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内人士称消灭号贩子比消灭毒贩子更难
来源:烧伤超人阿宝微信号 2016/09/15 08:48:09 作者:烧伤超人阿宝
字号:AA+

导读: 在现有医院运行模式下,消灭号贩子就是比消灭毒贩子还难,而且难的不是一星半点儿!

今年年初,一个东北姑娘声泪俱下痛斥号贩子的视频引起了轩然大波。

面对汹汹民意,包括警方在内的政府各部门立即快速行动起来,对号贩子进行了雷厉风行的打击。

无数的恶性伤医事件,都没有引起警方和政府如此程度的重视。已经成为中国医疗心腹大患的涉医暴力犯罪,也从来没有让警方和政府各级部门如此雷厉风行的打击。

在政府的眼中,在警察的心目中,无数医生的鲜血,比不上一个挂不上号姑娘的眼泪。

2

然而,在这次雷厉风行的打击过后,很短时间内,各大医院的号贩子又雨后春笋一般繁荣起来。无论医院和政府绞尽脑汁采取何种严密的防范措施,似乎他们总有办法能找到漏洞和自己的生存空间。

号贩子,这是一个从医生到患者再到管理者,无不提起来恨得牙根痒痒的群体。某种程度上,号贩子就是寄生在医院和患者身上的寄生虫。医生拿着低廉的薪资高强度长时间的劳动,而创造的价值大部分被号贩子收割了。

在这种情况下,个别“聪明”的医生甚至干脆与号贩子合作,将自己的加号条给号贩子高价倒卖并分赃。在这次严打中,这些医生因此受到了极其严厉的处分。说句实在话,对个别医生的这种行为,我虽然不齿,但也并非完全不能理解:付出知识和劳动的是医生,而利用医生的知识和劳动轻而易举攫取巨额利益的却是号贩子。与其把这钱让号贩子拿走,凭什么我不能把自己的劳动所得自己拿回来。

曾经有政府部门的朋友问我:作为一个每天在临床摸爬滚打的一线医生,你有什么办法能一劳永逸的解决号贩子问题吗?

我反问他:你有什么办法消灭毒贩子吗?

他说:没有!

我说:如果你连毒贩子都消灭不了,那你怎么可能消灭号贩子?你还是先做点简单的,先努力把毒贩子消灭了再说吧。

很多人可能和我那位朋友一样诧异:难道消灭号贩子比消灭毒贩子还难?

是的,在现有医院运行模式下,消灭号贩子就是比消灭毒贩子还难,而且难的不是一星半点儿!

3

马克思说过:有百分之十的利润,它就保证被到处使用;有百分之二十的利润,它就活跃起来;有百分之五十的利润,它就铤而走险;为了百分之一百的利润,它就敢践踏一切人间法律;有百分之三百的利润,它就敢犯一切罪行,甚至冒绞首的风险。

号贩子的利润和贩毒的利润哪个高呢?

目前,中国最顶级医院院士级别专家特需门诊的挂号费是多少呢?答案是300元。

这还是院士,这还是特需。实际上,绝大部分顶级医院高年资优秀专家的的挂号费,都是几十块钱甚至十几块钱。

任何一个国家,任何一个年代,任何一个行业,最顶尖的人才永远是供不应求的或者说是永远短缺的。如果我们真的搞医疗市场化,完全按照市场规律办事,让市场来决定这些顶尖专家挂号费的价格,那这个价格决不可能是300元,更不可能是几十元甚至十几元,而必然是几千元乃至上万元。

而任何的一个商品包括服务,无论你愿意不愿意,市场都会自发的给他标出一个价格。你可以强行的扭曲价值规律和市场规律,却无法阻止价值规律和市场规律通过某种方式起作用。

当一个价值几千元的商品被强行以几百元几十元甚至十几元的价格出售,他必然会极度的供不应求,而这种极度的价格扭曲,必然会导致黑市的出现。

某种程度上,号贩子的存在,就是在医疗价格被强行压低到极度不合理程度的时候,市场规律起作用的必然结果。

一个院士的特需号,一转手由三百元变成几千元;一个优秀专家的号,一转手由十几元变成几百几千元。

一几倍,十几倍甚至几十倍的利润,我想,不会低于贩毒。

一个利润如此巨大的黑色产业,又怎么可能能够被彻底遏制?无论你绞尽脑汁的制定多么严密的防范机制,无论你如何的严防死守,你又如何能挡得住一群贪婪的恶狼?如何挡住他们寻找利用政策的漏洞,甚至通过收买和贿赂相关人员,一次次在貌似无懈可击的防护墙上,撕开巨大的漏洞?

再看我们的处罚力度:中国对贩毒的处罚力度是极其严厉的,携带超过一定数量的毒品,即可判处死刑。而号贩子呢?依照现有的法律,除非对方有斗殴伤人等违法行为可能被刑拘外,最多也就是行政拘留。而且,即使行政拘留,也只能找一些条文比如妨碍秩序之类的往上靠。

  堪比贩毒的巨额利润,与贩毒相比微不足道的法律后果。你自己说:想打击这样一个黑色行业,比打击贩毒容易还是简单?

4

号贩子最大的对手是什么?

不是警察,不是保安,更不是医生,而是另一群号贩子。

巨额的利润,极低的门槛。导致号贩子这个行业的内部竞争极其惨烈。坚持下来的,无不是其中最狡诈、最狠毒、最有心计手段,最有背景后台的那些人。

有些人不理解为什么号贩子还要背景后台。我就讲一个道听途说的故事吧:

某城市某大医院,常年盘踞一群号贩子。后来忽然来了一群新的号贩子,这些新号贩子通过代人排队等手段挣钱,每次只收几十元。由于服务好价格低,很快抢占了市场。

失去地盘的老号贩子不甘失败,双方发生了几次暴力冲突,相持不下。

直到有一天,对号贩子一直不管不问的辖区派出所警察突然采取行动打击号贩子,而且打击目标极其精准的对准新号贩子群体。一夜之间,老号贩子们喜气洋洋得收复了地盘。

   现在,各大医院的号贩子,早已经形成组织严密的黑帮性质的团伙。其势力之庞大远远超出一般人想象。

有人说:医生应该主动和号贩子斗争,比如对挂号姓名和就诊姓名不符的患者拒诊。

有这样一个故事:某号贩子找医生加号,医生不肯。号贩子准确说出医生女儿的姓名、年龄、所在学校、放学时间、家庭住址。面对恐吓,医生不得不低头屈服。

拒诊?你特么在逗我是吧?

5

那么,号贩子问题真的完全无解吗?

也不是,对付号贩子,有一个非常简单有效的办法。那就是:涨价。

号贩子的运营成本和利润,全都来自于专家号政府定价与实际市场价值之间的价差空间。

专家号的稀缺,不仅是由于专家的稀缺。还由于专家资源的巨大浪费。由于专家号的价格过于低廉,大量本不需要专家的常见病多发病患者,只要有机会就毫不犹豫的挂专家号。这浪费了大量本就宝贵的专家资源,加剧了医疗资源的短缺。

考虑到国内的现实情况和老百姓的承受能力,将专家号价格完全放开由市场决定可能并不合适。但只要我们能够适度尊重市场规律,在充分考虑民众承受能力的前提下,将已经被严重扭曲的专家号价格适度上调,就可以大大压缩号贩子的利润空间,同时将大量本不该消费专家级医疗资源的常见病多发病患者调剂到基层医院和普通门诊。将专家号,真正挂给那些危重复杂的患者,使医疗资源得到最充分最有效的利用。

  涨价,貌似对患者不利,其实却是多赢的选择:对医生而言,可以获得更高的收入;对患者而言,其成本貌似增加了,但比起号贩子的盘剥相比,真实的就诊成本其实是大大降低;对主管部门而言,有限的医疗资源得到更合理的配置和应用,也应该是乐意见到的。

唯一遭受损失的,就是那些靠收割医生的劳动赚的盆满钵满的号贩子及他们的庇护者和合伙人。

问题是,我们的政府部门,有没有这样的魄力呢?

原标题:毒贩子都消灭不了,你还想消灭号贩子?

责编:胡玲莉 (如涉版权请联系banquan@haijiangzx.com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