飞涨下中低收入阶层的反资本主义心态,包括支持流动摊贩,反对地产和物业公司进驻和承包社区街市及侵占公共空间,提高企业利得税,反对大白象工程(大型基建项目),免费教育及全民退保等等。而这些年轻候选者在历次社会运动中展现出的姿态能吸引大部分中青年选票的支持,则降低了与他们政策取向相近的老本土派和左派政党的吸引力。

尽管在互联网上,大批年轻网民高声动员选民出来投票反对建制派,意图让建制派更快出局。但事实上,建制派的选情未受太大波及。混乱喧嚣的香港政治形势不仅催生了年轻一代的政治参与热情,也刺激了经济和政治上趋于保守的年长人士的不安定感,促使他们走出来投票支持和特区政府及中央更为一致的建制派。

数据上能证实这一点,在新增加的投票人群中,60岁以上人群增加了超过20%,是各个年龄段中增长幅度最大的,其余年龄层皆增长了不到10%。从选举最后呈现的结果看,选民投票趋向极化,年轻人对老泛民的不信任和失望使其将票投向了激进反对派,从而压缩了保守反对派的空间,而以社区工作见长,与新移民和老街坊建立起密切联系的建制派仍然吸引着大批老人选票。长此以往,青年选民和中老年选民的认知鸿沟将会越来越大,这势必会反映在议会和选举的争夺上。

香港政治前途难卜

尽管有更多激进的声音被带入议会,但从议会展现出的权力格局看,绝大多数的香港人仍然是理性的“经济动物”而非敏感的“政治动物”香港政治仍然是精英政治为主导。香港比之以往更加政治化,乃至于更多人都不止于关心柴米油盐升职加薪供楼养细路(小孩子),而是走出来投票做出了他们认为对香港未来好的选择,这些都充分地体现在选举结果上。

有的人选择了不变,有的人选择了剧变,更多人认为制衡比任何时候都来的重要,但因各种各样的原因,渐变的选择似乎越发渺茫起来。在可见的将来,香港会不会变成一座高度政治化的城市不得而知。

此次选举尘埃落地后,行政和立法的关系肯定会继续紧张。立法会内建制与非建制间的制衡表明特区政府政策的出台仍会困难重重,重大的决策依然会处于无休止的相互否决中。但也由于非建制派保有院内否决权,传统泛民也不会轻易将政治论争付诸于院外,走向街头抗争。但贴近时下年轻人偏好,善用社交网络和媒体,又擅长线下动员的青年议员是否会结合院内院外双重路线发酵议题则难以预料。

在众多评估中,最应该引起注意的是,本次选举使得本土派和自决派有了充分的机会在立法机构宣传和传播他们的政纲,本土派自不必说,自决派和分离主义其实也就一步之遥。在国民教育失败,香港政治气候波澜诡谲,而青年人国家认同已跌至谷底的情况下,香港年轻一代呈现的“天然独”的萌芽是否会在香港生根?如果香港青年人真的如台湾的“天然独”那样走向主流政治舞台,变得全无中华民族共通情感,那香港政治只会更加矛盾深重,想必这不是回归二十年后人们所乐见的。

原标题:黄靖洋:立法会大洗牌与香港的未来

责编:林宏斌 (如涉版权请联系banquan@haijiangzx.com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