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割线
近千名上海知青在北大荒金山献青春
来源:中国农垦北大荒网 2016/09/29 14:11:50
字号:AA+

导读: 曾经为呼玛县的发展奉献和正在为呼玛县的发展谋划的上海知青们,把自己这一生的最好的时光都留在了呼玛这块热土上,我只想代表所有的呼玛又一代年轻人真诚的向您们表示感谢,诚挚地邀请您们有时间再回呼玛来看一看第二故乡的变化,我们在热切的期盼着再相聚。

三十五年前,仅有1000多口人的金山公社接收了近千名上海知青在这里插队落户,与这里的人民在共同的生产、生活中结下了深厚的友情,演绎了许许多多的动人故事。如今知青已大批返城,但他们在这里留下的真情永驻。还有一批知青在这块黑土地上献了青春献终身,献了终身献子孙,成为了名副其实的金山人。

爸爸的知青好朋友-周烨

周烨插队时和爸爸同在金山公社新街基二队劳动,那时,周叔还是一个十六、七岁的小伙子。爸爸常和我们说:"你周叔年轻时多才多艺,十分帅气,从大城市刚来到生产队,什么农活都不会,可他非常聪明,很快就把所有的农活都学会了。"只是后来周叔被调到了供销社,爸爸和周叔就分开了,虽然不天天在一起了,但也许是由于爸爸和周叔的脾气特别投缘,都是非常耿直的实在人,所以他们结下了胜似亲兄弟的深厚的友谊。

周叔后来调到县城工作了,那时的交通非常不便,也不通电话,爸爸每次有机会到县城办事,无论时间多么紧,一定要去看看他的周老弟,而每次周叔都和爸爸有唠不完的嗑,问一问村里老乡的生活怎么样?问一问家里的孩子学习好不好……,特别是后来,周叔调到了县委组织部工作,爸爸发自内心的为他高兴。我记得那时我还在读中学,对工作上的事情还什么都不懂,只记得爸爸说过周叔可以施展自己的才华了。就从那时起,周叔可以经常有机会下乡,再次回到村子里了,每次他无论工作多么忙,都会来到王大哥家里来看一看。如果时间紧,临走时一定要到家门口停一停,告诉大哥一声,他回来了,问一问有没有什么事需要办;如果时间允许,哥俩儿一定会简单炒两个菜,喝上半斤酒,唠上一整夜。

1995年7月,我中专毕业等待分配,那年是呼玛县最后一年分配毕业生,安排工作比较困难,等到8月末了还是没有音信。因为爸爸曾经和周叔谈起过我要毕业的事情,周叔就把这件事记在了心里。那天,我正好又到人事局去问有没有消息,周叔从二楼匆匆下来找我,告诉我他昨天刚刚公出返回来,已经和人事局的吴福祥局长沟通好了,把我分回金山乡任乡团委干事,我当时高兴极了,我终于参加工作了,因为我那时的心愿就是早日参加工作,能够减轻家里的负担。是周叔在我人生最重要的转折阶段帮助了我,是我终生感激、不能忘怀的恩人。

周叔一直待我视同己出,在后来的日子里,我结婚时周叔、周婶精心为我挑选了一套精美的餐具;就在周叔提前退休返回上海没有通知我们的情况下,还要从几千里之外的上海为我的女儿邮回漂亮的小衣服;现在周叔只要在上海遇到呼玛的人,都要嘱托其一定要照顾他在呼玛的侄女……,提起笔来,对周叔的许许多多回忆便如同开闸的洪水喷涌而出。我们全家对在周叔返回上海时没有能正式相送一直感到遗憾,所以,总是希望有一天周叔全家能再回呼玛,让我们能真正的好好相聚。

由于大家都在忙,自从周叔走后,我们总是在每年大年三十的晚上和周叔通电话,一到过年的时候,爸爸就像孩子一样盼望新年的钟声即将敲响的那一刻,他要和他最亲近的小老弟好好唠一唠。我和姐姐曾经和爸爸商量过了,在爸爸的身体状况允许的情况下,我们一定要陪爸爸去上海看望我们的周叔。

扎根在金山的知青们-翁龙妹、吴爱珍等

王桂娣、翁龙妹、吴爱珍、管爱湖等许多人都是在呼玛县金山乡新街基村成家并工作生活了三十多年的知青,现在,王桂娣和管爱湖也在近几年内为了子女陆续返城了,翁龙妹一家人仍然在这里生活,吴爱珍在前年因突发脑出血去世了。这些原本应该是娇气、柔弱的上海姑娘除了讲话快还保留上海人的特点外,早已经被大东北的严寒、艰苦磨练的和东北人没有任何分别了。我所熟知的这几位知青工作在乡政府、供销社、粮库等各条战线上,三十多年来,他们兢兢业业的工作,热情真诚的待人,真正展示了上海人的聪明才智,发挥了知青那一代人吃苦耐劳的精神和他们的特长,继续为呼玛县的发展奉献了大半生的精力。

管爱湖和吴爱珍同在金山乡粮库工作,相对于同龄人来说,他们的文化水平是比较高的,所以在单位他们两个人都是业务骨干,但他们一直非常谦虚,工作兢兢业业,干得十分出色,完全和东北人一样干活,全然没有城市里人的娇气。多年来,吴爱珍不仅在单位能干,还全力支持丈夫种好地的同时发展畜牧业,饲养绒山羊增加收入,每年都使饲养规模保持在60多只,家里的日子过得红红火火。充分展示了上海知青吃苦耐劳,爱岗敬业,勤俭持家的美德。

我和王桂娣、翁龙妹比较熟悉,因为我从一参加工作就和王桂娣同在乡政府,她经常给我们讲述当年这些风华正茂的知青满腔热情地来到呼玛时发生的很多故事,从中我们这些年轻人也受到了很好的教育。王桂娣的家和单位只隔一条道,而且又是一个热心人,所以一到阴雨天,王桂娣的家就成了大伙儿的家,更是所有住宿生的家。王桂娣在金山乡政府担任农业税征解会计时,起早贪黑,走村入户,耐心细致地向广大农户宣传税收政策,在她负责税收工作期间,真正做到了应收尽收,农民的纳税意识非常高,没有故意拖欠税款的农民。后来,她又兼任了乡组织干事,她不仅在生活上细心的照顾年轻人,在政治进步上更是要求甚严,时常找那些新参加工作的年轻人谈心,了解他们的思想状况,动员大伙儿积极向党组织靠拢,我刚参加工作的时候就是她引导我向党组织递交了入党申请书,使我一步一步走向成熟。直到她退休返回上海时我们都对她感到依依不舍,2000年她回乡看望公公、婆婆时,我们看到她回城后变得比在新街基时年轻了许多,都很为她高兴。

翁龙妹依然生活在新街基,两个儿子都已经成家,她和爱人经营着承包下来的供销社,一家人生活得富足惬意。翁龙妹在供销社任主任期间,带领职工想方设法搞经营,积极支持乡党委、政府开展各项为农民服务的工作,在广大村民中有很好的信誉。当她听说有《呼玛知青风云录》出版时,让我一定要给她留一本,管爱湖亲自到乡政府办公室找到我要这本书,他们都如获至宝的把书拿回家经常的看,我非常理解他们的这份情结,这里记录着他们人生最好的年华和同甘苦共患难的兄弟姐妹的故事,多年来他们为生活所累,没有时间和精力好好的回想一下当年,如今他们有机会好好的回忆了,怎能不激动?

曾经为呼玛县的发展奉献和正在为呼玛县的发展谋划的上海知青们,把自己这一生的最好的时光都留在了呼玛这块热土上,我只想代表所有的呼玛又一代年轻人真诚的向您们表示感谢,诚挚地邀请您们有时间再回呼玛来看一看第二故乡的变化,我们在热切的期盼着再相聚。

原标题:近千名上海知青在北大荒金山献青春

责编:林春蕊 (如涉版权请联系banquan@haijiangzx.com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