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情局这审讯手段…是不是虐囚,自己判断
来源:上海译报 2016/09/15 11:43:09
字号:AA+

导读: 此前,美国中情局(CIA)被迫公开了50份解密文件报告,有关“9.11”后美国政府使用刑讯手段审讯的细节首次曝光。对于报告里被美国总统奥巴马称为“虐待”的审讯手段,CIA辩称,那只是相对于常规审讯来说的“加强审讯”方式,到底是不是“虐囚”,每个人看一看都能有自己的判断。

据俄罗斯《绝密》周刊报道,从关押的第一名囚犯起,中情局就不断强化审讯手段,有时候对一个人的审讯会持续数周。中情局经常利用的强化审讯技术包括掌嘴、把囚犯往墙上撞、击打腹部、剥夺睡眠、把囚犯扒光,并且经常几种手段一起使用。最臭名昭著的是水刑,多名在押人员被施加水刑,一些人因此患上精神疾病。报道根据现有的资料,整理出中情局的酷刑,外界得以一窥“后9·1 1时期”美国刑讯史上的黑暗篇章。

立正抓领 ( Attention grasp) 按照美国参议院的一项报告,“根据这技术,审讯人员将被审讯者的双手固定住,接着用两只手分别抓住领口,然后快速旋转摇晃”。根据《华尔街日报》的报道,这一技术最关键的地方就是不涉及肉体上的痛苦。由于不存在明显的疼痛,它难以被认为会造成严重的身体疼痛或者痛苦。曾在中情局工作逾30年、出任代理法律总顾问的约翰·里佐在其书中透露,这一手段曾经使用在伊拉克在押人员阿布·祖贝达身上。

控头技术( Facial hold)审讯人员双手按着囚犯的面颊,不让囚犯的头移动,同时手指要避免碰到囚犯的眼睛。同样,由于不存在明显的疼痛,它难以被认为会造成严重的身体疼痛或者痛苦。里佐在其书中透露,这一手段也曾经使用在祖贝达身上。

面墙站立(Wall standing)让囚犯和墙保持约1.2米的距离,然后双脚分开双臂向前伸直,只用手指支撑在墙上承担全身重量,不允许变换姿势。审问者常常会让囚犯这样无止境地站下去。这个方法看似简单,但却因为对犯人精神和体力的双重折磨而被视为最有效的方法之一。在中情局看来,与之有关的痛苦还不足以达到损害健康的程度。

拳击腹部(Abdominal slap)囚犯双手被捆在背后,审讯人员站在囚犯不远处,不断反手打囚犯耳光,再拳击囚犯腹部。根据美国民权联盟在2009年获得的一份政府文件,这一酷刑用于惩罚、侮辱囚犯,让其感到恐慌和绝望。一些审讯人员还受到警匪片启发,学会了用电话簿垫着疑犯肚皮,再用重物猛击的招数,因为这样不会在皮肤表面留下痕迹。

裸体羞辱( Nudity)囚犯关在牢房时会被扒光衣服,包括女审讯员在内的中情局人员会对其进行性侮辱。祖贝达在监狱时完全裸体,只有在被审讯时才会给一条毛巾遮羞。有些囚犯被审讯时甚至连遮羞布都没有,只有被冻得不行时才有衣服穿。还有囚犯被要求赤裸罚站很长时间。考虑到文化的因素,这一措施给许多囚犯带来“严重的精神痛苦”。

水刑(Waterboarding)这是一种使囚犯以为自己快被溺毙的刑讯方式,犯人被绑成脚比头高的姿势,脸部被毛巾盖住,然后把水倒在囚犯脸上。这种酷刑会使囚犯产生快要窒息和淹死的感觉,施行时间过长会让囚犯出现全身痉挛和呕吐现象。涉嫌主谋“9 ·11”恐怖袭击事件的哈立德·谢赫1 83次遭受水刑,多次几乎溺死。他一度受刑是被强迫要求承认一项莫须有的罪名。一般囚犯在这种酷刑下平均只能熬过1 4秒,便纷纷求饶。但哈立德曾让审讯人员大吃一惊,因为他足足坚持了2分半钟。

压力姿势(Stress positions)让囚犯伸直腿向前或跪着,双手铐在头顶上,身体后仰45度,长时间不准动。根据一份美国政府文件,中情局在祖贝达身上用过两招:一是让他双脚向外扭曲坐在地上,双手高举过头顶;二是让他跪在地上,身体向后倾斜45度。 2003年审讯涉嫌为美国“科尔”号驱逐舰爆炸袭击事件主谋的阿卜德·拉希姆·纳希里时,纳希里被迫双手举过头顶站立4小时,甚至双眼被蒙、头部接近启动的电钻。

掌掴(Facial slap)这一手段被命名为“面部冒犯性扇击”,中情局明确规定了要打击囚犯的嘴唇至耳朵旁边侧颊部位。这一手段的目的是使囚犯感觉震惊或羞辱。里佐解释说,祖贝达当时就觉得自己不该被这样对待。

强迫灌肠(Dietary manipu-lation)审问者将囚犯的食物换作流食,但医疗上并无这种必要性。有的囚犯被灌食蛋白质饮品亚培安素(肠内营养粉剂),这样,他们在接受水刑时才不会呕吐。根据报告,2002年,审问者给祖贝达灌的就是由安素和水组成的流食。不过,审问者偶尔也会用腐烂物、面粉加上调味汁强迫灌肠。

撞墙(WaIling)把囚犯拉过来再猛推到墙上,让他的肩胛骨撞在墙上,为了防止囚犯脖颈受伤,要给他围上拧好的毛巾。中情局认为,对于那些经历过其他酷刑的人来说,撞墙的声音所带来的伤害才是雪上加霜的。2003年3月22日,哈立德·谢赫曾经历密集的审讯与撞墙。因为没有给出任何信息,中情局又对他实施了水刑。一小时后,中情局说,“他说他准备好开口”。

盒子禁闭(Cramped con-。finement)把囚犯关在狭小的黑暗空间里,使其伸展不开。有的囚犯被塞进满足一人站立的盒子,罚站1 8个小时;有的则需要蜷缩进一个更小的盒子,关上2个小时。囚犯常常被剥光衣服,双手吊举过头。他们还被嘈杂的音乐与噪音轰炸,只有1个水桶充当马桶,有些囚犯会被强迫穿尿布。当审问者审讯祖贝达时,还被允许在盒子里放上一只“无害”昆虫。

冰水浴(Water dousing)中情局还用冰水对囚犯进行所谓的“沐浴”o在温度约为10摄氏度的囚室中,囚犯被强迫浑身赤裸地躺在地板上,审问者一遍又一遍将冰水倒到囚犯身上,防水布在其周围围成一个浴缸的形状。有时候,冰水浴也会用在保持站立姿势并剥夺睡眠的情况下。审问者必须保证水不会进入囚犯的鼻子、嘴巴或眼睛。涉恐嫌疑人古尔·拉赫曼就曾遭受过冰水浴,他被铐在冰冷的水泥地上过夜,次日死于体温过低。美国参议院的一项报告认为:“这一技术会否给身体带来严重的疼痛和痛苦,审问者并不能预期。”

剥夺睡眠(Sleep depriva-tion)睡眠剥夺是历史悠久的酷刑,可追溯至一世纪罗马帝国迫害基督徒时期。中情局能让囚犯一连1 80个小时醒着,其间囚犯通常站着,或者处在受压的姿势。有时候,囚犯的手被铐在头顶,囚犯往往因此骨折或脱臼。为让囚犯长时间无法入睡,中情局会用两个大灯照囚犯,有时还会播放强烈噪音。祖贝达曾被关进24小时灯火通明的房间,或是被不断轰炸讯问而无法睡觉。在中情局位于阿富汗的设施“盐坑”,本·拉丹保镖里达·纳贾尔被禁止睡觉一个月,精神崩溃。而后,他被挨饿、铐住受冻、不得上厕所,只能使用成人尿布。有囚犯在长期被剥夺睡眠期间出现幻觉。但是,至少有两个囚犯在出现幻觉的情况下,中情局却依然不让他们睡觉。▲(邱如兰译)

原标题:美国中情局最黑暗的酷刑

责编:胡玲莉 (如涉版权请联系banquan@haijiangzx.com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