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武大炸楼这笔账到底该怎么算?
来源:观察者网 2016/09/13 14:31:53
字号:AA+

导读: 短命的建筑造成大量投资付之东流,我国甚至创造了两项世界第一:在消耗了全球最多的水泥和钢材的同时,我们也生产出每年高达4亿吨全球最多的建筑垃圾。

建得有理,向高度要空间,拆得也有理,它破坏了山际线。武汉大学一栋获得鲁班奖的建筑,一幢仅用了16年的教学楼,在争议声中建成,又在争议声中被拆除。

因影响景观 用了16年的教学楼 花1300万炸了

据新华社10日报道,作为东湖南路环境整治工程的一部分,被称为“变形金刚”的武汉大学工学部第一教学楼完成了自己16年的使命,被爆破拆除,引发了许多讨论和质疑。

相关招标公告显示,拆除工程经费为1300万元。

武汉大学学生在采访中说:“挺可惜的,这栋楼又没有什么损坏,而且相对较新,我觉得好浪费。”“这个建筑作为工学部一个比较标志性的建筑,也寄予了我们比较深厚的感情。”

9月9日,挖掘机正在施工现场忙碌,几名女生高举手臂,与这座即将拆除的武汉大学工学部第一教学楼“告别”

而武汉大学官方给出的理由是:建筑体量和建设高度不符合2011年经住建部批准的《武汉东湖风景区的总体规划(2011-2025)》。

先建的楼,后出台的规划,拆除合理吗?

教学楼于2000年6月竣工,地面20层,楼高88.3米,面积3.85万平方米。

武大官网7月7日发布的《东湖南路(武汉大学段)环境整治工程发出动员令》一文称,在东湖绿道建设工程中,武汉大学是其中重要组成部分,这一工程已纳入市政重点工程。其中该教学楼拆除在工程的重点内容中明确被点名。

武汉大学工学部第一教学楼拆除前后对比图

对此,华中科技大学力学与土木工程学院退休教授赵宪尧说:“(东湖沿岸)水生物研究所、老干楼……还有好多楼。要按这个规定,武汉要拆多少楼?”

事实上,武大官网发布的《东湖南路沿线(武汉大学段)环境整治工程指挥部负责人答记者问 》,也提到了该建筑在当时的合规性。

这段表述中的“按程序建造”意味着,该建筑当时是按照有关规定和规划建设的。

如今,教学楼拆除的理由是不符合《武汉东湖风景区的总体规划(2011-2025)》。那该规划在法律层面的效率有多大?

清华大学城市规划教研室主任谭纵波,认为老建筑和新规划不符,并非违法,“我国的规划对于建设活动的管理,只有发放两证一书(或三证一书)时具有强制力。即,如果没有发放用地规划许可证和建设工程许可证,建房是违法的。但已经建起的建筑和新编的规划之间有不符的地方,我认为并非违法。因为法律上有不回溯这么一个原则。”

“向高度要空间” 建前设计者提出不应破坏环境气氛

刚用了16年就被拆除,那16年前这栋教学楼在规划建设时,又是依据什么?

1997年12月1日,该教学楼在原武汉水利电力大学破土修建,2000年6月投入使用。2000年8月武汉水利电力大学并入新组建的武汉大学。20年前,在高校扩招的背景下,各类用房面积紧张,这座教学楼发挥了极大的作用。

据澎湃新闻多方了解,这座由何镜堂院士亲自操刀设计的教学楼,在建设之初并未违反有关规划,反而在竣工后多次获得建筑领域大奖。

它不仅是“211工程”建设的重点项目,还曾获得中国建筑工程质量最高荣誉奖——鲁班奖。

动工前两个月,何镜堂曾在《建筑学报》上发表论文,阐述了这座教学楼的建设理念:“无论是新建,或扩建都应保持风景区与原有地形、地貌和山光水色的和谐统一,在体型、布局、层数、高度、色彩和格调上都应认真考虑,不要破坏风景区的整个环境气氛。”

同时这篇文章也强调,原武汉水利电力大学的各类用房使用面积不足的矛盾十分突出,因此也给建筑设计师带来了一个难题。

现任武汉理工大学土木与建筑学院副教授的王发堂,1999年作为武汉水利大学建筑系的研究生,曾在《华中建筑》上发表题为《珞珈山的瑕玷—评武汉水利电力大学主教学楼》的文章,称“(这栋楼)在整个风景区鹤立鸡群,犹如珞珈山优美环境走向破坏的一座墓碑……”

武汉大学一位不愿具名的知情教授向澎湃新闻记者透露,武汉水利电力大学建设这座主教学楼的初期,合校前的武汉大学曾提出过反对意见,认为该建筑会破坏东湖的风景,但由于种种原因,反对的意见并未能阻止该教学楼项目的上马脚步。

中国短命建筑比比皆是 平均寿命仅30年

放眼全国,类似的短命建筑比比皆是:

2007年1月3日,广州天河城西塔楼被爆破拆除,寿命定格在12年;

三天后,浙江仅仅使用了13年的西湖第一高楼在爆破声中倒下;

2013年11月9日,南京市湖南路地标性建筑图书发行大厦也在争议声中被爆破拆除;

2015年11月15日陕西西安从未投入使用的118米高的环球西安中心金华办公大楼被爆破拆除;几乎同时,河南郑州造价850多万只存活了五年的天桥说拆了就拆了……

2010年,时任住建部副部长仇保兴就提出,我国被拆除建筑的平均寿命只有30年,而按照我国民用建筑设计通则规定,重要建筑和高层建筑主体结构的耐久年限为100年,一般性建筑为50年至100年。

而在中国建筑科学院2014年估测,“十二五期间每年过早拆除建筑面积将达4.6亿平方米,如果按照每平方米拆除费用一千元人民币计算,则每年建筑过早拆除要花费4600亿元人民币。

短命的建筑造成大量投资付之东流,我国甚至创造了两项世界第一:在消耗了全球最多的水泥和钢材的同时,我们也生产出每年高达4亿吨全球最多的建筑垃圾。

“一任政府,一任规划,换一任领导城市的规划可能就需要调整,这是目前中国建筑大量被拆除的主要原因之一。”中国城市规划学会朱文俊说。

城镇化正在进行,怎样才能让建筑更“长寿”?

谭纵波说,这个原本就是规划建筑专业的使命。但在这个过程中,很多情况下并不是专业的问题。怎么才能够解决这些问题?有两点:一个是专业问题,用专业的方法来解决,交给专业人员来解决;第二个就是全民要理解规划建筑,它是一个科学。

原标题:央视:仅存16年即拆除 武大炸楼这笔账到底该怎么算?

责编:郑春祥 (如涉版权请联系banquan@haijiangzx.com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